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古德明:秦剛何事羞於啟齒?
(博讯2005年10月08日)
    
    九月二十二日,美國副國務卿佐利克談到中共之國:「他們全國只有一個工會,但罷工無日無之;他們以農民運動起家,但禁不住農民暴動此起彼落;他們警力龐大,但社會治安每況愈下。」佐利克認為,要解決這許多問題,中共必須容許民主選舉放棄一黨專政。
     (博讯 boxun.com)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秦剛回應佐利克的評論,循例以「各國事務,應由各國政府和人民決定」為言。人民沒有言論自由,沒有選舉權利,怎麼可以決定國家事務,秦剛循例不必解釋。
    
    而佐利克所說種種問題,中共也早有對策。對策就是軍隊。九月二十日,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副主席徐才厚在北京主持軍事研討會,談到他們一黨專政的基礎:「軍委主席胡錦濤鄭重提出,全軍必須為黨鞏固執政地位,是黨的重要力量保證。」佐利克說民主,徐才厚說軍權,這比秦剛的國情論明白得多。
    
    論國情,中華歷代君王為政,重的都是民心,不是軍權,只有極少數獨夫例外。我國太古史籍《尚書.大禹謨》就記載了帝舜告誡夏禹的名言:「可愛非君?可畏非民?(不得百姓愛戴,何以為君?治理萬民,能不謹慎戒懼?)」夏禹把這道理傳於子孫,就是《五子之歌》所謂「民為邦本,本固邦寧」。直到唐朝,我們還看見太宗皇帝對侍臣說:「可愛非君?可畏非民?天子者,有道則人推而為主,無道則人棄而不用。」(《貞觀政要.政體》)
    
    今天,你說「中共無道就應廢棄」,輕則判入秦城監獄十五年,重則綁赴刑場槍斃。你不會想到,在舊中國,孟子可以正告齊宣王:「殘賊之人(不仁不義的國君),謂之一夫。」「聞誅一夫紂矣,未聞弒君也。」你也不會想到漢朝劉向可以向成帝直言:「自古至今,未有不亡之國也……世之長短,以德為(徵驗)。」(《漢書.楚元王傳》)
    
    中共國祚則完全以力為。所以,國民教育、健康、貧苦等等,他們泰然不理,過去七年軍費開支之鉅卻僅居美俄之後,居世界第三位,每年軍費據美國統計達五千六百億元,今年還要增加,單說共軍工資就增加百分之五十。這叫做軍為邦本,本固邦寧。
    
    從前秦始皇吞併天下,說要學五帝禪讓,以天下為公:「吾德出自五帝,吾將官天下。」朝臣鮑白令之說他不惜民力極侈窮奢,不可能公有天下:「陛下行桀、紂之道,欲為五帝之禪,非陛下所能行也。」始皇聽了,面有慚色,良久才說:「令之之言,乃令眾醜我(是教大家羞辱我)。」從此再不提禪讓(《說苑.至公》)。這和中共有點相似:一九四九年,中共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意思當然是天下為公;現在,他們顯然也知道公天下非其所能行,一聽見百姓叫「還政於民」就勃然按劍。
    
    中共和嬴秦之不同處,在於他們有胡錦濤所謂重要的力量保證,嬴秦沒有。當年陳勝吳廣揭竿而起,嬴秦的原始軍備佔不了多少便宜;今天,中共一隊坦克車,保證就可把九州烏合之眾殺得落花流水,六四一頁歷史斑斑可鑑。總之,軍為邦本,一黨專政即可萬世千秋。這是中共全黨深信不疑的道理,只是秦剛不知為甚麼似乎羞於告訴佐利克。
    
    ——苹果日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奎德:胡锦涛访俄与中国外交
  •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揭秘 外交部发言人的官有多大
  • 伍凡:怀疑中国外交部是卖国部
  • 林保华:国际伸张正义 中国外交孤立
  • 国际伸张正义 中国外交孤立/林保华
  • 刘晓竹:石油危机考验中国外交
  • 中国外交开始“内向”
  • 和谐世界——中国外交新主张
  • 中国人权就联合国人权高专与中国外交部签署《谅解备忘录》的声明
  • 中国外交部约见日本公使 抗议侵犯东海主权
  • 中国外交部间接证实安徽池州发生万人暴动
  • 中国外交政策回归“毛”时代
  • 中国外交部:日方对钓鱼岛采取任何单方面行动都是非法和无效的
  • 中国外交部就日企遭打砸与部分商店抵制日货答问
  • 中国外交部就教皇病逝答记者问
  • 近年中国外交官失踪外逃一揽
  • 中国外交部:反分裂法条文内容尚未对外公布
  • 中国外交人员外逃失踪情况通报
  • 中国外交政策遭专家质疑
  • 中国外交部指中国潜艇进入冲绳事件已妥善解决
  • 中国外交部声称要严惩组织朝鲜难民“闯馆”和“闯校”活动的人
  • 黑瞎子岛主权 中国外交部坚持不说
  • 中国外交部呼吁澳正确处理袁红冰申请政治避难案
  • 保释犯杀害中国外交官,新疆监狱干部遭指控
  • 中国外交部否认对伊朗输出核技术换取石油
  • 中国外交部不愿证实有无海外政治黑名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