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煤矿安全:中国的三种力量的较量/蔡崇国
(博讯2005年9月25日)
    中国劳工通讯评论
    
     整治煤矿安全生产问题,中国政府目前的态度是,除了提高工人的社会地位,除了动员、组织煤矿工人以外,它可以采取任何严厉的措施。而近年多次重大的煤矿事故告诉我们,没有煤矿工人的地位的提高,没有他们有组织地参入煤矿的生产和安全管理,政府已经宣布了多次的措施,根本就得不到执行。煤矿事故在政府的严厉措施的不断宣布的过程中不但地发生,而且是越来越严重,是为证明。 (博讯 boxun.com)

    
    因此,随着政府的宣布的整治措施越来越多,越来越严厉,它对工人,特别是煤矿工人的态度也越来越清楚:无论如何,无论死多少人,绝不能让工人组织起来,绝不让工人提高他们在企业、矿山的地位。除了政府外,工人的生命安全问题,不许任何别的人插手,尤其是不许工人自己参与。中国政府正在告诉大家,中国的工人就和厂房矿山机器一样,就和农村的拖拉机,耕牛一样,大家尽可以使用,但决不可以任意毁坏和宰杀。这就是中国政府在煤炭行业保护工人的实质。
    
    频繁发生的重大煤矿事故,不仅是因为地方官员的腐败和监督不力,不仅是因为矿主和矿山领导的利欲熏心和煤矿安全设备的严重不足,它还尤其是因为那些矿主和官僚根本不把工人,尤其是不把那些来自异乡的矿工当人看,是因为这个整体的社会只将这些工人当作生产和赚钱的工具。在今天的中国,有多少有钱有权的人,特别可怕的是一些年青人在这样说,在这样想:你打工你没钱,说明你无能,活该!在这个病态的,充满了焦虑,充满了对被鄙视的恐惧,同时又充满了对他人鄙视的社会,冷酷的中外老板对工人任意作践,“善良的”官员和部分文人则着力地将工人描述成,并竭力使他们真的变成一群逆来顺受,极待施舍,毫无尊严的可怜虫。这种冷酷和“善良”正企图在彼此的冲突中寻求一种平衡,两者正在变成新的中国社会价值观和和集体心理的主流。这就是政府整治煤矿宣传所造成和强化的重要后果。
    
    然而,中国的社会在抵抗中国的政治。最近,王斌余因杀人罪被判死刑案,在中国激起了广泛的愤怒和讨论。农民工王斌余,17岁开始和他仅15岁的弟弟一起,到城市打工,备受欺侮。在数次依法讨要工钱不成后,连杀4人,重伤1人。他愚昧吗?你看,在审判前他对记者说,他的遭遇,“可以让更多的人关注我们农民工。领导到下面来,只看表面大楼好着呢,我们在墙上施工,一不小心就摔死了,你知道修大楼多少民工死了?我知道有保护我们农民工的政策,但下面人不执行,我们的权利还是得不到保障。” 在法庭上,他抗议法官::“你们给我戴上手铐和脚镣,却让包工头陈继伟、吴新国逍遥法外,他们才是真正的凶手!”王斌余的这些话,难道还不够表明他比无数的官僚们更清醒吗?据〈南方都市报〉的一篇令人动容的报道(http://news.sohu.com/20050911/n226926760.shtml), 在辩护律师眼里,王斌余是一个自卑而又极渴望得到自尊的羞涩、本分的年轻人,“一旦他觉得你尊重他,他便非常感激”。这正是今天中国劳工最真实的画像,他们知道问题在哪里,他们有太多的恐惧,他们自尊因压抑而更强烈。
    煤矿矿主和老板们为了钱而夺去工人的命,政府的整治则是为了“稳定”而夺去工人的尊严。这两者有冲突,更有默契的利益配合。在此之外,是民间的愤怒和越来越广泛的抗议,是工人农民越来越频繁的抗争和原始形式的报复。
    这三种力量较量的唯一的出路是劳工独立地组织起来,这是提高劳工社会地位,保护他们的尊严和生命的唯一途径。中国每天发生的悲剧都赋予我们的这个“老生常谈”以新的意义。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