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印经济“龟兔赛跑”孰优孰劣下回分解
(博讯2005年8月19日)
    
    
     先来看一下最近有关中印两国的新闻。8月15日是哈萨克斯坦石油公司竞购报价的最后一天,印度最大企业石油天然气公司(ONCG,下简称印度石油)与全球最大钢铁生产商印度米塔尔钢铁集团(Mittal)强强联手,报出20亿英镑的收购价。印度石油和米塔尔所面对的直接竞争对手可能是俄罗斯卢克石油公司(Luk)和中石油(PetroChina)。而其它石油公司,像英国石油公司和挪威国家石油公司也均对此次收购表示了浓厚的兴趣。另外,今年上半年,印度海外并购案有42起,而去年全年才60起。 (博讯 boxun.com)

    
    在中国方面,《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刊登封面文章《中国如何应对全球经济?》(How China runs the world economy)。文章探讨了中国的强势内需对全球商品价格的影响及北京最近提高人民币汇率。该文还深入分析了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CNOOC)失败的收购案。今年6月,中国海洋石油公司向美国第九大石油公司优尼科(Unocal)发出了185亿美元的收购要约。由于担心这场收购案会对其能源安全造成威胁,美国政府表示,将对这起收购案进行审查。8月2日,中海油宣布收回竞购优尼科的投标。
    
    企业海外并购,中国政府多年来一直梦寐以求;但这种热潮,也滋生了西方人的排外心理。多个月来,中国企业屡屡碰壁:6月14日,海尔(Haier)证实对美国第三大家电巨头美泰(Maytag)有收购意向,并以每股16美元总价12.8亿美元的初步收购要约。在遭遇多方阻挠后,海尔7月中旬宣布退出竞购;海尔的退出对于报价13.3亿美元的惠而浦来说绝对是个好的消息。
    
    6月18日,在对巴基斯坦电信公司(PTCL)26%股权的第二轮竞标中,中国移动集团(China Mobile)以14.09亿美元的报价不敌对手,而名声享誉西亚的阿联酋电信以25.99亿美元的报价,有望成为巴基斯坦最大的固定和移动通信运营商的第二大股东。自去年起,中国五矿(China Minmetal)就同加拿大诺兰达矿业公司(Noranda)展开收购谈判。但如今整个过程却依旧山重水复,没有结果。另一坏消息就是白色家电生产商科龙集团多位高管因帐务混乱而被拘,其生产线已处于停工状态,管理人员纷纷离职。
    
    去年年底,中国的计算机制造商联想集团(Lenovo)宣布以17.5亿美元(6.5亿美金现金以及价值6亿美金的普通股,另加上5亿美金的负债)收购IBM公司的PC部门。该收购案也让人摸不著头脑:联想此举更显示出其在国内每况愈下的处境,不断被蚕食的市场份额,其股票甚至一度跌至0.9元而停牌;而PC部门对IBM来讲却是一个鸡肋。在IBM的企业服务做的有声有色的同时,其PC产品线却连年亏损,由于利润微薄,而投入的人力却相当庞大,IBM近年来一度需要投入大量资金来补贴PC部门以及养老保险金,PC部门无形中已经成为整个IBM的阻力点。去年头三季度,PC部门的销售额高达94亿美金,而利润却只有区区7,000万美金,这也是最终迫使IBM出售其的原因。此外,著名的市场调研公司Gartner预测,来年全球计算机销量将下降2-4%。也就是说,联想不得不面对萎缩的市场。自收购完成后,联想股票已贬值23%。
    
    不少学者如哈佛大学商学院副教授黄亚生(音译,Yasheng Huang)和哈佛商学院教授塔伦•卡纳(Tarun Khanna)认为,印度的国内企业能给这个国家带来长久的优势,而仅靠直接外来投资,中国目前的发展优势未必可以持久。从长远来看,印度将超越中国。在二人在2003年7/8月号美国《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上著文,黄亚生和卡纳(Tarun Khanna)称中国靠直接引进外资,实现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同经济发展相对缓慢的印度相比较则说明,直接引进外资并非繁荣的唯一途径。事实上,印度的民族企业家可能给这个国家带来长久的优势,而中国却被低效的银行和资金市场所挚肘。
    
    中国比印度更受到外商青睐,但中国的沪指在2004年下跌15%,在进入2005年后,跌势不减,迄今已再下跌17%。《经济学人》对全球股市进行了为期两年的跟踪,中国股市的表现最差。反观印度,去年其股市增长20%。孟买的股市近来牛气冲天。虽然国际原油价格已达到每桶67美元,孟买最近又发洪水,孟买股指这些天已经攀升至7,80 0点,创下历史新高。
    
    上证所副总经理方星海表述地更直白:“为什么想参观交易大厅呢?又没有什么可看!”管理混乱、庄家操纵股价、政府干涉一直是中国股市难以发展壮大的绊脚石。业绩好的企业不能自由上市,因为要受到上市指标的约束。十多年来,股民们损失惨重,已经完全丧失了对股市的信心。由于市场疲软,宝钢2月被迫推迟增发50亿股、融资280亿元的计划。这恰恰与繁荣的印度股市形成了鲜明对比:前一段,当位于班加罗尔的Sasken Communications上市时,申购额超过了发行额的十数倍。
    
    众所周知,中国企业的生长环境要比印度优越得多。但除了政府可以提供的交通、能源、税率、劳工管理等方面优惠的服务外,中国的商业环境有著一些特征:出口因人民币低估而保持持续增长的势头、对“明星企业”给予很高的信用额度、土地价格低廉、政府补贴、货款任意拖欠、工人阶级被压迫。
    
    印度基础设施不如中国完善,劳工制度不如中国灵活,公司税收标准比东盟国家还高,对小企业实行政策倾斜。但印度公司的发展似乎并未因此受到影响。这其中有两个主要原因:1、印度是民主国家,法治社会。企业都处在相同的平台,市场竞争是良性的。2、政府对新兴行业如信息技术、商业流程外包、制药业很少干预。同时,放松对企业的管制虽然进展较缓慢,但也有条不紊。
    
    当然,中印两种体制都存有不少弊端。例如,即使是效益差的企业也能得到中国政府的资助而逃过破产的厄运;印度则禁止企业从事风险高的活动,因为该国的破产流程要耗时10年。
    
    拿中国著名的通讯设备生产商华为来说。华为8月宣布,将在印度的班加罗尔投资1亿美元建立研发中心。该公司2004年的销售收入从2000年的19亿升至38亿美元,但其利润却从2000年的24%降到18%。再比如,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China National Petroleum Corporation)在2004年上半年销售额较2003年上半年增长了47亿元(5.8亿美元),不过由于国际原油价格一路飙升,该公司同期的营运利润从24.5%跌到23.7%。
    
    从去年3月到今年3月,印度石油天然气公司除去向政府所缴的必要税款外,营运利润依然从20%增至23%,而且也没有将原油涨价带来的额外费用转嫁给消费者。印度的软件业巨头如TCS、Infosys、Wipro等企业利润都在30-35%之间。
    
    乌龟最后能否追上兔子,我们无从评判。两国的社会经济模式不同,而且区别越来越明显。中国的出口主要依赖每年吸收600亿美元的外来投资,其经济方能以9%的增幅持续增长。走进沃尔玛超市,你就会发现琳琅满目的架子上压满了中国制造的商品,包括从鞋子、服装、玩具到电子产品的各种物品,这丝毫不令人惊奇。然而,随处可见的“中国制造”卷标却掩盖了这样重要一点:这些产品中极少是由中国本土公司制造的。中国的本土企业虽得到政府的大力扶持,依然成长缓慢。
    
    印度每年吸引的直接外商投资有70亿美元,占GDP比例很小,不过在以每年7%的速度增长。虽然受到进展迟缓的政治改革影响,印度企业却发展飞快。创业精神和自由企业正在蓬勃发展。在最近《远东经济评论》(Far Eastern Economic Review)对亚洲主要企业的调查中,印度位居榜首,其平均得分高于这个地区包括中国在内的任何一个国家。(此调查对十几个国家的2500名经营主管人员和专家进行问卷询问;被调查者对各公司的综合表现在1至7间评分)事实上,只有2家中国公司能与印度的前10名匹敌。很说明问题的是,所有印度公司都是私有公司,而大多数中国公司都有政府相当程度的参与。如果印度的管理水平不断提升,而中国的政府难以再为国企背负沉重的债务,中印两国企业的命运将如何走向?其结果不言而喻。
    
    这令我们又想起了龟兔赛跑的故事。故事的结局如何,大家都还记得吧?
    
    
    亚洲时报在线
    撰文 Aruni Mukherjee
    2005/08/19, 周五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