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耀杰:李慎之本人的“公民教育”
请看博讯热点:中国教育

(博讯2005年10月16日)
    
    
     [本文正式发表于《山西文学》2005年第10期,特此说明。2005年10月15日] (博讯 boxun.com)

    
    在“真名网”的“任复兴文集”中,看到一篇《公民课本的模样•图考》,其中绝大部分的篇幅都用在了“图考”上,只有短短的几行说明文字:“李慎之生前曾说,如果有来生,他仍想当一名公民课的教员。可惜这种公民教育已经中断半个多世纪。那么,当年的公民教科书是什么模样呢?……”
    从相关的“图考”照片中,可以看到1924年中华书局初级小学公民课本第八册的如下“目次”:一,团结的真精神;二、爱国的妇人(一);三、爱国的妇人(二);四、守法;五、金钱不能收买的人;六、责任心;七、尽职的议员;八、为什么要少吃东西;九、起居要有定时;十、来廷革儿的卫生方法;十一、来廷革儿的爱生物;十二、来廷革儿的看护兵士;十三、博爱;十四、待外国人。
    这册公民课本的正文,大都可以用短小精悍来形容。其中“团结的精神”,包括标点符号在内,只有108字。抄录如下:“美国独立之初,战争才息,国基还没有定,那个时候,十三州起了内部的争端,差不多把血战所得的自由,要付之东流了。后来各州自己觉悟,便会合定订联邦宪法,各州都能牺牲私利,表现团结的真精神。这个幼稚共和国的基础,才得巩固。”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这篇文字其实是对于真正意义上的公民精神的道学阉割。现代文明社会的根本基石,就在于各自尊重对方的私利和私权,并且在相互平等、各司其责、精诚合作的公共平台上争取相关各方的共存共赢;而不是像前文明时代的中国社会一样,动不动就要利用“存天理灭人欲”的神圣理由强制性地要求个人或组织“都能牺牲私利”。美国十三州会合定订联邦宪法的基础,绝对不是“各州都能牺牲私利,表现团结的真精神”,而恰恰是对于各州中的每一位公民的合法“私利”的充分照顾和依法保障。借用美国《权利法案》中的说法,就是“人民私有产业,如无合理赔偿,不得被征为公用”。
    当下的中国学者一谈到公民教育,言必称李慎之,笔者对此是不予认同的。
    2005 年1月,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了一本《红色记忆》,作者是不久前去世的沈容女士。沈容在书中专门提到李慎之夫妇对于她的政治构陷:“1948年刘少奇在平山召开了土地会议,并在农村搞起了整村干部的群众运动,在机关里也进行了整风。……最让我受不了的是李慎之和他的妻子张贻对我的批判。日本投降后我调到八路军办事处当翻译,我离开《新华日报》以后,李慎之接替了我的工作,张贻这时又在外文部和我同事,有这一层关系,我们就时不时在一起聊聊天。李慎之夫妇对延安来的一些同志十分看不惯,说他们没本事,对人不热情,还吃中灶,他们夫妇俩吃大灶(我那时也吃中灶)等等,总之一大堆的不满,一大堆的看不惯。我那时并没有那些感觉,因为我和李普一到解放区就去了部队,部队的同志对我们特别热情。因而到了后方,我对延安来的同志也觉得十分亲切。整风时,李慎之夫妇竟把他们自己的看法一股脑儿说成是我说的,还给我扣了一个帽子,说我挑拨离间。李慎之当时在国际部,跑来外文部给我提意见!我独自一个人,有口难辩。”
    据知情人告知,《红色记忆》出版后,有一位崇拜李慎之的文化人不相信“红色记忆”的真实性,后经李慎之家人出面证实,才不得不承认上述事实。
    根据这一历史事实重新审视李慎之,只能得出这样的结论:当年的公民教育其实并不十分成功,李慎之更不是一名认真学习了公民课程的好学生和好公民。进一步说,李慎之在红色整风中的种种表现,与“团结的精神”之类伪公民教育的神圣误导,是直接相关的。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冼岩投稿]超越了意识形态的“李慎之启示”
  • 纪念李慎之先生逝世周年
  • 丘岳首:从胡平到李慎之---近二十年中国自由主义的艰难历程
  • 丘岳首:后极权中国社会与李慎之现象
  • 丘岳首:从胡适论陈独秀想到李慎之——李慎之现象沉思之四
  • 丘岳首:万山挡不住的思想溪流——李慎之现象思考之三
  • 戳瞎双眼而后见光明——李慎之现象沉思之二
  • 张耀杰:李慎之的败笔和曹长青的圈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