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舒非:坚毅的目光——我看章诒和
(博讯2005年8月12日)
    章诒和更多文章请看章诒和专栏
    
     江迅讲章诒和那天晚上差一点就心脏病发死在香港,吓我一大跳,因为那天中午我们一起喝粥,章诒和看起来挺好,我还说比之前一次我见到时好看。 (博讯 boxun.com)

    
    “作者没想到这本书能畅销”
    
    后来仔细想想,那天她是有点疲态,却被很适合她的、既朴素又优雅的发型和衬衫遮掩了。女人如果会打扮,有时真看不出真实的年龄和状态。
    
    但是即便人呈疲态,心脏病发前夕,她的目光依然是坚毅的。如果你问我对这位近年来名扬两岸三地文坛的女作家印象最深的是什么,非此目光莫属。这目光的背后是什么呢?什么东西支撑这目光呢?我一直在想,也许是倔、是傲,是不服气不服输。但是如果没有这种气质,很难想象不平凡的出身家世,却经历无数政治磨难和打击,最后还要身陷囹圄整整十载,而到了知命之年还能以一本书征服万千读者。
    
    当然我相信她自己说的“实话”。她说起初写《往事空不如烟》,根本没想到能出书,只是写好了一篇就给一些朋友看,其实是没信心,向人讨教。谁想到就有人放到网上,在网上就炒热起来,然后就有出版社要出书,出来后没想到畅销,畅销后没想到遭禁,遭禁之后没想到能获奖,获了奖之后奖又被撤销。
    
    荒诞中的自信
    
    这种荒诞恐怕只能发生在一个地方。但我想经历这么多之后,今天她写书已经是充满自信了。
    
    江迅说她在北京是关起家门写书,谁都不见,她自己也承认很少跟人来往,文化界文学圈通通不介入,真要见人就到外面吃饭,因为吃饭只花两个钟头。最怕有人撞上门来就赖着不走,所以地址电话都不给人。
    
    我问她写什么,她说不能说。我问她一天花多少时间写,她说上午写一种题材,下午写另一种。只能说这些,不能再多问。
    
    章诒和说她最鄙视两种人,一种是把真相捂住,说的写的尽是美好假相,好比有些名人夫妻感情被写得都多么幸福,家庭多么和美,其实是假的。她手上有的是例子,证据确凿,但不能写。
    
    还有一种,是没有题材写,就把身边的好朋友拿来编造,明知很伤人,还是要干,因为现在的作家都太没有生活了。
    
    我问章有没心仪的作家,她说自己是“张迷”。
    
    “香港有喜欢的作家吗?”
    “董桥。”
    “台湾作家呢?”
    “白先勇很棒!”
    
    我想起白先勇近年花大气力在昆剧的改良和救亡上,而章的本行正是传统戏剧。她说跟白先勇相熟.,“每次吃饭都讲个没完,他老要我讲故事,抓住不放。”
    
    说故事的人自己也是故事的主角,这位主角眼神够坚毅。虽然如此,我倒也看到她可爱的一面,她买了龙应台、苏童的书,说要r让作者签名:“咱也做追星族。”六十多岁的章露出淘气的笑容。
    
    (章诒和七月底应邀来港作为“香港书展”演讲嘉宾)
    
    ——BBC 作者为 BBC中文网特约撰稿人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章诒和:集体记忆并不如烟
  • 黄河清:英雄蒋彦永 巾帼章诒和
  • 徐沛:走马观花(章诒和-冰心)
  • 朱学渊:一群仙鹤飞过/有感章诒和女士的回忆
  • 以自由之笔为苦难见证--章诒和获独立中文作家笔会2004年自由写作奖(含获奖答谢词)
  •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第二届自由写作奖颁奖仪式在北京举行,章诒和获奖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