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彻底清查、坚决阻止国有资产流失/徐飞
(博讯2005年9月27日)


坚持改革的社会主义方向,彻底清查、坚决阻止国有资产流失
    大家记得,原来说国企的改革是社会主义的自我完善,是改革企业的经营机制,是要搞活国营企业,现在变成了大面积出卖、赠送、瓜分国有企业,即把它搞死。把人民的公有财产变成原来经营这些财产的干部其中主要是共产党员,许多是高干子弟党员的私有财产,由社会主义变成权贵资本主义,党员变成资本家。这样就货真价实地形成了党内资产阶级,在这个演变过程中,隐藏着种种黑幕,必须认真清理,必须对人民有个交代。不这样做,什么坚持马克思主义,什么坚持社会主义道路,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就会变成一句空话。什么建设小康社会,共同富裕,也只能是空想。说的是各种所有制共同发展,行的是国退民进,实际上是公退私进,社退资进。人民不会永远受骗,人民不会永远沉默,人民不会永远忍受。人民会觉醒,会说话,会反抗。吹牛撒谎就是道义上的灭亡。
     (博讯 boxun.com)

    最近,香港中文大学郎咸平教授,在各种场合公开追问国有资产流失问题,质疑中国著名TCl、海尔、格林柯尔等家电企业在经营管理中存在问题的一系列报告,并质疑这些企业在股权结构变动中涉嫌国有资产流失。郎咸平因批评格林柯尔而被告上香港法庭,但他毫不畏惧。在接受亚洲周刊访问时,愤然说:“这是我的学术领域,是学者的责任,我是研究公司治理的,除非不做研究,否则我仍然勇者无惧。”“我会迎战到底,以捍卫学术自由,不要以为有钱就可以践踏学术自由,我不会就范。”顾维军请律师给郎咸平写信,以横蛮的口气说:“我命令你查清报上披露的内容是不是你讲稿的内容,如果不是的话,你要向他们道歉。”“你要把你的演讲稿给我们审查,如果你不做,我们就采取所有必要手段,包括法律手段,而且不会再通知你。”郎咸平没有被吓倒。
    
    得道多助。8月23日,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博士左大培,声明支持郎咸平,清算掠夺人民财产的罪行;警惕中国的贝卢斯科尼和霍多尔科夫斯基。8月21日《21—世纪经济报道》上,发表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所的副所长张文魁的谈话。他说:“可以肯定,产权改革不会停止,‘风向’不会变,因为国企产权改革并不是如某些学者所说,‘是不做学问的人拍脑袋想出来的’,而是全国上上下下、方方面面经过二十多年的探索和实践后确定的基本方针。”8月28日,有一篇以重庆3403工厂和重庆耐德工业公司普通职工的名义,题为“国企工人质问私吞国资的强盗的乏走狗张文魁”的文章,揭露2004年6月重庆3403工厂价值2亿元的国资,事先不在媒体上作任何拍卖公示招标竞买,以2200万元低价卖给独家买主。该厂数千工人自2004年8月18日延续至今,抗议国资流失,厂主搞肥,职工失业,保护工厂。文章愤然说:“请问张文魁之流,你们所叫嚣的‘产权改革’究竟是什么货色?谅你也不敢明言。那会暴露你们肮脏的天机。我们普通职工身处原国有企业和集体企业之中,最清楚所谓‘产权改革’就是你们大肆鼓吹的‘改制’,它的本质是什么,让我们代你说出来吧,那就是把国有资产一夜之间变成原国企厂主—个人的私有财产,而原厂主不用出一分钱,职工失业滚蛋。换句话说,就是国资全部流失,流失到厂主私人腰包,你懂什么国资流失?你有什么资格来指责郎咸平先生的理论?你要不信,请到重庆3403工厂来看看国资是怎么流失的!不过要提醒你一下,切莫把你的狗屁理论在工潮现场当众贩卖,否则会被愤怒的几千职工群众乱拳乱脚打死在现场,若在那种场合下击毙,警察是找不出所谓凶手l哟。”“张文魁和他所代表的极少数人害怕‘夸大国资流失现象’,害怕‘终止国企产权改革’,而中国所有原因有企业和集体企业上亿的普通职工,恰恰最不怕终止这中极少数人侵吞国资和集体资产的所谓‘产权改革’,人人诅咒这中厂主—夜暴富、职工一夜赤贫的‘产权改革’立即完蛋!绝大多数人反对,极少数人拥护的非正义非公理非法的东西能够在世上长久存在吗?”
    
    2004年8月28日下午至30日,在北京建国门内大街7号长安大厦2座15层,为回应郎咸平,召开了国有资产流失和国有经济发展研讨会,到会的专家有:国务院研究仁中心企业经济研究所张文魁,长江商学院郎咸平,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教授杨帆,原国家计委退休干部杨德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管理学院韩德强,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杨斌。会议主持人邵振伟,会上畅所欲言,各叙已见。
    
    8月28日,左大培、杨帆、韩德强就阻止国有资产流失、搞好国有企业,发表致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公开信,向吴邦国、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提出8条强烈要求。我完全支持这8条要求。
    
    2004年9月21日
    
    
    左、杨、韩八条要求如下:
    
    
    1、 立即调查郎咸平报告涉及的海尔集团职工持股会的人员组成、性质、资产来源,以及青岛市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的相关责任;审计被格林柯尔收购的各国有企业的财务,调查各企业领导层是否有营私舞弊行为;审计TCL董事长李东生任职期间的财务;
    
    
    2、 立即停止对国有企业进行各种形式的管理层收购。对已经发生的管理层收购,必须重新组织资产评估小组,估价被收购企业的资产,补足差价。调查已发生的管理层收购过程,严厉查处收购过程中发生的贪污、贿赂、挪用公款等腐败行为。禁止任何人以明示或暗示与国资委的联系从事管理层收购的咨询业务。
    
    
    3、 在《人民日报》或其他重要报刊上设立专栏,公开调查结果,接受人民对调查过程的监督和评论;
    
    
    4、 现任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领导人缺乏搞好国有企业的信心和能力,实际上把国资委变成了拍卖、赠送国有资产的委员会,应该辞职以谢天下。
    
    
    5、 召开“防止国有资产流失与国有企业改革”的听证会,邀请不同观点的经济学家进行公开辩论,并将辩论各方的观点刊登在重要报刊上。
    
    
    6、 反思国有企业的改革思路。在厉以宁等少数人的鼓吹下,股份化成了国有企业改革的唯一思路。实践结果表明,这一思路不是搞好、搞活了国有企业,而是搞糟、搞死了国有企业。国有企业领导人丧失了搞好国有企业的信心,大部分国有企业被暗箱操作拍卖给了私人,少数国有大中型企业亦发生了企业领导人、主管机关和民营资本联手转移、侵吞国有资产的恶性案件。随着国有企业的全面私有化,大批工人下岗失业,而少数精英则成为亿万富翁。工人的主人翁地位被买断,国家的性质将随之发生质变。少数精英成为亿万富翁,则共产党将成为富人党、私产党,执政党的执政基础将严重缩小。
    
    
    7、 改革国有企业必须懂得企业管理的基本规律。搞好企业必须既重视企业制度,又重视企业文化。越到企业生产层,制度越重要;越到企业的管理层,特别是管理高层,文化越重要。国有企业的领导人必须忠于国家和人民,以国家利益为最高利益,而不能成为唯利是图的商人。然而,“股份制万能论”却设想可以有一种制度,使国有企业的领导人可以只考虑自身利益,可以与国家利益博弈。正是这种理论,使国有企业领导人大面积地腐败,使国有资产大面积流失。在55年的新中国历史上,我们经历了只要文化、不要制度的“废除管卡压”的极端,又经历了只要制度、不要文化的“躲避崇高”的新极端,应该回到制度与文化相结合的正确道路上来了。只要懂得企业管理的“制度和文化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的道理,国有企业将完全有可能保值增值、恢复活力、做大做强。
    
    
    8、 国有企业至今占据着国民经济的主导地位,提供着绝大部分的公共服务,承担着发展国防和科技的艰巨任务,保障着人民生活的稳定和经济的繁荣。国有企业全面私有化之日,就是国有企业的社会功能消失之日,也将是中国的多事之秋来临之时。国有企业的衰落“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们希望,也愿意相信新一届党和国家的领导人能够励精图治、春风化雨,重振国有企业的雄风。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