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胡少江:中国官员岂止染指煤矿?
(博讯2005年10月05日)
    
    在全国矿难频乃发生,中央政府官员救火不及、四处奔丧的情况下,国务院办公厅于八月二十二日发出《关于坚决整顿关闭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和非法煤矿的紧急通知》,要求凡已经投资入股煤矿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国有企业负责人,在一个月内撤出投资。上个星期五(九月二十二日)是干部从煤矿撤资的最后期限。根据国家安全监察总局的报告,截至本周一(九月二十五日),全国共有四百九十七人撤资,其中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三百二十五人、国有企业负责人一百七十二人。
     (博讯 boxun.com)

    根据中国国家安全生产总局自己的标准,全国安全问题严重的煤矿至少有八千六百多处。而根据中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李铁映的一个调查报告,每一个重大安全事故的背后,几乎都有腐败的国家官员的身影。虽然没有一个全面的资料反映中国官员卷入煤矿投资的真正规模,但是从上述提到的官方报告的数字和描述中,几乎没有人相信只有四百九十七位国家官员染指煤矿投资。这些退出煤矿投资的人只不过是在煤矿中发财的一个巨大的腐败官员群的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分数。
    
    人们还可以从一些公开暴露的个案看出中国腐败官员的卷入程度有多深、面有多广。湖南省娄底市在本月公布了查处新华、支华等三家地方煤矿官员入股的内幕。仅这三家煤矿,入股的国家官员就达三十二人。其中包括副县长、乡镇书记、镇长、税务部门干部、煤炭局长、安监局长、矿管局长、公安民警等,差不多涵盖了所有的徵管部门。这些官员一年分得的红利,就相当于他们投资的百分之六十。
    
    三家湖南地方煤矿,卷入的官员有三十二人。全国八千多家安全问题严重煤矿,撤资的官员才不到五百人。不言而喻,中国仍然有无数的官员们根本不去理会中央政府的那一纸空文。是什么使得他们又如此巨大的胆量,与“无所不能”的中央政府抗衡呢?
    
    毫无疑问,巨大的经济利益是的这些官员当初“投资煤矿”和现在拒绝撤资的重要原因。当然,首先需要说明的是,他们在煤矿的所谓“投资”,说到底并不是什么真正意义上的投资,而是一种凭藉手中掌握的公共权力寻求个人利益的行为。矿主们之所以接受官员们的所谓投资,只是为了他们在日后的徵管中对煤矿生产的安全问题视而不见而已。这样,矿主可以获得高额的利润,官员们可以分享这些利润。而这一切都是在“投资分红”等市场经济的名词下冠冕堂皇的进行的。倒霉的只是那些在危险环境下以血汗和生命换取生存的矿工们。
    
    投资煤矿的官员们,贪婪地攫取饱含矿工生命和鲜血的金钱,实在可恶之极。但是,可恶的官员岂止只是在煤矿。中国官员队伍的腐败现象比比皆是。所有官员们手中的权利都已经成为标有价格的商品。书记们和组织部长们可以卖官,市长们和建委主任们可以卖工程,国企经理们可以监守自盗国有资产,工会主席们可以卖劳动模范的头衔,宣传部长们和报纸主编们可以卖报道权,法官们可以卖刑期,医生们可以卖假药,甚至连为人师表的教育工作者都可以从望子成龙心切的家长们那里索取贿赂。从中央到地方的高官们,哪一个的支出等与他们的薪金收入相符?在全国腐败成风、贪官遍地的情况下,专拣在煤矿投资的小官们下手,这些小官们不服气、有抵触恐怕也在预料之中。
    
    由此看来,治理煤矿安全问题,比北京的中央官员们想象的要复杂得多。说到这里,不知道他们是想继续清查下去呢,还是就此打住?如果他们心虚了,就此打住也罢,当官的将会个个太平无事,他们还会上下齐心协力地维护这个让他们继续安心发财的“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只不过矿工们的血还会流下去,寡妇孤女们的名单还会无止境的长下去。
    
    如果要继续清查下去,做到让投资煤矿的官员们心服口服地撤资,让全国的老百姓们看到一点希望,恐怕他们得拿出一点真东西来才行。其实,有些措施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不花一分钱就能做到。例如,让中央政治局的成员们公布他们的家庭的收入以及财产状况等,并以此为榜样,让各地政府官员们效尤。又如,取消新闻检查制度,让记者们自由的揭露各级腐败官员,以供老百姓们监督。只要做到了这些,遏制恶性煤矿事故就有了一个好的开头,整个中国的事情也就有了一个好的开头。
    
    ——自由亚洲电台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经合组织:腐败威胁中共统治合法性(图)
  • 赵燕一行腐败公费旅游,以及她丈夫的简历
  • 权力腐败的两种模式/冼岩
  • 我这腐败的一生(图)
  • 从刘明康的逃脱看中共反腐败的“花枪”/范夫
  • 矿难的背后是腐败(图)
  • 灰色收入等于灰色腐败
  • 林克:人事腐败是中共腐败根源
  • 你理解“搞腐败也很辛苦”吗?/ 金海燕  
  • “腐败定论”要比腐败更可怕/练洪洋
  • 刘晓波:从政治指控到经济指控——置疑以腐败罪起诉黄金高
  • 腐败毒瘤--老百姓心中解不开的疙瘩
  • 反腐败为什么反得这么狼狈
  • 陕西省高院副院长——田平利徇私枉法贪污腐败罪行/成笙
  • 李扬:为什么江泽民反腐败没有成功
  • VOA听众:企改常腐败 高考多弊端
  • 任慧文:“一把手”腐败的惊人现象
  • 以爱的名义腐败(图)
  • 中共司法腐败源于专制
  • 腐败加剧社会不公威胁社会稳定
  • 关注浙江瑞安市农民维权抗争事件—剖析当地政府官员严重腐败现象
  • 洗钱已成维护腐败重要手段和工具
  • “审计不等同于惩治腐败”(图)
  • “官员入股”:已经成为一种普遍性的腐败
  • 袁伟民被查与体育总局的整体腐败
  • 中外法律专家热论反腐 收入申报防不了腐败
  • 300名官员夫人聚会 是反腐新招还是腐败联欢?
  • 中国否认取消贪污腐败死刑
  • 李铁映:几乎每一起特别重大事故的背后都存在着腐败行为
  • 学术腐败触目惊心 弄虚做假别有洞天
  • 张维迎、张五常、张曙光论腐败:润滑剂、买路钱、吐痰论
  • 驻京腐败,国家监管缺位下的黑洞
  • 高校教材采购成腐败温床 成本转嫁学生
  • “科学发展观”是献给腐败分子的安慰药
  • 你们苦我知道,就和腐败官员悄悄说了吧
  • 廉洁假面让腐败隐蔽化
  • 寻找政治靠山 培训美女卧底 驻京办变腐败温床
  • 审计撕腐败 出版发行业大批贪官落马
  • 非法占地:谁能遏制江苏省灌云县委书记的腐败?
  • 新世纪腐败之最 “59岁现象”
  • 举报信:行长王春汉贪污腐败,武汉商业银行克扣员工养老金
  • 呼救:从我的遭遇看中国的反腐败/江波
  • 倪锦生揭露萧山区红山农场丁有根腐败
  • 裘金友因举报腐败被鉴定为精神病-来红山农场调查采访
  • 由顺德天宝药厂被贱卖看广东的官僚腐败有多严重!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腐败分子张国光是怎样当上湖北省省长的
  • 武汉冤狱还是腐败:是“民间借贷”还是“非法经营”?
  • 中国首富马明哲的腐败问题
  • 建设部副部长刘志峰:严肃查处拆迁腐败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中国海外腐败兵团揭秘”例证:原深圳长城证券公司的副总徐刚狂敛上亿的黑钱,移民加拿大
  • 李先念亲批辽宁省省劳模、战斗英雄离休干部霍腾阳举报腐败被害死
  • 首都的警察竟也如此腐败?!
  • 特大非法行医、致死人命、涉黑并司法腐败案(2)
  • 特大非法行医、致死人命、涉黑并司法腐败案(1)
  • 郑天翔:中国的腐败问题及其根源
  • 厦门一位网友给吕加平的匿名来信:查腐败的专案组成员吃霸王饭还殴打服务员
  • 一起车祸后面军警腐败的黑幕
  • 农民揭发三峡工程腐败被扣泄露机密罪
  • 腐败的新借口:信仰危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