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百姓的困惑——依法治国为何如此难以落实?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5年7月22日)
    
    
     为什么在大连这样一个国际化、开放的美丽城市里,破坏环境等违法行为得不到制止,有法不依,违法者逍遥法外,法院执法犯法? (博讯 boxun.com)

    
    那么多开发商没有任何审批手续就可以随意劈山、砍树、毁田搞开发。
    那么多的行政与职能部门眼看着确凿的违法行为相互推诿扯皮、不作为。
    失地农民和群众的利益受损无人过问,举报人被打的头破血流没人管。
    
    群众向各级党和政府以及所有有关部门反映问题都无任何结果。
    并且违法行为还在继续┅┅
    这些事就真真切切地发生在大连市。请问这样的城市还有资格参加全国文明城市的评选吗?
    这样的社会还能算是和谐社会吗?
    
    在全国大力整顿土地市场的日子里,在辽宁省大连市西郊,有人没有任何手续仍在违法占地,建工业园区,致使风景秀丽的山林绿地满目疮痍。
    这起违法占地案件发生在大连市甘井子区红旗镇棠梨沟村.在大连市总体规划发展图中,该村处于城市森林公园内。这里山坡和缓,植被丰茂,一条小溪从中流过,原本风景十分优美,人居环境极佳。在大连机场乘坐去青岛、上海或广州的飞机,可以看到这里周围是绵延数公里郁郁葱葱的群山,棠梨沟就在这群山中蜿蜒数公里。如今从飞机上望去,这里已经面目全非,山林遭到损坏,山坡被劈的到处岩石裸露,渣石遍地。
    仅仅为了建设几十万平方米的工业小区,违法占地者致使几百万平方米风景秀丽的山林绿地满目疮痍,严重破坏了生态环境。
    
    发生在棠梨沟的非法占地从去年春天就已陆续开始,占地者雇佣打手,暴力强占农民的耕地和果园。失地农民利益严重受损。我们强烈要求土地执法部门尽快制止无任何手续的违法施工,但执法部门相互推托,不予制止。数月后,直到2004年8月20日甘井子区规划和国土资源局,只对大实集团的违法占地近5万多平方米中的3千平方米,罚款4万5千元整(据内部人透露罚款目的是为了“补办手续”),对其它违法占地未做任何处罚。而且劈山毁林违法建设继续进行。直到2004年9月1日我们到法院起诉甘井子区规划和国土资源局行政不作为后,9月2日,大实工地又进行了数千平方米的劈山放炮作业。
    
    9月25日甘井子区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我们列举了十多项被告应履行的职责:没有依《土地管理法》第76条,限期拆除在非法占用土地上新建的建筑物和其它设施,恢复土地原状。没有依法没收在非法占用的土地上符合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的新建建筑物和其它设施。没有按《信访规定》给信访者答复。没有对违法占地者进行行政处分。没有对构成犯罪的嫌疑人追究刑事责任。没有将案件移送司法机关。对抗拒查封的违法施工者,没有提请公安机关依照治安处罚条例的有关规定处罚,导致违法占地者逍遥法外,等等。
    
    而当地法院却驳回我们的诉讼请求,理由是:被告没按规定处罚,应由上级有关部门纠正或内部调整处理,不属于行政法律法规调整范畴。这真是天大的笑话:行政机关违反法律不依法行政,不能被依法起诉。
    2004年10月29日,当地更多的群众,以甘井子规划和国土资源局,对大实集团以外的其它更多的违法占地者,不依法查处为由,起诉至法院。法院却以各种非法借口刁难起诉人:2004年11月4日,法庭发《通知》给起诉人,要以重复起诉为由驳回起诉,后经代理人反驳(根据是:起诉人不重复,第三者不重复,事实不重复),法院未能作出裁定。
    
    2004年11月17日又以身份证复印件不清楚为由,要求起诉人重新更换身份证复印件,违反有关审查时间的规定。
    其后又以第三人太多案情复杂为由,要求起诉人撤诉,把案件拆开,以第三人数分多个案件诉讼,后经代理人据理反驳(根据是:1、法律没有规定案情复杂就不可起诉,2、分开诉讼降低审判效率有悖经济诉讼的原则),法院又未能作出裁定。
    最后12月6日,法院突然以“起诉不具备其它法定要件”为由,驳回起诉,且没有说明起诉不具备那项“其它
    法定要件”。
    
    我们又在12月13日上诉,两个案件中院拖延时间不给立案。我们多次问其为何没立案,回答是:案卷没从一审法院转来。而一审法院却说案卷早转到中院。直到2005年3月18日市中级人民法院才通知我们已经立案。我们到中院电子公告屏上一查,两个案件的立案时间分别是2005年1月5日和3月2日。可是在这之前的几个月,我们每隔几日都来查寻,却没有查到,怎又突然显示早已立案。
    
    第二个案件上诉五个月后,2005年5月12日,我们收到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理由是我们没有提供证据,实际情况是,我们在交起诉状时,把两份证据一起交给一审法官了(但他没有给我们打收条),一份是一张地图,上面标明违法占地的地点,另一份是一张光盘,里面存有违法占地现场的数码照片和当地土地规划图照片,照片表明,原规划图中的耕地和基本农田都被用作非法建设。法院把证据藏匿了,却说我们没提供证据。我们连打官司要提供证据这起码的常识都没有吗?退一步,如果我们没有提供证据,法院也要应根据行政诉讼法的规定,限期让我们提供证据,或开庭前交换证据时让我们提供证据,而不能违反行政诉讼法的规定,以没提供证据为由驳回起诉。
    
    据《行政诉讼法》第六十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应当在收到上诉状之日起两个月内做出终审判决。有特殊情况需要延长的,由高级人民法院批准,高级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需要延长的,由最高人民法院批准。
    我们从2004年11月3日向法院交第一个案件的上诉状至今已8个多月,二审法院立案已6个多月了,二审还没有判决,我们多次到中院找行政厅厅长,请他尽快判决,他说:我们的案件有示范性,需经审判委员会审判,已交给他们,正在排队,让我们等。
    6月3日我们又去中院找他问:我们又等了一个月,怎么还没有判决?他说还有等二至三年没判的呢,审委会有很多案件排队待审,你们回去等吧。我们又到督察办,一位姓马的领导打电话给审判委员会,催促尽快判决,可对方回答说:没有收到我们的案件。
    我们这才明白,中院把我们的案件扣押了,让我们回家等,实际在骗我们,他们根本就不想给我们判决。
    当地法院连续违反行政诉讼审判时限的规定,群众多次找人大、检察院、政法委和上级相关部门,不是见不到人,就是没有任何答复。
    
    大连水产学院的杨君德老师是一位热衷于公益事业的著名人士,他被评为大连十大环保人士。我们慕名找到他,请他帮助我们。他给我们很大的帮助。为此事,他于2005年4月27日到市人大常委会,请人大常委会依法监督法院的违法行为。当我们来到大连市人大信仿接待室要求见人大信访工作人员时,门卫告诉说,人大信访工作人员都开会去了。因为我们到人大十几次,杨君德来了也不下五次,当天上午来了一次,下午又来了,每次门卫都在推托说人大信访工作人员都去开会了,使得我们无功而返。杨老师问门卫,他们什么时间能开完会,或什么时间不开会。
    门卫回答:“不知道”。
    杨老师说:“我们到人大常委会办公室问一下,什么时间能开完会,或什么时间不开会。”
    门卫说:“没经领导批准不许进。”此时,杨老师欲用门卫的内部电话给人大常委会办公室打一个电话,门卫道:“内部电话不让外人用。”听罢此言,杨老师很是生气。
    杨老师又问门卫人大常委会办公室的电话号码,以便用手机联系一下。
    门卫说:“领导不让告诉外来者内部电话号码。”
    我想起自己车上有一本《大连电话簿》。杨老师从上面公布的一连串人大常委员会办公电话号码,从头打到尾,竟然没有一个电话有人接听(除了车队和后勤的以外)。无耐杨老师又要用门卫内线电话和人大常委会办公室联系,门卫还是说:“领导不让用。”
    此时来访的群众已聚集很多,群众向人大“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工作作风提出抗议。这时人大信访办的门开了,走出三位工作人员(事后知道:人大信访办工作人员根本就没有开会,而是把门反锁在里面不知道干什么),其中一位态度非常蛮横,声称:“内线电
    话就是不外借,电话号码也保密。”广大上访者质疑:难道这就是宣传了几年的“服务型机
    关”吗?
    许多与他打过交道的来访群众告诉我们:“这人最坏。”
    杨老师希望能见到人大常委会的领导,向其反映人大“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工作作风。又遭到这位工作人员的拒绝。
    杨老师说:“百姓要见人大领导反映人大常委会工作当中的问题,为什么不行?”
    这位工作人员大声说:“你是什么人?领导是你想见就见的吗?”
    杨老师说:“公民有权利向人大领导反映社情民意。”
    工作人员大声说:“你想反映就反映?”
    
    杨君德说:“你即不做工也不务农,是纳税人养了你,你为何花了纳税人的钱,却不为纳税人办事?”
    作为大连市最高权力机关,群众向其信访部门反映问题却见不到人,群众要向人大常委会领导反映情况,又见不到人大常委会领导,打电话又无人接听,人民群众与人大常委会就无法联系,问题就无法反映给人大常委会,那么这个人大常委会的设立就是一个摆设,一个空架子。试想一个群众无法与其联系的部门,又如何能真正的履行其监督职责呢?
    更让我们气愤的是,就在杨老师左右为难的时候,从人大常委会院里面出来一辆轿车,看车牌号,杨老师猜一定是领导的车,杨老师不顾危险上前拦住这辆车。后来我们得知,车里坐的是位人大副秘书长。这时车里的司机下来,把拦车的杨老师拖到一边,人大信访办公室的接待人员这时也从门岗旁边的办公室出来,一把揪住杨老师脖领,将杨老师拖进信访办公室,随后让公安人员带到派出所了,并对公安人员说:“要严肃处理,尽快给副秘书长一个交代。”
    作为人大领导,见到有群众拦车,不但不下车了情况,还让司机和信访接待人员及门卫强行将拦车群众拖走,强行将群众送到派出所。杨君德当时与人大常委会的领导不到两米远,但让他感觉:这“两米”犹如相隔千山万水。当时在场的不只是我们,还有许多大连其它偏远地区上访的群众,这一幕让群众联想到:封建社会的一个七品芝麻官看到有拦轿喊冤的百姓还能下轿听诉冤情,而作为一个人民的公仆却不如封建社会的一个地方官吏。
    
    在杨老师被送到派出所后,杨老师开始绝食,以此抗议大连市人大常委会工作人员的工作作风,要求见人大领导,如果领导忙,哪怕派一个常委会的普通工作人员出面听他反映问题也行。警察了解情况后,劝他停止绝食并让他回家。派出所领导认真负责,请来公安局的领导,又找来水产学院的院长和组织部部长等领导作杨老师的工作,让他放弃绝食,并答应学校负责联系见人大主任。杨老师悲哀的感叹:“百姓见人大领导为何这么难?非要以牺牲生命为代价?”
    
    杨君德见这么多领导也没吃饭,有的身体还不好,时间已过半夜,就答应离开派出所,住到学校招待所继续绝食,直到见到人大主任为止。
    群众劝说杨老师不要绝食,这样会伤害身体,杨老师说:“为了百姓的利益,这次豁出去了。”
    第二天杨老师继续绝食,忍着饥饿继续为黑石礁海边环境治理事宜忙碌,直到晚上昏倒在回家的楼梯上,被邻居发现后送到医院抢救。当学校领导知道后又劝他停止绝食,提醒他过两天你还要代表市民从市长手中接黑石礁公园落成的钥匙。杨君德为了感谢市长夏德仁为黑石礁环境改造所做出的工作,迫不得已,杨君德停止了绝食。但至今还没有见到人大领导。
    
    一次杨老师在甘井子区人民法院旁听一个行政诉讼案件,此案是公开审理,开庭前法官竟然不许旁听,把杨老师和其它旁听人员赶了出去,之后又一次开庭,主审法官继续驱赶旁听者,扬言:“不出去就不开庭。”(此事已被《法制日报》报道)
    
    甘井子区人民法院的法官公开审理案件,竟然不让旁听,侵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所赋予公民的合法权益,杨老师为此事找过甘井子区人民法院院长,但都没有得到任何答复。
    随后杨老师又向其上级法院反映此事,到了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后,门岗不让进,要求用电话联系一下,杨老师在门岗用内线电话联系几个部门都相互推拖,电话打了二十多分钟,也没有找到一个能解决问题的部门,这时门卫不耐烦了,不让杨老师继续用电话,张口就说:
    “不让你旁听就对了!”并且把电话线拉断了,杨老师对此非常气愤,说道:“你们这种工
    作作风有损于大连国际化城市的形象。”这个门卫不但不听,还叫了一些人连推带拉将杨老
    师推出门外。在大连市这样一个国际化开放性城市里,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工作人员的这种
    行为不但有损于城市形象,更有损于法院的公正形象。
    我们多次向人大反映中院违反法律规定超期不判,请其依法监督法院的工作,督促中院依法审判。但人大的工作人员回答是:“我们对中院只是监督,他们不判,我们也没有办法。”
    我们请其提供人大代表的联系方式,以便我们能联系到法定人数的人大代表提出议案,纠正法院的违法行为,但遭到人大常委会工作人员的拒绝。我们搞不明白为什么人民要见自己的代表这么难?为什么人大对法院的监督形同虚设?
    
    违法占地者有了这些“保护伞”,更加为所欲为,气焰嚣张,他们串通政府有关人员,劝举报人放弃举报,撤销诉讼;威胁群众不让其到法院作证;甚至有人打匿名电话进行恐吓,扬言要杀死其家属。
    如今,违法占地者们又大张旗鼓地施工,群众连续向相关部门举报两个多月了,相关部门寻找各种借口相互推委,一概不去查处。连去年象征性的查封一下也不做了。
    更有甚者,在群众多次向甘井子区规划和国土资源局举报违法施工仍在进行,请其立即采取有效措施进行制止。土地局的工作人员反问说:“我们没有强制执行权,他们不听我们的,我们能有什么办法?”举报人说:“你们可以依《土地违法案查处办法》第39条,对抗拒查封的,土地管理部门应当提请公安机关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的有关规定处罚。还可以依《土地管理法》第83条,申请法院强制执行。”但是土地局的工作人员竞说不知有这样的规定。举报人拿出相关法律书籍给其看。工作人员不看,举报人读给他听,他也装作没听见。
    每当土地局工作人员被质问得无理可说时,都会说:“你们已经到法院告我们(行政不作为)了,你们可以再去告。”当我们再去法院起诉,土地局却在答辩状中称:原告是重复起诉,要求法院以重复起诉为由驳回起诉。
    
    我们知道法院会以重复起诉驳回起诉,在起诉后,我们给法院写了《关于本案是否符合立案条件的说明》,请法院不要以重复起诉驳回起诉,理由是:“法律没有规定行政机关对继续违法可以不制止,更没有规定行政机关对新的违法事实可以不追究。如果法院以重复诉讼驳回我们的起诉,实质上等于宣告:有过违法行为被起诉者,再犯有同样违法行为不允许再被起诉—重复违法即合法。”但法院还是以重复起诉驳回起诉。
    如今司法诉讼的路走不通,到政府相关部门举报回答是:“你们已经诉讼到法院了,政府部门不能管了,因为政府无权干涉法院审判,只能等法院判决了。”
    因案情非常简明,举报人又多次找法院请其尽快判决,但至今中院不判。我们向上级法院反映大连市中院久拖不判,上级法院让我们到中院纪检监察、院长和大连市人大反映。这样又把我们推回来了。
    二审法院不判决,违法占地者又可以赢得时间,可以继续施工,形成更多的即成事实。
    看一下二审法庭上,被告(土地局)是如何回答的便可知道被告,拖延时间的最终目地所在。当法官问被告为何不依法申请法院强制拆除非法建筑,被告无法回答,在吱唔了一阵后回答说:“考虑到拆除会造成太大的经济损失,所以没有申请。”从以上回答便可以看出,这些相关部门配合的多么默契、和谐:法院久拖不判,行政机关拖延时间对违法占地不制止,等到生米做成熟饭,再以拆除会造成太大经济损失为由,拒不履行法定职责。
    
    现在违法占地者不像刚开始还害怕群众举报,群众举报了这么长时间,又有了这么多相关部门的保护,违法占地者气焰更加嚣张,还打击报复举报人。企图制造殴斗事件,陷害举报人。半夜袭击代理人以及申诉群众的住宅。纠集多人携带木棒铲刀等凶器打伤到现场察看的法律顾问、代理人以及申诉群众。
    如今我们向各级相关行政部门反映违法占地行为,要求其制止违法施工,他们都相互推委,致使非法施工照常进行。向上级部门反映各级相关行政部门不作为,回答是:“这事已牵扯到司法诉讼,司法独立,政府部门不能管了,要不你们撤诉,政府才能管。”这又是他们串通一气耍弄我们的把戏,我们控告了一年多,除了法律文书,没有得到任何书面答复,导致我们去北京上访都没有书面证据。如果我们撤诉连得到判决书的希望都没有了。
    
    我们依国家法律和规定控告违法行为,经历一年多时间,走遍所有途径,没有一个能走通。我们不明白,为什么在我们大连这样一个国际化、开放的城市里,有法不依,违法行为得不到制止,违法者逍遥法外,法院带头违法,法律被肆意践踏,依法治国的方略得不到落实?
    联系电话:13332288040
    联 系 人:杨卫光
    2005年7月18日
    
    强国论坛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赵昕:如此以法治国(许万平一案)
  • 江平:中国法治一百年有感
  • 刘大生:请经济学家关注民主法治宪政
  • 秋风:真正的法治是宪政之本
  • 王怡:法治如何中国?(图)
  • 順民意,彰法治,為環保總局叫停30家違法開工項目鼓掌
  • 小溪:实现民主法治人权自由平等的根本途径
  • 徐文立:“法治”和中国现行的“依法治国”
  • 郭罗基新著《论“依法治国”》评介/胡平
  • 季卫东:原罪意识、财产权以及法治的道德性
  • 论“依法治国”的两重性
  • 刘晓波:依法治港的实质是“恶法治港”
  • 專制的法制和民主的法治在香港過招
  • 安魂曲:国亲党欺人太甚!放着立即修法验票的法治渠道不配合,却故意提出总统命令的荒唐要求!
  • 刘晓波:从“宝马案”看网络民意推动法治建设(上)
  • 关注郑恩宠事件--4 解放日报的文章是对法治精神的讽刺
  • 三中全会修宪幅度 为胡温推动法治化指标◎廖真翊
  • 胡祈评论:中国文化的反民主反法治反科学性
  • 建立法治需推动违宪审查 – 张星岩
  • 李健 :为了公民权利和国家法治,请签名支持!
  • 中国在民主法治上走了多远?
  • 新政治家推动创新:在价值取向上突出民主法治
  • 政治局第N次集体学习 胡锦涛强调依法治国执政
  • 国务院提出:十年左右基本实现建设法治政府目标
  • 中国距离法治国家差得甚远
  • 吴邦国承认法治阻力在党领导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