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晓竹: 宁要乌贼 不要章鱼
(博讯2005年8月12日)
    
    人活着就要选择。世上有三种选择:一是在好与坏之间选择,二是在好与好之间选择,三是在坏与坏之间选择。第一种选择容易,聪明的中国人在娘胎里就决定了,比如都选择钱多,不选择钱少,都选择占便宜,不选择吃亏等。至于第二种选择,在好与好之间的选择,中国还是发展中国家,大多数人还没有那么奢侈,故这种 “丰乳”与“肥殿”之间的选择,我们可以忽略不计。剩下的就都是第三种选择,也就是坏与坏之间的选择,这种选择可以说遍地都是,中国人天天要面对,比如在这个贪官与那个污吏之间,在白痴与愚蠢之间,在忍气吞声与遍体鳞伤之间,等等。
     (博讯 boxun.com)

    在坏与坏的选择中,最痛苦的就是在“发展”与“稳定”之间拿捏,当然,领导们喜欢说好听的,爱听好说的,于是中宣部就把“发展”与“稳定”涂上蜂蜜,好像是好与好之间的选择,当然这是表面文章,于事无补。冷酷的现实是,“发展”意味着失序,“稳定”意味着僵化,在“发展”与“稳定”之间拿捏,就是在失序与僵化之间选择。我宁要失序,也不要僵化,为什么呢?因为中国的国情是与其一静,不如一动,所谓“树挪死,人挪活”。毕竟中华文明已经僵化太久了,最需要一点活力,改革开放二十五年,中国好不容易有了一点活力,有些人就觉得受不了了。共产党的精英太娇嫩,风吹草动都是不稳定,一定要在睡袋里才觉得安全,不管睡袋里有多少臭虫。
    
    最近人们谈论很多的医疗体制改革,其实也是坏与坏的选择。过去搞衙门医疗,治死了不少人,是一大坏,于是搞市场医疗,但是,市场医疗也有市场医疗的问题,很多穷人从此看不起病了,是另一大坏。中国的衙门府是“有理没钱别进来”,老百姓能容忍,不进去就是了;现在中国的医院是 “有病没钱别进来”,老百姓也能容忍,进不了医院就去练“法轮功”。不过这样一来,领导精英又受不了,怎么能加重“法轮功”的负担呢?怎么办?不如加重国家的负担,不如加重纳税人的负担,毕竟国家比较好管理,法轮功不好管理,而且羊毛出在羊身上,无论如何轮不到共产党里面的铁公鸡拔毛。都说是老百姓的“人命关天”,沸沸扬扬的,其实还是共产党的江山社稷。明人不说暗话,共产党是“明人”不错,但还是喜欢说“暗话”。这一点我不喜欢。
    
    中国人面临着章鱼与乌贼之间的选择,衙门是章鱼,市场是乌贼,从弊端上看,都不是好东西,乌贼的害处是放黑幕、搅浑水,章鱼的坏处是让人停止呼吸。但我宁要乌贼,也不要章鱼,也就是说,在衙门弊端与市场弊端之间,我宁愿要市场的弊端,也不要衙门的弊端。我认为,公共医疗体制的改革不能走回头路,不能再搞衙门经营,因为那是死路一条。发展才有生路,乌贼是坏,但这总比另一种坏要好一些,因为被章鱼缠身,就会变成一具僵尸。换句话说,市场化改革虽然导致了不少乌贼问题,但中国起码有一口气了,我担心的是,回到那个衙门府,被章鱼缠身,这口气就玩完了。中华民族最大的智慧是活命哲学,在此可以派上用场。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晓竹)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滄海英雄:谁有权力决定医疗改革方案?
  • 陈劲松:医疗卫生事业乌烟瘴气,谁之过?
  • 医疗产业化直接扼杀中国民众
  • 中美医学教育和医疗体系之差异
  • 史正平:揭露“医疗改革”的惊天黑幕:朱镕基看病不掏钱!
  • 良医:我看中国医疗事业单位的改革
  • 中国医疗体制患上“美国病”
  • 医疗产业化之争
  • 雅科夫 :反击医疗产业化——医院黑幕
  • 蓝色天空:过去政府的急功近利与医疗改革的借鉴
  • 中国医疗改革举步艰难农民难受益
  • 关于淮生《中国农民的医疗卫生现状扫描》一文的一些想法
  • “国务院批准取消医疗广告计划”的报道失实
  • 打舆论牌喊停医疗市场化:吴仪跟利益集团大斗法(图)
  • 中国医疗体制存六大弊病
  • 中国拟禁止所有医疗广告
  • 医改何时让人人享有医疗保健?
  • 惊闻“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基本不成功”
  • 德普“回扣门”撕破大陆医疗市场黑幕
  • 中国的医疗制度有多黑?
  • 上海:20个违法医疗广告被亮“红牌”
  • 高强:我国拟取消医疗广告
  • 2005:中国医疗黑幕调查
  • 清华学子之死与中国高校医院医疗改革
  • 医疗费猛涨 中国近四成病人无法看病
  • 湖北天门发生重大医疗事故
  • 大副委员长:污血致艾滋 医疗机构应负刑责
  • 医疗广告失实伤乙肝患者 不能结婚不能生孩子?
  • 许万平:就我国医疗费问题致温总理的公开信
  • “省立医院”医疗事故二十年来不认旧帐
  • 姜福祯:教育、医疗产业化的实质是劣币驱逐良币
  • 民工追讨血汗工钱遭殴打 受伤住院又欠数万医疗费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