[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一丁:谈电视剧“亮剑“的表象和本质
(博讯2005年10月22日)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科学认识论应用实例- 
     (博讯 boxun.com)

    最近中央电视台播出了一个片名叫“亮剑”的电视连续剧,由于剧本改编、导演功力和演员的演技,都有相当的造诣,产生了一点震撼性的艺术效果,所以也同步在网路论坛上引起了不少反响,。但是和所有其它任何关心的热点一样,欣赏者的“叫好”声和批评者的“倒采”声,总是旗鼓相当地同时存在,而结果也还是一个没有结论交集的各说各话,包括对片名“亮剑”的说法,最后的结论也只能是一个“莫衷一是”。这样的网路论坛现状,事实上形成了一个悖论,那就是:如果网路论坛仅仅只是为了提供给大众一个“想说什么说什么”的精神发泄平台,对社会本来就没有更多的功能或责任(一种相当普遍,却不敢苟同的观点)。那就得承认论坛的确就好比是“遛鸟的林子(以“口”而不是以“言”为偏旁的百家争鸣)或(不能限制拉什么“屎”的)公共厕所”形容的准确和恰如其分。反之,如果说论坛还要肩负“表达、集中民意,实行真正民主”的社会责任(理应如此),那么只要稍微作点“统计学”的概率调查,就不难发现一个事实,那就是对当前论坛上面出现的每一个能够引起一点关心讨论的问题,总是有着完全对立(而不是“和而不同”)的两种不同观点或意见,而且永远没有取得一致的可能。所以要是公仆们真心想以那上面的观点来揣摩“大众皇帝”的上意,只能是“顺得哥情失嫂意”的“零和”或两难结果。具体的事例从大到对毛泽东的评价,中到经济、股市问题,小到对“王斌余杀人案”或黑社会头目刘涌“死刑判决案”的争议,无不如此。反倒给别有用心的谋私利者,提供了“浑水摸鱼”的机会和借口,因为他们无论怎么“营私舞弊”,都可以从网上找到(甚至制造出)支持、赞成的“民意”来的。这也是为什么中国社会很难实行西方社会那样的“言论自由”,所有论坛都要实行“管制”的原因(尽管最后不幸都演变成“因噎废食”)。因为以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加工出来的中国人,要是也实行西方社会那种“蛙鸣鸟啼虎啸狼嚎”般“想说什么说什么”层次水平的“言论自由”(没有诬陷造谣的意思。美国一色情杂志老板,以保障“言论自由”为理由打赢出版官司就是证据),大概就只有用“天下大乱”来形容了。
    
    其实这种认识上不能统一的原因,完全是因为当前人类对事物的认识,始终还停留在“只知其然”的初级表象层次上。而根据科学《认识论》理论,认为在这个层次上对事物的认识,只能从不同角度看到事物形形色色的表象,却看不到其深层固定不变的决定性本质。对任何一个特定的现象或事物(如经济上的贪污腐败或弄虚作假现象),每一个人都只能根据自己的学识、经历和所处的社会环境、担任的具体职务地位、个人或家庭的实际收入形成的生活水平等客观条件,以及自己的人生、价值观追求的种种感受,经过大脑综合後,由主观所作出的“瞎子摸象”式判断。所以只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或者可能还要根据自己切身利害关系得失的考量而“违心”)地,对同一件事物,作出完全不同,甚至有一百八十度对立的结论来。更被文化加工上已经决定其只能停留在“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认识层次上的西方学者、或其跟屁虫同行们,以一句“多元化”来拿无知当有理地搪塞,就像蹩脚医生对诊断不出来的疾病,一概都以“病毒(或细菌)感染”来搪塞一样。这绝对不是不负责任的“信口开河”式谩骂、指责(欢迎追究),而是有理有据、更经得起推敲质疑和历史实践检验证明的、一种对现有错误社会理论的揭露和批判。现在就以对电视剧“亮剑”的评论为例来说明:
    
    这个以八路军团长李云龙,在对部下作战斗动员时,经常提到的亮剑故事为名的电视剧中,描写了共产党和国民党两支军队,在抗日战争和随后发生的内战中各自的表现。虽然不能否认其中有不少虚构和夸张不实的的情节,但是相信绝对不属于那种胡天海地瞎吹的无厘头片,而是有时代和历史事实为背景依据、有感染力并能够引起回忆和共鸣的一种艺术再加工,所以对该片取得的成功应该予以肯定,认为是一株色彩特殊的鲜花。但是可惜接下来在强国论坛(深水区)上,又出现了许多批评指责的文字,理由不外乎是说这部片子违背党的建军路线,宣扬“个人英雄主义”,在矮化广大战士,无视他们和地方战士群众和自己妻子等,同样宝贵的生命的同时,对一味意气用事,行为表现有如痞子、流氓土匪似的指战员李云龙,却加以突出高大、美化,倍加宣扬……等等不一而足,“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地、又将“亮剑”说成是一颗“大毒草”。总而言之,虽然观点对立,却一样理直气壮,一样振振有词。而且可以肯定的是,只要对这样的争论听之任之,就可以再开一场没完没了的“文字官司”,直到有关领导发话以及宣传部门作出具体指示为止。这样的事例从新中国成立后,由批电影“武训传”开始,就已经发生过无数次,而且断言还将继续发生无数次。之所以有把握下这样的结论,是因为我们总是在“只知其然”的层次上,根据表象来判断、认识事物的缘故。理由也跟“瞎子摸象”后,各人自说自话的结果一样- -人人都(片面)正确,个个没(真正)道理。因为所有人都是根据的确发生过的事实表象,以自己的不同生活经历的体验作为切入点和判断衡量的标准,来作出是非好恶的结论。于是,跟李云飞有类似残酷战争经历的人,会产生“感同身受”的体会,认为在战争面前李的和战友“同生死,共患难”“有仇必报”是一种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感情”,在局部情况下,和李类似的行动,甚至是取胜的关键(不然有人员军事素质和装备优势的日本人,或同样是中国人的国民党,也不至于败在除了敢于自我牺牲、不怕死外,毫无优势可言的共产党泥腿子手下)。而另外一些有和平法治时代的不同生活经历体验的人,以总体上正确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和“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的“统一战线”为衡量标准来看李云飞的所作所为,当然就会把他说得一无是处,好像当时居然会容忍、保护他的那些上级(可能后来其中的一部分人,在新中国成立后,还成了党和国家的领导人),都是些急功近利、不讲政策、毫无原则的“脓包、软蛋、饭桶”,主观到令人哭笑不得的地步!难道这真是因为所谓文化和价值观“多元化”的结果吗?非也。
    
    其实这完全是因为我们总是站在“只知其然”的低层次上,以错误的社会理论来认识和解释自己的“人造社会(非自然生态环境)”中发生的事物或现象的结果。由于这种错误的社会理论,是建立在达尔文并未被科学最后证实承认的“生物进化论”基础之上。他在分类时,没有考虑不可忽略的“特殊性”逻辑分类原则,就迫不及待地,因为天性的共性,而把人类自己归到和猴子一样的“高等动物”中,并且拿只有在原始丛林环境条件下才适用的“丛林法则”,作为自己在社会生活中必须遵守的行为准则。从开始的起点,就犯了一个“差之毫厘,缪之千里”的根本方向性、原则性的错误,误导人类在以集体分工合作为主的社会生活中,以为个体也像原始丛林中的畜生一样,为了维持自己的生存,或仅仅为了满足贪婪的天性,就可以不择手段地损害他人的利益、甚至剥夺他人的生命。那种始终伴随人类社会存在、后果越来越严重的恐怖“肉体战争”,就是最有力的证明。包括由中国文化加工出来的中华民族也不例外,因为后人没有对这种博大精深的文化进行“解压缩”,不求甚解地忽略了其深层的含义。电视剧“亮剑”就是描写那个战争年代中,关系到国家、民族存亡的关键时刻,中国人在面临生死抉择中,被迫表现出来的、又有自己文化特色的“动物性”一面。虽然现在已经开始意识到人类社会需要“和平、和谐”,但是在当前这种国际大环境中,只要那种错误的社会理论没有被推翻、取代之前,就不要指望这种诉求会有什么进展,中国人恐怕还得准备面对“高等动物”般的竞争,用自己创造的尖牙利抓般武器,去打一场比动物还要血腥残酷的“肉体战争”!
    
    而如果我们能够从“知其所以然的”的层次上来认识和解释“亮剑”的本质,就不难发现,这本来是人类在属于自己的分类层次上,唯一有资格也有条件用“精神战争”来取代恐怖残酷的“肉体战争”,最恰如其分地体现大自然不可违背的运动规律--丛林法则。而“亮剑”所代表的,正是在追求真理(运动规则)的弱肉强食、优胜劣汰过程中,人类在从事“精神战争”的战场上所应该具备的品性或气质。在那种没有死亡或恐怖威胁,却同样需要决心和勇气的战场上,为了追求和捍卫真理,民主的“大众皇帝”们,如果觉得自己掌握了真理,就应该随时准备向对手“亮剑”,将批判的武器“出鞘”,让错误的认识或理论倒在自己剑下。反之,如果倒下的是自己,就证明自己其实手中没有真理,只是被更接近真理的理论观点所击倒。但是无论哪一个倒下,真理本身都将在这种反复较量过程中,不断经受实践的考验、扬弃、洗礼,最后脱颖而出,成为唯一可以正确指导相关领域里运动的规则(如真正科学的社会理论)。而参加这场为真理而战的“精神战争”中的每一个个入,无论开始在为哪一方战斗,都是在为最后获得真理而战斗,就算倒在更接近真理者的剑下,也是为提供比较、鉴别真理的条件而做出的贡献,绝对算得上虽败犹荣了!
    
    现在要是再回过头来看看今天社会的现实,不难发现,无论是在精神或肉体上,人类都在现有社会理论的误导下制造出来的浑水中,进行着一场“自相残杀”式的、只有输家没有赢家的“窝里斗”,客观来看,整个一无事生非的“庸人自扰”。而且文化相对越先进者,“自扰”的严重程度也越厉害,完全符合科学认识论对此所作的判断。这是只要有一点联想能力的中国人,都很容易“心知肚明”的。至于到底应该怎么办?更是明摆着的,就看“大众皇帝”自己愿意不愿意身体力行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潘一丁:韩非“禁心说”的表象和本质
  • 潘一丁:科学发展观探讨之五--真正的言论自由是“科学发展观”的试金石
  • 潘一丁:科学发展观探讨之四--“道德”是建立科学发展观的基础
  • 潘一丁:科学发展观探讨之三--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的是真理吗?
  • 潘一丁:真理不变,变的一定不是真理
  • 潘一丁:我们必须首先科学地对待“科学”--科学发展观探讨之一
  • 潘一丁:东西方文化互为“跟屁虫”造成的恶果
  • 潘一丁:伦敦爆炸案的痛定思痛
  • 潘一丁:G8只能让贫困成为与时俱进的历史
  • 潘一丁:G8只能让贫困成为与时俱进的历史
  • 潘一丁:历史周期律和错误社会理论的因果关系
  • 悲歌重唱献“七一”/潘一丁
  • 潘一丁:马克思也整合不了欧洲
  • 潘一丁:黄鼠狼关心鸡的“崛起”
  • 潘一丁:害怕“竞争”的西方叶公
  • 潘一丁:马克思理论的软肋或死穴
  • 潘一丁:两岸共识的基础和起点
  • 潘一丁:王道、霸道和人道
  • 潘一丁:中国人要摒弃亲者痛仇者快的行为
  •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