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历史教训、认清现实和展望前景
(博讯2005年8月21日)
     张三一言:历史教训、认清现实和展望前景
    
     (博讯 boxun.com)

    关于这篇文章的说明。香港有一班拥护中国共产党现政权的社会主义者,办了一个左翼论坛。我误打误撞闯入这个论坛的“中国政治”分坛。一个人和他们全坛舌战,当然免不了被其操刀的待遇。倒是好不热闹。本文为之而写。推荐对大陆境外拥现政权左派有兴趣的朋友们前往浏览。网址是:(http: //www.leftwing.hk.st/)
    
    [一]、开场白
    
    无水乡定下乡例,乡长可根据乡民思想错误而淫其妻女取其财。八羊大乡极力反对,也引起其他乡议论纷纷,以杀人掠货为业的218山寨则全力支持,也定立了《杀人掠货法》;不过之后好像没有其他乡跟进了定立此类法了。
    
    所谓政府可以订立邪教法宣判某教派为邪教,情况就是与此类似。自古至今由权力宣布某教派为异教邪教并加以镇压是常态,法国定立邪教法只是这种常态的隔代显现吧了。近一二百年,特别是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后,个人的自由和权利才得到了比较确实的保障。权力不准侵犯人权,人权高于主权等人类文明得到自由民主世界普遍认同和实行。我所说的政府无权判定宗教内部事务和干涉人们的个人自由权利,是根据这一原则推定的。否认人权和自由原则的人当然可以认为政府有权力这样做。这是人类史上一贯如此的。自由民主国家违背自由民主精神和程序是时有发生的事;也属正常现象。在这种情况下,出现了法国定立反邪教法,引起自由民主世界强烈反应,也得到专制统治者普遍受落;但是自由民主世界仿效者寥寥。在普遍受落与效者寥寥的事实中,我们虽则不能由此判定是非对错,但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多少可以判定人心所向、皇(官)心所喜了。若从民意或人性、道德的角度观察,我们可以说法国这一仗是输了。
    
    有了一个民主国家订立反邪教法,是说明实然,但并不能说明应然。应然问题是根据主观意愿的“认定”而不是依据客观事实的判定。当一个人或国家认同或在某一个问题上认同权力可以侵犯权利时,那么订立侵犯人权的反邪教法等行为就是正当合理了;反之则得出相反的结论。一个人认同专制或民主,或者说一个人相信马列毛式的社会主义或相信由西方兴起波向全世界的现代人类文明的自由民主,不是真理问题,不能找到客观标准判定是非对错的问题;严格地说,它是信仰问题,信仰怎么能分清是非对错?
    
    信仰没有是非对错之分,但是由信仰导出的行为就有正负效果之别了。如下是想以历史教训、认清现实和展望前景等方面检视这些正负效果。
    
    [二] 历史教训、认清现实和展望前景
    
    (1)、历史教训
    
    下面就想谈谈相信专制和相信民主的一些历史教训、现实判定和可能的将来。
    
    专制的,或者说是马列毛式一党专政的制度与政权有甚么历史教训呢?多得很,这里摘其要者略谈一二。
    
    马列毛式一党专政搞了诸如土改、私改、反右、三面红旗、文革、镇压六四、镇压法轮功等几十多种政治运动。
    
    这些运动有甚么特点呢?
    
    其一,每次运动都伤害了一大批人,总起来受政治运动伤害者以亿计。连国家主席也害得像野狗一样死在河南省的一个农村里,其后来成为党第二伟人的邓小不也被害得对指控他的假大空罪证供认不讳,深刻示悔保证永不翻案。马列毛式一党专政者并没有汲取这一历史教训,从没有向受害的国人表示悔意,更没有道歉过。
    
    其二,每次运动都以歪曲捏造手段制造假大空的冤错案。这种做法和结果像新华社印出来的报纸一样,每张都相同的。即是说现在对六四的说法与对法轮功镇压的言行与反右、文革打倒刘邓陶的等时的“铁证如山,不容抵赖”是一模一样的;不同的是绝大多数六四和法轮功人士绝不“供认不讳”而是“顽抗到底”。马列毛式一党专政者并没有汲取这一历史教训,现在还在搞这样的运动。
    
    其三,每次运动都有一批党的左派积极分子做冲锋陷阵。挺毛江打刘邓陶的、挺邓小平打江清四人帮的、拥林彪林彪的、支持每一场运动和拥护每一次平反的、反资反修拥护改革开放的、坚持无产阶级专政欢迎资本家入党…等等,绝大部分都是同一批左派积极分子。这些左派积极分子与历史教训搭不着边,因为这些人既没有独立思想,好像也不在乎自己的人格。他们做人行事准则是唯权力之言是听,唯权力指挥奉是从。
    
    现今的国外社会主义左派,实际上是上述左派积极分子继承人。我期待这些能接触到自由讯息的朋友,在某一天党又为六四和法轮功平反时,会有所思有所行。
    
    现在除了六四和法轮功,中共对过往政治运大多数间接认错──平反了,有些没有平反的也用 “没有再提所以不存在”董建华思维模式,沈默认错了。请问,所有政治运动都无例外地伤害了国人,难道唯独打压六四学生和法轮功徒是例外、是正确?请问,所有政治运动几乎全是假大空的冤假错案,难道唯独屠杀手无寸铁的学生和练功的法轮功徒是例外、是正确的?请问,左派积极分子们,你们一次次为中共制造冤假错案伤害民众的政治运动推波助澜,唯独这一次支持镇压六四和法轮功是为真理和真相?
    
    总的人说,历史给了马列毛式一党专政政制和权力甚么教训呢?
    
    上述所提到的种种政治运动,其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不但要把异见者、政敌消灭于萌芽状态中,还要把设想的“可能”的异见者、政敌消灭于未萌芽状态中;为的是创建一个没有异见者、政敌、及其思想、言论的实体,永保一党专权。但是,历史告诉我们,古今中外所有损民利压民意堵民口的专制朝代绝无例外地一个个覆灭了。中共有汲收这些宝贵的历史教训吗?从最近胡新政变本加厉的封杀异见、严苛言禁、神州大地进入政治萧瑟寒冬见到:中共绝没有汲取这个历史教训。也许有人会说,历史告诉我们:一个专制皇朝扑倒了,取代的也不过是另一个专制皇朝而已。这话说对一半,前段历史确实如此,但是,现代历史告诉我们的是,覆灭了的皇朝很多告别了专制进入民主世界。当然还有覆灭后再度复辟的,因此为中国的专制及其拥趸带来一线希望。不过,更残酷的历史和现实告诉我们:没有一个马列毛式一党专政政权和制度覆灭后有机会复辟的。请查看一下苏东马列毛式一党专政政权一旦垮台后有哪一个能再生的?不但不能,原马列毛社会主义在民主后的竞选中,没有一个党敢用恢复一党专政作纲领争取选民的。这说明,苏东马列毛式一党专政制度和政权绝对丧失人性,违背人心,完全失去了道德和合理性。面对这样的历史事实,中共能汲取历史教训吗?答案是明白的:不能。
    
    我想,最大的历史教训,就是专制统治者不能汲取历史教训。
    
    (2)、认清现实
    
    现实是,当今民主成了民间意识型态主流。它不但是民间判断是非对错的标准,也越来越影响政府决策。想三十年前的当年,自由民主人权法治是资产阶级腐朽透顶的罪恶无比的东西,像过街老鼠臭人人喊打。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红过红太阳,是人人必念的经,是人人必敬的神;今天,人们除了偶尔还可以从党的喉舌中的字里行间找到外,只能到垃圾堆去耙了。
    
    现实是,自由民主人权法治以人性、道德的至高位,由内到外全方位向专制进攻。真是摧枯拉朽所向披靡,浩浩荡荡顺之者倡逆之者亡。专制政权只能以无良无德无民意无道理的心理弱势下,对自由民主人权法治进行消极防御。想三十年前的当年,毛泽东思想位于理论道德和民心的至高点,实行革命无祖国,广向世界每一角落派出毛派政党和暴力游击队。在饿死三千万人的情况下还能大量大量地无偿地援助第三世界的同志加兄弟。可以动辄出动以千万以亿计的民众上街游行支持各地人民颠覆其政府。今天,当年意气风发的意识型态没有了,当年的豪气烟消云散了。只能软弱地叫喊不要干涉内政,尽心尽意防堵颜色革命之火燃到大陆神州。可惜,还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现再谈谈贪污腐败实况。
    
    今天的中共,只能靠组构一个贪污腐败网,把党政军企官员网罗以尽。官们在这个网内,共同维护、巩固或增值权力;互相提供贪污的门径和机会;互相提携共同谋利共享成果。用权和钱的授受关系,把所有官员都箍于网内,捆绑在一起,一荣皆荣一败皆败。
    
    二00 一年一月十八日,新华社发布消息披露,由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公安部联合发布的数字表明,目前在我国至少有四千名涉嫌贪污和贿赂的犯罪嫌疑人在逃,有一些已经逃到了境外,而他们所携带的赃款总额已经超过了50亿元人民币。到了二00二年九月初,中纪委、中组部、公安部内部通报:至二○○二年七月底失踪,潜逃,外逃党政干部九千四百四十多名,比前一年的数字多出了一倍多。
    
    外逃资金已达三万亿元。中共贪官以各种非法手段攫取了钜额财富,逃到境外,也带走了钜额的资金。那么,外逃贪官究竟带走了多少钱?仅以中国官方的媒体的披露,就已经令人怵日惊心了。一九九七年外逃资金三百六十四点七匹亿美元,一九九八年为三百八十六点三七亿美元,一九九九年为二百三十八点三一亿美元。中纪委、中央金融工委在内部通报承认:二○○○年,全年资金外逃资金达四百八十亿美元:二○○一年,全年资金外逃达五百四十亿美元,二○○二年到六月底,半年内的不完全统计,资金外逃达三百零五亿美元,中国官方还没有包括今年资金外逃的数额。但是,可以肯定,外逃资金将会比去年更上一层楼。因为在今年三月底四月初萨斯疫病肆虐期间,仅二十天的时间里,中国外逃资金就达二百亿美元!中国大陆媒体《南风窗》引述香港金融专家郎咸平的估计,中国大陆外逃的资金已经达到了三万亿元人民币以上,约合三千七百多亿美金。而根据统计,到二○○二年,中国全民储蓄存款余额为八万七千亿元人民币。这就是说,外逃资金总额是中国全民储蓄额的百分之三十四。(资料摘自盛雪的文章)
    
    中共内围人士徐四民说,大陆无官不贪。这话不假,不少高官亲属都入了外国籍,不少本人也秘密地拥有一本外国护照。我们的社会主义就是由这一类人掌权经营的。说白了党官建设社会主义的目的就是尽最大可能谋取最大的财富,以便有朝一日要亡命外国时,虽无权势,但企求还能过着天堂日子。
    
    就在这样的国情下,现在的左翼朋友还把他们当作是为国为民建设社会主义祖国的圣人。
    
    (3)展望前景
    
    实际上,现实也是,今天一如五十年来一个样,控制中国政军经和整个社会的还是中国共产党,这个党的国力还在崛起中,他还真刀真枪真牙实齿地压制着人民。享受崛起成果的是党的官和与之结盟的国内外财团,以及各界社会精英。所以,如无意外共产党的风光还有一段时间呢,可能时间还不会很短。
    
    全世界都向民主过度,唯有中国是例外?中国的前景是向民自由民主还是一党专政万岁,只有让时间作证了。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