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胡同与国学(图)
(博讯2005年9月03日)
    
    当年章太炎先生给国学的定义是:一国固有之学。那么这个固有之学的源头在那里?依笔者的看法,这个源头应该从周公制礼做乐、开创“礼乐文明”开始。遗憾的是,我们读历史,读着读着,发现“礼乐文明”这几个字,只剩下礼,而不见乐了。再到后来,含有感情的“礼”,又被缺乏感情的“理”所取代了。这的确是我们的“固有之学”的两次大退化。于是,祖先的“好经”,被一代又一代的后人越念越歪了,传统的路也越走越狭窄,到了五四运动,反传统的巨大能量终于史无前例地喷发出来。
    
    实际上,五四运动那一代人所反的,正是这个被扭曲的传统“理教”,原本的传统的光明大道,被走成了越走越狭窄的小胡同,甚至是死胡同,这怎么可能不产生五四运动?
    
    说老实话,搁谁在那个时代,他都有拆了这个死胡同的想法,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本来的“大道之行也”,走成了“胡同之行也”,你说这种状态谁能受的了?况且国门一开,洋风东进,国人外出,到外国的“大道”上观光一圈回来,再看这种僵化的“胡同感觉”,憋气、窝心,就是很正常的心理反应。
    
    
    胡同与国学
    由此,就产生了两种错觉。
    
    一种错觉以为“胡同感觉”就是全部的中国文化,从五千年前的祖宗到今天,中国人一直在走胡同,没有大道,更没走过阳关大道。所以,必须全盘否定这种胡同文化,接受“洋观大道”的文化。只有“洋观大道”,才是中国人要走的“阳关大道”。
    
    另一种错觉是:胡同怎么啦?这是咱的命脉,是咱们安身立命的街道,咱祖祖辈辈都在这胡同里生存,谁要动胡同、拆胡同,那就是太岁头上动土。
    
    其实这两种想法都可以理解,尤其是后一种想法,故土情深,故园情深,这都是人性中的优秀品质。但有一点,如果以为历代祖先都是在这条胡同里过来的,说不好听点儿,都是胡同串子,这也不符合真实的情况。
    
    
    胡同与国学


    看来祖先的本来面貌,和后人心中的祖先形象有着相当大的差距。打个比方,祖先原本的形象是兵马俑那样的,可是到了有些传统继承者手里,却变成了泥人张捏的面人儿那个模样(咱这里可没有说泥人张不好的意思)。传统继承到这个份儿上,已经不是传统的问题,而是传承者的问题了。你把“大道之行也”变成了“胡同之行也”,也难怪人气不旺。这么窄的一条胡同,人头攒动,怨声载道,实在是正常不过的事。
    
    所以,今天“国学”要做的事情,首先还是要还祖先以本来面目。因为这个“胡同之行也”并不是咱们祖先原来的想法。更要好好反省后人是怎么把“大道之行也”走成了“胡同之行也”。作为大禹的后代,是怎样丢了大禹的想法和作为,又重蹈了鲧的覆辙,处处封堵,把个好端端的阳关大道越走越窄。这段“国学史”的反省,应该是今日国学的一门重要功课。
    
    还祖先的阳关大道以本来面目,进而发现,这个阳关大道和“洋观大道”在人性的本质上是贯通的。这正是我们今天的国学要做的工作。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五四运动行将百年时候,对一百年前的先人,并由此上溯到几千年前的历代先人,都有一个妥善的交代。
    
    
    
    中新网 足三里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谢选骏: 基督教与中国文化
  • 谢选骏: 传统与现实----我写《空寂的神殿:中国文化之源》
  • 飞虎队:论中国文化的反人性本质
  • 论中国文化的反人性本质/飞虎队
  • 苏立群致中国文化教育界及青年的一封信
  • 中国文化被西方文化毁灭殆尽
  • 张雁:驳袁红冰《召唤中国文化复兴运动》一文
  • 袁红冰: 召唤中国文化复兴运动
  • 朱大可:20年中国文化撒娇史
  • 中国文化中的流亡意识
  • 丘宏达:依中国文化传统析论三民主义、共产主义与中国现代化
  • 陈劲松:中国文化产业──犹抱琵琶半遮面
  • 黄花岗杂志为中国文化敬告世界人士宣言
  • 评苏三中国文化起源的猜想-证明不了的大假设
  • 牛耕:中国文化与历史上的先进与落后
  • 李扬:中共是中国文化的掘墓人
  • 胡祈评论:中国文化的反民主反法治反科学性
  • 一个70年代人眼中的中国文化事件
  • “钢铁之心”激怒中国文化部
  • 李亚蓉:中国文化界怎能黑到这个程度?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