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一丁:真理不变,变的一定不是真理
(博讯2005年10月17日)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曾经在凤凰电视台的“世纪大讲堂”看到过一集名为《真理掌握我们 》的演讲,看完之后,想起当时台下听讲演的那些“大众皇太子”(大学学子)们,看着“太傅”(过去专门教太子的老师)的求知眼光时,脑子里不由得突然冒出一个滑稽的问题:难道他们(当然也包括笔者自己)是一群被“真理”掌握着的“猴子”吗?
     (博讯 boxun.com)

    真理,这本来是一个充满光明希望和美好理想的词汇。其实,正如中国社会从表像层次总结出来的俗话所说“杀头的生意有人干,赔本的买卖没人做”那样,就算从社会现实功利的角度来判断,也可以认为“追求真理”是有“利”可图的。所以相当一段时间以来,无论从革命者的神圣目的、到庸俗牟利写文章混饭吃的题目,“真理”都是雅俗共赏的话题,历史上更出现过无数为了追求(其实未必是真的)“真理”,不惜抛头颅洒热血、牺牲自己生命的可歌可泣事例,而永远留在后人心中。也正因为“真理”有如此的“魅力(利),才使得从古到今,那些握有权力的帝王或政治家、野心家以及抬轿子的吹鼓手们,无不千方百计、想方设法地、要跟“真理”套近乎、拉关系,想争取让自己成为真理的营销代表或“发言人”,以便“拉大旗作虎皮”地、给自己的假冒伪劣私货,贴上真理的标签来推销出去。于是乎,什么“金口玉言”“一言九鼎”“君王无戏言”之说纷纷出笼,西方的宗教更直言不讳地叫出“xx就是真理”的口号,背后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强行要他人承认自己代表“真理”。到了大陆的文革时代,更索性出现了“一句顶一万句,句句是真理,谁反对xxx就打倒谁”的荒唐口号。客观本质地看,等于错误地把真理当成可以归某人或某集团所有、象征权力的“玉玺”或“上方宝剑”了。
    
    到此为止,我们虽然不能说已经掌握了真理,但是确可以肯定,用这种方式把自己或某人、某理论说成是“真理”的,一定不是真理,无论“资本主义”“社会主义”,“阶级斗争论”“猫伦”或“摸石头过河论”都是如此。所以这些东西实践起来只能得到事与愿违的结果。这是迄今为止的人类社会,总是灾难不断,困惑不止的根本原因。因为包括马克思、毛泽东在内的思想家、哲学家们,他们的理论,都是建立在有根本方向、原则性错误的、只知其然的西方社会理论基础之上。一脉相承下来,必然地会产生一错俱错的结果。不仅如此,还由于这种理论只能停留在表象认识层次上的先天性缺陷,注定社会永远只能以一种矫枉过正的方式,去反对或克服另外一种错误现象,最后只能落入反复失败的轮回。而当前出现的“真理掌握我们”的思潮,就是一个典型,是对人类受骗把一些领袖、政治家、学者、权威提出的错误理论、观念当成“真理”,自动或被迫来实践而失败后,迁怒于真理而产生的一种物极必反式的“反动”或惩罚。我们不能因为上了假冒伪劣的“真理”的当,就否认真理的存在。这种愚蠢的行为,只能用“因噎废食”来形容。其结果也只能是让另外一种貌似对立、却同样属于假冒伪劣的错误理论“乘虚而入”地来取代原来的错误,从开始就埋下还要反复的祸根。这就是形成今天人类社会的现状的原因。
    
    其实,根据科学《认识论》的观点,认为“真理”就是宇宙客观存在的各种形形色色、大大小小的坐标系统中必须遵守的“运动规则”。比如在地球上的自然生态环境系统(生物生活的原始丛林)中,以“弱肉强食、优胜劣汰”为代表的“丛林法则”,就是必须遵守,不可违背的运动规则(真理),任何不能按照这样规则参加竞争的生物,都将被淘汰,没有例外。所以毫无疑问,人类只要还生活在丛林里,当然也必须得“入乡随俗”地遵守这个规则。其实真正的问题,是发现、总结这种表象而提出“进化论”的达尔文和他后来的接班人、跟随、鼓吹者们,过早地沉浸在沾沾自喜中,忘记或忽略绝对不能忽略的事实,犯了一个任何略有科学逻辑常识的人都不会犯的低级错误:不知道自己如果一旦离开这样的系统,相应的“运动规则”也就不再有必须遵守、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约束力。这种错误的愚蠢和严重性,大概只能用“猴子般”的定语来形容!
    
    我们人类就是因为事实上早已经走出丛林,进入了自己创造的非自然生态环境(社会)系统,等于理论上已经获得了可以不遵守“丛林法则”的条件。但是同时又有了自己必须遵守的、新的“运动规则”。所以如果不知道这一点,反而嚷嚷着要去执行只有继续留在丛林里生活的猴子、才不得不遵守的“丛林法则”,不仅不可能保持发展、进步的势头,相反还要因为继续沿用在新坐标系统中已经作废了的老规矩而犯错误,付出失败损失的代价。这才是今天人类社会产生的所有问题的总根源!
    
    那什么是社会这个“人造系统”必须遵守的“运动规则(真理)”呢?这个真理就是全人类整体意义上的“集体分工合作”。而且平行地和“丛林法则”一样,也具备“顺者昌、逆者亡”的、一切真理都应该有的特征。这一点,中国人如果不是被花花绿绿的物质文明搅昏了头,本来是应该发现这种“规则”,早就以“和合论”“天下大同”之类的观点,以压缩的方式,隐隐约约地存在于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之中。
    
    让我们再回过头来看看今天的现实。不难发现,从战争恐怖,国际争端,社会治安日益恶化,贪污腐败盛行,道德风气败坏,科学和迷信一起“与时俱进”等,很多令人担忧、困惑甚至惶惶不可终日的现象的产生,完全都可以、而且只能够归咎到一点。那就是被连科学的边都没有沾上的,错误西方社会理论所误导,把一个跟人类自己实际所在系统(社会)有一百八十度方向性差别的“运动规则(丛林法则)”,当成真理来胡乱执行的结果。才会过犹不及地让自己社会,反而有“禽兽不如”的表现,这只要想想德、日法西斯在二战中对犹太人和中国人的发指行为,以及后来某些国家发生在阿富汗、伊拉克的种种作为,就知道不必大惊小怪了。
    
     不过必须强调指出,今天出现的所谓“真理掌握我们”的说法,只不过是对前一个错误(把错误的东西当成真理)的“逆反”,本身没有任何认识进步、理论提高的意义或价值。而且这种思潮的严重危害性,是怎么形容都不过分的。因为它从根本上动摇了人类社会“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的基础。误导“大众皇帝”们,以“儿皇帝”的心态,去追求“想说(做)什么说(做)什么”的自由,以为反正后面有真理这个“太上皇”在掌握我们,等于给各种各样真正的阴谋、野心家或利益集团,打开了乘虚而入的“后门”。也许有朝一日我们会发现,真理已经被“莫须有”所代替(想想美国在伊拉克的行为就知道了)。
    
    所以八十多年后的今天,当中国人再次提出“科学发展观”的口号时。首先应该根据科学《认识论》,知其所以然地掌握什么是真正的“科学”,而不是人云己云地当“跟屁虫”,把西方的桔子直接移植过来长成枳子。其次就是要搞清“发展观”概念的本质,应该是一种有方向性的矢量(详细叙述请参阅拙文《文明的图解》http://www.newmilestone.org/02/czl0222.html),以免兴致冲冲地折腾了半天,再抬头看时,发现自己从穿著到言行,都正在回到当初开始跟猴子分道扬镳的“原点”!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潘一丁:我们必须首先科学地对待“科学”--科学发展观探讨之一
  • 潘一丁:东西方文化互为“跟屁虫”造成的恶果
  • 潘一丁:伦敦爆炸案的痛定思痛
  • 潘一丁:G8只能让贫困成为与时俱进的历史
  • 潘一丁:G8只能让贫困成为与时俱进的历史
  • 潘一丁:历史周期律和错误社会理论的因果关系
  • 悲歌重唱献“七一”/潘一丁
  • 潘一丁:马克思也整合不了欧洲
  • 潘一丁:黄鼠狼关心鸡的“崛起”
  • 潘一丁:害怕“竞争”的西方叶公
  • 潘一丁:马克思理论的软肋或死穴
  • 潘一丁:两岸共识的基础和起点
  • 潘一丁:王道、霸道和人道
  • 潘一丁:中国人要摒弃亲者痛仇者快的行为
  • 潘一丁:如何打精神战争
  • 潘一丁:“精神战争”三原则
  • 潘一丁:绝对真话:今天是愚人节
  • 潘一丁:谁才害怕真正的“言论自由”?
  • 潘一丁:“精神战争”和目前论坛的本质区别
  •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