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谁能断言中国人口上限?(图)
(博讯2005年8月18日)
    
    一、中国能养活多少人?
    
    近两百年来,世界人口数量的增长呈愈近愈速的态势。世界人口在1830年突破10亿大关,世界人口从第一个10亿增加到第二个10亿,用了100年的时间(1830年~1930年)。之后,只用了30年时间(1930年~1960年),世界人口就跃到30亿。接着经过15年时间(1960年~1975年),世界人口达到40亿。又经过12年时间(1975年~1987年),世界人口突破50亿。1999年,世界人口达到60亿。
    
    中国人口也在近两百年快速增长(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人口数据:1714年0.24亿;1776年2.08亿;1781年3.9亿;1901年4.2亿;1911年3.4亿;1949年5.5亿;1960年6.5亿;1970年8.3亿;1980年近10亿;1989年11亿;1995年12亿;2005年突破13亿。
    
    人越来越多,但地球只有一个,很多人忧虑重重地研究地球对人口承载的能力。
    
    
    谁能断言中国人口上限?
    美国人口学家科恩(Joel E.Cohen)于1996年出版了专著《地球能养活多少人》,书中对人类在近400年来对地球承载力的研究进行了总结。迄今,估计数已问世65个之多。这些估计数的差别大得惊人,从最低的不足10亿到最高的超过1万亿。
    
    相比之下,我们学者对中国的人口容量的估算相对比较保守,早在解放前,中国有的学者提出中国人口总数4亿为最佳;1948年甚至有人提出2亿最宜。第一次明确提出并论证"中国究竟应该有多少人"这个人口数量发展目标的是孙本文先生。他在1957年发表的《8亿人口是我国最适宜的人口数量》,成为中国适度人口研究的开山之作。其后很多学者都研究过这个热门问题,田雪原、陈玉光、宋健、宋子成、孙以萍、王浣尘、中国科学院自然资源综合考察委员会、胡鞍钢、曹明奎、毛志锋等都提出了各自的推测数据。除了胡鞍钢真正严肃考虑过人口结构本身问题外,其他学者基本都是从地球资源(如粮食和淡水)角度进行推测的。最为荒谬的应该要算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研究所李小平的观点了,他认为中国人口应该以200年时间回落到3亿左右,我在《计划生育政策攸关中国持续发展》。
    
    新华社《国际先驱导报》)已经驳斥了这种谬论。对中国的人口发展影响最大的要算宋健了,因为他的人口控制论是中国八十年代开始实行的严厉计划生育的理论依据。1981年宋健等得出中国适度人口应不超过7亿的结论,并把7亿作为中国人口发展的最终目标和最佳方案。
    
    现在所谓的16亿人口上限是计生委综合多位学者的观点得出的结论:中国的最大人口容量约为15亿人或16亿人左右,而超过18亿人到20亿人,可能使中国的社会经济发展遭到灾难性的打击(陈卫/孟向京《中国人口容量与适度人口问题研究》。2004年新华社《瞭望》周刊重申了中国政府的这一观点,很多媒体转载这一报道时用了“中国只能养活18亿人”这一骇人听闻的标题。
    
    2005年1月10日人民网“特别策划:13亿人口的分量”也重申:我国人口承载量最高应控制在16亿左右,最合适的人口数量为7亿左右。
    
    在人口急剧增长的初期,英国政治经济学家马尔萨斯1789年就以假名发表了他那令人沮丧的名作《人口论》,预言了人类前景灰暗的未来:我们的人口将不断增长,一直达到人类食物供应的极限为止,贫穷和饥荒将是人类社会永远驱赶不去的阴霾。中国的汪士铎(1814-1889)的人口观点与马尔萨斯人口论有很多相同之处。马尔萨斯陷阱的立论依据是没有技术进步。
    
    1957年北京大学校长马寅初提出了著名的“新人口论”(其实仍不过是马尔萨斯人口论的变种),他说:“中国人口这样发展下去,十年后有八亿一千万,五十年后多少?吓死人!二十六亿一千九百万”。马寅初的立论依据忽略了经济和文化发展对生育愿望的影响。参见我的文章:《重读“错批一人误增三亿”,有遇鬼的感觉,背后冷嗦嗦的>
    
    最早担忧人口过多的其实既不是马尔萨斯,更不是马寅初。中国历史上担忧人口过多的大有人在。
    
    乾隆皇帝看了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的人口统计册,发现人口激增,不无忧虑地说:“朕查上年各省奏报民数,较之康熙年间,计增十余倍(说明康熙时期最多三千万人口),承平日久,生齿日繁,盖藏自不能如前充裕,且庐舍所占田土,亦不啻倍蓰(音喜,五倍的意思),生之者寡,食之者众,朕甚忧之。”当时,中国的人口接近4亿。翰林院编修洪亮吉在乾隆五十八年写了《治平篇》,揭示了人口繁衍速度同经济发展速度之间的矛盾。分析了人口膨胀可能导致的社会危机。这是全世界的第一篇人口专论,比英国学者马尔萨斯的《人口论》早了五年。清朝皇帝没有采纳洪亮吉、汪士铎的观点控制人口,中国人口在乾隆末年以后的100多年几乎没有增加,到1911年反而还降到3.4亿,中国人口占全球的比例也从19世纪初的1/3下降到20世纪初的的1/4,现在更是只有1/5了。要是清朝皇帝采纳洪亮吉、汪士铎的观点控制人口的话,现在中华民族可能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民族了。
    
    明朝大臣徐光启(1562-1633)提出“生人之事,大抵三十年而加一倍,自非有大兵革则不得减”的观点,比马尔萨斯关于“人口每二十五年增加一倍”的说法早了近二百年。这也说明了,明朝已经有了人口过多的问题。看看明末清初,中国人口减少的有多厉害,明朝已经有六千多万人口,但到清初康熙时期下降到两千万左右(乾隆的话为证),其中四川人口减少到原来的10%,要是明朝皇帝也听徐光启的建议限制人口的话,那么现在中国土地上的主人肯定不是中国人了。
    
    其实最早担心中国人口过多应该是两千多年前的韩非子(当时中国人口两千万左右)。他曾指出:人有五子,子又有五子;则大父(即爷辈)未死,而有二十五孙。结果是“人民众而货财寡,事力劳而供养薄”。要是当时也实行计划生育的话,中华民族早就灭绝了(当时世界上很多民族都灭绝了)。
    
    其实大多数人口学家只看局部历史,根据几十年或者上百年的的人口数据总结出一个规律,然后再无限地预测未来。马寅初只看到中国人口从1949年以来几年的快速增长,提出限制人口增长;而毛泽东却从历史眼光看到中国自1800年以来人口增加缓慢,而没有立即限制人口增长(并且当时国际形势不容乐观,谁也难以断言今后没有战争),其实在马寅初提出人口论的几年后(所谓三年自然灾害期间)中国人口还接近负增长。1968年当全球人口达到35亿时,美国人口生态学家Paul.R.Ehrlich出版了其轰动一时的《人口爆炸》,认为世界人口当时已经超过了地球生态环境的承载能力,正威胁着整个人类的生存。然而几十年过去了,世界人口却已经跨过60亿大关,人类生活水平反而提高了。
    
    事实上只要仔细回顾历史,就可以发现人口呈长S形变化,数千年的低水平平稳期,两百多年的急剧上升期,然后是适当下降后的高水平平稳期。上世纪九十年代是人口发生根本转变的时期,世界人口从1975年的40亿增加1987年的50亿化了12年,但从50亿增加到1999年的60亿也还化了12年,现在五年又过去了,但人口还只有64亿,增加的人口中约95%来自发展中国家,看来从60亿增加到70亿要化15年左右了。考虑到二战后人均寿命才显著延长,四、五十年代婴儿潮出生的人都还没有去世,现在人口增长减速意味着现在的增长只是低惯性增长,等二战后的高出生率时期出生的那批人到老年后,人口增长将更加缓慢甚至停止,因此还不知是何年马月人类才能达到90亿人口(可能永远都达不到了)。现在不少发达国家已经到达人口顶峰(有些国家开始下降),非洲和阿拉伯国家还处于增长阶段,中国本来应该与印度一样还在紧近顶峰的增长期,但中国的计划生育使中国人口过早地到达了由增长向减少的过渡阶段。人口一直是问题,以前和将来是人口不够的问题,只有这中间两百多年是人口过多的问题。
    
    国家计生委主任张维庆和中国计划生育协会副秘书长顾宝昌都说,中国人口以每年1000万的速度增长,再过30年中国人口将达到16亿极限。人民网“特别策划:13亿人口的分量”转述了这个观点。我在《从统计数字看停止计划生育的急迫性》一文已经指出这种说法是错误的。我根据1987年到2004年中国人口总量变化(年度增加直线递减)预测到2016年中国人口达到顶峰13.4亿,然后负增长);我用生育率资料推测中国人口在2020年左右负增长,总量永远达不到14亿,然后是人口急剧减少。
    
    
    谁能断言中国人口上限?


    二、中国的人口过多不过是一个流传很广的谎言
    
    我国人口今年达到13亿,平均人口密度已达135人/平方公里,为世界人口密度的3.7倍。但事实上除了澳大利亚、加拿大、俄罗斯、美国人等国家外,人口密度比中国高的国家比比皆是,如日本:336,德国:232,英国:245,荷兰:477,比利时:336,意大利:196,印度:319,韩国:491,越南:264人/平方公里,并且这些国家经济比中国好的还占多数。蒙古国(1.73)与内蒙古(20)、海南(216)与台湾(592)、朝鲜(182)与韩国(491)就是几个很好的比较,人口密度高的后者反而比人口密度低的前者更加发达。德国、英国、日本都与中国一样人口分布不均匀。
    
    我们总是说中国以占世界7%的耕地,养活了占世界20%的人口,我国人均耕地面积只有0.101公顷,不足世界人均耕地面积的一半,只是印度一半。但事实是:地球上的耕地分布很不均匀,大量耕地集中在南北美和澳洲等人口相对少的地区。日本(0.03公顷)、越南(0.068公顷)和韩国(0.04公顷)都比中国要少,欧洲很多国家也不过与中国相当。中国已有666个县突破了联合国粮农组织确定的人均耕地面积0.053公顷的警戒线,但这666个县大多分布在广东、浙江等东部发达地区。孟加拉的人均耕地面积是台湾的两倍,台湾没有发生过饥荒,而孟加拉是世界上饥荒最频繁的地区。
    
    中国淡水人均占有量分别相当于世界平均水平的1/4,但却相当于以色列的10倍。要是连太平洋的水也算上的话,中国人均水资源肯定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但除了几个岛国外大多数国家都要算“贫水国”了。要是中国不能说是“地大物博”,那还有几个国家可以说是“地大物博”?
    
    中国人口占全球比例从十九世纪初的1/3下降到20世纪初的1/4,再下降到现在的1/5,不久将下降到1/6。就是说中国人口占全球比例在近两百年时间内下降一半。意味着中国人均资料相对世界平均水平是升高了一倍。就是说两百年前中国人均资源相对世界平均是最少的,但那个时期中国确是乾隆盛世,不论从综合国力还是人均生活水平来看都算世界强国。现在中国人均相对资源提高了,但相对国力和相对生活水平反而降低了。
    
    中国财政性教育经费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只有2-3%,远低于联合国所要求的6%。导致劳动者素质低下,中国每个农业劳动者与每公顷农业用地所创造的农业附加值分别为193美元与184美元,韩国则为5302美元与6961美元,日本分别为16712美元与12445美元,连泰国都分别达到了554美元与488美元;中国每消耗1千克能源所生产的国内生产总值为0.7美元,韩国为1.8美元,日本为6.1美元,泰国为2.1美元。中国投入40美元挣7美元,而印度投入24美元挣6美元。可见中国主要的问题不是耕地和资源的短缺,而是教育不够。
    
    可见经济水平并不完全由人均资源决定的,人口数量多少并不决定一个国家地区社会经济发展速度和人民生活水平。因此有人说中国的人口过多不过是一个流传很广的谎言。改革开放的经验也说明中国在现有的资源下还有巨大的经济潜力。
    
    
    谁能断言中国人口上限?


    三、中国真的只能承载16亿人口吗?
    
    两百年前,要是没有印第安人的玉米、土豆、红薯,全球人口不可能增加到现在的60亿,中国人口仍然还象以前四千多年一样只有几千万。新中国成立之际,美国艾奇逊艾奇逊暗示,中国政府解决不了自己的粮食问题,中国将永远是天下大乱,只有靠美国的面粉才有出路。1949年之后中国的经历没有实现悲观主义者的预言。是什么使中国人民避免陷入所谓的“马尔萨斯陷阱”呢?人口爆炸导致知识爆炸和传播的加速。过去两个世纪在世界范围发生的“知识爆炸”,科学技术以史无前例的速度发展,新科学、新技术传播到世界每一个角落,为1949年以后的中国农业进步提供了很好的知识基础。
    
    人民网13亿人人口日宣传文章说:“而地球接受太阳光的面积是有限的,经光合作用而被绿色植物所固定的太阳能也是有限的。据资料显示,全球绿色植物的净生产能力每年为1000亿~3000亿吨,其中只有1%的植物能被人食用,同时食用植物的不仅仅只有人类,还有许多植食性动物。因此,这样的情况表明,地球最多只能养活80亿人,而不可能容纳无限多的人口”。这只是静止地看待问题。食物来自植物的光合作用,地球有过量的氮、磷、钾等元素,相对人类的需求来说,太阳提供取之不尽的能源。要是土地上光长草,当然不能养活这么多人口。但人类从游牧社会到原始农业,再到现代农业(肥料、种子、种植技术的更新),不就是使太阳的光合作用更加有效吗?不就是增加可被人食用植物的比例吗?并且成就显著。游牧社会时期,需要数百里才能承载上万人口;农业社会只要数十里就行;工业社会需要土地更少。科技的发展使有限的地方能有更多人生活,中国目前只是城市化还不够罢了。建国初期,广州市番禺区成功地实行了单造改双造,挣稿(双季间作)改翻耕(双季连作)的耕作制度改革,使单产从原来的240多斤(明清时期产量更低)提高到400斤左右水平,实现了第一次飞跃。春玉米亩产2000斤,黄瓜嫁南瓜亩产两万斤(可以作饲料转化为肉类)。看看当时需要多少劳力和土地才能养活同样的人,现在及今后将有许多人能从土地上解脱出来从事工业生产。要没有三十年前袁隆平的杂交水稻、塑料地膜和塑料大棚的推广,现在大量农民还得束缚在土地上而不能进城工作。
    
    以目前的农业技术,全球绿色植物的净生产能力每年为1000亿~3000亿吨,其中只有1%的植物能被人食用,就能养活80亿。现在遗传学的突破,在不久的将来完全可以提高一个百分点的可利用植物比例,意味着可以养活另外80亿人口。据SRI(强化栽培法)的发明人劳兰来专家测算,水稻产量潜力可达每亩2000公斤;还有专家按2.5%光能利用率计算,每亩水稻的产量潜力是:早稻1000公斤,晚稻1200公斤,中稻1500公斤。但目前世界平均现实产量仍只有193公斤。现在袁隆平超级杂交稻亩产800公斤,近年将到达1000公斤。据《长沙晚报》2月11日报道:袁隆平院士用数据告诉记者,超级杂交稻以亩增产150公斤、年种植面积2亿亩计算,未来每年将增加300亿公斤粮食,可多养活7000万人口。
    
    人民日报《我国育成水稻等5大作物新品种100多个》:“我国已突破了中长期粮食增产的技术瓶颈,初步建立起水稻、玉米、小麦、油菜、大豆5大作物的遗传育种创新平台,育成新品种100多个。这一重大成果,将大大提高我国农业综合生产能力,对未来10—20年我国农业和农业科技发展产生深刻影响,有力保障我国中长期的粮食安全”。
    
    《瞭望东方周刊》《到底谁能断言中国耕地的警戒极限?》一文已经指出:仅仅因为塑料地膜和大棚的推广,就已经给中国农业带来了革命性的影响。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塑料地膜、塑料大棚迅速普及,目前中国塑料大棚及地膜覆盖面积超过2亿亩。严冬季节,冰封雪飘,但在南北大地的塑料大棚内,绿油油的农作物显出一派生机。
    
    在中国西部,大量的高寒阴湿地区,每年能生长农作物的时间是非常有限的。在漫长的冬季里,西北及西藏、内蒙古等许多地方的土地上,连草都不能生存。但大棚推广开来之后,一切都变了。塑料大棚使海拔5000米左右的青海、西藏等地,有史以来没有生长过农作物的许多地方,不但长出了农作物,还高产稳产。如黄瓜亩产4000公斤,辣椒亩产1800公斤。所有的土地上,只要建上大棚(不但消除季节影响,并且还节水),一年四季可以不停地产出农产品。青海、宁夏、甘肃等省(自治区),依靠塑料大棚,如今不但不用调入蔬菜,反而成为蔬菜调出地,成为蔬菜出口的重要基地。
    
    美国《远东经济评论》称中国农民撼动世界市场。在中国的大片沿海地区,传统的粮食种植地正在逐渐让位给果园和蔬菜大棚。飞机降落上海机场之前从舷窗眺望,乘客往往误认为脚下就是辽阔的大海,实际上那是绵延数里的塑料蔬菜大棚。新鲜水灵的中国椰菜正在取代美国加州的产品,出现在东京人的午餐饭盒里。上世纪80年代,全球最大的苹果生产国是美国,而目前中国的苹果产量已经是美国当年的4倍。中国只占全球7%的耕地,但在保证粮食自给的情况下,中国的瓜菜产量现在已经占到全球的一半,是印度的6倍,美国的12倍。产量能上去,说明耕地面积不是主要问题;但产量上去了而产值却上不去,说明我们农民素质低下和价格不合理。这里就隐含着一个巨大的农业潜力:我们目前已经在产量上超出了世界水平,只要在质量上有所突破,我们的农业产值在不久的将来将会几倍、十几倍地增加。限制我们农业的不是面积而是农民素质。
    
    所谓战争就是资料之争,以前人口少,抢人口为奴隶;后面抢土地。今后所谓资源之争,主要是能源和水资源之争。只要这两种资源不缺乏,就意味着科技还有巨大的潜力。从理论上看,太阳每天提供地球大量能源,地球怎么可能缺能源?地球上水面积比陆地面积还多,怎么会缺水?要是能源解决了,其他问题也好办,比如说将高山变为平地,西藏水入新疆将变为可能(以前考虑大西线调水还有地质上的顾忌,要是能源便宜的话,可供选择的方案可多了),西藏水调去塔里木沙漠后就不会很快流到大海中,只会在塔里木就地蒸发,形成水气。这些水气会在塔里林盆地边缘的天山山脉和昆仑山脉形成降雨,降雨再次流入盆地,再次蒸发,如此周而复始,由于持续有西藏水的引入,总水量就会一直增加,直到当地总水量极大非富,水价变会得非常低。西北将成为中国重要的经济中心,中华文明传统宝地陕西、河南、山西等将重现昔日辉煌。有人抱怨青藏高原太高,但要知道正是青藏高原使中华民族能够避免来自西部的威胁,直到两百年前中国的生活水平还高于其他民族。中国是个陆地国家(日本做梦都想成为陆地国家呢),新疆绝对是中国最大的腹地,说新疆都是沙漠,西藏太高,要是都是有用的资源,我还巴不得再高些呢。近代因为海运的重要,将海洋看得过重,好象台湾都比新疆重要了,真的有那么重要吗?要能利用海洋资源,太平洋资源取之不尽呢,担心什么。
    
    地球上的生物每年大约生产1540亿吨有机碳,其中来自海洋的约占1350亿吨,然而人类目前从海洋中获取的各类水产品产量尚不足1亿吨,这中间鱼类是重要的蛋白质来源。人类所需要的蛋白质,目前来自海洋的大约占10%。有关专家认为,海洋能为人类提供的食物,要比陆地提供的食物多1000倍。因此,人们每年从海洋中捕捞的30亿吨水产品,可养活500亿人,一旦人类能更好地开发海洋,海洋将成为人类最大的食品库,因为1000吨鱼相当于1亿头猪与5亿头羊的营养价值。目前,世界每人每年消耗17.5千克鱼,而中国人均只消耗5千克,占世界第100位。生命起源于海洋,人类需要重新回到海洋中去寻找食物,这是解决人口不断增长,减轻陆地的承载力的最好方法。--这段摘自人民网《特别策划:13亿人口的分量》。
    
    有人可能会说:利用海洋毕竟还很遥远,从现实角度还是应该限制人口。但农业专家袁隆平断言:依靠科学技术进步就能养活中国。光推广超级稻每年可多养活7000万人,但目前全国只增加700万,零头都不到。
    
    自1997年至2004年,我国耕地减少了1亿亩,有人忧心仲仲。既然担心耕地不够,为什么允许修建那么多高尔夫球场?有人可能又会说修建高尔夫球场有利于引进外资提高经济效益,但既然经济效益提高了,为什么还担心进口粮食呢?既然担心粮食问题,为什么不禁养宠物?
    
    由于现代农业科技的进步,粮食亩产在不断增加,农业劳动人口人均产粮能力在不断增加,而人均粮食消费在最近的五十年中只增加了17%(就已经导致了很多肥胖病了),人口增加又缓慢,这就必然导致粮食价格下跌。减少耕地面积(退耕还林,增加工业用地)理所当然。将低附加值的农业用地转为高附加值的工业用地是经济学行为,无可非议。
    
    关于粮食问题,茅于轼先生有系统的论述。现在美国有能力降低氢电池的成本,但汽车制造厂都是以石油为燃料的生产线,要是石油价格不涨得太多,没有必要改造生产线为利用氢电池。这也是石油输出国组织不敢过度提高石油价格的原因。这种氢能源的重大突破可望在近三十年内(并且随时都有可能)实现,到时能源将变为相当便宜。美国科学家预计用西部多余的水电就可以廉价地从水中提出几乎用之不尽的氢能源。就象我们现在笑古代不会用煤碳、石油一样,后人也笑我们现在是端着金饭碗讨米。
    
    我们看看化学肥料的发明就可以预知今后氢能源的前景:
    
    俗话说:“庄稼一枝花,全靠肥当家。”但是,在20世纪之前,农作物所需要的氮肥,来源却是十分有限的。当时农业上所使用的氮肥主要来自有机物的副产品,比如:人和畜的粪便等。随着农业生产的发展和地球人口的不断增加,天然氮化合物的数量已越来越无法满足农作物生长的需要。1898年,英国物理学家克鲁克斯指出解决的办法是必须找到新的氮肥。而在地球周围的空气中,氮气占了相当大的一部分,约为79%,可以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德国所瓜分的殖民地很少,粮食必须自给自足,德国的化学家提出向空气要氮肥的设想,但很多化学家包括李比希都认为不可能将空气中的游离氮转化为可利用氮肥的。然而毕竟方向是对的,1911年,巴登苯胺纯碱公司正式开始在路易港郊外奥帕乌建造世界上第一座合成氨工厂。1913年9月9日,巴登米胺纯碱公司建成的第一个合成氨工作开始投入生产,实现了合成氨工业化的生产。氨的合成开创了人类科学史的重要篇章。当前,世界上90%以上的氮肥是由合成氨加工成的。大大促进了粮食增产。
    
    从长远看,核能是资源无限的能源。如果裂变堆采用铀钚循环的技术路线发展快中子增殖堆,由于快堆能把铀238转变为可裂变材料钚239,从而把天然铀的利用率从热中子堆的1%左右提高到60%—70%,则全世界铀资源将可供人类数千年之需。在更长远的将来,能源开发将更多地寄希望于受控热核反应即核聚变堆的应用。热核反应技术如果获得突破,聚变反应堆核电站一旦商用成功,将可望为人类“永远”解决能源需求问题。--该段摘自:光明日报《从毛泽东的远见到中国能源安全》。
    
    氦3是氦的同位素,可以和氘发生核聚变反应,聚变过程放射性小,而且反应过程易于控制,既环保又安全。但是地球上氦3的储量总共不超过几百公斤。月球却有大约5亿吨氦3,如果供人类作为替代能源使用,足以使用上千年。每年人类只需发射2到3艘载重10吨的宇宙飞船,即可从月球上运回大量氦3,供全人类作为替代能源使用1年,而它的运输费用只相当于目前核能发电的几十分之一。如果人类目前就开始着手实施从月球开采氦3的计划,大约30年到40年后,人类将实现月球氦3的实地开采并将其运回地面。不过照目前氢能源的发展势头看,人类今后没有必要从月球开采氦3。
    
    现在沿海发展比较快的原因之一就是海运相对便宜,但要是能源非常便宜,高速公路的重要性将会增加,并且空运就会成为主要运输工具,内地与沿海的差距就会缩小。
    
    看来已经穷尽的资源,实际还具有无限的潜能。若大的一个地球,我们也还只是在皮毛上循环地用了一点陆地资源,更加广阔的海洋几乎还是处女地。就可预计的技术条件,地球养活数百亿人口没有问题,但关键是人类可能永远达不到100亿人口了。
    
    人类与野兽斗争了数百万年,我们摆脱了猛兽的威胁不过几十年。猛兽一样不能光合作用,我们为什么一定要腾出空间给它们呢?我并不反对适当保护野生动物,但首先还得以人为中心。野生动物的灭绝,丧失了人类可利用的基因库,但只生一个孩子仅让父亲与母亲各自一半23条染色体找到了表达机会,而另一半却丧失了表达机会,对人类自身丰富多彩的基因资源来说不亚于珍稀物种的灭绝。
    
    由于经济结构、人口结构等的改变,近20年左右低生育愿望象传染病一样从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蔓延,依据中国的结构和人口结构变化趋势,参考目前发达国家和地区的人口增减趋势,中国必须适当鼓励生育,以使生育率达到世代更替水平2.1附近,考虑不孕、单身等不育人口的存在,需要主流家庭生育三个孩子,由于目前大多数人只愿意生育两个孩子,就需要另外一部分人生育四个孩子。地球史上曾有过多次将生命毁于一旦的自然灾变,人类摆脱传染病和自然灾害的威胁仅仅几十年。由于传染病和自然灾害的不可预测性,2.1的生育率其实是非常保守的。比如以前就没有预测到艾滋病和SARS等传染病。最近,由哈佛大学、利物浦大学和法国国家科研中心一些专门研究对地球构成威胁的所有灾变的科学家组成一个国际专家小组,对所谓的“世界末日”以可能性大小排出下面一个顺序:磁极互换、规模火山喷发、小行星砸向地球、太空尘、超新星爆炸、人工病毒。
    
    这些灾变目前还难以预测。前不久印度洋海啸就死亡几十万人,引起全球关注,可见人在大自然面前其实仍然是很渺小的,我们不应该因为近百年在常规的可预测的自然灾害和传染病方面取得重大突破就过于自信。增加地球人口容量的科技突破已经出现或者近在眼前,但防止人口减少的科技突破却仍然遥遥不可及。
    
    就算一直停留在目前科技水平,中国真的只能养活18亿人口,那也不用担心,因为中国停止计划生育并鼓励生育,连15亿人口都难以达到,然后就减少,怎么也达不到18亿。仅仅因为玉米、土豆、红薯,全球人口容量就增加了几十倍。近两百年人口爆炸导致科技爆炸。人口增加,对现有的资源消耗只是“加法”地增加;但更重要的却是使目前的“非资源”变为新的资源,这种新资源的增加却是“乘法”地增加的。科技是在近两百年才加速发展的,难道科技水平已经到了极限?随着种子、肥料、农业机械和其他科技的进步,人口容量将不断增加。静止地看,某一段时期可能真的有人口上限,但关键是以目前的生育愿望和人口增长速度,人口增长永远也达不到那个承载力极限。从全球来看,1960年代人口30亿时,平均生活水平比1930年人口20亿时要高;1975年人口40亿时,平均生活水平比1960年要高;1987年人口50亿时生活水平又比1975年要高;1999年世界人口达到60亿,平均生活水平又比1987年要高。从中国看,1980年人口总数10亿时候,生活水平比1970年人口8.3亿时候要高;1989年人口达11亿时,生活水平比1980年要高;现在人口13亿,生活水平(包括住房条件)又比1989年要高。既然生活质量在不断提高,说明科技的进步、经济的成长远远比人口增长快。由于科技的进步,人口问题往往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谁有资格断言中国人口上限?谁敢断言中国人口上限?
    
    
    
    光明日报《光明观察》周刊
    
    易富贤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高素质人口”是个什么标准?/舒圣祥
  • 曹树基:1959-1961年中国的人口非正常死亡(3250万)及其成因
  • 1959-1961年中国的人口死亡及其成因
  • 中国网站流传“中国将有数亿人口死亡”,开始为消灭美国人口制造舆论
  • 中国人口的“卡夫丁峡谷”(图)
  • 李扬:人口城市化的希望在于农民
  • 人口准入引发争论 南都报剥其外衣
  • 穆正新:中共和朝鲜喜欢玩人口寿命数字的重要原因
  • 人口太多是包袱 人口太少是隐忧
  • 连滚带爬窜回家:中国的人口状态
  • 中国的人口过多是一个流传很广的谎言
  • 用9%耕地养活世界20%以上人口”的说法有误
  • 胡祈评论:中国人口的四大出路
  • 从北京人口失控谈北京发展危机
  • 重庆璧山遭大暴雨袭击 2死1失踪受灾人口20万
  • 北京户籍人口超1170万
  • 中国承认有7500万贫困人口
  • 梁京:评广东流动人口管理新规
  • 被怀疑人口走私 中国社科院研究员郑家栋被捕
  • 深圳人口逼近承载极限
  • 全国洪涝灾害死亡536人失踪137人殃及22省份逾4千万人口
  • 今夏全国22省份遭受洪涝灾害近4438万人口受灾
  • 中国贫困人口逼近九千万人
  • 深圳人口承载极限为2300万
  • 中国22个人口较少民族
  • 北京常住人口逼近1500万
  • 中国开始反思人口政策 (图)
  • 河南2009年人口将突破一亿大关
  • 中国有三亿农村人口用水不安全
  • 提人口准入成众矢之的 张惟英引发北京人外地人之争
  • 独生子女时代:陪读成为人口流动新方式
  • 广东省总人口达到1.1亿位居全国第一
  • 世界日报:大陆流动人口 反映社会难题
  • 孙志刚案再拷户籍制度 流动人口国民待遇悬空
  • 政府再作蘖:中国流动人口子女被摒之教育门外
  • 丧尽天良者的“事迹”是如何被表扬的?“河南省上蔡县人口大县革掉土葬陋习 ”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