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法律不能为王斌余的死刑蒙羞—呼吁高法为王斌余减轻死刑判决
(博讯2005年9月18日)
    
    


提交者:东海松
    
    王斌余在遭受种种凌辱之后求告于权利机关无济于事,在那样的地点,遇到那样的一些人,又有一个合适的时间,结合他自身的家庭悲剧,结合他自己的长期的忍辱负重需要爆发,结合他所遇到的那些丑恶和冷酷的心,这一切结合起来,把一个人突然塑造成杀人犯,这是暴虐的荒唐的吗?不是,与其说王斌余的命运和他犯罪的那把刀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不如说他的命运和那把屠刀已经被牢牢地控制在所有这些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的人和社会的多种因素之中。
    一切行为不可以仅从外在的形式来判断本质。法律审判行为不能只看结果而必须结合情节,任何不考虑情节就对行为任加惩处的法律是无能的法律,是无知的法律,更是一种助长不公的法律。
    王斌余有着不致死刑的明显的酌定从轻情节和法定减轻情节。
    关于酌定从轻从这个事件发生的前因后果完全可以明了。王斌余的犯罪是在已经被逼到了走投无路的时候,而且他的绝望和悲愤完全是某些人有意制造出来的情况下针对特定人发生的。从这个意义上说,王斌余的犯罪不是对于公序良俗的破坏,也不是对于整个社会公德的践踏。如果抛离开当事人死难,仅就当事人的这些强加于王斌余身上的凌辱和压迫来说,那到千真万确是一种应该受到道德谴责的卑鄙。法律有时候惩罚的对象和道德惩罚的对象并不一致。从法律上,我们可以认定王斌余杀死了四个人,从道德上,我们同样可以认定这四个人的死并不是王斌余一个人造成的!简言之,王斌余不是一个想杀人的人!他更不想因为自己的杀人而随后丧身刑场,这一切都不是他的选择!
    王斌余杀人后自首,根据我国刑法,这是量刑上的法定减轻情节。对他的量刑上有着不能判处死刑的完整依据。死刑是杀人犯罪的极刑,法律规定有自首情节的可以减轻处罚。这就是说,一审判处王斌余死刑是违背刑法原则的。
    有人说,杀人偿命,杀了四人死有余辜。
    我说,杀人偿命者说,谬也!
    我们要思考的是法律的目的和精神是什么?法律和道德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已经越来越远离那种蒙昧的复仇规则。同时社会还要看到,对于真正的犯罪者,如果他已经对自己的行为悔过,发自内心的对被害人有着真诚的忏悔,并且有决心重新的做一个善良公民,那么对这样的人去执行死刑就是残暴!如果这名犯罪者,毫无悔意,依然报定对自己行为推托罪责的各种解释,对这样的人执行死刑失去了让他有足够的时间去理解罪恶和羞耻,这样说死刑同样也是人类法律的一种失败!
    借助死刑并不能使社会更加和平,特别是王斌余的犯罪,留住王余斌并不会造就其他的王余斌,因为这一个王斌余不是任何人可以有意模仿的,不是任何犯罪者可以伪装出来的的,甚至王斌余离开了那个特定的事由和时间条件,也不会重演这一悲剧。
    有人认为,我们是无产阶级掌权的国家,因此从阶级立场上应当同情王斌余。我想,王斌余不至于死,完全不是依靠什么同情。依靠法律就以足够,法律完全不应该判处王斌余死刑,而从无阶级立场的普世伦理的角度看,无论王斌余是不是弱势群体或者无产阶级,即使他处在一个资产阶级国家中,他的生命也不该被人类的法律进行剥夺!
    法律尊重的是自然法的灵魂,法律在面对所谓的杀人偿命的蒙昧时代复仇信条的时候,决不可以忘记,我们已经进入了人类的文明时代, 一切的至尊是公正是不可以轻易以法律名义褫夺人命的最高价值,否则这种审判将是法律的耻辱!
    贝卡利亚在1764年就告诉世人,除非死刑是预防他人犯罪的根本的和唯一的防范手段,否则他看不出一个法律王国有什么理由去消灭一个公民的生命。
    王斌余应该为他的犯罪付出最大的自由上的代价,相信这种惩罚对他来说并不比死刑的痛苦要少。
    我们深深的为王斌余不幸事件中的受害人哀悼,社会公众或许应该从一个令人难以理解的角度去理解,在这个特定案件中,留住生者的生命才是对死者最好的哀悼!生命的来之不易,人类应该珍重!
    王斌余六岁丧母,生活充满的不幸。我也深深的在为王斌余祈祷,祈求法律能够留下他曾经饱受人世苍凉与冷漠的年轻生命。
    
    05-9-17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