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一丁:科学发展观探讨之三--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的是真理吗?
(博讯2005年10月18日)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有一句耳熟能详的名言“真理往往总是掌握在少数人手中”。从客观表象统计学角度而言,这可能是正确而有道理的结论,也符合科学《认识论》的判断。因为既然今天人类社会,还停留在“只知其然”的认识层次,所以对所有客观事物的认识,都只看到其表象而不能看到本质。要是再根据表象去试图找到什么实践的对策,最后一定只能得到事与愿违的结果,按习惯的说法就是犯了我们不愿意看到或接受的“错误”。于是就要对当初的决策,和做出这种决策所依据的理论加以批判、否定,再用以为可以解决问题的新方案重新实践。只是因为认识层次达不到必要(知其所以然)高度,理论上就注定我们看不到问题的本质,由此找到的解决办法,更一定只能犯另一个极端的错误。而现在所谓的“真理”,说白了,只不过是对上一轮被我们接受、并加以实践的错误理论的否定和反动,本质上和商品想换代时,要打出一个新品牌的用意是一样的。无非是想刺激一下社会普遍求新、求变的感官,吸引民众的注意力而已。手法更只不过是以揭露前人理论的错误事实,来证明自己尚未经过实践检验的理论的正确,毫无科学逻辑可言。比如封建主义是对奴隶制度的批判:资本主义是对封建制度的批判:而共产主义是对资本主义制度的批判等:总而言之,都是要用新的、有方向性错误的理论观点,来取代同样有方向性错误的旧理论观点,不仅行为表现得同样冲动,并具有矫枉过正的特征(如形形色色的各种革命、改革),最后结果也完全一样地“事与愿违”。其实从知其所以然的层次来看,历史上一种新理论的出现,本质上全都是一种对经过实践发现错误的旧理论的否定和批判,所以本身具有对原有理论的相对比较优势,却丝毫不能证明自己的正确。比如抗日战争中,由于日本人的兽行和国民党的腐败无能,相比之下,让主张马克思主义的共产党取得了多数国民的支持,以武力把蒋介石的政府赶到台湾岛上,开始实行苏式“(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现在又由于另外一个新的比较优势的出现,让中国人改变主意,决定要和西方“接轨”。而在这个过程还没有完成前,一种新的否定或“反动”(注意,是认识理论上的客观描述,没有任何是非价值观的判断)已经又出现了。只是因为对多数人而言,受旧理论在社会中已经形成习惯势力的惰性影响,往往总是要由少数人来带头突破。久而久之,这种比较优势就被误以为只能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的真理了。
     (博讯 boxun.com)

    这种现象要是发生在古代或过去独裁专制年代,到也问题不大,因为大多数基层民众本来就以为自己是任人摆布的“夜壶”,早已习惯了。但是到了自己被说成是“大众皇帝”的“民主”时代,这种说法就变成一个悖论:要么已经是多数的“大众皇帝”手中,从来没有掌握过真理,他们最多只不过是按“真理掌握我们”的演讲所说的那样,是一只只被“真理”掌握着的“夜壶”:要么实行“民主”的大众皇帝,根本不需要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的那种所谓“真理”,使那种真理自己成了床底下已经被淘汰的“夜壶”。不幸的是,这种悖论始终贯穿于整个人类历史。所以在讨论“科学发展观”时,是一个必须面对,不能回避的问题。否则,只能不断地上形形色色的各种“骗子裁缝”的当,为购买他们手中的各种(从政治、文化到经济)假冒伪劣的“真理”付出代价,最后还得为他们因此对社会造成的损失卖单。
    
    根据《新人类社会学》和科学《认识论》的理论,认为宇宙的本质就是运动,所以它是由无数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运动着的坐标系统所组成,每一个这样的系统,都有自己特殊而必须遵守的“运动规则”,这种规则就是“真理”。从这样的认识出发,可以得出如下结论:
    
    1,真理是客观存在的,是认识、区分一切事物的方法和根据。因为迄今为止,除了“分子热运动”外,就没有找不到规则的运动。也不会像现在西方的错误社会理论那样,振振有词却“人猴不分”地,把自己归入“高等动物”堆里,抱着当初在丛林生活中养成的“你争我夺”的习惯不放,至今不愿放弃原始野蛮的肉体战争方式,给社会留下无数灾难困惑的后遗症;
    
    2,真理具有“顺着昌逆者亡”特征。也就是说真理不需要也不可能掌握我们,而是我们为了自己的人造系统(社会)的昌(盛)、避免亡(末日),而必须发现并掌握这个系统的“真理”(运动规则)并有意识的运用,才能达到自己理想的预期目标。这才是我们应该具有的、真正的“科学发展观”,而不是像“上帝保佑”“阿弥陀佛”之类那样,跟科学毫无瓜葛的口头禅!
    
    由此可见,“真理”其实既没有掌握在多数人、也没有掌握在少数人手里。而是我们根本还没有掌握“真理”。这样的事实只能证明,我们迄今为止根本还没有摸到“真理”(运动规则)的边。反而让“真理”成了属于权力的“玉玺”或“尚方宝剑”,甚至像谁有权势就得跟谁上床的名妓陈园园。最后失去了作为衡量、判断是非的标准的神圣和权威。甚至贬值到得出“没有真理就是真理”的虚无结论,让别有用心的人或利益集团,可以打着“真理”的旗号来“掌握我们”。
    
    所以,对想要以“民主”的方式掌权的“大众皇帝”而言,最重要的就是要通过《新人类社会学》和科学《认识论》,学会识别、掌握和运用真理来打一场从精神上解放全人类的“精神战争”,最终消灭早已不适合人类的“肉体战争”,并且避免让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里”来“售其奸”,利用掌握真理的“精英”身份发财的同时,把多数人当成可以随自己转的“夜壶”!
    
    
    
      (其它相关文字,请浏览网站《新里程碑》,从同名文字的链接中查阅。http://www.newmilestone.0rg/05/czl050825.html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潘一丁:真理不变,变的一定不是真理
  • 潘一丁:我们必须首先科学地对待“科学”--科学发展观探讨之一
  • 潘一丁:东西方文化互为“跟屁虫”造成的恶果
  • 潘一丁:伦敦爆炸案的痛定思痛
  • 潘一丁:G8只能让贫困成为与时俱进的历史
  • 潘一丁:G8只能让贫困成为与时俱进的历史
  • 潘一丁:历史周期律和错误社会理论的因果关系
  • 悲歌重唱献“七一”/潘一丁
  • 潘一丁:马克思也整合不了欧洲
  • 潘一丁:黄鼠狼关心鸡的“崛起”
  • 潘一丁:害怕“竞争”的西方叶公
  • 潘一丁:马克思理论的软肋或死穴
  • 潘一丁:两岸共识的基础和起点
  • 潘一丁:王道、霸道和人道
  • 潘一丁:中国人要摒弃亲者痛仇者快的行为
  • 潘一丁:如何打精神战争
  • 潘一丁:“精神战争”三原则
  • 潘一丁:绝对真话:今天是愚人节
  • 潘一丁:谁才害怕真正的“言论自由”?
  •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