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阿衍:中华民族应该具有新的政治理念
(博讯2005年7月22日)
     现在,中国大陆仍不能实现公有机制下的、全面政治民主的、政体开放和进入优胜劣汰的、自然的、发展规律的程序中来,已是无可争辩的事实,并且是早已丧失了公有制的基本原则,导演了一幕大量繁衍腐败分子、十分怪诞的社会大环境,实在是令中华民族感到奇耻大辱又到了忍无可忍的程度了。而国内外的各派势力虽早已呼吁联合起来,但没能真正的联合起来的主要因素就是因为未把总联合放在一个可行的程序里,其根本的原因就是把邪恶的权威们和尚未邪恶的权威更加分开,或更细致地分开,并对邪恶们没有准确的、实效的铲除策略,甚至连自己应该放开自己的主观意思,容纳更多的不同政见者和把不同的主要意向进行有效地综合都没有搞好。
     一旦各派势力能够联合起来,真正地做到各负其责,各显其能,那么,中共内的邪恶腐败势力的能度也就明显见绌了。问题的症结却是:尚没有人做好怎样联合、怎样进展的指导工作,以及付注以实施中来。我们完全能够看到,也只有不同领域的、不满中共独裁专制的人们团结起来,才有希望搅动起剪灭腐败集团的大风潮。
     当然,开初没有正当适度的纲领,不合法,就没有条件形成自己的革命阵团,和得到广大人民的普遍欢迎与支持,也是说,开初想尽一切办法就是要首先必须合法化——合法化也有许多形式,主要是不给予腐败集团惨杀人民的条件,才能有所突破。我们看到,民运阵团一系列的政治活动之所以没有成大局,也能充分地验证了仅靠任何一方的政治策略都突不破邪恶集团的遏制与绞杀。大家还看不到,开初只有兴办经济发展事业、积极渗入管理体系才能有效筹备自己的资金,以及招纳天下士子,方有基本条件促使中国大局实现科学政体的根本转变;也只有符合广大人民的实际利益才能够实现针对腐败集团以夷制夷的总政略,才能在大陆展开与形成自己的进攻态势。 (博讯 boxun.com)

     目前,国内的敌对目标是大陆的腐败集团,不是中共,这一已处在犯罪状态的管理体系,它直接困扰着中国各项事业的蓬勃发展,为之,笔者认为,组建绝对的秘密侦察队伍,拥有先进的侦察器具,收集贪官污吏的流氓犯罪的证据,把真正的黑幕揭开存档,并能把他们的权力为民所用,迫使腐败势力在人民的掌控之下不能肆虐,早日废除独裁专制,及时实现开明政体的新架构,使反人民的邪恶势力尽快进入死灭隧道,方是最有实效的政略演绎。
     因为我们认为,现在,中国的革命须分几步走,大陆人民首先能与台北各大势力联袂,与民运组织联手,促使这些势力不再在纲领上急于变革,而能切合大陆实际地开展迫使中共进化与逼使中共与腐败势力分离的运动,暂时不再以推翻中共的领导作为主要战略目标,加速促使中共废弃独裁专制并进入有效日程中来。坚决支持中共毛派势力从新执局,并能增强自己的具体动作——当然,这个毛派势力也得实现公有制下的民主政治才能站得住脚。
     大家都清楚,大陆想大干一番事业的人很多,他们对管理阶层的不公十分恼怒,但没有一个领导体系能够给他们制造出使他们能在中原驰骋的基本条件——已大大阻碍了中国的民主进程,而仅仅依靠大陆人民自己孤军奋战,出现了危机又没有后援,更没有保护他们的有效势力,只有被捉被判,未免显得我中华民族太不理智了;没有一流的、与官僚腐败势力能够角逐的内外沟通的自由通道,及时地演化出新的政治革命形势的外在环境,那么,中国革命还谈什么成功?为之有人给大陆的人民打通内外关节、使国内革命势力进入一个完全联袂的合法阵营里,已是中华民族当前的首要任务。
     眼下,大家所看到的台北反共与民运反共只是拥有最基本的理论,却不能具有有效地发展大陆群众、依靠大陆群众的积极配合、来实现自己的战略目标,岂能不是他们缺少既定方针的有效姿态所故?作为大陆上欲推动新民主运动的毛派各种人士,应能看到,放任邪恶的腐败势力继续损害人民的根本利益与不能和台北、民运各派势力、或则说不能与驻扎在国外的民运阵团结合起来、各得其所、依然不是明智的、或任由中共体系中的混子继续放纵的不良选择,而能与台北各派势力、以及驻扎在国外的民运阵团合作、已是共同的利益所需,那就得考虑怎样才能与腐朽的势力叫板又如何能打掉它的嚣张气焰呢?因为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已经被极少数人剥夺、侵占,人民又失去了自主的权力,也只有打通内外关节、不只是在理论上争高低,才能真正地搞好谁说得很对、做的最好、并能在新的革命洪流中更好地加于印证的工作。
     我们认为,开初与台北各党派陈述毛派的新政治理念、放弃敌视毛派的思想极为重要,使他们在毛派活动经费上,支援毛派,使毛派首先展开阵形,因为在与腐败势力决斗之前,毛派必须具备应有的、起码的力量,才能有望立于不败之地。是的,一时的失败是难免的,但随着毛派的准确运作与我们的积极参与,最后的胜利定会属于中华民族!
     同时,能促使台北在岛上的政略转化为中国政略、才更利于与毛派拥有一个共同的、有益的、革命营垒(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在毛派的人员需要休整、培训、或学习有关技艺时,能够不被腐败集团绞杀或干扰。
     而且,尽快使国外的民运阵团也能与毛派理性地联袂,并与毛派在内部的斗争中,不忙于争地位,还能互相配合,相互促进,在实践中逐渐完善毛派的可行理论,才能使中华民族具有中原逐鹿的政治新格局。
     而开初的路数就是需要左中右三派联合,并能引导敌对势力对腐败集团形成致命的威胁,以此影响或加速胡温变制。而敌对势力的作为是用任何手段,而毛派也不会仅拘泥于合法的手段,对于人民来说,仅用合法的手段是打不败残暴势力的,所以,毛派与任何反腐势力都应该提供方便使各种派别能因为毛派的配合才更能顺地具有条件恶化腐败政权的外部环境,使毛派自然地构成迫使胡温动摇者向毛派靠拢,不得不出台新的政治纲领,为彻底消除腐败根源拥有一个合法的社会作出巨大的贡献。
     是的,大陆人民也不想搞乱自己的国家,很想与腐败势力心平气和地交换意见,把人民应该具有的公民权力采用非暴力的手段争取过来,但是,人民面前的邪恶权威、他们是不屑接受人民的橄榄枝的,甚至不认为人民也拥有与他们相等的合法权益,他们对人民,一是欺骗,二是镇压,三是断其经济来源,至于自己违法犯罪,亵渎宪法和法律,也不让人民理论,更不要说制止了,所以,人民在没有更好的办法的前提下,也只有以暴易暴才更符合现实。也只有流血,才能得到民主权利。
     不管什么派别,开初都匮乏经费,只有从台北的乐意支援得到第一桶金,然后形成强大的势力规模,利用各种有效的方式,人民再自行筹款,同步地拥有自己的学校、训练场,帮助毛派及时地成立毛派的更多的领导小组,秘密地开展工作,严格地审查进入人民体系的人员,弄明白,开初杜绝敌特渗透极关成败,只要能慎之又慎,不急功近利,不搞横向联系,只能各负其责,一个人只能拥有一个班组,班组之间严禁沟通,一旦发现问题,再有锄奸队来解决根本的问题,已经暴露出来的同志,还有可靠的途径保护起来,再加予培训,安排其进行新的工作,才能有所进展。
     只有拥有自己的骨干力量,筹办自己的网站、电台、报纸,和学校,及时清理破坏分子,有效地审查介入的人员,协调各派的机动动作,使人民早日具备可靠的上层领导队伍,拥有先进的工作技术,完备的经验,绞杀敌人的具体的斗争策略,才能在大陆使人民开展好自己的工作。
     大家还应该清楚,要想与对手印证真章,就应当具有与对手相近的力量,最起码,得弄会使自己拥有与对手相近的力量的条件是什么?否则,你的做事方法就不会准确,而中国的政治民主运动,不是不能掀起,是因为大陆人民还没有掌握好自己已经具备的权威条件,面对腐败势力的肆虐又束手无措,更没有以暴易暴的基本方法,说穿了,邪恶势力,都因为自己的享乐条件优裕了,贪生怕死也就自然起来,一旦两手空空的人民觉悟起来,不再被蒙蔽,被戕害,也就能立刻拥有自己的力量对腐败顽固势力进行有效的打击,也就能自然的打杀腐败势力的嚣张气焰,使腐败集团在事件之中不会太放肆。
     可是,现实告诉我们,许多的政治犯仍在囹圄之中,我们却只能愤慨却无能为力,因此,我们不能不从新思考新的路数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阿衍:打杀假李逵的又一枚锋利的匕首
  • 祖国啊,我只想摆个小摊就满足了!/阿衍转
  • 阿衍:我遇到一位也准备从政的人
  • 阿衍:想一下吧,国人
  • 大陆士子给臺北總統府的信/阿衍转帖
  • 阿衍:浅谈《陈水扁的三条道路》
  • 阿衍:张高丽是不理睬你们的,不要太好的感觉
  • 阿衍:没有理由把减免的农业税看得有多好
  • 阿衍:我观中国的未来出路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