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朱学勤:“万国之上还有人类在”
(博讯2005年7月22日)
    
    
     9·11事件发生时,中国互联网上一些极端言论曾使世界舆论震骇,一些知识分子的奇特逻辑也令人惊讶。四年过去了,此类思维方式是否已经绝迹?本月7日,伦敦连环爆炸案发生,第二天起,报纸和网络即出现与四年前类似的说法。归纳起来,大致有三类: (博讯 boxun.com)

    
    一,恐怖袭击的是强权,是强权遭遇恐怖。
    
    “如此大规模的恐怖打击,必然同英国方面的某些因素有关。……恐怖是对不公不义的反弹,虽然恐怖本身也是不仁不义,无法赢取人们的支持。当强权遇上恐怖,这个世界的秩序恐怕不再是宁静。”
    
    该文对伦敦平民在此次袭击中的生命“遭遇”不置一词,却称恐怖主义是对不公不义的反弹,这是说不过去的。从纽约9·11西班牙3·11及至伦敦连环爆炸,恐怖袭击没有一次不是针对平民。到目前为止,伦敦爆炸案中死亡者已达55人,伤者逾千,这么多的伤亡者中是否有一个是唐宁街10号的成员?没有,一个也没有。这不是“强权遭遇恐怖”,而是“平民遭遇恐怖”。
    
    二,一边同情,一边庆幸,隐隐有幸灾乐祸之心。
    
    事发不过二十四小时,国内某报驻外记者报道:“西班牙许多民众暗自庆幸,与美国‘划清界限’的西班牙再也没有遭受恐怖袭击,而仍然继续跟着美国走的英国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该报道前半部分有时间、有地点、有人物、也有具体内容,符合新闻写作的“五W”准则。唯独到了后半段总结,突然失去五个“W”,变成“西班牙民众”、“有不少人认为”、“许多民众”等无具体人称的复合名词。笔者不禁要问,这到底是马德里居民的想法,还是写作者自己的心声?所谓“一边同情,一边庆幸”,是西班牙民众看伦敦爆炸,还是个别记者在看伦敦爆炸?
    
    三,承认殃及无辜,竟认为活该,因为他们支持本国政府的外交政策。
    
    有署名“冼岩”者在网上行文,开篇曰:“本文专讲道义。以道义论,恐怖分子在当下无权袭击任何一个国家,除了美英两国。作为暴力手段之一种,恐怖袭击最遭人痛恨的是它伤及平民、殃及无辜。
    
    但是,美英两国是民主国家,战争行为原则上需要民众授权。正是在美英两国民意的强大支持下,两国政府才悍然发动了伊拉克战争,攻打、占领了伊拉克国土,造成了大量无辜平民的伤亡。因为有这层因果,作为战争的责任人之一,美英两国的平民已非无辜,恐怖组织对他们的袭击大有道理。英美既然是民主国家,那里的民众支持政府外交政策,故而那里的平民应该付出如此代价。”(原文标题《恐怖分子袭击伦敦大有道理》)
    
    这是迄今为止,我看到的最为过分的说法,貌似有理,其实是冷血逻辑,胡搅蛮缠。因伊拉克战争而政见分歧,或拥战或反战,皆属正常。地铁国王十字站下遇难的同一节车厢中,想必一定是既有反战者,也有拥战者。且不论拥战者,即问反战者:是否同意用“如此代价”袭击坐在对面的不同意见者?稍有文明教养者,断不敢设想有如此冷血“道义”。至于伊拉克战争过程中有平民伤亡,则始终受到英美舆论界包括拥战者的谴责,岂能反过来成为袭击伦敦平民的理由?
    
    英美外交政策不是不能批评,如战前的“情报门”、战后的虐俘丑闻,一直为英美舆论追踪不放。笔者亦曾评论,即以上述两端,拉姆斯菲尔德也应引咎辞职,以谢国人。即便如此,是否能同意以挟持平民生命为手段,要挟这些国家的外交政策必须转向,稍不如意,即可滥杀无辜?
    
    反对某国政府外交政策与维护所有国民的生命价值,两者之间有一道政治文明的底线,不能游移,更不能突破。事实说明,今天的恐怖主义是不分强权弱势,不分官员市民,不分黄白肤色,不分宗教信仰,以大街上每一个正常行走的和平居民为潜在票源,想绑就绑,想杀就杀,地球上任何地方生存的居民,都是他们的潜在“票源”,都可能成为一旦外交勒索失败,立刻被撕票的对象。如此恐怖主义,哪里是“对不公不义的反弹”,怎么可以“一边同情,一边庆幸”?这些说法,只是令人痛心地说明,政治文明的底线在我们一部分知识分子中并未确立。至于公然说“袭击伦敦大有道理”,则已经滑落到距离恐怖主义本身逻辑不远的地方去了。
    
    近代恐怖主义来源于法国革命雅克宾专政。谁也没有像罗伯斯庇尔那样,把恐怖与道德之间的联系说得那样透彻:“没有恐怖的美德是软弱的,没有美德的恐怖是邪恶的。”从那以后断头台疯狂起落,恐怖以“美德”名义向“邪恶”宣战,以平民血泊论证自己的“道义”高尚。欣赏此道的左翼极端知识分子,也都是极力挖掘恐怖政治中的“美学价值”,漠视众多平民生命,以满足自己的道德自恋。
    
    “万国之上还有人类在”,这是胡适留下的名言,六十年过去了,只要政治文明在人们的头脑中尚未普遍确立,这句话在中国就不会过时。生命价值既是最高,也是最低,是任何政治诉求都不能突破的人伦底线。如果因为意见不一,就可以突破这条底线,“大刀向所有人头上砍去”,或有意无意地欣赏“恐怖是对不公不义的反弹”,或以邻为壑,“一边同情,一边庆幸”,乃至公然说“袭击伦敦大有道理”,那么人类就只有一条路可走,重回霍布士所谓的丛林时代——那里只有弱肉强食,“一边同情一边庆幸”的下一步就是轮到自己被吞噬;那里强权与恐怖是天然一体,并不分谁“遭遇”了谁,恐怖早已是强权之手足,强权本为恐怖之头颅;因为如此,所以那里对平民的“袭击”永远“有理”,过去有理,现在有理,将来也永远有理。——如此“秩序”,还会有“宁静”吗?
    
    伦敦爆炸案不是“强权遭遇恐怖”,而是“人类遭遇勒索”。我们今天绥靖恐怖主义,明天,恐怖主义就会光临到自己的头上。
    
    ——东方早报/日期:2005-07-19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恐怖袭击与反恐的变化,兼论冼岩的“恐怖之道” /管见
  • 根源:铲除极权暴政就是反恐大业中极其重要的一环——纪念“9·11”恐怖袭击三周年
  • 根源:必须用军事与和平演变双管齐下的方式铲除恐怖主义——为“9·11”恐怖袭击两周年而作
  • 胆小鼠:近年来,有多少中国人在恐怖袭击中伤亡?
  • 恐怖袭击惊魂意战机米兰拦截中国民航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