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狄克:“有钱人欺侮我们,没钱的人只能以生命来捍卫权利!”(王斌余语)
(博讯2005年9月16日)
     “如果有钱的人欺侮我们,我们没钱的人只能以生命来捍卫权利!”(王斌余语)
    
     ——由王斌余杀人说起------ (博讯 boxun.com)

    
     王斌余杀人案件,看似只是东主与雇工,由财务纠纷酿成的血案。案情似乎很简单,可实际上是强势群体对弱势群体的逼迫造成的。因为在当今的中国社会,压迫群体和被压迫群体已经形成。而且这个压迫群体还不仅限于有权的官宦,就连那些开煤窑的,做生意的,都要欺压相对于自己弱势的人。在王斌余案件中,我们看不到法律和政府所应当发挥的作用。虽然王斌余被判死刑,但法律治理社会的根本意义,并不是要等候处罚违法犯罪的人。政府的职责也不仅仅限于轨范和裁定公民的行为是否违法,政府更应当起到一个社会矛盾调解人的作用。就王斌余案件而言,政府应当防微杜渐地在杀人者与被杀者之间建立一个缓冲区,以预防社会矛盾的加剧。但我们愤怒的看到,这一切并没有出现,出现的只是刀光血影之后,才站出来的,貌似公正的国家法律。
    
     看来王斌余难免一死,,但王斌余的死能换来什么呢?孙志刚的死,换来了收容恶法的废止。那么王斌余的死,是否可以为拖欠工资的恶行画上句号呢?我们的社会是否每修改一次法规和每制止一次不公正,都需要鲜血和生命来做铺衬呢?
    
     王斌余说过:“如果有钱的人欺侮我们,我们没钱的人只能以生命来捍卫权利!”,可见他对一个社会失之法度的失望溢于言表。在诸多由社会矛盾积聚,而后酿成的流血和死亡事件的背后,政府职能的软化和根本不作为,是显而易见的。因为政府官员除其身份之外,他(她)的行为已经不代表政府,而是代表了出于维护私利目的凝结成的势力团体。在这个团体中,国家的制度政府的法令让度于团体私利,或完全置法度于不顾。古有朱仝雷横私放宋公明,今有“庄如顺义释赖昌星”。(西伍君语)而且强势团体除对弱势个体的侵害以外,对那些胆敢为弱势直言者,皆予灭之。
    
     弱势个体的弱小无力,在强大得近乎无所不能的强势团体的欺侮面前,无以为赖。但弱小者也要活,虽然每天都过着没有尊严的日子,就算是为了那砸伤腿的父亲,王斌余还得活。在旁人看来,王斌余既杀人 便是选择了死亡。但对于王自己来说,他拿起刀的真正原因还是为了要活。
    
     一九一六年的某一天,湖南桑植农民贺某(当时贺已经因伤人而负案在身)率弱势人众,用两把菜刀强抢了芭茅溪盐局的税卡,并亲手砍死税警抢夺枪支。贺某的动机和王斌余杀人皆属一辙,都是为了要活下去。只是贺某后来摇身一变,成了军事家,共和国元帅。王斌余命苦,成了等待处决的囚犯。故事是同样的故事,但人物的命运却迥然相异。这不禁使人们对那场进行了近三十年的,所谓打倒不平等阶级压迫的绞杀产生怀疑:性质几乎一样的事件,为什么还会发生在九十年后的今天?
    
     就社会而言,其实无所谓阶级。只是国家法度是否失衡,政府是否正确扮演着其社会角色。人,无分男女城乡,都渴望过着有尊严的日子。不能因为维护自己的利益和尊严,就可以罔顾他人的利益和尊严。经济学词语中有个名词叫“帕雷托最优状态”,即经济利益共享。我们的社会和人与人之间,也应当实现社会利益的共享,只有这样,才会出现没有人压迫人,没有人剥削人的制度。
    
     缺乏监督和制约的政权,不会有能力杜绝掌握着国家权力的私利团体的出现。长此以往,贺某率弱众抗政,后融合同道啸聚井冈的事件,没准儿也还能够再上演呢。
    
     狄克
    
     2005年9月14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王斌余事件 程晓农何清涟评论
  • 抛弃王斌余是亵渎社会正义—与法学家们商榷/姚笠
  • 顾昀:王斌余案将我们撕裂成了两半
  • 槟郎:王斌余,我把你写成诗
  • 驳斥南方都市报:就王斌余案戳穿帮闲们的丑恶嘴脸
  • 新华网:谁该为“王斌余悲剧”的发生负责?(图)
  • 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王斌余,还有后来人/青松
  • 王斌余为什么采取极端行为——回答新京报
  • 该不该免王斌余一死?法学专家回应四焦点问题(图)
  • 由王斌余讨薪杀人案窥中国农民工讨薪维权的坚难性
  • 历史会记住这个卑微的杀人犯——农民工王斌余
  • 陈永苗:农民工王斌余快死了,烟草大王褚时健还活着
  • 南方都市报暧昧:努力使王斌余案件看上去不是阶级矛盾所导致的
  • 王斌余案:法律专家们怎么不站出来?/云淡水暖
  • 包工头应对王斌余惨案负根本责任/姚笠
  • 王斌余杀人案:暴力不该是解决问题的方式
  • 毛泽东可救王斌余(奇文)
  • 涌现更多的王斌余,社会才可能和谐
  • 横眉:枪毙了王斌余,就是枪毙了共产党!
  • 刘路:王斌余,你就是国殇
  • 王斌余案:精英论调当止,枪下留人为要
  • 王斌余,我把你写成诗(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