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延效:强烈呼吁拓展用益物权,特设“国有资产役权”“自然资源开发权”等
(博讯2005年7月17日)


王延效:强烈呼吁拓展用益物权,特设“国有资产役权”“自然资源开发权”及其“对等补偿”(欢迎转贴)
    


提交者:王延效 发布时间:2005-7-16 16:50:51
    
    


发信站: 燕南社区 (http://bbs.yannan.cn)
    
     强烈呼吁进一步拓展用益物权,特设用益物权形态的“国有资产役权”“自然资源开发权”及其“对等补偿”,夯实构建和谐社会的社会基础和法律保障
    
     这次,人大积极制定并向全社会公布了《物权法(草案)》公开征求意见,这本身就是“民主法治”的一次极大的实践和推动。大家知道,清晰、明确的财产权,特别是私人财产权及其立法,是构建和谐社会重要的社会基础和法律保障。《物权法(草案)》的制定和这次实践,将为和谐社会的构建提供坚实的法律保障,极大的推动和谐社会的发展。
     在这次《物权法(草案)》中,第一次以立法的形式确立了“用益物权”的概念及其相关的具体形态,这是对中国特色市场经济特别是资产、产权理论的又一次重要突破,它更进一步丰富、发展、深化了中国特色市场经济的资产、产权要素形式。
     从大的方面讲。中国特色的最基础性的资源、资产、产权包括这样四大块:农业用地、城镇用地、自然资源和国有资产。前两项的用益物权形态在这次的《物权法(草案)》中有了详尽的体现,但后两项的用益物权形态却没有涉及,特别是国有资产的用益物权形态尤为重要。
     众所周知,中国的农村改革取得了举世公认的成功,其根本原因是把以耕地为主要内容的农村资产、产权直接分解到最基层,直接落实到个人、农户,也就是说,它实行的实际上就是农村资产、产权最彻底的即直接落实到个人、农户的用益物权形态。但城市改革、国企改革却没有这么做,它实行的一直是以厂长负责制为主要内容的国企改革,现在对中小国企又在推行经理人买断,结果徘徊了20多年,徘徊至今,不仅没能真正解决国企改革、发展的问题,反而还严重侵害了工人的劳权,导致了严重的贫富分化和尖锐的社会矛盾,是中国以后一系列腐败和各种社会问题的重要基源。
     究其原因,以厂长负责制为主要内容的国企改革,它不是一种用益物权形态,也就是说,它不是一种独立的资产、产权形式,它既没有解决好国企发展的动力问题,也没有解决好国企发展的责任心问题,实际上是失去了监督、约束,并且在具体运作上还不规范,同时权利没有直接分解到最基层,直接落实到个人、职工,等等。如此多的弊端、缺陷,如何能有成效?!对中小国企推行经理人买断,也是同样问题多多,矛盾重重。
     因此,城市改革、国企改革要想顺利、成功的推进,就要参照农村改革的形式,实行国有资产的用益物权形态,即特设用益物权形态的“国有资产役权”。对于自然资源,特设用益物权形态的“自然资源开发权”。
     在这里还要特别注意的是:用益物权形态的“国有资产役权”“自然资源开发权”,应尽可能与原资源、资产、产权本身的属性即全民性或集体性相统一,也就是用益物权主体应尽可能是全员承包、占有,以防止其再次陷入经理人承包、占有的万劫不复的深渊。再者,“役权”本身就包涵有“调整相邻权关系”的含义,因此 “国有资产役权”大致就是现在的国有企业职工就其现在相对应的所在的国有企业为基本单位全员性的“役权”。当然,这种对应“役权”只是一种大致的思路,不是绝对的。
     关于所有权、用益物权等补偿的问题。笼统的讲“合理补偿”太抽象,应具体化,应有一个基本的原则或必要的限制、保障,如应是“价值相对等的”“合理补偿”,必要时可由专业的审计事务所审计、出具审计报告。不应仅仅是“合理补偿”,而应是“对等补偿”。这样才能真正体现对财产权特别是私人财产权的保护。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05.7.15修订
    
     jjc123:好象没必要搞什么国有资产用益物权,收资源税、物业税或者出售或者合资收红利,只要能做到人大代表民选,公共财政收入支出受到严格监督就可以了
     向国际标准靠拢就可以啦,没必要越搞越复杂,关键是政治体制问题
     2005-7-13 15:42:00 中国改革论坛 → 经济改革 → 宏观经济
    
     王延效:之所以提出用益物权形态的“国有资产役权”“自然资源开发权”,正是由于“做到人大代表民选,公共财政收入支出受到严格监督”“政治体制问题”现在无从做到!以这些无从做到的前提、基础、条件为根据来否定“国有资产用益物权”的必要性是没说服力的。我提出的“国有资产用益物权”,它“是一种独立的资产、产权形式”,相比之下,它对上面提到的“这些无从做到的前提、基础、条件”的依赖性低,并且它反过来还为“这些无从做到的前提、基础、条件”的发展奠定基础。因为,它是当前国企改革、国企发展现实而重要的选择。
     2005-7-13 19:41:00
    
     施晓渝:一定要解决好国有资产的所有权和管理权分离的问题。所有权是人民的,管理权是政府或政府委派的。怎么才能体现人民有权管理?
     2005-7-13 22:18:00
    
     王延效:只有在现代民主的条件下这个问题才有可能解决,在现有的政治条件下不可能真正解决好。
     要解决,就必须由产权入手,可以直接量化到个人,也可以用“用益物权”的形式实现事实上的占有。
     只有真正解决了产权的问题,哪怕是用益物权形态的产权,才能不断孕育、发展、壮大公民社会,才能使现代民主的发展成为可能。
     因此我们说,用益物权形态的产权的问题,具有一托二的意义:既是解决实际经营问题的举措,又可为现代民主的发展奠定所必须的基础,并由于现代民主的确立,从而才可以使更广泛意义上的经济、社会的良性化管理成为可能。
     2005-7-14 10:13:00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