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教育部副部长:“反正我也要退了”
请看博讯热点:中国教育

(博讯2005年9月07日)
    “反正我也要退了”与批评之难
    
     9月1日,教育部联合财政部,对外宣布针对不落实国家助学贷款政策的省市的“惩罚性措施”。教育部副部长张保庆在通气会上告诉媒体,“我们也不愿得罪人,我们是迫不得已。”张保庆的发言还有让记者难过的时候,他提到“反正我也要退了”。(9月5日《瞭望东方周刊》) (博讯 boxun.com)

    
    “反正我也要退了”,张保庆副部长在批评一些地方工作不力时,说到了自己的个人问题。这在不明就里的人看来是离题万里的,但在我看来,这并不多余。
    
    “反正我也要退了”,表明批评者不怕得罪人的态度,也透露出批评者“无欲则刚”的底气之所在,更折射出当前进行批评之难。
    
    深谙国人习性的学者曾说过,不给人面子是最大的无礼。而张保庆如此不给人留面子的严厉批评,势必触痛某些官员———即便确实没尽到责任甚至是违法,一些人也要保全自己的面子,不允许别人批评。
    
    与之相对应,给人留面子尤其是给官员留面子,则是由来已久的“潜规则”,所以我们见到的批评通常是“温良恭俭让”的,不是直接点名,而是以“某地”、“某官员”代指;不是深入剖析,而是一语带过;不是严厉问责,而是令其自查自纠……张保庆是副部级的高级官员,而且他在教育系统素以“敢说、敢做”而闻名,即便如此,他也要以“反正我也要退了”作为批评的后盾,这难道不值得我们深思吗?
    
    由此我想,那些年纪尚轻、离退休尚远的官员,又靠什么来勇于进行批评、说真话呢?“我们也不愿得罪人,我们是迫不得已”,这似乎告诉我们,教育部在此之前已跟有关方面私下交流过了,但人家并不买账。以教育部之尊都如此无奈,又何况其他?
    
    当然,不应该忽视的是,张保庆的批评马上产生威慑力,被点名的海南、宁夏等地方或立刻行动起来,或进行反省,这说明批评与真话的威力还是很大的,让公众与官员勇于进行批评、敢于说真话更是极有必要的。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侯若石教授点名批评吴敬琏、厉以宁和张维迎
  • 北大教授贺卫方就停招硕士生事答批评者
  • 美国能否批评?
  • 徐沛:谁属民运阵营?—批评不是不可!
  • 警匪勾结,只需“批评教育”?
  • 爱因斯坦批评专业教育
  • 批评中共政府和再次敦促胡锦涛面对“中华民国”
  • 爱因斯坦的批评(图)
  • 汉心:对中国发展主义的另类批评
  • 刘飞跃:就“看病贵”给卫生部和国家发改委的批评信
  • 东海一枭:非健康的批评
  • 东海一枭:只要同归,何妨殊途—对学渊先生批评的回应
  • 纪念苏珊·桑塔格:批评家的重点所在 (图)
  • 王希哲:坚决否定“民族自决”提纲 (批评高寒)
  • 王希哲关于黄花岗杂志本期《黄花岗千古,王炳章万难》的批评意见
  • 晨海:萨达姆又在中国热一回,也许是最后一回?----国内人民再次公开批评中共媒体的虚伪
  • 徐沛:批评与自我批评— 献给网民
  • 高寒:旗帜鲜明地批评偏安心态,力促台湾与民运结盟
  • 海壁:对郑义台湾观点的批评
  • 公众批评医疗内部检查
  • VOA听众批评中国人权状况
  • 教育部批评天津等省份执行国家助学贷款政策不力
  • 省委书记批评官员不谋事只谋官
  • 高校门虽开,费“坎”高 老百姓批评达高潮(图)
  • 医学专家批评:中共控制禽流感研究
  • 中国批评美众议院中海油问题上政治化(图)
  • 中国官场屡传买凶杀人:中宣部掩耳盗铃惹批评
  • 青藏铁路遭藏人批评投诉
  • 美批评中国未妥善安置北韩难民
  • 大陆网民批评官员充斥首届劳模候选人
  • 西方学者批评中国控制互联网(图)
  • 王胜俊要求政法机关正确对待舆论监督和批评报道
  • 北京回击对反分裂法批评(图)
  • 李德水批评地方官员虚报GDP
  • 新华社报章批评官员迷信引来政治联想
  • 中国人权人士批评中国人权记录
  • 联合国批评中国大陆司法制度专断
  • 中共党报批评「一把手有绝对真理」
  • 读者批评博讯「中国高校第一冤案」 的说法不实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