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秦始皇与矿难
(博讯2005年9月02日)
    在中国的历史上的众多帝王中,秦始皇是位举足轻重的皇帝,他的一生毁誉参半,有两件事对中国的历史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一是统一六国,结束了各诸侯国长期割据争霸的局面,建立了中央集权制的封建大帝国;二是统一思想,对包括儒家等异见分子进行残酷的镇压,焚毁许多他认为不利于自己统治的诸子百家的书籍,坑杀了四百多个儒生及异见分子。这就是著名的“焚书坑儒”事件,开了对知识分子和异见分子的镇压和迫害的先河,使他的名字和帝国成了“暴君”、“暴政”的代名词。
    
     如果说秦始皇坑杀儒生的暴虐早已成为历史的话,那么在二十世纪的今天,还有一种另类的“暴虐”在延续。 (博讯 boxun.com)

    
    昨天我从电视新闻上得知8月7日广东兴宁市黄槐镇大兴煤矿又发生透水事故,有103名矿工被困井下(因为就在上月的11日,同在兴宁市的罗岗镇福胜煤矿就发生过煤矿透水事故,导致16人被困死亡的惨剧),事发后,尽管当局已马上组织全力救援,但到今晨为止,还没有救出一个人来,看来这次的矿难也是凶多吉少了。
    
    矿难——又是矿难!看着报纸的报道,我感觉到字里行间滴着矿工们的汗水和血泪浮现着那一张张充满无奈、恐惧、悲愤和绝望,垂死前的拼命挣扎而产生扭曲变形的矿工脸孔,他们是被活埋在矿井里的,多么悲惨啊!这让我想到秦朝暴政时的“焚书坑儒”,秦始皇是为了巩固自己的政权而活埋那些所谓危及他的统治的知识分子,但两千多年后的今天,我们人民共和国的煤矿却成了活埋矿工的坟墓,在不断地吞噬着矿工的生命,虽然这是完全不同性质的两个事件,但在害人的形式上是一脉相承的,这是多么可悲和令人心寒啊!
    如果说当年秦始皇是为了巩固新成立的国家政权而不得不对儒生们实行“阶级专政”,还可得到人们的理解,那现在所发生的一切,则体现了利益集团为了追求利益的最大化而视人命如草芥的冷血、麻木。煤矿里,那沉闷的爆炸声将他们的心灵敲击得更加冰冷和麻木;那刺鼻的瓦斯把他们的心熏染得比煤炭还要乌黑,近几年,我国的矿难频繁不断,伤亡人数急剧上升,据国家国家安监总局6月16日公布的数字:2005年头5五个月,死于矿难的人数就有2187人,比去年同期上升近10%。中国的煤炭产量占世界的煤炭产量的35%,而矿工的死亡人数却占世界的80%,这个死亡率是南非的30倍,是美国的100倍,这些触目惊心的数字,足以说明我国的煤矿开采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行业,甚至比到危机四伏、战火纷飞的伊拉克去战斗还要危险。这简直可以说是我们的耻辱,由此可见我们的政府及职能部门是多么无能。
    也许有人会说,因为发生矿难而说政府无能,未免过于偏激。但你想过没有,到底为什么我们的矿工老是被活埋?今后,我们还有多少矿工会随时“壮烈牺牲”?其实,政府面对不断发生的灾难,也不是说对此视而不见,充耳不闻。据有关官员透露,自十六大以来,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等中央领导人对有关安全生产的重要批示就不下八九十个及一百二十多条,国家在改善安全生产方面的投入增加了40亿人民币。记得今年新年伊始,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还到山西铜川陈家山煤矿看望矿难遇难矿工家属,向遇难者敬献了花圈,看到总理为遇难者潸然泪下的情景,听到他连声的 “我来晚了!”的自责,那份亲民爱民的之情溢于言表,令不少人感动不已。然而,在巨大的利益驱使下,那些禁令、文件对于矿主不断膨胀的欲望来说,简直是螳臂当车,总理那满眶的热泪扑不灭矿难中的熊熊烈火;总理的款款亲情驱散不了那浓烈的瓦斯,矿难还在不停地发生,矿工还在不停地伤亡,矿主的利润还在不停地增长。
    
    在事故发生后,省委书记张德江和国家安全生产监督局局长李毅中等领导连忙赶赴现场,指挥救援工作,张德江说:“要用铁的手段遏制安全事故!” ——多么严厉强硬的语气,简直是斩钉截铁、掷地有声;李毅中说:“这是一起典型的‘矿主赚钱、矿工受难、政府买单’的恶性安全生产事故。” ——多么震惊、愤怒的话语,不过都是老调重弹,对那些利益集团来讲,是没有多大的震慑力的。君不见每次矿难发生后,都是毫无例外地停产整顿,安全检查,赔偿损失,追究责任,然后不知何时又恢复生产。我相信这次也不例外。很明显,每当停业整顿,其煤炭的价格就马上飙升,造成许多行业的生产资料成本升高,这样就刺激了矿主们对煤矿的开采欲望,竞相加大产量来压抑煤炭的价格,又形成新一轮的矿难的发生,因此,整个煤矿业陷入了“矿难——停业整顿——煤炭减产,价格升高——新一轮的开采——新的矿难”这样一个灾难怪圈里,难以自拔。
    
    另外《羊城晚报》还有耐人寻味的报道:“调查显示,该起事故完全是由黑心矿主造成的特大安全生产事故。首先,该矿山“证照不齐”,缺少工商营业执照、国土资源部门的采矿许可证等必备证照,属于典型的违法经营;其次,该矿山在7月14日兴宁罗岗镇发生一起煤矿透水事故、省政府要求当地煤矿全部停业整顿的情况下,仍严重违规经营,多名工人及其家属向调查组反映指出,矿山在7月14日后并没有完全停产,最终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人们不禁要问,早在上月的十一日,也是在兴宁市,罗岗镇的福胜煤矿就发生过矿井透水,造成16人死亡的事故,当时省政府已下令该市的煤矿全部停产整顿,为何事隔还没到一个月,就发生了这起令人震惊的特大矿难?矿主们为何置政府的禁令不顾,对政府的禁令视若无睹,充耳不闻,照样有恃无恐、我行我素地开工?这起事故中,当地政府在扮演着一个什么样的角色?该矿的安全生产许可证是如何审核批发的?为什么……唉!太多疑问了,这所有的一切,可以用八个字来概括:利欲熏心,唯利是图。
    
    在现代社会中,能源的供给成为各行业发展的龙头,是经济发展的重中之重,加上能源是属于不可再生的资源,这几年,其价格更是随着经济的发展而一路攀升。作为能源之一的煤炭,自然成为众人疯狂争抢的蛋糕。矿主们都明白,谁先采谁先得利,他们眼里,煤炭就是金子,唯恐自己的份额减少或被人占去。加上煤炭的开采和石油、天然气等能源不同,它不需要很庞大很精密的设备,以及技术,仅靠一些小型的挖掘机械就可以开采,甚至背个背篓,扛把镢头进洞就可以像愚公移山那样地进行挖掘,目前很多小型煤矿都是以人力为主进行开采,而在劳动力方面,那更是取之不绝,用之不尽,“咱们工人有力量!”这首在上个世纪曾经体现工人阶级地位的歌曲,现在已变成了廉价劳动力的价值体现,在今天,工人阶级早已沦落为贫困阶层,是廉价劳动力的高尚称呼。这样低的行业门槛,使得各种大中小煤窑像烂漫的山花一样开遍全国,光是乡镇小煤窑就不下30000个,这些乡镇小煤矿占全国煤矿总数的90%,且技术落后,设施简陋,更遑论矿工的安全设备,甚至有不少是证照不全,非法开采的。因此,尽管矿难频繁,但丰厚的利润令他们良心泯灭、罔顾矿工生命,铤而走险地加紧对煤资源炭的攫取。
    
    面对这样的局面,当地政府根本无力控制,因为首先,煤炭产业是当地GDP的主要组成部分,也就是财政收入的重要来源;其次,矿主们为了取得矿业的经营权,以投身到这场“轰轰烈烈”的抢煤运动中去,必然使尽浑身解数,不择手段地来贿赂有关官员;第三,这众多的煤矿企业是当地官员的政绩体现。如此一来,政府和矿主就牢牢地融合为一个利益团体,难以分离。官商结合,钱权交易的腐败就成为利益集团获取利润的捷径。
    在这个行业中,利益集团的最大阻力就是来自中央的各种禁令文件,不过对利益集团来讲,你有你的法规禁令,我有我的潜规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就成了所有矿主和地方利益集团的运作法宝。在这场中央政府与矿主及地方政府(利益集团)的博弈中,赢家往往是后者。
    
    据报道,兴宁有不少像大兴、福胜这样的私矿,经过长期疯狂的乱开滥采,我相信很多地方的地下都已被挖掘得像蜂窝一般,全都是纵横交错的坑洞,使整个自然生态遭受严重的毁坏,这次的透水事件是大自然向人类进行报复的结果。由此看来,如果不从机制上彻底改革及完善,没有切实有效的安全生产措施和强有力的生产安全监控,不提高矿工的地位(包括政治和经济地位),矿难将永无休止,矿工将继续在阎王殿旁边工作,随时会成为阎王爷的座上客,并可能在地壳运动的作用下,在若干年后将连同其他物质一起变成了煤炭。
    
    呜呼!矿难如斯,我相信连暴虐的秦始皇在九泉之下也自叹弗如。
    
    写于2005.8.10.
    
    注:经有关部门的全面核对,证实共有123名矿工被困井下,到8月12日傍晚七时为止,拯救人员才发现一具矿工的尸体,其余人员还没下落。目前拯救工作还在进行……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晓波:矿难:比黑金和黑心更黑的制度
  • 中国矿难何时了? (图)
  • 中共借矿难打击私营煤矿掠夺民财/林保华
  • 【热点追击】“盛世”景象下的大兴矿难(图)
  • 矿难来了假记者-社会最丑陋、最黑暗、最荒谬的一幕
  • 田晓明:用公民行动来预防矿难
  • 杨天水:又是矿难
  • 中国矿难频发三大原因(图)
  • 独立工会缺位是矿难不断的主要制度原因/华山剑
  • 赵达功:梅州矿难广东哪个副省长要被问责?
  • 杜义龙:瞒报矿难的深层原因
  • 腐败是矿难频发的罪魁祸首/刘健
  • 矿难频发的原因在于资本与权力结盟
  • 矿难在逼问我们每一个人的良知
  • 史正平:矿难的根子,在温家宝!
  • 赵达功:两会期间传来山西吕梁矿难
  • 如此盛世:矿难如麻,人命如草/林保华
  • 从淮北矿难处理看全国矿难为何屡屡发生
  • 胡少江:中、美两国官方矿难记录的对比
  • 山西"七·二"矿难多名瞒报真相者被依法提起公诉
  • 矿难:死亡人数在干部手指间随意抹去
  • 大兴矿难 广东安监局副局长胡建昌等人停职审查(图)
  • 党,国家机关,国企,团体入股投资造矿难
  • 兴宁矿难:请公布七名不负责任专家名单
  • 李毅中:矿难,老板赚票子农民死儿子政府当孝子
  • 兴宁矿难被困矿工生还无望 抢救工作停止(图)
  • 广东兴宁矿难放弃救援:家属悲痛欲绝(图)
  • 广东兴宁矿难因井下出现垮塌暂停抽排水
  • 兴宁矿难:地方政府为何监管不力?
  • 曝矿难河南官员贿赂记者李长春旧部疑参与其事
  • 兴宁矿难背后的经济利益链
  • 广东省级高官为矿难下台:中箭者一定是客家帮 (图)
  • 广东矿难:省级高官涉案金额高达15亿元,将引咎辞职
  • 大公报:中国矿难频发三大原因
  • 兴宁矿难:叶剑英系客家帮政治重伤
  • 矿难挖尸体现场(图)
  • 广东矿难死122 属党系的官商警勾结
  • 广东兴宁矿难救援:发现多具矿工遗体(图)
  • 网络倡议:请为铜川矿难死者降半旗!
  • 太原一煤矿矿难致5人死亡 事后矿方将尸体藏匿 (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