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朱健国:“唱支山歌给党听”与“说段民谣给党听”
(博讯2005年9月08日)
    
    李昌平不愧为女人心中的“男子汉”,近日在网上又写了篇好文章,题目叫做《扶贫日记:唱支山歌给党听》,里面有几个问题震憾人心。
     (博讯 boxun.com)

    一个是:“党啊!我的同志为什么在国外?”——印度克拉拉邦农村的印共党支部,知道他是中共党员时,马上将村子的11个党员一个不差地召来,专门召开支部生活会与“昌平同志”交流理想。而他在中国,每年到云南贵州几十个村子,竟然没有见过一个村支部开“生活会”,当然也无法邀请他参加生活会,更没有党员称呼他“昌平同志”。
    
    第二个是:“‘保鲜教育使贫困山区孩子读书难”。“前不久,我到一个少数民族山寨去做‘需求评估’,意外地发现教学点开学快一个月了,孩子没有课本,追问为什么?回答竟然是:上面在进行保鲜教育;有一家三个孩子都因为没有钱而失学,问为什么没有落实减免政策,回答依然是:上面在进行保鲜教育。”
    
    李昌平为此深深困惑:为什么“全党正在开展保持先进性教育活动”,却使“基层组织的凝聚力和战斗力不仅没有提升,反而呈现下降的趋势”?
    
    我对李昌平的困惑深有同感,但我更大的疑问是:李昌平本是一个热心向中央领导反映基层实际困难的勇士——2000年他给总理写信,《我向总理说实话》,以 “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农民真苦”的“三农问题”震惊了朱总理和全国人民——而今,李昌平为何不将他新发现的“保鲜教育”使贫困山区孩子读书难问题再向中央领导反映?“全党正在开展保持先进性教育活动”,却使“基层组织的凝聚力和战斗力不仅没有提升,反而呈现下降的趋势”,这是比“三农问题”更严重的 “非典”啊,为什么不向中央领导写密折而要公诸网上?虽然朱总理退休了,但还有常常为民工讨薪掉泪的温总理呀;还有“保鲜教育”的“总设计师”,力倡“和谐社会”的胡总书记呀。爱给中央领导写信的李昌平,你为什么不再给中南海写信了,而只是在网上“自由撰稿”?!难道你认为,对网民说实话胜过“向总理说实话”?
    
    有熟悉李昌平的人回答:2000年的《我向总理说实话》,虽然得到“铁腕总理”的亲自批示处理,但结果呢,不仅监利农民困苦依旧,全国“三农问题”更加恶化,而且连李昌平本人也无法在监利家乡再呆下去,他只好辞去“乡党委书记”,背井离乡,流浪广东,寄篱北京,最终求生于香港慈善机构 “乐施会”——自称“前面有万丈深渊”也要往前冲的“铁腕总理”,不仅救不了“三农”,而且将李昌平也害苦了。李昌平写《我向总理说实话》时,还对“清官政治”抱有一定的幻想,但这五年艰辛生活,已让他彻底明白:靠“圣旨除恶”,只能是“圣旨”愈多灾难愈大!与其写信求“圣旨”,不若借用现代舆论工具互联网,依靠网友民众共建法治舆论。而今李昌平的“同志”一在国外,二在网上,只有在境外和网上,李昌平才常常听到有人叫他“昌平同志”。中共本是今日中国大陆的执政党,但像李昌平这样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结果只能在境外和网上寻找同志,实在算得一当代“拍案惊奇”。
    
    虽然李昌平的思想路径有时近乎“新左”,但我还是为他的新觉悟由衷高兴。早在2000年,我就想劝他不要再给总理写信,但怕伤害了他这个心地善良的“男子汉”,压住没说。现在他自己顿悟,真是“大道行”了。
    
    有网虫“废话一筐”在李昌平的文章后面跟帖了一段民谣:
    
    “问题出在前三排,根子却在主席台。”
    
    这使李昌平的《扶贫日记:唱支山歌给党听》,实际上变成了“说段民谣给党听”。从“唱支山歌给党听”,到“说段民谣给党听”——是啊,这些年,再不见什么人 “挑担茶叶上北京”,“山歌唱给党来听”,而只见灯红酒绿中,党政要员们醉眼蒙胧地相互转述百姓们新编的“骂官段子”,开怀笑纳……——以“段子”民谣代替“山歌”献党,真可谓“沧海桑田新时代,丰碑永远在民心”啊。
    
    2005年 9 月 8 日于深圳“早叫庐”
    
    转自新世纪
    深圳龙华人民北路125#玉华花园玉永阁306# 邮编:518109
    
    电话:0755-27746908 ,13902918149; 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央电视台,就是将中共送上万劫不复深渊的罪魁祸首!/郭起真
  • 从刘明康的逃脱看中共反腐败的“花枪”/范夫
  • 弃邪教的中共/万生
  • 中共为何越来越夸大抗战死亡人数?/凌锋
  • 范英著:郝柏村赠中共一记响亮耳光
  • 林和立:中共害怕公民社会
  • 东海一枭:说中共则藐之
  • 林克:人事腐败是中共腐败根源
  • 从中共的两次政治局会议看中共“逼扁抗美”的真面目/任诠
  • 晴续:造成中国严重污染根本原因是中共
  • 致胡锦涛、中共全党、全军的公开信:独裁乃亡国之术/国民
  • 中共借矿难打击私营煤矿掠夺民财/林保华
  • 马英九廉政要清除党的资产, 中共也应该
  • 不为中共殉葬,不做当代秦始皇的兵马俑
  • 樊百华:不仿跟中共来个“什么都谈”
  • 安琪: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悲剧启示录
  • 赵达功:黄金高事件与中共的魔术表演
  • 俄中联合军演 中共让人民全部买单
  • 揭秘:中共太子党核心
  • 冯正虎归国创业蒙冤状告中共(图)
  • 中共高调纪念胡耀邦的原因 (图)
  • 中共中央政治局决定全面啟动“政治改革”
  • 外媒:中共正为与美打核战作准备
  • 中共拒绝邀请马英九参加抗战胜利大会
  • 抗战论述引发中共高层互动:胡锦涛安抚老军人
  • 中共连发四文件加强严控舆论
  • 井蛙等吁请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先生-让洛桑丹增保外就医(图)
  •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可能公开分裂
  • 台官员:联合军演拉俄制美 中共達目的
  • 赵达功:渔者成了中共的网中鱼 (图)
  • 从中国煤矿的历史看中共右派的罪恶
  • “工农兵”碰头凸显中共执政危机
  • 中共中央电贺国民党十七全召开
  • 中共担心军心不稳再次强调党指挥枪(图)
  • 中共上海领导:坚决缉拿携款外逃分子
  • 严防对外战争转变成反共战争,中共处理黄金高手法骤变
  • 纪念抗战胜利,中共仍称自己是主力
  • 程翔「情妇」怒斥中共胡说八道
  • 古侯:彝族人与中共攀枝花市
  • 强烈要求中共依法尽快释放清水君!
  • 请看中共高级机关人员之素质(车号甲A02072)
  • 试看中共政府如此这般亲民
  • 美多次关切香港基本法23条但中共峻拒
  • 张钢:高强同志,您是否还打算和中共中央“保持一致”?!
  • 兰剑:再次证明不能对中共独裁抱有任何幻想
  • 中共再施阴招, 让张宏堡身边的人来干掉张宏堡
  • 兰剑:中共暂住证和强制收容制度是法西斯暴政
  • 黄鹤云:中共政权就是萨斯政权
  • 骗取“子弹费”:评中共外围组织在海外的募捐活动
  • 《自由人民中国 》中共有民主吗?所谓农村“选举”真相
  • 吕占锁:中共说「五十年不变」,结果呢?五年就变!
  • [启事]---清水君原有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被中共网特盗用,,请网友注意安全,暂停联系
  • 中共贪官毁了美丽的椰城──海口
  • 给中共16大全体代表的一封公开信:呼吁恢复前总书记赵紫阳同志的人身自由
  • 下岗者为活命怒闯中南海 中共怀天下志先忧他国之忧
  • 中共领袖行宫知多少?
  • 安魂曲: 对死伤人数的“巧妙”说法,反映了大陆中共政府对事实真相的故意回避误导
  • 还我民权!抗议黑、腐、恶势力再次对我的迫害──致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先生的公开信
  • 助长民间反人类论调,赞美国际恐怖主义,中共政府罪责难逃
  • 坚决响应中共中央关于全面分裂中国的伟大号召
  • 中共统治的中国是最大的反华势力
  • 赵南: 江泽民为什么要出卖“无产阶级”──评中共的转型
  • 过度吹捧中共 最近的新闻实在看不下去
  • 福建劳务输出:中共官商勾结、剥削压迫 外派劳工
  • 海外学子: 公众施压促中共释放高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