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任诠:中共继续坚持一党专政
(博讯2005年7月26日)
    任诠更多文章请看任诠专栏

     1949年,中共打着民主的旗号,窃取了中国大陆政权后,毛泽东全面彻底的复辟了封建专制制度。1976年,毛泽东死后,他的接班人华国锋企图继续打着毛泽东的旗帜统治下去,但很快被邓小平一派发动宫廷政变赶下了台。1979年,中共召开十一届三中全会,邓小平上台主持工作,"人亡政息",他废除了毛泽东的全面无产阶级专政论,实行毛泽东周恩来制定的和美、日友好的外交方针,实行改革开放。这应验了毛泽东在文化大革命中打倒邓小平时说的话"刘少奇、邓小平是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但是,他所说的资本主义道路,是相对于封建专制的社会主义而言的,和真正的走资本主义道路有本质的差别,无非是为了权力斗争的需要。邓小平上台后也一样以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为名,把两任中共总书记胡耀邦和赵紫阳赶下台。1992年,中共十四大,邓小平吸取毛泽东死在岗位上,他的接班人华国锋立足没稳,没有站住皇位的经验教训,以及八九民运中,为争他的皇权各派激烈斗争,有惊无险的经验教训,把党政军大权交给江泽民一个人。但邓小平还在垂帘听政,并且快速出版了《邓小平文选》,反复强调他提出的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一百年不变,以便在他死后来约束影响中共的政治方向,以防止"人亡政息"的现象出现。很像三国的诸葛亮辅政,制造假木人,在病死五丈原后继续伐魏的遗风。1997年,邓小平死后,中共召开十五大,江泽民继续打着邓小平的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旗帜,宣称政治改革只能等下届领导去做了。总之,1979年到1997年近二十年,是邓小平统治时期,和毛泽东前三十年统治时期有明显不同,例如:毛泽东死前还讲"限制资产阶级法权",邓小平死前讲"不论姓'资'姓'社'了,看是否有利于生产力发展。"但是,要回归到1911年孙中山建立的民主共和国,还有一段艰难的曲折的道路,这从中共残酷镇压中国民主党、法轮功等事件中可以略见一斑。


1、 邓小平的最后政治交代

     被毛泽东选为"太子",并唯一写进中共九大《党章》的接班人,中共十大元帅之一,自称天才,争当国家主席,手拿红色《毛主席语录》,信奉孔孟之道的--林彪,他在和毛泽东的权力斗争中,制定《571工程记要》,这是反对中共封建专制的第一檄文,具有化时代的意义,但在皇权浩荡的共产主义王国里,落得折戢沉沙在蒙古温都尔汗的下场。但林彪曾说过一句对封建专制政权的权力斗争高度概括的惊人之语"得到政权得到一切,失去政权就失去一切。"

     邓小平也一样,在镇压八九民运的前三天,1989年5月31日,召见李鹏和姚依林时说"新的领导班子一经建立了威信,我坚决退出,不干扰你们的事。希望大家能够很好地以江泽民为核心,很好地团结。只要这个领导集体是团结的,坚持改革开放的,即使是平平稳稳地发展几年,中国也会发生根本性变化,关键在领导核心。我请你们把我的话带给将要在新的领导机构里工作的每一个同志。这算我的政治交代。"(《邓小平文选第三卷》301页)邓小平利用八九民运完成了高层次权力更迭的同时,把民主力量一网打尽,停止了政治改革,保住了中共封建专制制度,使其照旧统治下去。

     (1)、邓小平怎么样完成中共高层次权力更迭?他怎么渡过八九民运这一难关?我们从中共十三大、十四大、十五大、十六大的中共领导人的变化中可看到其中的特点。

     1987年中共十三大:中共总书记:赵紫阳,政治局常委:赵紫阳、李鹏、乔石、胡启立、姚依林,军委主席:邓小平,第一副主席:赵紫阳,常委副主席:扬尚昆。

     1989年6月中共中央:中共总书记:江泽民,政治局常委:江泽民、李鹏、乔石、姚依林、宋平、李瑞环,军委主席:江泽民、第一副主席:扬尚昆、副主席:刘华清,秘书长:扬白冰。

     1992年10月中共十四大:中共总书记:江泽民,政治局常委:江泽民,李鹏、乔石、李瑞环、朱熔基、刘华清、胡锦涛。军委主席:江泽民,副主席:刘华清、张震。

     1997年9月中共十五大:中共总书记:江泽民,政治局常委:江泽民、李鹏、朱熔基、李瑞环、胡锦涛、尉建行、李岚清,军委主席:江泽民,副主席:张万年、迟浩田。

     2002年11月中共十六大:中共总书记:胡锦涛,政治局常委:胡锦涛、吴邦国、温家宝、贾庆林、曾庆红、黄菊、吴官正、李长春、罗干。军委主席:江泽民,副主席:胡锦涛、郭伯雄、曹刚川。

     特点一:邓小平一直没有放弃军权。邓小平和毛泽东一样,是军人出身,中共是封建专制社会,必须靠军队镇压来维持独裁统治。十三大时邓小平是军委主席,只有十四大时军人刘华清进入政治局常委。1989年11月,邓小平把军委主席的权力交给江泽民后,邓小平在政治局常委中的军队代表就是刘华清,这样邓小平还可以控制军队,控制中共政治局常委。证明邓小平一直也没有放弃军权,没有放弃权力,退休还在垂帘听政。而中共召开十五大时,邓小平已经死了,也正式退休了,在政治局常委中的军事代理人,刘华清也该撤下去了。

     特点二:李鹏一直担任中共的第二号人物。十三大、十四大时他任国务院总理是中共的第二号人物,十五大时他任人大委员长还是中共的第二号人物。可见,他是中共元老选定的革命接班人,是"太子党"的代表,只是由于历史等原因,没有蹬上皇位。他有中共元老的"上方宝剑",中共十三大后可以制约赵紫阳,停止政治体制改革,开展所谓"治理整顿",八九民运时,赵紫阳出访朝鲜,不经赵紫阳允许,就主持召开政治局会议,发表《人民日报》四二六社论,把赵紫阳赶下台。

     特点三:江泽民也在垂帘听政。中共是封建专制社会,必须靠军队镇压来维持独裁统治,江泽民也偿到了,当皇帝的甜头,学习邓小平来个垂帘听政,不死是不会放弃权力的。在说他还有更大的战略,就是必须选定自己的可靠接班人,把"三个代表"定为他的思想,使中共的封建专制独裁统治继续下去。

     特点四:胡锦涛是邓小平选的第四代接班人。邓小平和毛泽东及历代封建专制皇帝一样,选好接班人是最大的心愿。确实,他通过采取一系列政治运动,特别是通过镇压八九民运,已经如意的完成了权力交接。这一点和毛泽东一样,发动文化大革命杀害了无数无辜的人民来选自己的接班人。邓小平在1989年6月16日,对新上任的中共政治局常委说"从十一届三中全会,我实际处于关键位置时起,就一直在安排接班问题。前两个接班人没站住脚,是人在变化。"他成功的完成中共高层权力更迭的经验是,不但千方百计的挑选最可靠的中共烈士的后代当接班人,而且不惜余力的扶上马,送一程,巩固接班人的政治地位。并且,还为他的接班人江泽民选出了第四代接班人胡锦涛,真是废尽了心血。1992年2月,邓小平说"中国要出问题,还是出在共产党内部,对这个问题要清醒,要注意培养人,要按照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的标准,选拔德才兼备的人进班子。我们说党的基本路线要管一百年,要长治久安,就要靠这一条。真正关系大局的是这个事,这是眼前的一个问题,并不是已经顺利解决了,希望解决的好。文化大革命结束,我出来后,就注意这个问题,我发现靠我们了一代解决不了长治久安问题,于是我就推荐别人,真正要找第三代,但是没有解决问题,两个人都失败了,而且不是在经济上出问题,都是在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问题上栽跟头,这就不能让了。要进一步找年轻人进班子,现在中央这个班子年龄还是大了点,六十一过点就算年轻了,现在还不放心啊!说到底,关键是我们共产党内部要管好,不出事,就可以放心睡大觉。"(《邓小平文选三卷》381页)因为,中共是封建专制社会,还没有民主选举制度,在选立“太子”的问题上还要继续下去,这就是中共所谓"接班人"问题。这一 困扰了中国几千年的古老问题。现在也仍然困扰着垂帘听政的无冕皇帝邓小平,当时新上任的江泽民67岁,年龄也偏大,十年以后下台时谁来接班?现在还不放心,考虑来考虑去,选立了胡锦涛,所以,中共十四大胡锦涛进了政治局常委,是最年轻的一个。当时有民谣"年龄是个宝,文凭不可少,关系最重要。"

     胡锦涛三项都占了,年龄47岁,清华大学毕业,和中共元老及改革派都关系密切。但最主要的是合乎邓小平的政治标准:稳定压倒一切。胡锦涛1989年时任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也就在八九民运的初始,西藏发生了民主运动,3月5日,首府拉萨几百名宗教人士和群众打着"西藏独立"的旗帜上街游行,胡锦涛派军队镇压,一百多名西藏宗教人士和民众被打伤,几十人被打死,这激起了西藏民运的进一步扩大。3月7日,李鹏签署国务院令,在拉萨实行戒严,镇压了西藏民主运动。可以说胡锦涛残酷的动用军队镇压西藏民主运动,为中共后来镇压八九民运打下了前站,上演了前奏,立下了样板。后来北京镇压八九民运,实行戒严,也是采取了和镇压西藏民运一样的方法步骤。如果当时胡锦涛和赵紫阳一样,不主张戒严,有可能把两个民运联系在一起,形成合力产生共振,会给中共致命的打击。邓小平不能不看到胡锦涛在镇压八九民运中的功劳。这也是邓小平选配接班人比毛泽东更高明的一步棋子。

     (2)、1995年,邓小平对江泽民说"看政治局有没有把六四和四五天安门事件做比较的,如果有让他出政治局。"他为什么那么怕有人把1976年发生的天安门运动和1989年的天安门运动相比较呢?为什么在八九民运的定性上,一直坚持为"动乱",而不定性为反革命事件呢?最根本的是怕1976年的天安门事件重演,如果那样,周恩来死就是胡耀邦的死,邓小平成了赵紫阳,毛泽东的接班人华国锋不就成了江泽民了吗?人们之所以把1976年的天安门运动和1989年的天安门运动相提并论,是因为它们之间确有许多惊人的相同之处。例如:都是借助于中共开明领导人逝世而引发的;都发表《人民日报》社论定的性;都是在夜里的天安门广场,被中共用暴力镇压的;都罢免了运动支持的中共领导人,前者邓小平,后者赵紫阳;都任命了新的接班人,前者华国锋,后者江泽民。从华国锋接毛泽东的班,到江泽民接邓小平的班,虽然形式类似,但不同点最重要,就是四五天安门运动六个月后毛泽东死去,接班人华国锋羽毛没丰,开国元勋大多数还都健在,邓小平联络辅政大臣叶剑英,发动宫廷政变,夺取政权上台。而八九民运后的第八年邓小平才死,八年抗战都的打完了,江泽民在邓小平的庇护下,有了八年的执政,所谓"挟天子以令诸侯"。江泽民有上海帮,又聚集了既得利益的“太子党”贪官污吏集团,江泽民的地位比华国锋巩固。华国锋时有一代中共老强人,江泽民时没有了,这样华国锋可以昙花一现,江泽民可以稳坐钓鱼台。再有社会大众求稳怕乱也是江泽民巩固地位的一个重要条件。邓小平在这八年间,采取了一系列巩固中共政权的措施。

     一是把军委主席交给江泽民,使江泽民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有些像外国总统的职务,克服了邓小平时期,由于垂帘听政,造成两个权力中心,责权不统一的弊病。同时又挑选胡锦涛,做江泽民的接班人。

     二是在思想上加强控制。出版发行了《邓小平文选》,为他走下政坛留下遗嘱。

     三是全力推进经济改革,提高民众生活水平。这样邓小平打了个时间差,把赵紫阳囚禁在中南海当时胡耀邦住过的红墙边一座房子里,让他成为光绪底二,当然,光绪还保留皇帝的封号,而赵紫阳的皇位被江泽民取代了,这到像蒋介石不杀"西安事变"的执行者张学良,让他闭门思过的良苦用心。这样使江泽民羽毛丰满,巩固了政权。如果邓小平也把江泽民立为"太子"后六个月死去,那么很有可能江泽民成了华国锋第二,历史得重写。历史中的这种相同中的不同,不同中的相同,构铸了历史的真谛。

     当年慈禧太后在戊戌变法时的1898年7月20日,决定废除有越轨行为的光绪皇帝,9月21日发动军事政变,她临朝训政,但她还想进一步在形式上废除光绪的皇帝地位,1899年10月,她决定立瑞王的儿子做皇帝,但外国反对废除光绪皇帝,已经不能不看外国列强脸色办事的慈禧太后,因此不敢实行预谋的废立。在慈禧太后病死的前一天,光绪也突然死去,她把光绪的侄子溥仪立为皇帝的继承人,三岁的溥仪成了末代皇帝。无独有偶,邓小平在八九民运时的5月21日,决定废除支持政治改革的中共总书记赵紫阳,但遭到外国的干涉,还受到党内改革派的反对,更受到民众的反对,这使邓小平和保守派陷入空前的孤立,于是图穷匕首现,6月4日,发动了赶下赵紫阳的军事政变。邓小平比慈禧太后更高一招的是,不仅软禁了赵紫阳,而且直接立江泽民为赵紫阳的继承人,免去日后废立的许多麻烦和变数。这是邓小平最担心的,他85岁了,赵紫阳70岁,邓小平会死在赵紫阳的前面,如不彻底废除赵紫阳,即使像胡耀邦那样给赵紫阳一个职务,在邓小平死后,赵紫阳也会翻案复出。因为,当时江泽民的势力无法和江泽民相比。这样邓小平为接班人江泽民巩固了政权,他死后江泽民可以一直软禁赵紫阳,不致于放虎归山,酿成大祸。这样赵紫阳也是不幸中的万幸,要是在毛泽东时代早就人头落地了,好在能象赫鲁晓夫一样安度晚年。1997年,退休的中纪委副书记韩天时去拜见赵紫阳,赵紫阳说"我现在是张学良。"他的比喻很贴切,可见他的头脑还是十分清晰的。1936年,国民党将领张学良,由于是一介武夫,学识浅薄要报杀父之仇,没有识破中共逼蒋抗日的阴谋,受中共欺骗,发动西安事变,兵柬蒋介石,促成了抗日统一战线。后来蒋介石没有杀害张学良,而是把他软禁起来,让他读书反思,中共多次让他从美国回大陆探亲,他终无答复,表示悔过自新。邓小平罢了赵紫阳的官后,也没有杀害他,别有用心的把他一家软禁在富强胡同六号,原来胡耀邦一家住过的四合院内。因为,胡耀邦在这逝世,触发了八九民运,赵紫阳因此下台,大有异曲同工的目的。赵紫阳并不是真正的民主派,他不可能真正实行民主派所主张的"三权分立"的资本主义民主,尽管民主派往他身上戴了许多民主的帽子。赵紫阳在八九民运中所担心的是怕邓小平把他赶下台,他知道自己的地位将不保,那样自己的政治体制改革路线无法实行。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他经过盘算,知道只有乘此机会,支持民运,取得全国人民的支持,也取得外国资本主义势力的支持,才可能有一线希望。他支持八九民运,除了爱国爱民外,重要的就是保住自己的权位。当然,他不愿动用军队杀害学生、市民,这也是重要的一点。如果八九民运胜利了,邓小平退休了,李鹏下台了,赵紫阳会继续推行中共十三大的政治体制改革路线,他还会限制那些激进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人。赵紫阳的下台,是中共封建统治集团核心权力斗争的结果,由于赵紫阳支持学运,又在权力斗争中被邓小平代表的保守派击败,陷入同民主派类似的境地,这就使人们很容易认为他同民主派志同道合。他之所以把自己比做张学良,就是原来认为八九民运声势浩大,不论邓小平镇压或不镇压,局势不可逆转,用不上多长时间,他会复出重新掌权的,这有四五天安门运动做参照物。他在5月19日到天安门广场看望绝食的学生,给予学生最后的鼓励和支持。可一晃他也被软禁了八年了,八年抗战都打完了,大势以去,要东山再起做邓小平第二也不可能了,只能按邓小平的部署做张学良第二了。1997年9月,赵紫阳发表《致十五大公开信》,要求中共重新评价六四,他说"1989年的学潮,不是反革命暴乱,用武装镇压手段去解决问题,这是错误的,产生一系列消极影响,包括政治体制改革的夭折,还有腐败越演越烈等等。"他同情学生,坚决反对中共开枪镇压,不惜为此放弃权位,从而赢得广大人民的支持。还说"六四问题拖的再久,人民也不会忘记的,迟早要解决的,早解决比晚解决好,主动解决比被动解决好。"他身陷囹圄,还关心中共的政治改革,爱国之心终身无悔,实在令人佩服。胡耀邦逝世在中国引起八九民运,可见赵紫阳的逝世在中国引起新一轮民主运动是可能的。所以,中共十分小心的对待他,又恨他死,又怕他死,像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一样,开始了生命的马拉松赛跑,不能同生,但愿同死,这是封建社会的一种病结,假如光绪皇帝在慈禧太后死去后还活着?假如周恩来、朱德在毛泽东死后还活着?历史就应该重写。

     (3)、中共是一党专政,1949年在大陆窃取政权后,把各个民主党派当作政治古玩来要,使它们有名无实。中共内部形成了许多派别,主要有:保守派、改革派、民主派,他们对政治改革有不同的看法。保守派认为"我们的政治改革是有前题的,既必须坚持四项基本原则。"(《邓小平文选第三卷》332页)改革派是主持召开中共十三大的骨干分子,主张党政分开,政企分开,协商对话的政治体制改革。民主派主张的政治改革是多党选举,三权鼎立,两院制。

     中共保守派认为,八九民运中的学生、市民、知识分子,是假借政治改革之名,实际上是谋乱反共。所以,发表《人民日报》四二六社论,定性为动乱,对八九民运的要求政治改革加以更正,使其回到他们严格界定的轨道上来。赵紫阳执行的是中共改革派的路线,那么他下台后是否表示改革派失败了呢?不是的。事实上,八九民运后中共并没有取消十三大提出的经济改革开放路线,只是在政治体制改革上停止了。邓小平继续推行改革开放的路线,他说"现在中国的局势稳定,一个是由于处理一九八九年那场动乱时坚持社会主义一点也没动摇,再一个是由于坚持改革开放。坚持改革开放,是决定中国命运的一招。"(《邓小平文选第三卷》)那么,八九民运的失败者是谁哪?失败者是民主派。民主派的力量是从戊戌变法、新文化运动继承下来的,随着中共改革开放形势的发展,不断成长壮大;其中有一部分是在中共民主建国的谎言下,受骗跟着中共上了贼船的,后来认清了中共的狰狞面貌后,又从中共中分离出来的;还有很大一部分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从文化大革命的经验教训中觉悟过来的一代。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保守派把改革派当作同路人,把民主派当作年轻有为,中共各个派系的区分,只是到了1986年,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引发学生上街游行时,才明显了些。1987年1月13日,邓小平会见日本人时说"有些人在搞煽动,使用的语言很恶毒。他们一方面反对共产党的领导,反对社会主义制度,另一方面主张全盘西化,要把西方资本主义制度全盘搬到中国来。这些煽动者都是成名的人,我们要对付这些人。这些人恰恰就在共产党里。"(《邓小平文选第三卷》198页)中共镇压八九民运,可以看是保守派联合改革派,来对付民主派力量,解决从1978年以来,不断成长壮大的民主派力量。他们采取诱敌深入的战术,把民主派引到政治运动的陷阱中,然后,一网打尽,永葆红色江山,所以,邓小平说"这是我的最后政治交代。"

     邓小平下令镇压八九民运后,为了统一思想,于1989年6月7日召开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和中顾委扩大会议,许多中共元老对邓小平下令开枪镇压学生、市民提出了疑问。邓小平知道这种先斩后奏的做法不合常理,有意把责任推给别人,争辩说"有一部分老同志的支持和托付,也听取了政治局同志的意见。事件的复杂是党内赵紫阳和其他的同志关系斗争,也搞到事件中去了。"他说的这部分老同志是指陈云、李先念、王震、彭真、薄一波、邓颖超等;政治局常委是李鹏、乔石、姚依林,政治局委员是万里、扬尚昆、李锡名、江泽民、李瑞环、秦基伟、宋平、李铁映、田纪云等人。邓小平下令开枪镇压八九民运这是事实,中共部分元老和政治局部分委员支持他戒严是事实,但是,大部分人反对他下令开枪镇压这也是事实。邓小平下令开枪的理由是"党内赵紫阳和其他同志关系斗争也搞到事件中去了。"他这就是说,下令开枪的原因,是高层权力斗争的需要,不开枪镇压,就不会有学生和市民的反抗,就不能制造出反革命暴乱,就不能彻底打倒赵紫阳。

     那么,邓小平说的"其他同志"又是谁呢?很明显是指李鹏、江泽民、李锡铭、陈希同、姚依林等人。为了这些同志,邓小平才不惜开枪打死无辜的群众和学生,不惜打倒同他同舟共济,为了改革开放立下汗马功劳的赵紫阳。这些其他同志和邓小平及元老是什么关系?李鹏的父亲是中共烈士,中共总理周恩来的朋友,李鹏是周恩来的养子,是中共元老们选定的邓小平的接班人。邓小平说有部分老同志的托付,也包含了周恩来的托付,当年邓小平第二次复出,是周恩来带病亲自飞往长沙,向毛泽东推荐邓小平出任国务院代总理,得到毛泽东的批准。周恩来逝世前,把所有的希望都交给了邓小平,顶力支持邓小平的工作,为邓小平以后重新上台奠定了基础,中国有"知恩不报非君子"的俗语,邓小平不能做小人,在说也符合他的利益。但是,李鹏的政绩平平,北京到处流传"李科长"的名声。李鹏在八九民运中执行邓小平的强硬路线,受到学生和市民的一致反对,当时"罢免李鹏!"的呼声响彻全世界,使他威风扫地。那么,邓小平就要找一个比李鹏形象好的人来接替赵紫阳的职务,成为"太子"。这样中共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成为他的人选。江泽民除了有李鹏一样中共烈士的儿子身份外,不像李鹏对八九民运有很大的责任,而且中共元老都拥护他,这样江泽民成了八九民运最大的受益者。中共政权是封建专制制度,虽然不能向封建皇帝那样实行世袭制度,也不能像清朝那样在皇帝家族中选立继承人,但封建专制的血统论在中共思想中是根深蒂固的,文化大革命就有"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背叛"的封建专制传统口号。他们挑选接班人,也要在他们的后代中产生,那么,在中共烈士的后代中选立接班人就更放心,他们不但仇恨国民党的杀父之仇,而且没有生身父亲的指导,更忠于中共元老们,无疑他们就是这样的人。

     2、 狗尿苔长在金銮殿上

     江泽民成了邓小平的接班人,当上了中共一把手,看上去是偶然的,其实,他有它的必然性,这从中共党史上可以看到它的必然性。这就是两个权力中心。名誉领导与实际领导,意见不一致时,就发生矛盾,特别发生重大事件时。如果不存在两个权力中心的话,就不会发生文化大革命和八九民运了。毛泽东存在两个权力中心,所以,把左膀右臂的刘少奇林彪治死。邓小平存在两个权力中心,所以,把左膀右臂的胡耀邦、赵紫阳打倒。那么,两个权力中心,就都有各自的中心活动地点了,毛泽东、邓小平都把地点定在了上海。那么,江泽民这个长在上海的狗尿苔(毒蘑菇),也自然沾了这块风水宝地的光了。

     (1)、1949年,毛泽东领导中共,在大陆窃取政权后,在巩固政权的斗争中,以上海为自己的政治基地。他经常到上海度假和过春节,当时上海的书记是柯庆施,是毛泽东的心腹之友。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打倒"中国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刘少奇、邓小平时,在北京没有发表文章的权力,他称彭真领导的北京市委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黑市委",只有让上海市委的宣传部长张春桥,在《文汇报》上抛出姚文元的文章《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打开缺口,发动了文化大革命。后来毛泽东成立了中共中央文化大革命领导小组,取代了中共中央的领导权,上海帮进了北京当上了国家领导人。这是封建专制政权在斗争中,利用一派打击另一派的阴谋手段。太平天国的天王洪秀全,就是利用翼王韦昌辉杀了有"震主之威"的东王扬秀清,然后,又利用石达开杀了韦昌辉,而石达开最后也被洪秀全逼成了大渡河上的冤魂,几十万的农民起义军,在革命胜利后没有享受一天的幸福生活,就都由于内讧悲惨的死去了。这就是中国近代史上的"天京变乱"。毛泽东在文化大革命中也是利用了这种手段,先是利用林彪杀了有"震主之威"的国家主席刘少奇,然后,又用总理周恩来杀了林彪。在"913"事件中,周恩来一直利用国务院总理的权力控制着林彪,他来个死逼梁山,迫使林彪出逃而亡。后来,毛泽东又利用"四人邦"打倒邓小平、攻击周恩来。"螳螂扑蝉,黄雀在后",这样内讧在封建专制社会历史中是屡见不鲜。

     邓小平上台后,没有实行政治体制改革,只是在经济上改革开放了,拼命鼓吹"四个坚持",他的权力斗争也跑不了这个老龙套。1986年学潮后,他看到面临一场更大的权力斗争,有备无患,在准备自己的后备力量。他和毛泽东一样,在中共十三大辞去政治局常委职务后,就经常到上海度假或过春节,把上海作为他的政治基地。1988年和1989年的春节都是在上海过的,在那里接见外宾,发表讲话,好像又建立一个小朝廷,其实是建立自己的权力中心,扶持上海帮。当时的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市长朱熔基是使尽全身的解数来讨好邓小平,为他们为日后夺取中共最高权力打下了基础。此时,《人民日报》也连篇累牍的宣传上海改革开放已经走在全国的前列。封丛德认为"邓小平最担心的是这些政治老人在死后的权力真空,产生全国大动荡,使他们的利益受到损害。那么,他现在扶持的上海帮,就是弥补权力真空。"(1991年3月)

     八九民运失败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中共中层领导干部的抗命,不服从赵紫阳的领导。这和百日维新时的刘坤一、谭钟麟公开违抗光绪皇帝谕旨的情况一样。其中北京、上海市委就是典型示例: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看到争夺最高权力的时机以到,紧跟邓小平的步调,在《人民日报》四二六社论发表的当天,他就主持召开上海市委大会,并发表讲话要求全市认真学习四二六社论,旗帜鲜明的反对动乱。第二天就下令整顿上海《世界经济导报》,他先斩后奏,事后向赵紫阳汇报,受到赵紫阳的严厉批评。江泽民对八九民运的镇压,使八九民运没有像五四那样,运动的中心由北京转移到上海,从而取得胜利。乱在北京,稳定上海,稳定西藏,稳定全国,是邓小平在高层权力斗争中的一大策略,而且,江泽民从5月下旬就到北京来了,参与李鹏他们对八九民运的镇压,同时负责宣传工作,取代了胡启立的工作,使新闻报道有利于中共保守派,使学生们组织的撤回校园的“凯旋在子夜”的新闻记者会,没有媒体报导,行动流产。特别是邓小平和中共元老决定江泽民取代赵紫阳后,就决定彻底清除赵紫阳一派,彻底打击民主力量。为了巩固政权不留后患,不至于像华国锋那样,只当了几年皇帝,不至于像胡耀邦那样,逝世时引起很大波动,所以,这些快要进入坟墓的老人们,下令屠杀民众和学生,制造所谓反革命暴乱,这比1976年毛泽东镇压四五天安门运动时,称为反革命事件严重的多,那么,镇压的也越彻底,也为江泽民更彻底的扫清了通向权力顶峰道路上的障碍,也就能够达到这些快要进入坟墓的老人们“杀一大批,稳定二十年”的目标。6月11日,江泽民还下令镇压了上海的“中国民主党”和“自由社”两个民运组织。1992年中共十四大时,又清除了扬家将——扬尚昆、扬白冰,上海的几位干将朱熔基、吴邦国等提到中共中央工作,江泽民和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时一样,首先从北京市委开刀,副市长王保森自杀死亡,市长陈希同成了阶下囚。上海帮像文化大革命时的“中央文革领导小组”一样,迅速占领了中共中央领导地位,开始了新的文化大革命时期。当然,这是指中共在一党专政的条件下,对民主的限制,把人民的思想禁锢在“四项基本原则”的牢笼之中。而知足者长乐的人们,总是把最坏的文化大革命,和现在做比较,就有一种幸福感,所以,对于中共新的封建专制的机器加强,有些麻木不仁。

     江泽民只能按照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路线走下去,抛弃了胡耀邦、赵紫阳的政治体制改革。1997年2月,邓小平死后,中共中央召开了十五大时,上海的曾庆红、黄菊等又调进了中央政治局。李鹏对太太说“政治局开会时,都说上海话,听不懂。”

     江泽民和华国锋一样,都拉大旗做虎皮,高举毛泽东和邓小平的旗帜来保护自己。斯大林在列宁死后,大肆吹捧列宁,实际上是为了巩固他自己的地位,然后,用斯大林主义篡改列宁主义,这似乎是共产党国家的政权移交的一种模式。

     (2)、那么,为什么在邓小平,在江泽民的领导下,有两年的开明时期呢?从国际上看:他们要以一种新的姿态出现在外国人面前,表明他们不是一个顽固独裁政权,好让香港顺利回归大陆。

     从国内看:江泽民从上台那天起,要求平反六四的呼声不断,在十五大时有许多人要求平反六四,赵紫阳也发表了《致十五大公开信》,他说“如果我们不把学生的行动,视为反党反社会主义,而接受他们的合理要求,采取耐心、协调、对话、疏导,事态是可以平息下去的,这样不仅可以避免流血冲突,所带来的负面影响,而且,能在执政党、政府、人民之间建立一种新型的沟通和互动模式,开展政治体制改革,我们国家不仅在经济上取得丰硕成果,在政治上也将出现新的局面。”海内外许多媒体评论说,江泽民是华国锋第二,赵紫阳呼之欲出,这是江泽民最恐惧的事情了,让他胆战心惊。所以,在海内外民主力量的压力下,为了巩固政权,不得不做出一点象征性的表面文章来欺骗世人,看上去好像是邓后时代到来了。

     1998年5月28日,印度尼西亚发生了类似八九民运的学生运动。苏哈托总统对印尼经济发展做出了成绩,但在镇压反对派方面也毫不手软,然而,在与学生、民众的对抗中,他没有下令开枪,而是辞职,从而解决了危机。失去权力对于独裁者个人来说,是最大的不幸,但给整个社会提供了民主转型的机会。我们联想起八九民运,当时李鹏政府也下台,也会和印尼一样,不会发生六四惨案的。中共不断强调把经济搞上去,政治改革随之而来,从印尼来看,他们实行多年经济改革,但是,多年个人独裁体制不变,政治与经济的危机终于成了动乱的导火线。刘冰雁认为“中国应该从印尼吸取教训,如不改变政治制度,和人民分享政权,中国的政治危机,很可能比印尼更加严重。”(1998年6月)

     江泽民在镇压反对派方面也毫不手软,他不但在八九民运中参与了镇压学生和市民,而且六四以后,他亲手操办了许多镇压民运人士的事情,使杀气腾腾的气氛保持了很长时间。例如:1989年6月15日,上海市摔先枪杀了第一批民运人士——徐国明、卞汉武、严雪荣。1995年,刚刚释放的魏京生又被判刑14年;1996年3月,王丹又被判刑11年,而后又把他们驱除到美国。吴宏达说“江泽民要维持一党专政,王丹一届书生,魏京生手无寸铁,刘小波就那么几句话,全都老改去了,这是什么民主社会?”(1998年5月)江泽民拒不承认中共六四中犯下的滔天罪行,1998年6月28日,美国总统克林顿访华时,问江泽民“我和美国认为镇压八九民运是错误的?”

     江泽民回答“当时不采取果断措施,今天的安定是不可能的。”这时国内民运人士掀起组建中国民主党活动,江泽民一时不知所措,面对刚刚签署的《联合国两个人权公约》,面对刚刚树立起来的民主形象,他左右为难,最后又暴露出他丑恶的一面,先后把中国民主党的创建人王有才、徐文利、秦永敏逮捕判了重刑。1989年12月24日,江泽民在政法会议上说“中国永远不会抄袭西方的政治制度,而且社会主义制度在中国存在一百年,一定要把破坏安定团结的因素消灭在萌芽之中。”对于中共的倒行逆施,美国中国问题专家,麦克法夸尔说“江泽民在中共执政不变,在政治稳定的情况下,会进行一定政治改革,但中国成立真正的反对党,道路是漫长的。”(1999年7月)

     江泽民不平反六四的目的就是坚持中共一党专政。和平认为“中共领导只有走西方民主道路,否则很难对六四平反。或者说权力斗争的特殊需要,也有利于这个事件去打击他的对手力量,才会对六四进行平反。为什么呢?六四跟反右,跟文化大革命,跟1976年四五天安门运动,都有本质的不同。这些事件基本上是由于中共内部权力斗争,所产生的残酷镇压知识分子,或者残酷镇压他们自己党内派系的运动。所以,在一定时期内,为了他们自己内部政治权力需要,可以给这些事件平反。但六四事件和这些事件有本质的不同,六四是学生自发的运动,后来成为反贪污反腐败,演变成一个要求政治上进行根本变革的运动。那就是要求建立一个民主的政权,一个民主的政治制度。那么,平反六四就会形成一个无法效应,就会引起一系列连锁反应,这个连锁反应,他不像平反右派、文化大革命、四五,都不同。那时平反可以感谢党中央的英明领导,但平反六四政治上要进行根本变革。对于现在的领导人,我看不出任何平反六四的线索,建立一个民主制度。他们当然不敢平反六四,一旦平反,现有的政治制度必然解体。现有中共利益集团,他们会面对民间和国际社会上的挑战,再加上东欧、苏联的崩溃,给他们的心理压力,他们会感到中共很快失去政权,我认为这是他们的根本原因。另外,现在很多的领导人,手上并没有像邓小平、李鹏、扬尚昆,当年在第一线指挥残酷镇压学生,但他们是六四事件的直接收益者,许多人都是这样的,尤其是江泽民,直接挑战的是李鹏,你把李鹏事件解决了,江泽民在六四时表现也会被追究,这时为了他个人的利益的维护,他们不敢松手。现在既看不到中共进行政治改革,也看不到他们内部非常激烈的权力斗争,六四对民众不像右派、文革那样普遍的心灵创伤,打击面没那么大,所以,对中共的压力也没有那么强烈。而中共的压力是六四镇压造成的后果。例如:下岗工人、法轮功等等。”(1999年6月)其实,中共平反文化大革命、四五,都是因为邓小平上了台,如果不平反,他就不好办了;如果,赵紫阳一派上台,还是中共执政,也会平反六四的,但必须划一个范围,不能是彻底的平反,不然也不好办。那么,以后中共倒台,学生上台六四必然彻底的平反。鲍彤也认为中共不可能主动平反六四“我认为六四非平反不可,如果不平反六四,不仅牵制到现在,而且牵制到将来。如果六四不平反,意思就是六四可以重演,就是六四是合法的,用军队来对付老百姓是合法正确的,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如果这样不得了。六四价值意义不仅在现在,而且更重要的在将来。我想从邓小平先生逝世以后,六四问题已经成熟,这十周年是最适当的时候,这时不平反,意味着这个问题不可能主动平反,如果被动平反代价太大,我请高层领导来考虑。”(1999年5月)江泽民为首的中共利益集团,不会考虑阶下囚的建议,尽管这是善意的忠告。陈一咨认为“这一问题确实解决起来的话,牵一发动全身,影响到江泽民他们的地位,影响到整个政局,在他们手里是不能平反的。当然,这个问题早晚得解决,中共搞了那么多冤假错案,事情过了以后又平反了,江泽民解决六四对中国的长远发展是有利的,我觉得他没有这个眼光。回顾历史这类事件都会平反的,台湾的二二八事件,几十年后平反,韩国的光洲事件也平反了。为什么?中国人和外国人一样,大家都会额富裕,都不会贫穷,都希望得到自由,而不希望被奴役,有了这两点,那么民主政治取代集权政治后,也就成了历史的必然,按这条路走下去,六四问题会解决的。”(1999年5月)张良说“如果将1926年段其瑞政府惨案,36人死亡,几百人受伤。1945年蒋介石制造惨案,4人死亡,25人受伤。1976年四人帮制造的四五惨案,无一人死亡,388人被捕。与六四相比,更觉得中共的可耻,六四惨案,无论屠杀的规模,还是逮捕的人,都是史无前例的。不平反六四,中共将永远无法在人民面前,在历史面前抬不起头来。不要对江泽民平反六四有任何幻想,平反六四依靠全体人民的努力。”(2001年6月)

     (3)、江泽民为了巩固中共发觉专制政权,加强对思想领域的控制,1998年11月,他在中共开展了“讲学习、讲政治、讲正气”的教育,像中共的历届整党整风和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一样,他的“三讲”核心是讲政治,其它是陪衬。江泽民身在高位,深感政治权力斗争的尖锐,是“高处不胜寒”,所以,必须用讲政治来抵抗企图推翻他们政权的人。实际上讲政治,是毛泽东讲阶级斗争的翻版,只是说法不同换个口气而已。严家其说“江泽民讲政治,讲学习,使人感到时间在倒流,感到用毛泽东的方式来工作。”(1998年11月)江泽民还不断的出版他的著作,1999年8月9日,出版《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论唯物论和无神论》一书,把自己和共产党领袖排在一起的目的,是搞个人崇拜。苏绍智说“集权政治的发展,意识形态还要加强,加强江泽民的个人崇拜,恢复到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相反,加大各派之间的矛盾,暂时可以维护江泽民统治,像苏联一样,在赫鲁晓夫时期有一个发展,到勃列日涅夫时期,有一个长时间的镇压时期。长远看是乐观的。(1999年8月)

     时代已经不是过去的时代了,经过八九民运的启蒙,人民更加不信仰共产主义了,江泽民的“三讲”只能受到人民的反对,而人民的信仰转向了:基督教、天主教、伊斯兰教、佛教、喇嘛教等;还有中西合璧,养神健体的法轮功、中功、香功等等。这使中共统治集团恼羞成怒,首先拿李洪志开刀,但是,遭到法轮功学员的强烈反对,1999年5月,几万名法轮功学员包围中南海,抗议中共镇压。江泽民这回有了杀一警百的对立面了,拿出封建帝王的威风,下令大肆镇压法轮功,7月22日,宣布取缔法轮功,发布逮捕李洪志的通缉令,并动用所有的宣传机器,批判法轮功一周,同时,出动大批警察逮捕法轮功学员。但是,法轮功没有被镇压下去,反而在全国乃至全世界反抗,他们前仆后继,不怕坐牢,不怕牺牲,坚持不懈的斗争,几百人被中共打死。江泽民说“我比前几任领导温和多了。”没错,毛泽东在镇压反革命、反右、大跃进、四清、文化大革命中杀死了几千万人,邓小平在八九民运中杀害几千人,而江泽民在镇压法轮功也只杀害几百人,和前两位红色魔王相比,是应该引以为自豪的。但是,面对民众的反抗力量,江泽民不得不说“和法轮功的斗争,是一项长期的战斗任务。”(2002年7月)八九民运以后,中共又树立了一个敌对力量法轮功,中共花了那么大的气力,为什么镇压不了法轮功?这说明法轮功不单纯是宗教力量,它有中国传统的汉代“太平道”,明清的“白莲教”的特点,是社会大变革时期的前奏。魏京生认为“中共统治日益腐败,人民需要精神和信仰的寄托,所以法轮功和类似的民间团体迅速扩大是很自然的,是团结人的方式,这种团体可能成为中国很重要的政治势力。”(1999年5月)

     1999年9月19日,中共十五届四中全会召开,增补胡锦涛为中央军委副主席,选在这带五个9的日子,意在中共政权要长久统治中国。可见,江泽民一帮为了选配接班人,费尽了苦心,堕落到风水先生的地步。3月人大修改了《宪法》,保留了邓小平1982年修改《宪法》时,加入的国家领导人任期不得超过两届的条文。这是中共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在民主派知识分子的推动下,在政治体制改革上取得唯一以法律形式固定下来的成果,这一点很重要。和孙中山把总统权力交给袁世凯的同时,还制定了《临时约法》来限制袁世凯,确实在以后起到很重要的作用。邓小平没有以法律的程序把权力交给江泽民,而是以军事政变的手段交给江泽民的。江泽民在镇压八九民运中有功,他深感自己的罪孽深重,积怨甚多,所以,他的政治也必须按照这条封建专制政权无程序更迭的老路去走。他要学习邓小平,只要身体允许,就不会让出自己的所有权力。2002年按《宪法》不当国家主席了,把国家主席、中共总书记让给了胡锦涛,但是,军委主席不能放,军权在封建专制国家是命根子。江泽民和邓小平一样迷恋权力,恐怕会发生更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阮铭认为“历史上以不正当手段取得权力的人和集团,都有这种缺乏信心的感觉,他们都要达到政权合法性,来掩盖内心的不足,这从隋炀帝大兴土木,到邓小平搞经济建设,来掩盖他政权的不合法性。走到头时,也就是经济改革和政治改革冲突点时,就表现出来缺乏自信的许多政治现象。”(1998年10月)江泽民是自己的刀,削不了自己的柄,他不会主动打开六四这个用鲜血凝成的结,不要被江泽民的有些假象迷惑。例如:中共修改《宪法》,提出“国家保护私有财产”,这符合中共的利益,远的“社会主义改造”、“人民公社”不说年了,他们镇压八九民运,保住了中共的权力,保住了他们的利益,在六四后的十五年中,他们腐败越来越严重,“太子党”们,各级官员们,大肆贪污国家财产,把人民的血汗钱都装进自己的腰包,存在了国外,摇身一变成了新的中产阶级,所以,这时修改《宪法》要保护私有财产了。下岗失业的工人,谁来保护?农民失去土地饥寒交迫,谁来保护?六四难属、法轮功难属,谁来保护?不要把这一条看成是中共的进步。至于把“反革命罪”改成“危害国家安全罪”,那更是中共借助国家的利益,打击中国民主党、法轮功等组织的条文,把一切不利于中共一党专政的组织,都可以称为“危害国家安全罪”,而这个国家是中共一党专政的国家,不还是要镇压民主运动吗?陈一咨认为“虽然,中国距离一个现代化的国家还路途遥远,但不甘贫穷,追求富裕,反对专制,向往自由,是人类也是每一个中国人的天性。经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是任何国家汇入世界潮流不可回避的。虽然,它有一个自然成长过程,但它也是一个人人努力,争取实现的过程,各国虽然国情有异,但至今还没有那一个国家反其道而行之,并取得成功。逆流而动的政党和领袖,迟早要被历史淘汰的。”(1999年5月)

     江泽民说“我们党必须始终代表中国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代表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2003年《中共十六大政治报告》)所谓,“三个代表”不值得一驳。它也有其历史渊源的,中国古代建立的第一个封建专制国家的秦始皇,就是采取法家韩非子的“权、势、术,”三法来统一中国的,中共毛泽东就有“三大法宝”,邓小平有“三个有利于”。江泽民的“三个代表”,也和他们一样是封建专制国家皇帝的统治“术”,就是经济(生产力)、文化(文化)、政治(利益),从这三个方面来统治人民,其实中共的政治制度不变,哪个也代表不了,只能代表中共自己的根本利益。

     美国公布《20004年人权报告》,关于中国部分写道“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一个专制国家,宪法规定中国共产党为最高权力核心,共产党员担任政府、警方和军方的几乎所有最高职务。最高权力属于由24名成员组成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以及9名成员组成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国领导人把维护安定和社会秩序作为首要任务,并且致力于永久维持中国共产党的统治及其等级结构。中国公民既缺少对共产党领导人或改变政府体制的权利,社会主义继续是国家政治理论的基础。”(2004年2月25日)这是对邓小平、江泽民统治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最准确的定性,江泽民继承了邓小平的经济改革开放,政治保守的败笔,江泽民没有什么新鲜东西,都是按邓小平制定好的路线走的。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任诠:读袁红冰教授的的《世界不应低估中共杀戮的意愿》
  • 就1989年5月13日邓小平和赵紫阳、杨尚昆的谈话和张良商榷/任诠
  • 任诠:历史惊人的相似——纪念八九民运16周年
  • 四君子事件在八九民运中的作用--纪念八九民运16周年/任诠
  • 八九民运十件大事--纪念八九民运16周年/任诠
  • 任诠:十年磨一剑——纪念张良《中国六四真相》发表四周年
  • 任诠:破解宋楚瑜的制度竞争
  • 任诠:解读连战的历史的潮流
  • 任诠:就“相见恨晚”——和连战先生及国民党商榷
  • 任诠:诠释连战在北京大学讲到的“历史的潮流”
  • 任诠: 评连宋访华
  • 任诠:评小说《为人民服务》
  • 任诠:评袁红冰的《为法轮功辩护》
  • 任诠:中国的戈尔巴乔夫——清明节祭赵紫阳
  • 任诠: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失败对八九民运的影响
  • 任诠:中共抛出《反分裂国家法》的本质
  • 任诠:<反分裂法>是中共这只狼身上的羊皮
  • 任诠:赵紫阳遗嘱“你们还年轻,来日方长”!
  • 任诠:赵紫阳是宁死不屈的民主战士
  • 任诠:八九民运的风头是《河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