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亚洲侮辱国歌绝非巧合/黎阳
(博讯2005年8月21日)

----再评《甲申再祭》

    黎阳

     2005.7.5 (博讯 boxun.com)

    国歌说:“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

    刘亚洲说:“猪的吼声是绝望而雄壮的。它一辈子只有在被杀时才发出这最后的吼声。”

    对于有点起码的民族自尊的中国人而言,一提“最后的吼声”,首先联想到的是 什么?是国歌。而刘亚洲却偏偏用“最后的吼声”来形容被杀的猪叫。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把“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说成是猪被杀的时候,把“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说成是猪被杀前的嚎叫,把中国人说成是注定挨宰的猪,这不是侮辱国歌、侮辱中国又是什么?

    这一切是巧合吗?不。首先,中国人通常习惯只说“猪叫”、“猪号”,说“猪吼”的虽然也有,但并不普遍。而哪个尊重国歌的中国人会存心用国歌歌词里“最后的吼声”来形容猪?

    其次,刘亚洲是在什情况下说这些话的?在形容中国人的民族性、形容中国人是“一盘散沙”、“任人宰割”的情况下。他先说:“汉民族就是羊”,再说:“猪比羊出息多了。一个人是杀不了猪的。猪坚决反抗。猪的吼声是绝望而雄壮的。它一辈子只有在被杀时才发出这最后的吼声。”然后号召:“我们应当学习猪的胸襟。”而他又有言在先:“猪除了可以吃外,还有什么用?答:可以用来骂人。”岂止骂人,整个中华民族、中国文化连带国歌一块全被他骂了个遍。翻翻刘亚洲的文章,他可曾对中华民族和中华文化表示过哪怕一丝一毫的尊重?连篇累牍不是说中华文化是“劣等文化”,就是说中华民族是“劣等民族”:“中国之落后,实际是一种文化上的落后。”“鱼从头烂起。最根本的原因还要从源头上寻找,那就是文化。”“西方文化重视与自然斗,所以诞生了一个又一个思想家和发明家。中华文化重视与人斗,所以出现了一个又一个整人高手。”“人的嫉妒心是天生就有的,但是西方文化克制这个东西。《圣经》中明确把嫉妒列为七宗罪之一。中国文化则放大了这个东西。西方文化是制造天才的文化,中国文化是扼杀天才的文化。中国两千多年的历史本质上就是一部扼杀天才的历史。”“中华文明一经成熟就丧失了活力,开始衰朽。”“中华文化的根是一种低成本生存。什么生命顽强?越低下的生命越顽强,如蝼蚁。越高贵的生命越易折,如狮子。蝼蚁密密麻麻地挤在一起,毁掉了自己,也毁掉了所有的征服者。”“我们民族的繁殖力特别强,有数量没质量。”“这种繁殖是以退化作为代价的。”“一个没有宗教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一个奉儒教为宗教的民族则肯定是要堕落的。”“中国人在极权和专制面前是死人。在外国侵略者面前也是死人。”“汉民族就是羊。汉民族的膝盖特别容易弯。既容易向皇帝弯,也容易向敌人弯。”“杀羊简洁明快。羊知道死期已到,但不反抗。屠户根本不用捆绑,只用手轻轻摩挲羊的头和身子,羊便驯服地躺下。屠户用刀在羊喉咙处轻柔地一抹,血喷出来。羊的眼睛里淌下一行泪水。”“思想看起来比疆域还统一。但一旦敌人来了,大家立即作鸟兽散。”“一个民族只要干出‘大跃进’和‘文革’这两件事中的任何一件,该民族就能进入‘耻辱吉尼斯大全’而永垂史册。”“从甲申年汉族的表现来看,这个民族的核心部分早已腐朽变质。”“中国的汉奸丰富多彩,叫人说不尽,道不完。汉奸在哪里?汉奸在我们心里。”

    刘亚洲就这么骂还嫌不过瘾,还要来个更干脆的“一锅端”:“甲申年我们已经被开除过一次‘球籍’了。我们在心灵上已经死了,虽然我们在肉体上还活着。”敢情中国人几百年前就已经被开除了“球籍”,人人都成了地球上的“非法居民”,如今该死该活全要看西方青天大老爷和刘亚洲这样的全盘西化的“精英”们愿不愿格外开恩大发慈悲:“草民当诛兮‘精英‘圣明”。

    有人说:“刘亚洲这是在批判中华文化的糟粕”,是“忧国忧民”。

    挑毛病有两类:一类是要治病救人,一类是要找借口杀人。承认有毛病又承认毛病可以治好、开出有效的治病药方的,是治病救人。只承认毛病而不承认可以治好,以有毛病为理由主张一棍子打死的,是找借口杀人。

    中华文化的确有精华,有糟粕,的确应该批判地继承,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五.四〉运动以来中国仁人志士干的就是这个,所以有了中国新文化,有了鲁迅,有了毛泽东。而刘亚洲呢?看看他的全部文章,对中华文化只见糟粕,不见精华,只有全盘否定,只主张全盘西化,何曾有过“批判地继承”?试问在他笔下中华文化可有一丝一毫的可取之处?他可主张过继承哪怕一丝一毫的中华文化精华?他主张象日本人那样“以一种现实明智的态度去对待西方炮舰后面的文明,举国上下出现了全盘西化的热潮。”既然主张全盘西化,那就是要把中华文化“一棍子打死”,什么精华都不认帐。而只要“证明”了中华文化是“劣等文化”,那灭亡中国就顺理成章。这才是文化优劣之争的真正现实意义。

    “中国人就是有一大堆毛病,指出来有什么不对?”

    毛泽东说:“对于人民的缺点是需要批评的,我们在前面已经说过了,但必须是真正站在人民的立场上,用保护人民、教育人民的满腔热情来说话。如果把同志当作敌人来对待,就是使自己站在敌人的立场上去了。我们是否废除讽刺?不是的,讽刺是永远需要的。但是有几种讽刺:有对付敌人的,有对付同盟者的,有对付自己队伍的,态度各有不同。我们并不一般地反对讽刺,但是必须废除讽刺的乱用。”(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一九四二年五月)

    网友“大汉霍去病”的一篇文章说的好:“翻遍毛选,找不到抨击挖苦中国人的弱点的刻薄词句(以正式出版为准)。其实在毛打天下的年代,中国人的弱点比今天的国人多得多。那时中国人的毛病比今天的国人海去了。可以说所有落后民族的缺点国人都占全了。在中华民族面临亡国灭种最危急的紧急关头,毛并没有把国人说得一无是处。毛也没有把国人贬得一钱不值。更没有对什么杰出的历史人物‘顶礼膜拜’,几乎跪下了。毛最崇拜的是草根民众,是人民。”

    刘亚洲呢?对中国人民的一切缺点从来只有冷嘲热讽,挖苦贬低,何曾表现出过半点尊重?

    这同样体现了一个基本原则:对有缺点的人民,是“一棍子打死”,还是“治病救人”?是消灭淘汰,还是教育改造?毛泽东的一贯主张是教育改造,治病救人,而刘亚洲呢?虽然没敢直接了当承认,但实际态度却一目了然:淘汰消灭,只留“精英”。他一方面承认“约六千万人民在明清鼎革战争中遭到屠杀”、人口“锐减了百分之八十多”;一方面不惜笔墨拼命颂扬这些杀人六千万、把全国人口杀掉百分之八十多的人:“多尔衮就是振兴中华的功臣。多尔衮是中华民族的骄傲。”“就在这个关头,英姿勃勃的多尔衮登场了。”“多尔衮的每一个举动都闪烁着睿智的光芒。他受封‘睿亲王’,当之无愧。甲申年,这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签收的是怎样一个巨大的摊子呀。你看他,不慌不忙,从容不迫。帷幄中迭出妙策。仅用人一项,就不知超出崇祯千万倍。”“作为军人,我几乎忍不住要对八旗军膜拜和顶礼。”在刘亚洲眼里,杀人六千万、把全国人口杀掉百分之八十多不但不是罪,而且还有功:“满清入主中原,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是拯救了中华民族”。“中国亡在满清手里是中国的幸运。”“每一次民族溶和也可以说是民族征服之后,都是中华文明的高峰。但这座高峰,往往是用鲜血铺就的。”在刘亚洲笔下,毛泽东为百分之九十五的人谋利益仍有罪,多尔衮杀掉百分之八十多的人仍有功。为什么?一个亏待了“精英”,一个善待了“精英”。也就是说,在刘亚洲这些“精英”眼里,占全国人口百分之八十多的人命还不如占人口总数百分之五的“精英”的“委屈”更重要。换句话说,在“精英”们的天平上,百分之八十的人命重不过百分之五的“精英”的待遇,为了百分之五的人的利益,消灭百分之九十五的人的生命也不可惜。既然是这个态度,那刘亚洲对中国人和中华文化的冷嘲热讽用意就很明显了:一切只是借口,意在彻底消灭。谈的是历史,讲的是现实,谈的是历史是非,讲的是现实原则。能对历史上的多尔衮如此评价,就能在现实社会中贯彻同样原则:保护“精英”,消灭大多数。今天的“精英”们不正在实践这个原则吗?“改革代价”、“教育产业化”、“医疗产业化”、“工人下岗”、“买断工龄”、“优胜劣汰”……一面愤怒声讨毛泽东孤立打击百分之五的敌人如何残暴,一面心平气和论述牺牲几千万老工人、几亿农民的利益如何必要,一面赞扬杀人六千万、把全国人口杀掉百分之八十却“善待”“精英”的人如何了不起,是“是振兴中华的功臣”、“是中华民族的骄傲”。正如刘亚洲自己承认的:“为了明天而逼近历史”,这一切都是“古为今用”。

    “刘亚洲具有浓厚的爱国情操和忧患意识,思维极其活跃”。

    “爱国”?先说“为了明天而逼近历史”,再说“中国亡在满清手里是中国的幸运”、“满清入主中原,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是拯救了中华民族”、“每一次民族溶和也可以说是民族征服之后,都是中华文明的高峰。但这座高峰,往往是用鲜血铺就的”、“恰恰是少数民族一次一次给汉族输入新鲜血液”;再说“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日本侵华,完全沿袭了满清灭亡中国的方略――战略一致,路线一致,手法一致,连屠杀都一致。南京大屠杀就是‘扬州十日’的现代版”;再加上连篇累牍地宣扬“中华文化是劣等文化”、“中华民族是劣等民族”、连国歌都讽刺为“猪吼”、极力宣扬“全盘西化”;就差说日本、美国就是今天的满清、就是今天来“给汉族输入新鲜血液”的“少数民族”了,就差说“中国亡在XX手里是中国的幸运”了。通篇借古喻今,宣扬“亡国有理”。这也叫“爱国”?

    当年日本侵略中国时就曾专拿满清灭明这段历史大做文章,汪精卫治下的汉奸报刊最爱登的也就是这类文章,为的就是让老百姓相信日本侵略有理,中国亡国有理。这在当时叫做“亡国论”。毛泽东在一些著作中曾专门提到过到这些亡国论的东西。比如:“亡国论者看到敌我强弱对比一个因素,从前就说‘抗战必亡’,现在又说‘再战必亡’。如果我们仅仅说,敌人虽强,但是小国,中国虽弱,但是大国,是不足以折服他们的。他们可以搬出元朝灭宋、清朝灭明的历史证据,证明小而强的国家能够灭亡大而弱的国家,而且是落后的灭亡进步的。”(毛泽东:《论持久战》,一九三八年五月,〈驳亡国论〉)“我们的敌人大概还在那里做元朝灭宋、清朝灭明、英占北美和印度、拉丁系国家占中南美等等的好梦。”(毛泽东:〈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一九三八年五月)刘亚洲的《甲申再祭》不过重复了当年文化汉奸们“亡国论”的陈词滥调,算什么“思维极其活跃”?

    至于刘亚洲把中国人当猪羊的比喻,鲁迅更是早有反驳。他说:“君子若曰:‘羊总是羊,不成了一长串顺从地走,还有什么别的法子呢?君不见夫猪乎?拖延着,逃着喊着,奔突着,终于也还是被捉到非去不可的地方去,那些暴动,不过是空费力气而已矣。’这是说:虽死也应该如羊,使天下太平,彼此省力。这计划当然是很妥帖,大可佩服的。然而,君不见夫野猪乎?它以两个牙,使老猎人也不免于退避。这牙,只要猪脱出了牧豕奴所造的猪圈,走入山野,不久就会长出来。”刘亚洲以为来个“我们应当学习猪的胸襟”就驳倒了鲁迅,完全是自欺欺人。

    “你攻击刘亚洲是因为嫉妒”、“是汉奸”、“是吃软饭的美国走狗”

    ----靠当驸马,飞黄腾达,还说别人“吃软饭”,可笑不可笑?

    ----不打自招:“汉奸在哪里?汉奸在我们心里。”还说别人是“汉奸”,滑稽不滑稽?

    ----公开宣称:美国“这样的民族,他不统治世界,谁能统治世界。”还说别人是“美国走狗”,无赖不无赖?

    ----充其量不过是个当代汪精卫,顶多算是能在历史上留下臭味的狗屎堆,还整天说别人在“嫉妒”这泡屎的地位,无耻不无耻?

    为什么要跟刘亚洲争论?因为他明里暗里处处污蔑中华民族是“劣等民族”,污蔑中华文化是“劣等文化”。他表面上是批判糟粕,实际是全盘否定。他从不承认中华民族和中华文化有丝毫精华,丝毫可取之处,主张用全盘西化来消灭中华文化,用赞扬善待“精英”而消灭百分之八十多的普通老百姓的多尔衮来表明他保护少数“精英”,消灭大多数普通老百姓的“精英主义”,所以他从来没有表现出任何“治病救人”的立场,对中国人从来只有冷嘲热讽而没有教育改造。认同了他就等于认同只要善待“精英”,哪怕至少百分之八十的中国人被杀掉都算是“拯救了中华民族”,就等于认同“中国亡在XX手里是中国的幸运”,就等于认同“每一次民族溶和也可以说是民族征服之后,都是中华文明的高峰”,就等于认同民族大屠杀,就等于承认“精英”们有权根据自己需要任意摆布自己,从“下岗”到肉体消灭为所欲为,就等于让每个中国人在自己的死亡判决书上签字画押。人家连中国国歌都不放过,从一切方面把你比成猪,如果连这都不争,岂不等于心甘情愿真的要当猪当羊,从此任人宰割?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亚洲在用“软刀子”灭我全军/黎阳
  • 张维迎们还有哪些“理论”“结论”是别人用钱买出来的?/黎阳
  • 黎阳:国民素质低与“精英”素质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