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焦国标:官方学者的造反派脾气
(博讯2005年9月14日)
    
    附:在韩国遭遇焦国标/王名
     (博讯 boxun.com)

    
    (作者为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访问学者)
    
    九月七日,我从韩国回到纽约,住在朋友唐柏桥先生家。柏桥告诉我,网上正流传清华大学王名的帖子《在韩国遭遇焦国标》,要我看看。我挺意外,王竟比记者手头还快,九月二号的会议,当天就发了帖子。我与王素昧平生,在韩会议上几分钟的见闻,我深感王身上欠缺的东西很多。可是我没有给他进补的义务,我本不愿理他的帖子,任其淹没与流传好了。可是本吁对公众负责的精神,一些补充和订正是必要的。
    
    首先我要说的是,王在会场上的风度做派令我和所有在场的人都感到遗憾。他执意打破既定议程,抢话筒插话,最终被主持人制止。像王这样在国际场合急于「为国争光」的中国人,行为粗鲁得几乎就是一个行不由径的野蛮人,不仅没有为国争光,反倒为国添耻。我为此感到难过。王意识形态正确得近乎野蛮,在国内野蛮倒也罢了,而今竟把它撒到国际会议上,作为中国人,我感到无地自容。
    
    霸道野蛮之辈
    
    王说对我在会议上的「表演感到极度不快,也为会议最终体现的正义赶到欣慰」。我倒觉得王的行为才是货真价实的表演,至于「会议最终体现的公正」,则令人莫名其妙。国际学术会议难道兼备法庭的功能?不然怎么体现王所谓的「公正」呢?观点有分歧,本属正常,没分歧大家就不用赶来开会了。一旦出现分歧,就诬别人是错误的,是站在公正的对立面的,中国官方意识形态人士的霸道和野蛮从此可见一斑。
    
    王说:「我注意到,焦国标听吁我的发言,脸上流露出十分难堪的表情。」王显然并不确知我此刻的心理。我那时不是「难堪」,而是难过。我们中国国内没有言论自由倒也罢了,连国际会议也都窜上来这些搞屎棍,足见官方意识形态的黑手伸得有多远。中国的意识形态官员看来暗暗发誓要接「管」国际学术会议了。
    
    王说他发言之后,我「没有再发言」。这一点很客观,像一个训练有素的记者。我的确没有再发言。为甚么?我这里告诉王和大家,我不是因为理屈词穷,而是我不屑于再说甚么。焦的精神像飞鸟一般高洁,而王的灵魂像爬虫一般猥琐,飞鸟不屑与爬虫对话。
    
    这一点希望没有伤害到王,这确是我真实而强烈的想法。
    
    关于主持人的态度,王说:「主持人走过来和我握手并致歉,他说他很理解和支援我。」我也补充一些。主持人说:「他不太认同我的观点,但是他很赞赏我独立不倚表达自己观点的勇气。」当天的小组会结束之后,接吁是韩国某电视台录制节目,仍然是小组会的主持人主持。他解释说:韩国、中国、日本和越南四个国家的四个学者参与这期节目录制,之所以邀请我,而没有邀请与会的其他中国学者,是因为我观点的独立不倚。
    
    第二天,该主持人还特意送我一盒化妆用的粉饼,要我送给女朋友。
    
    没有风度常识
    
    至于我关于东亚问题的种种观点,王「觉得这简直是荒谬绝伦……对此感到可耻」。我也顺便解释一下:我只想点亮谁,不想说服谁。你有权利认为它荒谬绝伦,你有权利感到可耻。王在现场还说对我的观点感到「愤怒」,在帖子中却没见这两字。我认为,你有权利表示愤怒。但是我建议:在这样的国际学术会议场合,最好还是减少一些愤怒,少发造反派脾气。否则,难免人家笑话咱中国的大学教授,怎么连参加国际学术会议的风度常识都不具备呢?
    
    王在发言里始终没有提「焦国标」三字,我想大概是怕我的名字污染了他高贵的嘴巴。当初陈水扁初当总统时,中宣部规定新闻报道不许提陈水扁的名字。此类心理和行为,是掩耳盗铃,还是一种古老的巫术,我弄不明白。
    
    一个国际会议,弄出这些不快,现今恐怕阖世界只有中国人才会这样。韩国会议,一切都很正常,只有王发的造反派脾气不正常。等中国政治民主化了,一党专制结束了,中国的官方学者就绝不会再这个德性了。大家奋斗吧。
    
    
    编按:作者原为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去年发表了在网络广泛流传的〈讨伐中宣部〉一文后,被去职。
    
    
    ——苹果日报/凌锋推荐
    
    附录:
    
    
    王名: 在韩国遭遇焦国标
    
    
    各位:
    
    久闻焦国标的“大名”,今天没想到在韩国首尔遭遇,对他的表演感到极度不快,也为会议最终体现的正义赶到欣慰。写下来给大家鉴赏。
    
    今天中午12:10时,我乘坐韩国航空OZ332航班前往首尔出席WLCF(世界生活文化论坛)国际会议。会议由Life and Peace Foundation 和Gyeonggi Cultural Foundation 主办。我因十天前刚出席了一个在韩国首尔召开的关于公民社会的研讨会,想推辞不来了。抗不住主办方的一再邀请,还是应邀前来了。
    
    会议从上午开始,据说上午的参会者有一千人。是一个开放和热闹的会议。我下午4点多才赶到会场。正好赶上会议休息。有几位中国出席者走过来。言谈中,他们告诉我刚才有一位中国学者发言很成问题,谈的是亚洲共生中的中国,列举了10个观点说明中国是亚洲和平的最大威胁。我听了以后感觉很不是味。要过他们的笔记看了一下,其中言及“台独”,认为起因在“六四”屠杀;言及“六方会”,认为中国指使朝鲜拖延;言及中国的反日情绪,认为源于中国的抗日教;等等。我注意到他的名字叫“焦国标”,原来是他!在会议日程表中,他发的题目是“中国和东亚共生”,标明的身份是美国NED(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USA)的访问学者。
    
    会议接着开始。一位日本教授发言,谈到日本的历史认识,谈到日本的反华和中国的反日,谈到日本的教科书问题。一位韩国女教授(Kim)表态,对刚才发言中有人谈到的大东亚共荣圈问题表示不解,要求解释一下。接着发言的是焦国标。他首先谈到民主化问题,认为世界上有各种不同的民主化,彼此之间虽有差异,但是在和专制对抗这一点上是一致的,主张韩国和中国要向美国学习。然后他提出大东亚共荣圈的问题,他说:大东亚共荣圈在理论上有其合理的部分,就是要改变白人统治黄人的局面,实现黄人自己的统治。他举例说,比如日本占领上海以后,改变了原来中国人给白人拉黄包车的做法,强制白人来给黄人拉黄包车。在接下来的发言中,他更明确地表示:支持日本修改宪法。他的理由是:日本对世界和平有很大贡献,如果说美国是世界警察的话,那么日本应该成为世界第二警察。
    
    一位来自云南的学者(昆明社会科学院院长)龙东林发言,对焦的几个观点表示反对。龙发言以后会场上响起了难见的掌声。
    
    我几次举手,终于在会议即将结束之前拿到话筒。我说:“我很希望大家心平气和地来讨论东亚和平共生的问题,尤其在今天这么多亚洲国家学者在场的情况下,我认为这个主题对我们大家都很重要。但是,我刚才听到的一个主题让我难以平静下来,刚才有学者谈到大东亚共荣圈问题,谈到它的合理性问题。大东亚共荣圈是个什么东西?大家都知道今年是抗战胜利六十周年,六十年前,这个大东亚共荣圈在我们所在的这片国土上带来了什么?!在我的祖国中国,在东南亚,在许多的亚洲国家究竟带来了什么?!哪里有什么和平、民主、共生可言?!这怎么会是一个学术的问题呢?!我希望我们大家能尊重历史,尊重事实。我是在日本拿到的博士学位,我会讲流利的日语,我也有很多日本朋友,但是在这个问题上我绝对不能原谅日本。大东亚共荣圈绝对不是什么学术问题。我对我们这个会议居然讨论这个问题感到非常震惊,如果会议继续讨论这个问题,我立即退场!
    
    “另外,刚才有一位来自美国的学者,使用我的母语中文,居然大谈日本应当充当什么世界警察的问题,我觉得这简直是荒谬绝伦的事情,我作为中国人对此感到可耻!”
    
    ┅
    
    我的发言不长,因为时间已不多。然而在不长的发言期间,会场上响起了多次掌声,有许多韩国人,包括几个日本人也为我鼓掌。
    
    我注意到,焦国标听着我的发言,脸上流露出十分难堪的表情。
    
    他没有再发言。
    
    主持人接着我的发言表态:反对大东亚共荣圈。
    
    下来以后,主持人走过来和我握手并致歉,他说他很理解和支持我。会议主办者之一韩国绿色大学(Korea Green University)的韩勉熙教授一再向我表示,他很反感焦国标的观点,他说作为邀请方,没想到焦的观点如此荒唐,他向我致歉。
    
    久久,我的心情很难平静下来。
    
    
    王名
    
    清华大学教授
    
    2005年9月2日于韩国首尔
    (http://www.wyzxwyzx.com/ShowArticle.asp?ArticleID=14287)(9/13/2005 11:58)
    
    
    转自新世纪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