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一丁:科学发展观探讨之四--“道德”是建立科学发展观的基础
(博讯2005年10月18日)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如果认真总结一下自然科学技术之所以不断取得发展和成功的历史经验或中国的教训,不难发现一个事实,那就是任何科学理论只能顺其自然地,按照自己的规律来发展(如欧洲的文艺复兴时代),而绝对不能受到(无论政治、经济、学术,或由个人以及个别利益集团私利所控制的)权力的“宗教裁判所”般的阻挠、干涉。借用毛泽东的“文革名言”,就是“(让科学)自己教育自己、解放自己”。或者再说得直截了当一点,就是必须遵守在自然生态环境中绝对不能违背的运动规则--“丛林法则”。只是这种法则在人造的非自然生态环境(社会)中,应该被同步提升到高级的精神层次来遵守或运用。这也是符合科学《认识论》理论,而没有任何矛盾或难以自圆其说的地方的,而当前人类社会的现状(如公开提倡、保护不择手段的“竞争”,国与国之间相互不断以肉体战争的动物般恐怖手段进行内斗之类),就是因为现有的社会理论不知道自己已经进入一个不能简单套用“丛林法则”的新运动坐标系统(人造社会),反而要把自己当初在另外一个运动坐标系统(大自然的原始丛林)中适应、习惯了的“老规矩”直接照搬的结果,理论上就注定除了永远“事与愿违”外,是绝对不可能让包括中国在内的全人类大多数的任何美好未来的憧憬“如愿以偿”的。可以认为,西方在物质文明发展领域里,是具备了正确的“科学发展观”的,其特征就是严格按照“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原则,也就是通过认识和观察客观现象积累的知识中产生的想象力,去进行有意识的假设,再由反复实践来证明和完善。而他们在社会理论方面犯的错误,却是以生活在社会中的人的思维提出的假设,跑到猴子等畜生堆里,以它们的行为去求证的结果。除了主观想当然外,已经毫无科学兼容原则可言。
     (博讯 boxun.com)

    所以,由中国人来重新提出自己国家的“科学发展观”的问题,到也是名正言顺,理所当然的事,也是自己文化复兴的一个契机。因为有“和合论”“天下大同”“天人合一”之类“大胆假设”、却从来没有承认自己“猴子出身”的中国文化指导下的中国社会实践,已有上千年的历史,有足够的经验或教训的事实,让我们具备了对自己的社会理论和西方进行对比、求证和进一步完善的条件,理应主动担负起和西方文化,各自在精神和物质文明领域“分工合作”,以求取得人类社会这个非自然生态环境系统的整体自我平衡、能够长期稳定、有序地运行下去的重任,这才是符合宇宙万物内部都有稳定结构的事实的科学。
    
    所以可以肯定的是,这种“科学发展观”绝对不是“全盘西化”,也不能简单地“接轨”,否则只能像邯郸学步、东施效颦那样地“自找难看”!
    
    而现在这种尴尬已经开始出现了,比如没有先科学地了解西方文化指导下的社会特点,以及和自己社会的区别,就一味强调引进“法治”和“法制”概念,而忽视其实已经比这种概念高一个层次(类似于西方宗教作用)的“道德”,造成“立法修法,总是跟不上违法”的现实。因为这些人不知道,中国文化中,道德的本质就是适用于每一个社会人的“法律”,而今天西方所谓神圣了不起、却连鸡毛蒜皮都要立法的“法律”,只不过是中国古代用来对付不能自觉遵守道德的少数人的手段。像现在这种舍对多数人起作用的法律(道德)、而就只用于少数人的手段,岂不是等同于放手让(甚至鼓励)多数人可以千方百计地去钻空子犯法吗?中国社会早就有“法不治众”之说。所以而一旦有13亿人口的一部分中国人一起钻起空子来,又有什么“法”能堵得住呢?这难道不正是中国社会的现状或趋势吗?
    
    所以,要想让自己国家稳定有序地发展,一定要建立真正的“科学发展观”,而它的基础,就是科学地重建让大多数人能从新开始自觉遵守的道德!
    
    
    (其它相关文字,请浏览网站《新里程碑》,从同名文字的链接中查阅。http://www.newmilestone.0rg/05/czl050825.html)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潘一丁:科学发展观探讨之三--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的是真理吗?
  • 潘一丁:真理不变,变的一定不是真理
  • 潘一丁:我们必须首先科学地对待“科学”--科学发展观探讨之一
  • 潘一丁:东西方文化互为“跟屁虫”造成的恶果
  • 潘一丁:伦敦爆炸案的痛定思痛
  • 潘一丁:G8只能让贫困成为与时俱进的历史
  • 潘一丁:G8只能让贫困成为与时俱进的历史
  • 潘一丁:历史周期律和错误社会理论的因果关系
  • 悲歌重唱献“七一”/潘一丁
  • 潘一丁:马克思也整合不了欧洲
  • 潘一丁:黄鼠狼关心鸡的“崛起”
  • 潘一丁:害怕“竞争”的西方叶公
  • 潘一丁:马克思理论的软肋或死穴
  • 潘一丁:两岸共识的基础和起点
  • 潘一丁:王道、霸道和人道
  • 潘一丁:中国人要摒弃亲者痛仇者快的行为
  • 潘一丁:如何打精神战争
  • 潘一丁:“精神战争”三原则
  • 潘一丁:绝对真话:今天是愚人节
  •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