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冼岩:只不过与你们观点不同而已
(博讯2005年7月22日)
     [冼岩投稿]

    海外自由派思想重镇《新世纪》最近连续推文批评凯迪网络,称这一曾经是“大陆最有影响力的右翼思想阵地”由于被据说有官方背景的东方网收购,已经被大陆官府招安,沦为言论控制及舆论导向的工具。

     迄今为止,《新世纪》上每篇批评凯迪网络的文章都要顺便批到冼岩,因此,冼岩不能不担心是否因为自己而使凯迪遭受城门之灾,自觉有必要说几句。 (博讯 boxun.com)

    作为凯迪的老朋友,冼岩对凯迪近几年的言路轨迹堪称了解。凯迪在伸张社会正义、揭露官商黑暗方面一直不遗余力,当得起“大陆最有影响力”网络舆论监督载体这一赞誉。不仅如此,凯迪网上直接批评政府、言词尖刻偏激的发言几乎无时不有,言论之大胆,很难让人相信这是大陆媒体。当然,作为大陆语境下的网络,凯迪的言论尺度时宽时紧,基本对应于政府管理层的收放程度。这些特征,并未因东方网收购而有明显改变。

    将东方网收购后的凯迪与处身于自由世界的《新世纪》相比,大致有以下不同:1,在凯迪上可见到大量严厉批评中国政府、称赞美国政府、赞成自由派主张的文字,在《新世纪》上却看不到多少高调赞成中国政府主张、严厉批评美国政府及自由派精英的文字;2,以冼岩本人的遭遇为例,凯迪管理层即使不赞成某一观点,也会为双方提供同等平台,通过思想辩论让受众自行辨识,自由派网站中原来的《宪政论衡》、现在的《改造与建设》也均有此气量;但是,《新世纪》的做法是封杀异己观点,然后组织力量进行对方不能答辩的大批判;3,凯迪也有对言论的管制,但这种管制基本上是外界行政力量直接介入的结果,凯迪本身也只是被迫不得已;但是,《新世纪》对异己言论的控制完全出于自觉,其行为根源于其“自由意志”及“思想觉悟”。

    这种情形不能不令人质疑某些自由民主人士理念、主张的忠诚,现在他们还未掌握多少权力,就已经习惯于这样对待异己;一朝大权在握,谁知道他们会成为什么样子?当然,他们鼓吹的政治转型必然会为他们自己及其群体带来收益,但是其他人呢?

    凯迪被自由派主导的海外舆论污为“卖身投靠”,这不奇怪。受到同等待遇的还有美国多维新闻网。多维网上批评中国政府、支持海外民运的言论、报道每日络绎不绝,但就因为它同时也给数量少得多的赞成、支持中国政府行为的言论提供了平台,于是被指责为“工具”,不是“真正的媒体”--一些自由派似乎认为:真正的媒体就应该象《新世纪》那样,保持批判中国政府、支持海外民运的主格调,不同声音只容许极少作为点缀,这就是他们主张的“言论自由”、“客观公正”。

    最近,《新世纪》刊登吴庸文章《冼岩现象与因应之策》,称冼岩为中国政府辩护士,建议“在冼岩的进攻面前不应沉默”,“集中力量从不同角度对同一问题进行分析、辩证是必要的”。集中力量打歼击战,这其实是《新世纪》旗下自由派精英早已采用的战法,只不过这些精英刀枪已生锈,即使集中力量猛攻“冼岩现象”,也难免捉襟见肘;因此只好在“集中轰炸”之外再剥夺冼岩的发言权,进行缺席审判及缺席批判--这样,总算没有人来打扰他们了,精英们自圆其说应该不成问题了。

    那么,冼岩究竟犯下了什么人神共愤的罪过,使得自由民主精英们不惜自踏“底线”,也要将他批倒批臭?遍翻冼岩本人文章及批判冼岩的所有文字,罪状只有一个:在国内外一些问题上,冼岩观点与自由派主流不同。

    只不过与你们观点不同而已,有必要如此恶毒咒骂吗?随着对冼岩集中批判的升级,理性分析的声音越来越少,谩骂之声越来越大。说什么“冼岩时评以武断和强词夺理为突出特点”--“武断”也好,“强词夺理”也罢,纵然存在也只说明冼岩论据不充分或有误,与所谓“恶劣”、“张狂”、“献媚”、“神经错乱或利欲熏心”、“虚伪自私”何干?如果冼岩的论据有错,何不指出来以醒大众?冼岩发言,非求胜负、乃求真相;如果自己错了,绝对认错,不会象一些精英一样为了“理想信念”死不认帐、硬撑到底。冼岩曾认为王思睿先生是“制度决定论者”,王思睿依证据反驳,冼岩即撰文公开纠正。

    只不过与你们观点不同而已,有必要将冼岩言论视同毒品,在禁绝之后再批倒批臭吗?最近,署名大象的作者在《新世纪》撰文《厚颜与虚无:评闲言恐怖主义合理论》,似乎为《新世纪》避冼岩文字若蛇蝎提供了一种解释:“自由主义的基础是个人主义,这内在地包含着矛盾和危机”,“不可能真正地捍卫和提升文明”--换言之,自由主义的武库对付不了冼岩,只会导向“人道主义无病呻吟”与“无原则的宽容立场、对个性或多样性的尊重”;只有该作者本人贩卖的施特劳斯式保守主义,才能使冼岩“理屈词穷”。这种保守主义的精髓是人分三六九等,主张代表了先进文明及智慧、高尚的人与落后野蛮、愚钝、低俗之人不等价,只许前者“放火”,不许后者“点灯”,前者可以代表“正义或人类目的”淘汰后者。这种保守主义的最高境界应该是希特勒借行种族灭绝的纳粹主义,该作者很“懂得反省”,他似乎意识到一旦“圣战”开场,自己在代表了先进文明及智慧、高尚的白种人眼中其实也之属于应该被淘汰一族,精确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从头顶丢下来了,因此,他提出要有“自我牺牲精神”,不能“为自我保全而可能离弃正义”。

    只不过与你们观点不同而已,却被扣上诸如“魔鬼辩护士”、“中国的袁木和伊拉克的萨哈夫”、“代表东方专制主义的虚伪自私”、“为专制主义的挣扎涂脂抹粉”之类高帽。“含血喷人”本是司马南、何祚庥们的惯伎,没想到自由派精英也运用娴熟。不断有人散布流言,冼岩有“主子”、冼岩拿“卢布”,传播者中不乏自己怀揣捐款、赞助而心安理得之士。思想者接受捐助不奇怪,各种思想都有其存在理由,思想的存在同样需要物质基础。当思想不能糊口时,只有接受捐助。奇怪的只是,为什么这些怀揣大把美元、台币捐助的人,在猜测、指责别人拿捐助时也能做到理直气壮、义正词严?--同样的事,他们做就神圣、崇高,别人做就龌鹾、阴暗,这是某些自由派的一贯逻辑。冼岩靠文字为生,未接受任何一方资助。因为观点与官方及自由主义两大主流迥异,冼岩的文字无论在国内、境外媒体中均备受排斥,谋生非易。但是,冼岩不屑为五斗米折腰,不会违心迎合任何一种主流,不管它是以“历史规律”的名义还是以“普世价值”的名义。所谓“利欲熏心”、“卖身投靠”,兖兖诸公中比冼岩更适于这种评价的大有人在。

    主义、信念能够蒙蔽人的眼睛,或者让人戴上有色眼镜。那么多批评冼岩的自由民主精英,无一人指出《新世纪》禁绝冼岩文字然后组织火力集中轰炸的做法践踏了自由、民主“底线”。冼岩相信,批评者中也有不少人和冼岩一样,思想、言论的目的是为了中国人的幸福、中国社会的进步。冼岩与他们观点不同之处在于,冼岩认为社会进步必须以物质进步为基础,没有物质增进,精神进化只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当下,对中国物质进步构成最大阻碍的恰恰是被自由派奉若样板、倚为奥援的美国。美国朝野反对中海油竞购优尼科的声音千千万,归结起来理由只有一个:不能让中国继续强大。

    反之,美国朝野热衷诱促中国在条件不成熟时政治转型、“即行民主”,这种建在沙堆上的美好“愿景”,颇让一些知识精英激动得热泪盈眶。

    美国就是要让中国成为无根之萍,风吹即散。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