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波兰革命”的中国后遗症――写在团结工会成立25周年/茉莉
(博讯2005年10月16日)
    茉莉更多文章请看茉莉专栏
    波兰团结工会的胜利是历史上激动人心的一页。8月31日,波兰人民举行盛大节日仪式,庆祝团结工会成立25周年, 欧洲各国纷纷前去祝贺。对于欧洲,波兰团结工会是一个无与伦比的成就,它促使了苏东阵营的最后解体、柏林墙的倒塌和共产主义在欧洲的垮台,带来了东欧民主化的新潮流。欧洲人因此把1980年兴起的团结工会运动称为“波兰革命”。
     (博讯 boxun.com)

     但是,波兰革命对于中国的影响,却是一个有待于深入研究的课题。回顾近二十几年来的历史,我们不能不沮丧地承认,由于中国共产党错误地吸取了团结工会运动的反面教训,造成了八十年代以来改革潮流的逆转,以致今天中国的政治改革停滞,当局实行更严厉的意识形态控制。
    
    
     ◎ 赵紫阳一句话透露出的信息
    
    
     在一篇题为《叩访富强胡同六号》的文章里,作者记录了2004年夏末访问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一次谈话。住在那个苍凉静谧的破旧小院里,赵紫阳(作者称之为“老爷子”)多年耿耿入怀的,仍然是中国的政治改革问题。
    
     赵紫阳说:“搞经济体制改革,邓小平是下决心的,他看到中国穷,他要发展经济。邓小平的治国理念是富国强兵。他多次说,我们经济发展了,我们就有钱壮大军事力量,我们就会成为世界强国。他希望中国强大。我和他共事这么多年,经济改革他很放手,你想怎么改就怎么改。但对于政治体制改革,他很警惕。“
    
     为什么邓小平如此警惕政治体制改革?赵紫阳认为这是因为他喜欢高度集权。在起草十三大报告的时候,邓小平特地打电话来对赵紫阳强调:“你可不要有三权分立的意思呀!一点影子都不要有!”
    
     一般认为,邓小平是曾经有过体制改革的愿望的。例如后来经常引用的一段邓小平的讲话,说:“制度好,坏人不能做坏事;制度不好,好人也要变坏。”但赵紫阳认为,邓小平“即使想过改革政治体制,但当他看到波兰团结工会闹大了,出了问题,认为不能搞了。”
    
     这一句话透露出来的信息是:早在八十年代赵紫阳执政时,波兰团结工会的壮大就给当时干政的中共太上皇带来了惊恐。本来就缺乏政治改革意愿的邓小平,在团结工会胜利之际,使用强硬的手段,封杀了中国政治改革的一切可能。
    
    
     ◎ 波兰革命影响了中国“六四
    
    
     几年前,我在华沙和波兰人民一起纪念“六四”10周年。当时,我惊讶于世界历史上竟然有如此的巧合:1989年6月4日,当中国民主运动被血腥镇压的时候,却是波兰人民欢庆他们获得选举权利的日子。“六四”的悲剧震惊了东欧,它促使东欧人民更坚定地在追求民主的道路上走下去。
    
     在八九学运时,有大学生提出向波兰团结工会学习的问题。团结工会运动兴起的起因很简单:1980年8月,格但斯克市列宁造船厂的一名女工抱怨食堂肉价上涨,因此被开除,此事引发了工人中长久郁积的不满,在瓦文萨的领导下,船厂工人罢工抗议,进而发展成为全国范围内的罢工示威活动,波兰一千多万工人加入了抗议的行列,迫使政府坐到谈判桌前,不得不同意工人代表提出的21项条件,签订“格但斯克条约”。8月31日,瓦文萨领导的团结工会成立,标志着共产党政府第一次在人民意志面前让步。
    
     从八十年代起,中共就一直在观察和研究波兰团结工会。早在1985年,胡耀邦在一次内部讲话中提出:为何自称代表工人阶级根本利益的波兰共产党却受到了工人群众的反对?这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来讲,又具有怎样的教训?而对中共来讲,又具有怎样的借鉴意义?胡耀邦还警告说:倘若完全由执政党包办“工会”之类的群众组织,这些组织又不能反映民意,在中国“团结工会”也是可能发生的。
    
     作为中共开明派,胡耀邦显然是以正确的态度认识团结工会,他认为民主是世界潮流,应该给人民更多的自由,以避免团结工会式的集体反抗。但是,中共保守派却从反面吸取了团结工会的教训,他们认为,当初波共同意召开圆桌会议,与政治反对派团结工会等组织进行对话,这个让步是错误的,这个口子一开,后来的种种“恶果”就成为不可避免。
    
     于是中共决定不给中国反对派开任何口子,他们以铁腕回答要求民主的人们。一九八九年学生游行提出的“反官倒反腐败”的口号,其实并不过分,应该是当局能够包容的,但当局却出人意外地采取铁血镇压的措施。这里面原因很多,其中因素之一,就是团结工会在波兰的发展令中共惊心,他们因此把天安门广场出现的“高自联”、“工自联”等组织视为大忌,必欲彻底铲除之而后快。
    
     在胡平的文章《法拉奇再访邓小平──虚构的对话》中,就在虚构中再现了中共保守派要把任何独立组织扼杀在萌芽中的决心。当著名意大利女记者法拉奇指责邓小平“派坦克压死和平的民众,追捕二十岁的孩子们到天涯海角”时,邓小平并不懊悔自己杀人杀错了,只懊悔自己杀人杀迟了。法拉奇不明白为什么邓小平对学生“如此温和的要求都不能容忍”,邓小平提到高自联和工自联,说他们是独立的组织,“像波兰的团结工会一样,所以我们不能开这个口子。”
    
    
     ◎ 中国知识分子对波兰经验的借鉴
    
    
     十五年过去了。今天,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都在反思波兰团结工会给中国提供的经验和教训。官方的喉舌在党课中,一再强调“从东欧共产党的跨台来深刻认识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的重要性。”他们总结波共在策略上一错再错,最后导致垮台的教训,指出“亡党必然亡国”的危险。为保住共产党的江山,他们继续不顾一切地压制人权。
    
     而中国民间对波兰团结工会的思考和借鉴,则是可喜的。一些中国知识分子看到了波兰知识分子在团结工会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意识到自己的责任和使命。
    
     在波兰访问时,一位原团结工会的老战士、退休的英语教授博古斯拉夫先生曾经指着华沙街头的咖啡馆告诉我,那里过去是波兰知识分子经常聚会讨论的地方。尽管波兰人自嘲说他们有吵吵闹闹的传统,但波兰知识分子无疑是世界上最优秀的知识分子群体之一。按照米奇尼克的说法:“波兰知识分子的精神气质---不管是世俗的还是天主教的---是为自由而斗争和站在弱者一边的。”
    
     为支持工人运动,波兰知识分子奋不顾身、前赴后继。一九七六年,他们看到许多被政府指控的工人孤立无援,于是成立“保卫工人委员会”(KOR)。当KOR的主要成员被逮捕,另一个知识分子团体“批判的知识界”迅速组织起来,支持罢工工人。促使波兰知识分子全力以赴帮助工人抗争的原因,既有对自由的热爱和对民主的追求,也有摆脱苏联控制的愿望和宗教的因素。
    
     比较而言,今天处于弱势的中国工人情况更加悲惨、更无助。由于中共使用比波共更严厉的高压手段,也由于中国知识分子自身的软弱性,加上近年来当局对知识分子的拉拢收买政策,现在很少有人关注工人状况。此时,重温波兰革命从维护工人经济要求开始走向全民自由的经历,对中国黯淡的现实,是一个有益的借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原载《动向》2005-09-03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影星嘉宝的瑞典气质/茉莉
  • 诺贝尔文学奖:一个“戏剧性的意外”/茉莉
  • 茉莉:面对苦难沉静地抒情
  • 茉莉:瑞挪两国“离婚”百年之后
  • 茉莉:在德国谈中国文革
  • 茉莉:“中国人权”创业史上的可敬人物
  • 何清涟关于茉莉文章中涉及中国人权“利益冲突”之说明
  • 茉莉: 和平奖“干涉内政”第一例
  • 茉莉:刘青的生活不奢侈,但是赌博
  • 茉莉:献给昔日友人的哀歌
  • 郭罗基、王渝和茉莉谈“中国人权”
  • 茉莉:评谭竞嫦的“帮助共产党”论
  • 茉莉:评《中国人权理事会声明》
  • 茉莉:化“中国人权组织”的危机为转机
  • 茉莉台北中央广播电台谈师涛其人其案
  • 茉莉:“但希望始终不渝,在远方高歌”
  • 茉莉:苏珊·桑塔格为什么不再去中国?
  • 茉莉:欧盟徘徊在原则和利益之间
  • 茉莉:我看哈维尔和布罗茨基之争
  • 茉莉:我们能为师涛做什么?
  • 茉莉:六四,黄琦带着一身伤病出狱
  • 茉莉:你跑出一张泣血的诗笺--致狱中的清水君
  • 王希哲:介绍马悲鸣文章《纳粹奥地利与军国主义台湾》及介绍茉莉和“血性的”曹长青
  • 茉莉:创造奇迹的黄琦和他的命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