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世界一流大学是怎样扶贫助困的/薛涌
请看博讯热点:中国教育

(博讯2005年7月26日)
    薛涌

       当今世界一流大学都把吸引优异的贫困生视为首务。看看人家的一流大学,我们那些重点大学,是否觉得汗颜呢?

        在高等教育,特别是世界一流的高等教育上,弱势阶层机会少,进而使其子弟在未来的竞争中吃亏,使弱势更为弱势。这是全世界普遍存在的现象。近年来,美国的这一现象更加突出。 (博讯 boxun.com)

       根据1999-2000年对18-24岁年龄层接受高等教育状况的统计,在美国年收入两万五千美元以下的贫困家庭的子弟,只有31%上了大学。年收入在两万五以上、七万五以下的中等家庭,其子弟有54%上了大学。年收入超过七万五的富裕家庭,其子弟79%上了大学。不仅如此,在上大学的人中,家庭收入的高低决定了大学的质量。比如在最低一档的两年制公立大学中,20%的学生来自贫困家庭,59%来自中等家庭,只有21%来自富裕家庭。在两年制私立大学中,22%的学生来自贫困家庭,50%来自中等家庭,28%来自富裕家庭。

       四年制大学则完全是另外一种景观。在公立大学中,来自贫困家庭的仅11%,来自中等家庭的为48%,来自富裕家庭的占41%.在私立大学中,来自贫困家庭的为8%,来自中等家庭的也不过35%,来自富裕家庭的则占据明显多数,高达57%.在一流名校中,情况更加严重。根据2004年的统计,贫困生仅占3%.如果把美国社会一分为二,低收入的一半家庭的子弟在这些精英大学中仅占10%.剩下的一半都是高收入的家庭子弟。

       高等教育贫富不均,已经成为对美国大学特别是精英大学最大的挑战。如今各校都相继有新政策出台,并且彼此展开竞争。哈佛大学在未来一年的学费和食宿费用将达到44350美元。

       但去年哈佛宣布免除收入在4万美元以下的家庭的教育费用。普林斯顿大学则早在四年前就用奖学金代替了学生贷款,让学生毕业时不至于负巨额的债务。耶鲁大学最近宣布扩大对低收入家庭的资助,其中家庭收入在45000美元以下的学生,费用全免。维吉尼亚大学几乎是最好的公立大学,也对家庭收入在38000美元以下的家庭大开方便之门,用奖学金代替了人家的贷款。

       这一系列政策,今年开始看出效果。比如哈佛大学录取的收入在6万美元以下的家庭的学生,一下子增长了21%.代价是哈佛拿出200万美元的额外奖学金。

       这对哈佛8500万美元的年度预算来说,是个不小的开支。维吉尼亚大学录取的家庭收入在38000美元以下的学生人数,几乎增加了三倍。普林斯顿录取的家庭收入在5万美元以下的学生的比例,也从11%提高到16%.这些成就,并非只要大学拿出钱来就可以得来全不费功夫。许多贫困家庭的子弟,即使学业优异,但一个上过大学的人都不认识,根本不觉得自己属于这种贵族名校。即使进了名校,自己省吃俭用、每周打工,而同住一屋、出身富家的子弟一天到晚买名牌奢侈品,这样的精神压力对于一个18岁的孩子也不容易克服,难免把上名校视为畏途。所以,各名校不仅拿出大笔奖学金,而且还大量做电视广告,让贫困生知道自己的机会。比如维吉尼亚大学的电视广告词一针见血地说:“你有个好脑子,但没有钱?大门向你敞开着!”同时,各大学把自己已经招来的贫困生组织起来,让他们给低收入地区的居民打电话。这既给他们提供了工作,又可以让他们现身说法,吸引更多的贫困学生前来就读。

       Arcila就是一个经典的例子。她是一位哥伦比亚移民的女儿,父母不会讲英语,也不认识任何上过大学的人。她1994年看过一个以哈佛为背景的电影,但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也能去这种童话般的学校读书。她父亲在一个标签厂做工,母亲是个校车司机,家里的银行账户中只有1500美元存款。这样的孩子也能上大学吗?但是在高中三年级时(美国高中有四个年级),她突然接到来自哈佛大学的电话。打电话的人是一个哈佛的本科生,来自类似的贫困家庭。他首先祝贺Arcila在初级SAT考试中取得了优异成绩,然后详细介绍了哈佛的奖学金和校园生活,鼓励Arcila申请。两个人在电话中聊了一个小时,最终Arcila下定决心申请,并且被录取。

       如今,Arcila已经是哈佛的本科生。她没有一点儿债务,连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也是学校给买的。生病的医药费由学校支付(一般学生的医疗保险,还是需要自己支付一定的药费),甚至可以得到免费票参加一些文化活动。她家里仅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贡献一点教育费用,她自己需要贡献3500美元的费用。不过,她一周工作10到12个小时,夏天干全职工作,挣出这点儿钱富富有余。而她的工作,就是替学校给其他的低收入家庭的高中生打电话。

       Arcila的经历,听起来像个现代版的灰姑娘的童话。然而大学在现代社会中的一大功能,就是使这样的童话变为现实。从中国的“建设世界第一流大学”的运动开始的时候起,笔者就反复撰文指出,当今世界一流大学都把吸引优异的贫困生视为首务。可惜,中国大学的改革者们一直对此不太看重。看看人家的一流大学,我们那些重点大学,是否觉得汗颜呢?

       [作者:薛涌 萨福克大学历史系助理教授]

      (来源:吕氏雅舍文艺网)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