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彭大泽:致蔡楚并答思童先生
(博讯2005年7月15日)
    蔡楚更多文章请看蔡楚专栏


蔡楚注:此类文学性的回复,还望思童先生谅解。
     (博讯 boxun.com)

    
    蔡楚:您好!
    
    提出自己的观点,引起专家学者的关注,扭转人类认识上的谬误,达到科学进步之目的。在我以前给你的旧信中,已经透露出我的对自己在这场宏伟的天大的天文工程中的定位://
    “午夜的钟声响了,木虫在啃噬,心虫在啃噬”,骊山足下,遭砍去双脚的卞和怀璧而泣;宗教庭上,被迫低头的伽利略悲愤难抑。还有哥伯尼,布鲁诺,加上久被冷落的赛先生,惨遭弹压的德先生,去国离乡的方先生,还有,还有那美丽、宁静、高尚的卡普里,在在都让人欲罢不能,“微斯人,吾谁与归”?再者,我所企望的与其说是一次答辩,无宁说是一个奉献,倘若孟托非类,于心何忍?加之我非专家,学养不逮,再无力深钻天体物理学,骨鲠在喉的也只是自以为是的一些想法,跌跌撞撞十多年,只想一吐为快,一献为安。
    “蛆想给蛆摆,蛆不听蛆说,奈何?天苍苍,野茫茫,一头大象倒在荒原上。要用个放大镜才看得清楚,大象脚趾姆儿掐掐头有匹兵蚁,兵蚁手头有面旗旗儿,旗旗儿上有路大字:“EUREKA!我弄死的!”你弄死的?球大爷相信。早先是声嘶力竭干吼,现在吗嘟嘟囔囔叹息,以后可能无可奈何地沉寂。
    “地球一天天转得飞快,头发慢慢个掉得捞稀,老之将至让人心紧倒也罢了,问题是解开宇宙之谜的关键的关键埋伏在这块秃瓢内的大脑皮层的沟回之中快满二十年了得嘛。堂吉珂德挑战风车,圣安德列屠龙救美,比起来的话,向全世界的专家学者挑战叫板好像更凶一些。可惜,“蜀犬吠日”,打客头些根本不球买你的账,听都懒听。仔细一想,也怪不得方教授们:那扪长一列火车,七冲七冲飞驰,高头坐满了的打客头、亮光头、工程师、老专家,凭什么听你铁路边边上惊鸡巴叫唤的野狗扯疯:“拐了,拐了,方向弄反了!应该朝本犬指示的方向才可以解决引力之谜!”可怜--我是说可怜这挂火车:全世界错得来那么正经、那么严肃、那么学术、那么专业!只有那万多光年远的外星人才晓得这条野狗的吠叫声中道出了正确的科学定律和解开天体运动之谜的关键。秋风起,树叶黄,野狗的心情也凄凉。”
    再打个比方,万有引力其实是件皇帝的新衣。专家学者毕恭毕敬捧着那根本不存在的衣裾亦步亦趋在死胡同中凡三百年!终于有黄口老儿出,出于非专业的无畏,朗声发扁言:“皇帝身上什么也没有穿得嘛!”我希望聪明的大臣们能证明引力存在,可惜,时至今日,引力在哪?请原谅我这种散打科学之不恭态度,其源有自:小学二年级时将算数课本扯了大半本摺了飞机,而当时的作文便全校有名。所以二十五年前打开本高等数学教科书时便头大脑昏,知难而退。所以现在一见拉丁字母加希腊字母及好多认不倒读不来的数学公式便只有拱手认栽,敬谢不敏。思童先生关于地球轨道的算式我就真正的看不懂,不过我认为行星轨道之所以为椭圆,是因为当初太阳生成时从银心方向辐射来的斥力大大大于其它方向上的斥力的缘故。望能就这样交流下去,散打的散打,学术的学术。谢谢,并颂 时祺!
              彭大泽 拜发
          2005/07/15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