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至立国务委员、周济部长:你们能为困难群众做什么?/姚国祥
请看博讯热点:中国教育

(博讯2005年8月11日)
    抚顺师专离休干部 姚国祥

    今年的高考录取工作正在进行。录取通知书络续分发,既带来了喜悦,也带来了忧愁。

     “穷人的孩子上不起学”、“穷人的孩子上不起大学”,已经成了我们这个号称社会主义国家的突出现象。“不上学等着穷,上了学立刻穷”,是一些接到录取通知书的家长必须面对的残酷现实(见2005年11期《半月谈》)。 (博讯 boxun.com)

    尽管国家教育部声称采取措施,许多社会团体,热心人士开展救助,也改变不了这种“穷人的孩子上不起学”的基本状况。

    在对新闻媒体作了某种限制的情况下,报刊网站,仍然出现了一些使人心酸的报导。

    这是2005年8月2 日新浪网发表的一篇报导。


题目是:《主题:血泪原创:中国大学!你出卖了我的父亲》。

    父亲说:“孩子,咋读大学就要那么多的钱呢?”

    我说:“我也不知道啊,学校叫俺交俺就交了,学校说以后还要交考证费呢”

    父亲:“什么?还交?”

    我:“嗯”把头压的很低

    父亲:“去哪,就是倾家荡产卖血也送你上大学,熬出头了就好了”

    题记:我熬出头的时候是父亲熬尽生命的时候,高校!你为什么出卖我的父亲?

    父亲的家当:一间破旧的土房,一道残败的木门,一张古老的木桌。几把吱嘎乱叫的椅子,一个组装的电视,一张木床,上面皱粑粑的摔了几件汗腥的衣服,然后便是那个苍老的,脊背开始佝偻的影子。

    父亲的收入:一年养崽猪64头,1头卖100元,一共6400元;粮食:稻谷 2500斤,1斤7毛,一共1750元;玉米1500斤,1斤7毛,一共1050元;蔬菜800斤,一斤一元,一共800元。

    年总收入: 6400+1750+1050+800=10000元

    开支:猪饲料 1500元;药500元;猪食: 1000元,一共3000元

    稻谷玉米种子费 200元,药费200元,一共400元

    蔬菜种子费 100元,药费200元,一共300元

    年消费支出: 3000+400+300=3700

    每天的劳动量:养猪4小时,稻谷4小时,玉米 3小时,蔬菜2小时,一共13小时

    纯收入:10000-3700=6300元

    高校最低学费杂费:4500元/年

    生活费:300元/月,十个月3000元

    一共7500元

    6300 -7500=-1200元

    这个报告说明父亲一年不吃饭,不生病,不走亲戚,不有任何意外,还要再卖1200元的血,才可以让我完成大学的学业。但是现在已经提倡无偿献血了,那负的1200元,父亲到哪里去找呢?

    世界上最贱价的劳动力是农民的,世界上最没有良心的人是我,因为我在卖父亲的血液,但是有人愿意买吗?

    下面是原文照录的网友的感叹:“全世界只有中国在拿教育做产业赚钱,也只有中国才有因为没钱念书而自杀的事例!悲哀!”;“中国的大学学费为什么定那么高?不理解”;“学费高,不难理解,中国的教育,和房地产,医疗行业已经并称三大暴利行业”;“这混蛋教育制度怎么还不改革啊”;“还有比你父亲更穷的”;“教育不应成为一种商品交易”; “陈胜吴广去哪了,为什么就没有人来推翻这个只有表面繁荣的会吃人的社会呢”; “炮打教育部!”……这里,有些是属于气愤之言,但是,从中也可以看出,高额的学费,过重的负担,已经激起了群众的极大愤慨。

    根源在哪里?

    造成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以原教育部长陈至立和现教育部长周济为首的国家教育部,不顾我国还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国民收入水平不高的实际情况,脱离了中国国情,规定了过高的学费。

    在国家教育部的推动下,不仅高校的学费一涨再涨,由最初的每年的几百元提高到五、六千元,甚至一、二万元;高中阶段的学费、义务教育阶段的学费,也“水涨船高”。高中阶段的学费,有的甚至超过了高校学费,达到三年一次缴纳一万八千元、三万六千元……。义务教育阶段,不准收高额学杂费、择校费,就变个花样,“名校办民校”,“择校费”照收不误。……所有这些“倒行逆施”,已经成为人民群众“不堪承受之重”,已经激起了人民群众的极大不满。

    教育系统一度成为“乱收费”的重灾区之一。教育系统治理乱收费,效果并不理想。究其原因,还在于国家教育部带头乱收费。治乱要治根。治理全国教育系统的乱收费,首先要追究国家教育部的责任。

    是不是真正以邓小平理论为指导

    邓小平同志以无产阶级革命家的伟大气魄,把教育提高到前所未有的战略高度。

    早在1978年3月全国科学大会上,邓小平同志就旗帜鲜明地指出:“科学技术人才的培养,基础在教育。我们要全面地正确地执行党的教育方针,端正方向,真正搞好教育改革,使教育事业有一个大的发展,大的提高,教育事业,决不只是教育部门的事,各级党委要认真地作为大事来抓。各行各业都要来支持教育事业,大力兴办教育事业”。

    1980 年1月,在中央召开的干部会议上,邓小平同志在《目前形势和任务》的讲话中,指出某些比例失调的现象时说:“这些比例以外,还有一个重要的比例,就是经济发展和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发展的比例失调,教科文卫的费用太少,不成比例。甚至有些第三世界的国家,在这方面也比我们重视得多。印度在教育方面花的钱就比我们多。象埃及这样的国家,人口只有四千万,按人口平均计算,他们在教育方面花的钱,也比我们多几倍。总之,我们非要大力增加教科文卫的费用不可。… …从明年、最迟从后年开始,无论如何要逐年加重这方面,否则现代化就化不了。”

    在1985年5月召开的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邓小平同志语重心长地指出:“我们国家,国力的强弱,经济发展后劲的大小,越来越取决于劳动者的素质,取决于知识分子的数量与质量。一个十亿人口的大国,教育搞上去了,人才资源的巨大优势是任何国家比不了的。有了人才优势,再加上先进的社会主义制度,我们的目标就有把握达到。……中央提出要以极大的努力抓教育,并且从中小学抓起,这是有战略眼光的一着。如果现在不向全党提出这样的任务,就会误大事,就要负历史的责任”。他提出:“我们不是已经实现了全党全国工作重点的转移吗?这个重点,本来就应当包括教育。一个地区,一个部门,如果只抓经济,不抓教育,那里的工作重点就是没有转移好,或者说转移得不完全。忽视教育的领导者,是缺乏远见的、不成熟的领导者,就领导不了现代化建设。各级领导要象抓好经济工作那样抓好教育工作。”小平同志还强调指出:“各级党委和政府,对教育工作不仅要抓,并且要抓紧、抓好,严格要求,少讲空话,多干实事。比如说,改革的决定,在你那个地区、那个部门,怎样贯彻落实?校舍和教学设备不够,怎样解决?学校经费不足,怎样筹集?师生的伙食,怎样办得好一点?……各级党政负责同志,要经常深入学校,倾听广大师生的意见和呼声,为他们排忧解难。什么叫领导?领导就是服务,几年前,我曾说过,愿意给教育、科技部门的同志当后勤部长。今天,我还是这个态度。领导者必须多干实事。那种只靠发指示、说空话过日子的坏作风,一定要转变过去。”

    邓小平同志还多次谈到关心群众生活的问题。他说:“我们党同人民群众的关系过去是很好的。密切联系群众,是我们党的一个优良传统。林彪、‘四人帮’极大地破坏了我们党的这个优良传统。但是,把脱离群众这个问题统统归到林彪、‘四人帮’身上也不合乎实际,我们自已也有责任。一些脱离群众的制度,包括那些特殊待遇在内,文化大革命前有的已经有了,但这没有现在这样厉害。……我们的历史经验是,越是困难的时候,越要关心群众。只要你关心群众,同群众打成一片,不仅不搞特殊化,而且同群众一起吃苦,任何问题都容易解决,任何困难都能够克服。”

    请问国家教育部的领导同志和其他有关领导同志:小平同志所说的“各级党委要认真地作为大事来抓”、“要以极大的努力抓教育”、“对教育工作不仅要抓,并且要抓紧、抓好,严格要求,少讲空话,多干实事”、“印度在教育方面花的钱就比我们多,象埃及……在教育方面花的钱,也比我们多几倍。我们非要大力增加教科文卫的费用不可”……,你们做到了吗?小平同志谆谆嘱咐我们:“要关心群众,同群众打成一片,……同群众一起吃苦”、“要经常深入学校,倾听广大师生的意见和呼声,为他们排忧解难”,你们照办了吗?面对目前我国教育和穷人孩子上学存在的种种问题,能够称得上是真正以邓小平理论为指导吗?

    是不是认真倾听群众呼声

    2004年11月,新华社主编的《半月谈》杂志,发表文章,从社会公平的角度,指出:高等学校收费已经成为“普通百姓难以承受之重”、“严重超过了普通群众的承受能力,已惹得怨声载道”。2005年6月,《半月谈》又发表《舍一取一农村教育的辛酸泪》的文章,文章说:“许多农民告诉记者,目前,教育已成为他们最沉重的负担”、“不上学等着穷,上了学立刻穷”。

    今年4月出刊的《小康》杂志,发表一份调查报告,指出有“八成民众不满我国教育现状”、“超过九成公众认为教育投入不足”。

    多年来,一些全国人民代表、全国政协委员,多次呼吁和提出提案,要求增加国家对教育的投入,要求改变学校高收费做法,……。有些人民代表、政协委员具体提出,应当大幅增加教育经费,第一步,将教育经费在国内生产总值中所占的比例,增加一个百分点,用之于九年制义务教育,特别是农村义务教育。

    我作为一个共产党员,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也多次反映情况,提出建议。

    但是,所有这些呼声、意见,国家教育部和其他有关领导同志都无动于衷,不予置理。高等学校,重点高中,其他所谓的重点学校,照样高额收费。每年都有许多穷人的孩子为上学而走投无路。每年都有大量的贫困农民、下岗职工陷入困境。每年都有一批贫困学生得到“恩赐”,背上债务。每年社会团体、热心人士都要忙碌一番。……

    在这里,我很想问一问:陈至立国务委员、周济部长,你们又为困难群众做了什么?

    对党员、群众的意见、建议,中国共产党章程有了明确规定,党组织有责任认真处理、负责答复。最近公布实施的《信访条例》,也具体规定了受理部门应当在一定期限内处理、答复。中央关于开展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的意见中,更强调要“坚持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广泛听取群众意见,自觉接受群众的评论和监督。……对应当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问题,要集中力量切实解决;对暂时解决不了的问题,要向群众作出说明;整改效果不好,多数群众不满意的,要在上级党组织的监督下重新进行整改。”可惜象国家教育部这样的领导部门和领导同志,可以不受党的章程、国家法令、中央决定的约束,可以对群众的呼声装聋作哑,我行我素。而且还没有组织、领导去管管他们。这真叫我们老百姓无可奈何了!

    真是可悲可叹啊!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一个高级讲师的呐喊:但愿不要走过场─评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姚国祥
  • 给《再谈我国的教育》补充两份材料/姚国祥
  • 前校长、高级讲师姚国祥:再谈我国的教育(触目惊心)
  • 姚国祥:对于几个重大问题的意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