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国学复兴的正当性/冼岩
(博讯2005年9月02日)
     [冼岩投稿]

    自5月29日人大校长纪宝成向媒体宣布人大组建国内高校首个国学院以来,“国学”即成为学术界及公共舆论关注、争论的焦点。

     当前国学界对国学蕴涵有两种观点。一种认为,国学主要是一种学术知识体系,它包括诸子百家等传统文化,儒学只是其中一个单元,虽然是很重要的单元;实际参与人大国学院运作的学者多持此一观点。另一种观点认为,国学主要是一种精神文化体系,虽然诸子百家均在其中,但它有自己特定的价值取向,这种价值取向以儒学为核心;此观点的代表人物是蒋庆、陈明。 (博讯 boxun.com)

    上述第二种观点要求儒家在国学体系中占据核心主导位置,但是,从学术精神价值来看,传统文化中诸子百家各有其长,至少儒、佛、道三家难分轩桎,法、兵、医诸家也各擅胜长。儒家在历史上的显赫地位主要是政治权力赋予的,由于儒家在政治层面具有特殊的稳定功效,因此被历代政权赋予道统正位。

    虽然在当下自由派知识分子中也不乏有人支持国学,但历次抨击、非难国学的声音大多来自自由派阵营,其理据也主要源于自由主义思想库;在争论中反对之声最高的袁伟时,被一些人尊为南方自由派的领袖人物。因此,人大彭永捷提出了“自由主义者为何频频狙击儒学?”的质问。对国学尤其是儒家复兴持批评态度的人有一认识误区,以为国学复兴即主张原封不动回到古代,原汁原样的礼教又要复辟。实际上,除极个别原教旨主义者外,国学界大都主张依据现代性改造国学,使其符合新的时代需要。在现代市场社会,国学派主流应与“言必称圣人”的原教旨主义划清界限,否则难有真正的复兴、壮大,这不仅仅是因为原教旨主义会增加外部阻力,更因为它还会阻挠国学内部的现代化改造。 儒家特殊的政治稳定功能决定了儒家复兴在当代有着特殊意义,但是,国学没必要与儒学重合。笔者赞成上述第一种国学观,国学可以保持一种更开放的结构。即使国学不以儒家为核心价值取向,它仍然是中国的,它在世界文化中仍然是独特的、可以被区别开来,它仍然有自己独有的精神文化元素。只是这样一种开放体系,未必表现为严谨的结构性,而可能表现为内含多元的非线性特征,这又有什么不好?国学为什么一定要成为一件结构主义的作品?它应该更宏大、更包容,才能有更好的适应性与生命力。

    最近发生的“郑家栋事件”,并没有令国学或儒家蒙羞,否则,世界上所有的学问、学说早就应该羞得抬不起头。真正不带观念或利益偏执的学者都会支持当前的国学复兴,理由很简单,在这个现代性充斥的时代,国学及儒家的精神元素,所剩已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人之道,损不足而补有余;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

    --原载《读书时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超级女声VS民主政治/冼岩
  • 中国房市价格为什么居高不下?/冼岩
  • 中国舆论监督的双重困境/冼岩
  • 从张维迎声称“与顾雏军不熟”谈起/冼岩
  • 李敖凶于狼,冼岩恶于小狗/刘越
  • 如何解读朱成虎讲话?/冼岩
  • 自由派精英只是纸老虎/冼岩
  • 对知识精英反体制言论的风险评估/冼岩
  • 海壁:驳冼岩——背叛民族主义的败类
  • 朱成虎为什么遭自由派精英围攻?/冼岩
  • 人民币升值背后的政治力学/冼岩
  • 外资推动中国经济增长之谜/冼岩
  • 从央视对黄延秋背负飞行事件的分析看伪科学的意识形态功能/冼岩
  • 从朝核六方会谈透视当下国际政治运作机制/冼岩
  • 对自由主义“基要派”的利益分析/冼岩
  • 网络匿名造就思想繁荣/冼岩
  • 冼岩,你会步烟波渔者的后尘吗?/知变
  • 朱成虎将军放言“核攻”的话外玄机/冼岩
  • 美国之上还有人类在--回应朱学勤教授/冼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