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晓竹:得人肚者得天下
(博讯2005年9月11日)
    
    中国有句老话,叫做“得人心者得天下”,这是孟老夫子的一句老掉牙的老话,在与时俱进的今天,孟老夫子这句话应该改为“得人肚者得天下”。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共产党贪污腐败,地方官员为非作歹,鱼肉乡里,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都不能说是“得人心”的,但是共产党仍然稳坐江山。为什么?因为共产党得了“人肚”,中国经济以百分之九以上的高速度增长,实在说来,这也是不小的成绩,因此,只要能继续得“人肚”,共产党执政应该没有问题。
     (博讯 boxun.com)

    然而问题来了:从孔夫子开始,中国总有那么一些知识分子、志士仁人,“心”气太高,高到不够重视“肚”的道理,在那里进行道义上的奔走呼号,是不是太理想主义了呢?子曰:衣食足知荣辱。在中华文明还没有腐败的时候,孔夫子这话还是平实的,但在今天,就很难说了。因为,对于一部分人来说,衣食足了,就真的足了,还要荣辱干什么?我是流氓我怕谁?当然,层次高一点的大款,衣食足了,下一个目标是娶小老婆,也轮不到“讲荣辱”啊!共产党说,中国国情特殊,不但教育程度低,人口素质也有待提高,故现阶段人权首先是生存权,总先要吃饱饭吧。
    
    不能说中国国情不特殊,但这特殊的国情实在很诡异,外国人更是摸不着头脑。起码目前阶段,孔夫子的话要反过来,衣食无着,方知荣辱,也就是说,恰恰在衣食不足的地方,荣辱问题才显得万分重要,而那里的老百姓也纷纷起来维护自身的权利与尊严,真正是“穷要面子”。一旦富了,反而不需要面子了,据说富人是只要里子的。这就是中国的国情:知识分子的“人心”隔着老百姓的“肚皮”,毛主席没有说错,知识分子脱离了工农大众,难怪秀才造反三年不成?共产党深谙“得人肚者得天下”的道理,当年就是在吃不上饭的地方造反起家的。中国人一旦吃不上饭了,要自由、争民主,一呼百应,一切就顺理成章。
    
    知识分子把“得人心”放在“得人肚” 之上,甚至吃不饱饭也要争自由,也是顺理成章的。其实,如果横着比,中国知识分子的心气并不比其他国家知识分子的心气更高,恰恰相反,中国知识分子的豪放程度不但不能与美日欧等国知识分子相比,即使与一般第三世界国家(如埃及、墨西哥、土耳其、哥伦比亚等国)知识分子相比,似乎也要“低声下气”若干个数量级,尤其在政府面前,当然跟着政府的指挥棒发豪言壮语是另外一回事。都说是共产党坏的事,我看不尽然,因为古巴、越南、老挝、柬埔寨的知识分子,起码在表面上,还是敢公开表达一点不同意见的,即使在前苏联与东欧国家也是如此。当然,中国的情况比北朝鲜要好,但北朝鲜是一个没有知识分子的国家,两者似乎缺乏可比性。
    
    有鉴于此,说中国知识分子特别软弱,或说中宣部特别强大,都讲不通,似乎只能说,整个中国社会的“心气”的水平偏低,叫做“水脾气”,波澜不兴,故“水”落船低。换言之,如果老百姓是“水”,那么知识分子就是在水上行“船”,下面的“水”逆来顺受,上面的“船”焉能不顺水推舟?从今天的情况看,不管贪官污吏如何盘剥,平头百姓还是以“水”脾气居多,当然这事也不能全怪共产党,因为历朝历代,“火”脾气的差不多都杀光了,凡是有一点反骨的,或敢给领导提意见的,动不动被满门抄斩,株连九族,相比之下,那些浑身媚骨的草包,往往更容易子孙满堂,传宗接代。这个情况,久而久之,不可能没有一点基因淘汰的效果。今天中国知识界时不时跳出几个有骨气的读书人,已经是奇迹了,他们的反骨基因得以流传至今,一定是祖上积了大德。
    
    当然时代也在进步:过去皇帝“推出午门斩首”,现在共产党“赶出国门流放”,不再搞满门抄斩,株连九族,这是共产党的一大进步,起码为中华文明保存了最后的一点脾气,不妨说是一点元气。正因为此,才有中国知识分子慢慢心气越来越高,在太监文明的压抑气氛中徐徐上升,逐渐有了一点追求公义的清明气象,毕竟,基因条件也在不断改善嘛,而且平头百姓有脾气的人也越来越多了,虽然还不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脾气,但从三脚踢不出一个屁,发展到两脚就踢出一个屁来,也在进步,慢慢的,“水落船低”就会到“水涨船高”,中国就会从现在“得人肚者得天下”进入到“得人心者得天下”的境界,到了那一天,孟老夫子的话就可以再改回来。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晓竹)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袁红冰:官办知识分子是人民苦难的原罪
  • 刘晓竹:中宣部造烦 知识分子造反
  • 谁在“迫害”知识分子?(图)
  • “失民心,是从失去知识分子开始的”
  • 让中国知识分子相形见秽的印度知识分子
  • 从刘心武“包二奶”看知识分子堕落
  • 徐贲:干净的手和肮脏的手:知识分子政治和暴力
  • 任不寐:焦国标、王怡与独立知识分子
  • 徐贲:公共知识分子和政治存在主义
  • 余杰:从“士大夫”到“知识分子”
  • 知识分子曾经敢于对蒋介石说:“大学不是衙门!”
  • 绝迹的知识分子
  • 徐友渔:当代中国公共知识分子的生成
  • 中国的知识分子需要做集体发声训练
  • 郭国汀: 中国知识分子死了!
  • 安替:中国公共知识分子在悼念赵紫阳时的表现
  • 小乔:也谈“公共知识分子”的社会定位与历史责任
  • 朴石:考试--共产专制下知识分子新的“入彀”
  • 中国知识分子摆脱党文化束缚的觉醒/张伟国
  • 大陆知识分子寿命10年内下降6岁
  • 费孝通遗言:“失民心,是从失去知识分子开始的”
  • 老少两代知识分子天安门纪念六四
  • 北京知识分子平均53岁死亡
  • 媒体评中国打压知识分子
  • 中共报纸讨伐“公共知识分子”的说法
  • 歧路中国-知识分子拒绝遗忘
  • 中国问题学专家胡星斗:中国知识分子说真话者少
  • 实现政治和解,推进宪政民主--部分华人知识分子关于“六四”15周年的呼吁
  • 中国大陆知识分子较常人短命十年
  • 自由人:知识分子为何无所作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