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一丁:我们必须首先科学地对待“科学”--科学发展观探讨之一
(博讯2005年10月17日)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八十多年前,旧中国由于传统政治的腐败必然导致的无能,不仅无法发挥自己绝对先进优秀的文明优势,扬长避短地化解西方在达尔文进化论和“丛林法则”基础上,以动物般思维逻辑(如没有定义域限制的“优胜劣汰”,或违背社会人权普遍适用性的“弱肉强食”之类),凭借自己片面发展“物质文明”的优势建立起来的坚船利炮,开始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全世界进行的“海盗式”入侵和掠夺(毛泽东和他领导的新中国,可能是一个在“只知其然”层次上没有让西方占到便宜的例外)。反而以人家的衡量标准,把“(科技方面的)物质文明落后”和“挨打”的表象联系起来,得出要全盘“向西方学习”的结论,并以激进帮发动的“五四运动”为代表,正式打出了“要民主、要科学”的大旗,在没有弄清到底什么是“科学(Science)”、“民主(Democracy)”的真谛之前,就迫不及待地把德先生和赛先生请进来,将其牌位,供在自己的文化庙堂上膜拜。结果反而“扬短避长”地、制造出许多不中不洋、不伦不类的笑话。客观而本质地看,那个年代中国人的这种行为表现,就好比自己被狼“咬了一口”而吃亏后,不是设法去研究掌握狼性和制伏狼的方法,反而嚷嚷着发誓要“向狼学习”,也要为自己装一付可以跟狼“对咬(对着干)”的“尖牙利爪”!
     (博讯 boxun.com)

    这样的结果可想而知,自那以后的八十多年来,中国人先把马克思主义的“造反有理”当成了榜样和目标,在内战中让数以百万计的民众牺牲换得了新中国的成立,先是全盘向社会主义的“苏联老大哥”学习,照搬了所谓“计划经济”的那一套,却始终没有弄懂计划经济的精华要义(否则不会不知道,成功的西方资本家,为了避免当年“牛奶生产过剩倒掉”的教训,一定都是要在自己企业内部实行“计划经济”。否则自己就会失败破产变成“无产阶级”的),所以搞着搞着就变成了毫无生气的大锅饭式“官僚指标经济”。几十年不成功的实践下来,本应该很好地认真总结一下经验和教训,却又因为想象力被长期扼杀而产生的思想懒惰惯性,迫不及待地,就转而要向资本主义的“西方老大哥”学习、取经。模仿他们的社会形态,甚至打包进口其法律制度。却完全忘记自己文化留下的“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以及“因人(地时)制宜”之类的高明准则或策略,以及“削足适履”“东施效颦”“淮橘成枳”之类准确而恰如其分的提醒或告诫。必然地要让自己社会事与愿违地、产生许多越来越令人担忧不安的问题。以科学“认识论”观点来看,完全是想用一种低版本(文化)操作系统,来解决高版本(文化)操作系统出现的问题所导致的必然结果。要是不产生这些问题,才是咄咄怪事呢!
    
    现在政府又提出了要有一个“科学发展观”的口号。从字面上来看,这个口号应该是正确和无懈可击的。但是在落实这个口号的具体行动中,根据过去的经验,却有理由担心其变调走样。因为我们这之前,还没有对过去在类似口号鼓动下,所犯过的错误和走过的弯路,进行公开正式的反省和纠正。非但不能令人信服地保证不会重蹈覆辙,反而等于又回到了八十多年前就提出的、似乎同样无懈可击的“要科学”的起点。也许真正应该着手先做的准备工作,就是弄清什么是“科学”和“科学发展观”?才不至于被人拉着这样的大旗谋私,去推销毫无科学可言的“假冒伪劣品”。这就是本系列文字要探讨的目的。
    
    到底什么是“科学”呢?概括地说,科学就是在自己相关领域里探索和发现真理,以及应用找到的真理去指导实践的学问。而所谓的真理,就是根据“生命在于运动”的基本逻辑判断,认为宇宙就是由无数大大小小运动着的坐标系统所组成,从大到星系、恒星、地球、月亮,小到分子、原子结构,无不如此。不同的坐标系统有不同的“运动规则”(如不同的星球有不同的重力加速度),其中任何一个坐标系统内部不同的领域,也都有自己必须遵守的、固定不变的“运动规则”(比如在地球上的自然生态环境系统中的运动规则,就是优胜劣汰、弱肉强食之类的“丛林法则”),这种规则就是真理。所以,不同的坐标系统有不同的“运动规则”(真理),但是在同一个坐标系统中的任何领域,也一定只能有一个“运动规则”,否则其中必有一个是错的(或两个都错)。所以判断一门学问是否“科学”的标准,就是看它能否认识和解释相关领域发生的一切(无论是成功还是失败)的现象或事物,而没有任何难以自圆其说的例外。并且能指导实践得出预期的结果。
    
    这一点要是摆在自然科学领域里来谈,应该早已是天经地义的理所当然了。因为我们在大多数情况下,可以通过实践来判断比较,并去伪存真。虽然不敢说(也绝对不能说)现在自然科学掌握的都是“真理”。但是可以肯定,除了完全经不起实践检验的“进化论”以及有关人体的科学外,这些理论中的大多数,起码都是在逐步向真理接近、靠拢的。就像一直坚持中医药理论“不科学”的西方医学,现在也不得不对经络理论或中草药的研究“另眼相待”、甚至自己也要着手进行了,因为任何暂时还不能解释的客观存在,只能说明我们自己的科学水平,还没有达到足够的高度而已,要是强词夺理或“莫须有”地说别人不科学,只能突显结论人自己的无知和瞒顸,不但一点也不先进,反而是一种相对的落后了。这种例子很多。最典型的是现代的人类一直以为自己是根据“丛林法则”,通过不择手段的竞争,从猴子进化来的优秀“高等动物”而沾沾自喜。却不知道从考古挖掘中发现的事实已经证明,原来还存在着在某些方面连现代高科技都办不到的“史前文明”,反而是自己“进化没有到位”了!
    
    不过更令人尴尬和难堪的,是人类在社会科学领域里的表现了。因为到今天为止,我们一直还在把绝对违背上述已经在自然科学领域实践中获得证实的、对科学的定义和判断的西方社会理论当成圭臬,作为根据来指导自己社会的行为,更以此作为比较判断的标准,得出中国文化“落后”的结论。将这种结论形容为“愚蠢”,是一点也不过分的。因为即使在西方文化的格言中,不是也有“聪明人不犯第二次同样的错误”的总结吗?而他们在对待中医药(可能还要包括藏医药和另外一些如印度、非洲的民族医药保健学问等)的认识判断中,已经犯过一次完全一样的错误了!
    
    所以把今天人类社会产生或出现的一切问题和灾难的原因,全部归咎于是“使用了有方向、原则性根本错误的社会理论,作为指导、规范社会行为所直接导致的结果”,这是一个绝对经得起中外历史实践的检验和推敲质疑的结论。
    
    这也是中国八十多年来,总是把一个表象上正确的口号(要科学”)贯彻到令人不得不啼笑皆非的地步(如论证“亩产十万斤(粮食)”,发明“水变油”,推销“信息茶”,鼓吹“特异功能”,宣传“XX功”以及社会上下普遍追求迷信、热衷于GDP之类)的原因,因为我们恰恰是在用“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不科学态度来对待“科学”了。
    
    其实,根据上述对科学的定义和判断,可以轻而易举地指出西方社会科学理论所犯的、严重而不可原谅,确又是非常原始低级的初中生般错误。因为这种理论从开始就忽略了一个绝对不可忽略的科学基本常识,那就是忘记了人类早已走出丛林,进入一个根本不适用“丛林法则”的非自然生态环境系统(社会),早就不能再按猴子的规矩办事这个客观事实了。其错误的性质,就好像把在地球上计算重力加速度的正确公式,直接搬到月球上去用、却忘记重新代入适用于月球的“常数”,无论计算得多么精确,最后都只能得出错误的结果一样。这才是今天的人类社会,从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开始的各国领导人,再怎么绞尽脑汁、费尽口舌、发誓许愿、连骗带哄、上窜下跳、全球不停地来回颠簸。虽然想得很美,说得更是天花乱坠,可是最后的社会效果,却九九归一地、永远只有一个“事与愿违”的惟一原因,也只有这种根本性的错误,才有“资格”或必须承担产生这种“棋错一步,满盘皆输”结果的责任!
    
    所以可以断言,只要人类不从这样的层次高度来认识、检讨自己的问题,由表及里地按中医“治本”的理论,在批判、摒弃现有错误的社会理论前提下,另起炉灶地重新建立起一个真正科学的系统,来重新认识和解决社会发生的问题,指导社会拨乱反正,重新走上切实可行、没有任何“乌托邦”色彩的光明大道。否则,就不要指望能够走出“失败—实践—再失败”、直到世界末日来临的“怪圈”!
    
    本来,由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加工出来的中国人,是不会对这种错误听之任之而无动于衷的,因为那种文化从来没有接受过“进化论”的观点,有升级自己文化并创建新理论的现成基础。除非那里现在的“大众皇帝们”,认为决心要全盘“西化”到接受承认自己也是一只只猴子般“高等动物”!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潘一丁:东西方文化互为“跟屁虫”造成的恶果
  • 潘一丁:伦敦爆炸案的痛定思痛
  • 潘一丁:G8只能让贫困成为与时俱进的历史
  • 潘一丁:G8只能让贫困成为与时俱进的历史
  • 潘一丁:历史周期律和错误社会理论的因果关系
  • 悲歌重唱献“七一”/潘一丁
  • 潘一丁:马克思也整合不了欧洲
  • 潘一丁:黄鼠狼关心鸡的“崛起”
  • 潘一丁:害怕“竞争”的西方叶公
  • 潘一丁:马克思理论的软肋或死穴
  • 潘一丁:两岸共识的基础和起点
  • 潘一丁:王道、霸道和人道
  • 潘一丁:中国人要摒弃亲者痛仇者快的行为
  • 潘一丁:如何打精神战争
  • 潘一丁:“精神战争”三原则
  • 潘一丁:绝对真话:今天是愚人节
  • 潘一丁:谁才害怕真正的“言论自由”?
  • 潘一丁:“精神战争”和目前论坛的本质区别
  • 潘一丁:论“精神战争”
  •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