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惊人秘闻:政治局决定走纳粹德国的民族社会主义道路
(博讯2005年8月23日)
    朱成虎毁灭论以后,现在大家都在议论中共走什么道路问题。近来我在论坛偶然发现一篇有价值文章,现转贴如下。

    政治局怎样“探求兴衰定律”? 官方报道首度泄露中共惊人机密

     一,第九次政治局学习会露机密 (博讯 boxun.com)

    多年来,全世界都在争论一个重大的问题:中共现在搞的到底是什么主义?中国在中共“领导下”究竟在走什么道路? 中共自己在公开场合中,始终坚持一个永恒不变的说法:我们搞的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而外部的人们则嘲笑说,你们不是在学我们的样子搞资本主义吗?不管你们怎么说,你们这样和平演变下去就好了,经济变革必然会引起政治变革,中国必然会走上民主化的道路。 几乎全世界都在幻想:中国会在中共领导下和平演变为民主国家。连最激进的民运人士也在预言,第五代以后,中共会发生大变革,中国走向民主化。 在这一片幻想中,中共官方报道突然泼来一盆冷水:我们搞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际上是“以国家的力量推动重商主义”。而按照这一思想的创始人何新的解释,这种“以国家的力量推动的重商主义”,就是“民族社会主义”。而这种所谓“民族社会主义”是什么东西呢?原来就是希特勒德国搞过的纳粹主义。

    何以见得?

    《了望东方》周刊2003年12月3日刊登了该刊记者介绍中共政治局第九次集体学习 的报道。报道的标题为“中央探求兴衰定律 钱乘旦教授:中央领导的提问非常敏锐有洞察力”。 人们感兴趣的是,中共领导人是否真的想听听学者们的主意,确定中国该走什么路?但以往经验告诉我们,中共领导人不可能顺着学者们的竿子往上爬。相反,学者们的任务只能是顺着领导人已经树立好的竿子往上爬,为这已经树起来的竿子增加理由。在极权专制的中国,中共领导人不可能没有任何框框地开会听取学者意见,所以会前会後都要讲话定调子。 果然,2003-12-04 11:02:05 新华网报道了记者姜英爽的专访“钱乘旦专访:我在中南海开讲大国历史兴衰”,专访报道中有这么一段: 记:这个讲解的题目是原本就定好的?

    钱:对。题目是确定的,就是“15世纪以来世界主要国家发展历史考察”。

    记:您能不能谈谈准备的情况?

    钱:我们这个课题组实际上一共是3个人,首都师范大学的齐世荣、北京师范大学 的张宏毅教授和我。讲解稿都是由我们一起商量的。 记:在准备的过程中,是不是所有的内容都能达成一致?

    钱:有一?龇锤瓷塘康墓獭5比唬纠矗斓迹┚透艘桓龊艽致缘奶岣伲?具体内容都是我们来商量。这个课题,完全在我们平时的知识领域范围之内,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也觉得,并不是那么难。到底是我们的专业嘛。” 从这段内容可以看出,对于中国该走什么路来兴国,中共领导人已有既定主意,所以才给学者们规定了一个讲课提纲,让他们来充实。 所以,从这次的讲课主线及主导精神,就可以判断出中共领导人的兴国既定方针。 这次学习会贯穿的兴国主导精神是什么?是否是人们所期盼的民主化?人们有理由对这次学习会抱有这种期盼,因为民主化是世界主要强国的必经之路。 但是事实却相反。

    对于这次学习会贯穿的兴国主导精神,据亚洲时报曾慧燕从《了望东方》得到消息说,“到底政治局委员们领略了甚麽,由於事涉国家机密,钱教授不允透露”。但我们可以从新华社及其旗下周刊的两次专访中,窥探到。 在上述《了望东方》报道中钱乘旦是这样透露的。

    “中国从中究竟应领悟到什么经验或教训?

    钱乘旦对《了望东方》说:

    其一,一个国家要强盛,统一的民族国家是前提。做不到这一点,不要说强盛,连生存都有问题。 其二,以国家的力量推动重商主义,是富强的一个重要方式。

    其叁,现代化的道路有多种模式。 ”

    关于这一主导精神,在另一次专访,上述记者姜英爽的专访中, 钱教授再次重复 提到。 “记:你们还着重讲述了国家统一和“重商”的问题。

    钱:任何国家想要发展,都要有一个统一的国家、非常有力的政府、安定的社会环境,这是一个共通的地方。至于早期的几个国家,就是因为执行了重商主义的政策,从而把握了当时的潮流和趋势。” 一般人不会注意,这寥寥数语事实上是勾画出了中共既定的纳粹主义兴国路线。看看提出这一纳粹主义路线的中共战略学家何新是怎样阐述这一兴国路线,就知道了。 翻开何新的《新国家主义经济观》,可以看到,这次政治局学习会的这叁个要点早有阐述,重点就是围绕“重商主义”。

    二,在何新“重商主义”口号下的中共纳粹主义

    何新写道:“‘重商主义’这个传统的习惯名称很容易使人认为它只是关于‘商业’(流通)的理论。。。。。似乎这个学派只关心商业贸易问题。。。。。。中国经济学界从来没有理解真正的重商主义理论。”(P 209 )“与经济自由主义截然不同。。。。。重商主义则具有条约明确的政治目标 -- 致本国于富强。它不是为个人服务,而是为国家服务。”(P 213 )“重商主义的政策取向,实际上就是经济的民族主义,或者说是民族主义的国家经济方针。”( P 212 ) “重商主义是工业资本主义形成期的代表性经济政策和理论。它的总目标是:

    (1)建立强大的中央集权制国家,在国家政权保护下。。。。谋取本国商业和产 业的最大利益。 (2)市场保护的主要手段是关税制度和国际贸易的垄断管理制度。” (P 222 ) 也就是说,在何新眼里,重商主义就是经济方面的国家主义:以对抗发达国家为宗旨,本民族利益至高无上,国家强大而不是民众的利益至高无上,国家干预手段至高无上,中央集权制至高无上。 而且,在何新眼里,重商主义就是民族社会主义,即纳粹主义。

    请看书中第229页:

    “记者:你怎样评价重商主义与社会主义有关联这个奇怪现象?

    何新:20世纪的社会主义,如苏俄社会主义,中国社会主义,还有其它东方国家的社会主义,都不是马克思所设想的在资本主义生产力高度发达的基础上建立的,是一种建立在不发达的经济基础上的社会主义,实质上是一种前工业文明的民族社会主义。” 再看看第246页:

    “存在于20世纪现实中的社会主义制度,乃是落后的农业国以国有制的形式,将国家经济政治力量,集合为一个强大聚合体,使之对抗先进的资本主义工业强国的一种有效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组织形态。 换句话说,20世纪的社会主义,实际上是以民族社会主义的形态,实施重商主义的国家垄断和保护主义政策,在落后国家中快速推进工业化的一种特殊历史选择。” 这些文字清楚表明,何新认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根本就不是马克思主义概念中的社会主义,而只是对抗西方民主国家的国家主义“社会组织形态”。

    何新为什么要给这种“社会组织形态”戴上“民族社会主义”这顶帽子?何新博览群书,他绝对不会不知道,“民族社会主义”或“国家社会主义”是上世纪纳粹德国纳粹主义的专用名词。(德文的民族社会主义就是Nationalsozialistische,它的德文缩写为“Nazi”,中文译为“纳粹”。)何新高举“民族社会主义”(即纳粹主义)这面旗帜就是为了使中国走当年德国的纳粹道路。 确实,何新在上面总结而歌颂的的重商主义特点,也就是纳粹主义的基本特点。

    (1)心怀对发达的民主国家的深仇大恨而与之对抗。何新认为,中国的现代化发 展,归根结蒂对西方社会不利,所以中国的发展和兴盛,必然伴随着同西方国家的拼死斗争。从这个根本观点出发,他认为,西方与中共国的经济合作,都是存心不良、不怀好意的:WTO 是西方加害中共国的圈套,所以加入WTO “不是最好的选择”;西方经济界对中共国经济改革的建议,都是要毒死共产国的“蒸鹅”,是推动中共国崩溃的狠毒伎俩。所以何新在“九十年代中国国际态势”一文中写道:美国对中国“必置于死地而后已。。。。。美国将加速颠覆中国经济、制造中国内乱、最终分裂和瓦解中国,这是美国密而不宣的既定国策”。为此,何新在希特勒鼓吹“把独立自尊、英勇自负和同仇敌忾的精神注入我民族”(见“我的奋斗”)的基础上,进一步拔高为:“我国应开动宣传机器,在中国人民中揭露美国志在灭亡中国的意图,培养全国人民的敌忾心理”。 (2)与一般民主国家把民众利益置于最高地位不同,何新鼓吹的重商主义和德国 纳粹主义都是把人民的利益置于国家政权的利益之下。 (3)与一般民主国家中自由经济理念不同,何新鼓吹的重商主义和德国纳粹主义 都主张把国家主义的干预放在经济首位。 (4)与一般民主国家的联邦主义民主理念不同,何新鼓吹的重商主义和德国纳粹 主义都极力主张中央集权制。 (5)与现代民主国家主张把各国共同利益放在首位不同,何新鼓吹的重商主义和 德国纳粹主义都把本民?謇娣钗粮呶奚稀OL乩赵谝痪哦暌淮窝萁仓新?到什么是他说的“社会主义”即“纳粹”时,下过如下的论断:“任何人只要准备以民族事业为己任,再没有高出民族利益之理想;任何人只要了解我国伟大的国歌‘德意志高于一切’的意思是,在自己心目中世界上再没有东西高于德国、德国人民和德国土地,这样的人就是社会主义者。”

    叁,在“现代化道路的多种模式”口号下的纳粹德国模式

    《了望东方》专访中这样写道:

    “其叁,现代化的道路有多种模式。

    钱教授对这一点作了阐述:在经济发展方面有英、美、法的“自由经济”模式,有德国的“统制经济”模式,俄国采用的是政府直接干预的政策。” 在这些不同模式中,到底中共政治局选择的是什么模式?还要看看何新的解释。

    何新写道(引自何新上书):“要深刻理解现代社会主义经济政治制度的起源,需要简略追溯近代世界各国工业化的历史。从近、现代世界历史看,一些主要国家走向工业化、现代化的进程,表现出两种不同的基本类型。 第一种工业化的类型,有两种模式。它们是:

    1.英、法模式。。。。。。

    2.美国模式。。。。。。

    以上英、法和美国两种工业化模式,即通常所谓"自由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适应这种经济制度,而产生所谓‘个人主义’和‘自由放任’两大特征。。。。。。 这条资本主义工业化道路在世界历史上出现较早,因此常被看作‘经典性’或唯一的道路。其实,早在19世纪,对于欧亚落后国家来说,这条道路已经走不通。于是历史中出现了又一条新的道路。这条新道路的代表,就是德国、日本的国家资本主义工业化模式。 。。。。。

    13、德国、日本经济快速起飞的秘密

    记者:我们注意到,在英、美、法叁国,工业化运动首先是由私人企业,完全依赖自由市场经济而发动的。 何新:但在德国和日本这两个后起的工业国家,其工业化进程,却强烈地借助了国家干预和政治力量。 德国、日本从疆土看都是小国。在其面临工业化任务时期,作为后进弱国,它们既无力与强国竞争殖民地和海外市场,又不能像美国那样主要依赖本国市场。

    于是,它们都选择了国家资本主义的发展道路,。。。。。

    我们在世界历史中注意到,德、日两国在19世纪初尚为列强所宰割。而在19世纪末分别成为欧亚地区不容忽视的强国,并能够染指争夺世界霸权。其奥秘,就在其实施的上述两大政策方针中。 有必要着重指出:德、日两国的国家资本主义,与英、法、美的自由资本主义,乃是形态不同的两种资本主义制度。直到当代,德、日两国经济仍鲜明地保留这一特点。其经济在近20年中的迅速腾飞,实际也与这一特点关系密切。 。。。。。

    回顾德、日两国分别于19世纪中、后期突然崛起的历程,我们既注意到他们的后发,又注意到他们的强劲锐气和快速起飞。这与其工业部门模仿军事组织而格外注重效率,同时直接借助国家力量引导和干预经济,具有密切的关系。 而这两种特征,从一开始就被英、法等施行自由资本主义的国家指责为"违反民主 "原则。。。。。。 德、日,?乇鹗堑鹿墓易时局饕骞ひ祷J剑缌心谑赂锩螅ㄌ乇?是在新经济政策时期)曾多次指出的,对于后来苏联国有化的社会主义经济体制的形成,提供了多方面的启示。 。。。。。

    记者:德国的工业化与英美的工业化道路有特殊的不同吗?

    何新:是的。近代工业化有两条基本道路。

    一条道路是发展私有制和自由市场经济,以轻工业带头带动重工业发展,亦即英、法、美叁国模式的第一代工业化道路。由于资本积累主要依赖发展轻工业实现,所以必然提倡高消费运动。

    另一条道路是依赖国家力量,主张集中控制和调配有效资源,对外贸易实行保护关税保护国内市场。以优先发展重、化工业和倡导高积累、低消费政策,来带动经济迅速起飞的路线。 。。。。。

    根据以上历史事实,我们恐怕就不能说非英美自由市场模式的工业化道路(包括斯大林模式),是不成功和不可能成功的。” 在引用了何新这些论述以后,可以看出,在所谓的“现代化道路的多种模式”之中,真正受何新器重的是纳粹德国的模式。何新为了掩盖他对纳粹德国模式的崇拜,在上述言论中,反复提到“十九世纪”德国的发展,而闭口不提纳粹德国。但是众所周知,德国的真正快速发展,是在希特勒上台后的二十世纪;而且,只有在希特勒上台后,才把德国的联邦制改为中央集权制。所以何新真正主张的德国模式,不是一次大战前联邦制的德国,而是二次大战前的纳粹专制德国。何新这一策略的过于小心,反而造成了欲盖弥彰的效果。

    叁,“创新”是什么意思?

    政治局学习会兴国要点的指导思想是“创新”。这“创新”到底是指什么?

    在《了望东方》专访中有这么一段话:

    “制度创新至关重要

    这9个国家,强的是什么原因?弱又是什么原因?中国现在正在一个发展过程中, 总结其他国家的成功经验、失败教训,有利于中国确定国策,确定发展方向。

    钱教授说:“我们提交的是一个全面的报告,不仅仅谈了经济、科技话题。我们非常强调制度的创新。” “从制度创新来说,重商主义、工业革命是一种经济革命,也是制度上的。苏联搞计划经济,也是一种制度创新。 政治也是这样。民族国家提倡中央集权就是制度创新。”

    在这里,重商主义,计划经济和中央集权制,都成了“创新”。

    这是怎么回事?当中国刚开始要摆脱计划经济的束缚时,这里却在强调计划经济是创新;当代表时代潮流的中华民族精英们在幻想通过重新“走向共和”推翻中央集权制时,这里却在强调“提倡中央集权就是制度创新。” 原来,政治局学习会强调的“创新”,就是要离开那条“经典性道路”而大胆地走回头路,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要以纳粹德国为榜样。

    四,离开了中央集权制就会“连生存都有问题”?

    在《了望东方》专访报道中,钱承旦教授介绍政治局学习会兴国主导精神的第一点是:“统一的民族国家是前提。做不到这一点,不要说强盛,连生存都有问题。”“在另一次专访中,他再次强调:“任何国家想要发展,都要有一个统一的国家、非常有力的政府。” 这个“统一的国家、非常有力的政府”,是什么昵?就是指中央集权的极权国家。这可以从上述他们对中央集权制的推崇看得出来,也暴露于政治局学习会后《了望》杂志一篇非同小可的文章中。 2003年12月中共中央机关刊物《了望》杂志题为“中华民族的统一信念”一文,这样全盘托出了中共的中央集权“大一统”价值观:“数千年的中华文明史,是在统一观念的主导下实现和维护中华民族大融合、大一统的历史。”文章认为,这种“大一统”的理念,“是中华民族的与生俱来的“胎记”,是人们普遍的价值取向与理想追求。 ” 请看,中共迷恋于中央集权的极权统治与希特勒是多么相似。希特勒鼓吹“如果日耳曼的子孙一天不合并统治,便一天得不到安宁”,中共也是极力要把全球华人都控制在中共一国中央政权之下。 他们置美国联邦制的成功经验于不顾,而沉 溺于纳粹德国的经验。

    五,政治局学习会上何新的隐身身影

    人们感到好奇的是,钱承旦教授接到的这次政治局学习会的讲课提纲,是谁制定的?这位幕后人是谁?人们有理由提出这个问题,因为包括胡锦涛在内的现在政治局班子多是技术官僚,根本不会有谁对重商主义及世界史有研究,所以他们根本写不出这么一个提纲。而且,正如专访报道中对钱承旦教授的介绍,他的特长是对英国和平变革的研究:“钱承旦是最早重新审视英国的和平变革历程、把改革模式作为社会发展道路之一加以动态的历史学研究的中国学者,他提出的改革是现代化转型的一种可能模式的观点,产生了巨大的社会反响。他是最早介绍现代化理论的学者之一,并提出世界近现代史的主线是现代化的观点。”所以对德国的国家主义及以前的重商主义,他根本没有什么研究特长。所以,他也不可能事前建议中央学习重商主义和国家主义。 那么,是谁又可能建议中共中央学习重商主义和德国的国家主义昵?现在中共有点名气的智囊当中,只有一人,他以文人学者的身份,擅长反复向中共领导人提建议,主张对抗美国,主张学习重商主义及德国的国家主义,而他又受到中共高层的恩宠,常常接见中共一些元高层元老,既可以拿着“政协委员”的薪俸自由自在地对中共战略进行自己的研究,又能够代表中共会见国外的名人领袖。 他就是何新。至于另一位身居中共高层的智囊人物江沪宁,虽然也主张新权威主义的专制,但笔者还没有见到文章表示他提倡民族社会主义。 所以,我们完全可以有把握地讲,是何新主导了这次政治局集体学习会,不管他是否亲自到会。何新在赵紫阳时期受到排挤,但到了江泽民时期,他就成了中共领导人最器重的战略设计专家,他的纳粹思想就成为成为中共的指导思想。但因为何新的好战思想会戳穿中共的“韬光养晦”面具而招来“中国威胁论“,也因为何新在中国大陆不得人心,所以他只能被中共放在暗处,以“政协委员”的身份存在,而不能公开挂一个中共中央研究室的牌子。但我相信,他肯定是早就被配备了一个秘密班子,他已经不再是如赵紫阳时期那样天马行空独自一人。

    六,“叁个代表”是中共纳粹主义的理论口号

    写到这里,我不禁想起中共近年来的“叁个代表”理论。这个理论是怎样“发展”马克思主义的昵? 大家知道,马克思得一句名言是“工人无祖国”。马克思主义强调的是“无产阶级国际主义”,而不是哪个国家的一国利益。马克思主义者讲的社会主义是指国际主义的社会主义,而非哪个国家一国的社会主义。根据马克思主义,不论是哪个国家的共产党,都只能从“世界革命”的角度看待本国共产党的历史任务。所以《共产党宣言》强调,共产党代表的是运动的将来,就是国际共产主义的胜利,而不是哪个国家一国的利益。 而“叁个代”表理论,则是把中国一国的利益放在至高无上的地位,置世界人民的共同利益于不顾。所以,中共这种“社会主义”,几乎就是纳粹德国的“社会主义”,不过是换了一个国家而已,把德国换成中国。希特勒对这种“社会主义”(即纳粹主义)早有论断:“任何人只要准备以民族事业为己任,再没有高出于 民族福利之上的理想;只要了解我国伟大的国歌〈德意志高于一切〉,其意思是,在自己心目中世界上再没有任何东西高出于德国、德国人民和德国土地之上 -- 这样的人就是社会主义者。”

    七,中共选择纳粹道路的历史原因

    让我们最后引用一段从前的网上文章,考虑一下历史因素,做为本文的结尾。

    “并不是所有右翼专制国家都会走向纳粹专制。导致纳粹专制的国家条件大致有如下这些。 (1)国家有遭受屈辱的历史,因而社会上及民族精英中有排外及翻身报仇的传统 要求; (2)国家有崇拜权威的传统;

    (3)国民中泛滥着本民族优越感的情绪;

    (4)本国资源不足,急于通过对外扩张得到新的“生存空间”;

    (5)在原来具有相当国力的基础上,国力急剧增强,国家快速崛起。

    如果说,就是这些条件,曾经使得德国从原来的民主国家急剧转变为一个史无前例的纳粹专制国家,那么今天的中国,不仅这些条件样样具备且更加强烈,而且更加严重的是,中共这个已有的既得利益执政党,在世界民主潮流的巨大压力下,深感不进则退的巨大威胁,为了保持自己的专制地位,必将不惜一切手段铤而走险,把中国推向对外扩张的道路,步希特勒的后尘。

    这就是在右翼专制表面现象掩盖下的中共危险走向。根据历史经验,根据中国的国情,根据中共的表现及中共对“中国威胁论”的超常敏感,我们完全可以透过中共的层层掩盖,看到中共刻意暗藏的这一既定道路。

    走德国之路,就是邓小平为胡锦涛铺设好了的道路。走这条路,上有“老同志”们监督,下有王沪宁、何新们年轻之辈的理论框框,中共将世世代代不会被和平演变打倒。

    西方国家政治家们看着邓小平以来中共离开共产专制走上资本主义而暗暗偷喜。他们在鼓励给中共大量输入资金和高科技时,做梦也没有想到,中共的右翼专制道路虽然表面上看上去比共产专制讨人喜欢,但其暗藏的纳粹专制方向足以给人类造成毁灭性的灾难。”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