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致命”系列三大悬疑揭秘之一——炸沉钓鱼岛?
(博讯2005年9月04日)
    (转贴自强国论坛)

    杨恒均的三本政治间谍小说(《致命弱点》、《致命武器》和《致命追杀》)在网上搞得纷纷扬扬,朋友推荐了两次,我都没有看,除了相信中国作家写不出什么像样的政治间谍小说外,主要是不习惯爬在屏幕上看,打印出来的费用则远远超过了买正版书。我是想等出版了再买(不过转念一想,国内能出版的“政治间谍小说”还是不买为妙,估计和单位举办的“国家安全学习”没有多少出入),后来发现迟迟没有出版,这才慢慢有点兴趣。抽空断断续续读了一些,也看了好几篇强国论坛上的评论,大多是褒扬的,有些我也有同感。不过,这里没有必要多此一举或者锦上添花。在揭示我的三大惊人发现之前,出于对作者的爱护,提点意见,或者说批评。

     杨恒均小说的特点是介于文学和流行小说之间,有深刻的东西如思想思潮和对中国过去现在和未来的看法和认识,更多的是对情报部门、间谍性格和他们内心世界的揭秘。在网上,这被说成是作者的特点。然而,我要泼冷水的正好是这一特点,因为我觉得在某种程度上,这特点也是缺点。因为这种介乎纯文学和流行小说之间的文体在很多情况下是“两不像”,致使读者群特性模糊,作者也就难以获得任何一方的认同。纯文学或者不厌其烦传播“大道理”的阳春白雪自然有人捧场,而那些以离奇和惊悚吸引人的“下里巴人”也会有很多人喝彩,然而,要让这两拨人交叉欣赏,就比较困难了。 (博讯 boxun.com)

    当然这是一家之见,本人对“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都无甚研究,倒是从杨恒均三本小说中发现了迄今为止网上并无人提出的让人惊悚的三大悬疑,在我大惑不解的时候,我请教了国内外有门路的朋友,其中包括国家安全部的朋友。本人不是为难作者,更不是无事找事,或者造谣生事,只是本着文学批评和密码解读的态度,公布我的发现。

    第一大悬疑:炸沉钓鱼岛?

    在杨恒均的“致命”系列第三本《致命追杀》里,有一段国家安全部部长布置特工去炸毁钓鱼岛的情节。这段文字相当详细,然而,我却看出了不协调。虽然杨恒均的小说中有很多信息,而且比较庞杂,然而,他还算是熟练的写手。本着“如果在第一幕的墙上挂一支枪,那么后面的某一幕里就一定要用一次这支枪”的原则,作者基本上都能前后呼应、自圆其说,有些呼应竟然垮了三本书(例如“我是谁”——书中主角第六号情报员的身份问题),可是,在涉及到这一段“炸沉钓鱼岛”时,作者似乎忘记了。我想大家都发现这一段有些莫名其妙,至少是有些不协调。

    可是,这一情况在我反复思考和深入研究后有了新发现,并不是说我对作者的写作有新的看法,而是我发现了我的三大悬疑之一:作者是别有用心的!

    杨恒均的书是描写当代的政治间谍小说,换句话说,也就是写国家政治、写社会现实和目前的中外关系的。作者在贴出《致命追杀》时(今年四月十八日开始张贴,六月四日贴完最后一张,这里隐含的意义是不是可以这样概括:从生到死——注意,书中的主角第六号情报员的生日是四月十八日,几乎每一本书里都有特别的提示,而六月四日就不用说了,作者某个部分也许在这一日死掉了,另外一部份获得了重生),这段时间也正好是中国反日浪潮轰轰烈烈的时候,全国人民都躁动了,多个城市市民上街等等。对此现象,一个以写现实著称的作者不可能视而不见,这可能是作者突然插进这么一段“突兀”内容的主要原因。

    那么,这一段本身到底有什么意义呢?我的消息来源给我讲了一个离奇的故事,我只是半信半疑。他说的内容和杨恒均书中的那个插曲如出一辙:中国政府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曾经考虑向日本提议:炸沉钓鱼岛——而这一决策直接来自毛主席和周恩来,当事商量此事时名为外交部官员实际为情报部副部长的熊向辉在场。

    事情发生在中日邦交正常化之前,当时中国的海军力量微乎其微,而钓鱼岛基本上都在美国控制之下(或者美军控制的日本和台湾势力下),毛主席和周恩来高瞻远瞩,清楚这些岛屿毫无开发价值,但他们附近的水域却是无边的宝藏(按照国际法,拥有岛屿就拥有岛屿周围的海域和经济区)。按照当时的情况,中国很难把这些岛屿据为己有,日本甚至已经有一些“移民”在上面(当然是假的)。毛主席和周恩来曾经考虑要从中日邦交正常化出发,把岛屿炸沉。当时,前苏联和美国分别暗中提出要用核子武器对付中国,任何东西都可能成为他们的借口。然而,毛和周的这一意思并没有正式传递到日本,而是预先暗示了,结果日本非常不安,经过再三考虑,坚决拒绝了。日本甚至稍微调整了自己的态度,决定放低姿态,搁置争议,不提钓鱼岛,双方最终达成邦交正常化。

    这里面隐藏着什么密码呢?朋友所讲和杨恒均所讲一样,好像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只是泄漏了一些早就过时的秘密而已。其实不然,大家不妨拿一张地图放在面前,更容易理解我后面的话。

    前面所说,钓鱼岛等大小岛屿本身没有什么开发价值,但附近水域却是未来两国的经济命脉。钓鱼岛,无论从纯粹的地理位置——远近距离,还是从地形走势——它们是我国台湾岛东北山脉的海底延伸部分,可以毫不犹豫地说,绝对属于中国。然而,问题是,近百年中国积弱,朝廷腐败,军阀和国共内斗,都无暇顾及海域,而日本却偷偷搞了不少小动作,例如假“移民”;把那些平时涨潮时淹没到水下的岛屿人为垫高,再插上日本太阳旗照相留影等等。从这些方面来看,对我们很不利,而且,我们的海军真要是在海上和日本较量,(二十年前)也绝不是有美帝支持的日本的对手。于是,中国迂回提出要炸沉钓鱼岛。炸沉钓鱼岛后,大家再拿地图一看就明白了,那块海域不但更靠近中国的台湾陆地,而且,几乎就是我东海的一部份,而且没有岛屿了,今后大家都要放开眼光了,这一放,也就是多少年后,那时,中国的海军将肯定超过日本。日本当然知道我们“用心险恶”,连忙拒绝了,为此还匆匆邦交正常化(日本属于西方阵营最早承认中国政府的国家之一)。

    朋友所讲和杨恒均书中的插曲所讲几乎一样,说实话,重复一遍好像也没有多大帮助,从杨恒均书中透露的情况看,他在内部的级别可能并不比我朋友底。让我“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是韩国政府突然解密的外交文件。三天前,也就是2005年8月26日,韩国外交通商部公布了上世纪60年代的数万页解密文件,披露了当时韩国外交领域的诸多内幕。其中,让我震惊的是,1965年韩国和日本在实现关系正常化的谈判中,日本曾经向韩国私下提出建议,炸沉两国边界地区存在的争议岛屿,其中主要是独岛(日本称“竹岛”)。日本认为,炸沉后,两国就不会为了这些岛屿争论不休了,两国建交的障碍也就不存在了。但这一提议遭到韩国政府的严词拒绝(此内容见韩国政府公布的解密文件)。

    这里必须提醒一点,韩国政府解密这些文件前,也就是8月26日前,没有任何消息泄露出来。而这个听起来如此熟悉的外交事件却正是杨恒均在三个月前就通过小说贴出来的,只是国家换了,岛屿换了,怎么回事?

    当然,日本在这两起“炸沉”岛屿的事件中一个被动一个主动,一个拒绝炸一个却要求炸,我想,这就是事情的症结所在。大家看看两个岛屿的地理位置、现状以及开发情况就清楚了。炸沉独岛(竹岛),对日本有利,而且在可见的将来,韩国的海军也根本无法和日本抗衡。而炸沉钓鱼岛,则肯定对中国有利,这一点前面已经分析过。

    由于时间的模糊,以及涉及中日的外交文件并没有解密,所以无法知道日本提出炸沉岛屿是从中国的提议中得到启示呢,还是中国从日本向韩国提出的建议中得到启发。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即使到了今天,中国的海军有了一定的力量,钓鱼岛对于中国仍然是“屁股上的痛”(pain in ass),对外,中国仍然没有足够的海军力量保卫钓鱼岛,而且开发起来有困难;对内,钓鱼岛随时成为人民抗议政府无能的导火线——而抓着这个导火线引擎的竟然是美国控制下的日本——日本可以在适当时机挑衅中国已激起人民对政府无能的愤恨。而且,最主要的是,日本等公司已经具备开发附近海域的能力,中国却没有这个能力(或者成本太高),中国原本就主张“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日本却不愿意,他们认为以中国目前的技术无法开发钓鱼岛海域的资源,那么凭什么要共同开发?这也就是中国在钓鱼岛问题上的困境。就在这个时候,杨恒均抛出了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毛主席和周恩来秘密商讨过的“炸沉钓鱼岛”的密事,不能不耐人寻味。

    杨恒均的小说确实是借小说揭露现实,试图展示中国的过去现在和将来,但作者在书中却处处透露出一些秘密,同下面将要讲到的两个“悬疑”结合起来可以看出,作者从某种程度上是在为国家代言,或者以小说的形式说出国家安全部某些人想说却不便说出的观点和看法。

    作者的这种复杂性到底是怎么产生的?是带着国家安全部的任务,在海外制造舆论?——这样说肯定有很多人同意,因为作者的第一本小说正是讽刺美国从政治目的出发玩弄“抓中国间谍游戏”的。然而,作者三本书中,一本比一本更加“旗帜鲜明”地反对专制,反对一党专制,支持民主政治,主张监督权力,我想,那个政府不可能利用这个就算不是“挖自己的坟墓”也肯定是“挖自己墙脚”的笔杆子来放言。

    那么到底是怎么回事?等我分析我的另外两个更加惊悚的发现,然后看看是否可以找到令大家满意的答案。

    未完待续。未名转贴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