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成功:忆青春谈师涛
(博讯2005年7月11日)
    师涛更多文章请看师涛专栏
    
     ——和当年华东师范大学九位校园诗友关于师涛的对话之一 (博讯 boxun.com)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成功采访——
    
    上海异议人士,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85级毕业生小乔(李剑虹)
    
    
    小乔:我大学时代跟师涛的交往不多,也就算一般认识的朋友吧。当时他是学校的夏雨诗社比较活跃的成员,后来还做了社长。我当时不是他们诗社的成员。但是我参加过他们诗社的一些活动。参加他们举办的一些朗诵会啊什么的。所以跟他也是认识,有过一些交往。前几年我在网上也看到署名师涛的文章,我就想可能是我的那位同学,但是我没有和他取得联系,另外我也不能确定会不有有一个同名同姓的师涛。去年12月初我在网上看到他弟弟师华发出的呼吁求救信,还有网友转贴的师涛的个人介绍资料,那么我才确认这确实是我这位同学。那当时我知道他因为涉嫌什么“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的罪名被抓住了。那这种罪名在我们国内水分是很大的。每次看到这种事例我总是感到即愤怒又无奈吧。那么这次又牵涉到我认识的一位同学,所以呢心情是确实比较不能平静。后来12月6号左右,我就拨通了师涛太太王媛的电话,我是觉得家人肯定这个时候的压力很大的,也需要一些安慰。就跟王媛还有师涛的母亲高老师聊了一些情况,我跟她们说我是师涛的同学,让她们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助的可以找我联系,也给她们留了电话号码。但是我知道其实我能提供的帮助其实也是非常有限的。面对这个现实,时局,我们经常都是无力感比较多吧。
    我是85级,正好是89这一年毕业的。当时在学校里师涛比我名气还大,已经是上海当时高校圈子里比较有名的一个校园诗人,这影响力不仅是在我们学校了!当时他在校园里也算是个明星级的人物,很有亲和力也很潇洒的一个青年学子吧。那么当时学校里可以说认识他的同学很多的,我跟他是通过象他们夏雨诗社的一些朗诵会啊一些活动认识的。
    
    成功:您有没有在诗歌朗诵会上听到师涛亲自朗诵他的作品呢?
    
    小乔:那是有过的。那是很多人轮流上台的啦,当时的状况我也印象不是很深。
    
    成功:那您是一位文学爱好者或者进一步说叫诗歌爱好者?
    
    小乔:对。当时80年代在青年当中文学影响也是很大的。算准文学青年吧。当时我们80年代的那批的学生跟现在的大学生呢,气质,生活方式各方面还是有些距离,我们那个时代是一个充满理梦想的时代,有很多浪漫的理想主义的情结。同学之间这种感情啊,还是一种很纯的,一种校园化的一些东西。您刚才说让我回忆一些跟师涛交往的佚事,我跟他交往的主要一些情节体现在我的那篇文章《怀念我的同学师涛》里面了。我跟他个人的单独交往不多,当时他们定期怀霭嫠Ç诗社的诗刊,就是《夏雨岛》,我一般也会拿一本看。我跟他个人的一些交往情节主要是在那篇文章里面,我知道他是一个64情结挺深的人。那么当时象在89年的时候呢,我们也都投身到这场运动。我们学校呢其实可以说8-90%学生都卷入进去了。当时我是89年的,正好那年是我毕业么,我7月就离校了。当时学校的一些领导,他们还是本着对学生比较保护的心态的。而我在运动中的问题也是可大可小。因为我那时候是我们学校学生自治会宣传队的成员。这个要是升级的话可能问题也很严重。当时领导就是采取了一些措施保护学生,就是让我顺利毕业,拿到了毕业证。当时的学生基本上心情都是很灰暗的,我们那年毕业生离校的时候,大家都有一种很悲壮的感觉似的。那我呢就分回家乡,我是安徽人,就在安徽的一家师专当老师,当时学校还有一批同学留在那里办学习班,去反思运动当中等一些问题,我对他们呢也还是很关心的,所以后来到国庆,正好学校中间有几天假,国庆完了我就回到上海,去看望那些比如在学习班里受煎熬的一些同学。在那之后呢也碰到师涛….
    
    成功:师涛没有关在学习班里面?
    
    小乔:师涛他可能还是在他们系里进行“反思”吧…..
    
    成功:比在班里面的同学稍微要轻一点?
    
    小乔:因为当时学校里重点盯的是学生自治会的人,他当时没有去进入学生自治会。当时路上碰到他,看得出来情绪比较低落,比较消沉吗。后来一个情节就是在一些同学小范围的聚会里,他就跟别人象说笑话一样的,说他在校园里碰到别人就跟人家说“你是猪!”,然后指着自己说“我也是猪!”他说“为什么我们大家都是猪?”用一种行为主义来发泄心中的一种郁闷不满…..
    
    成功:64以后的也可以说是秋后算帐吧,在华师大可能还不算很严重,但是据我所知有一些你们的导师或教授啊,都给关了一些时间,师涛妈妈接受采访的时候,自己主动提到了师涛当时不顾自己的个人安危,去探视过一位64后给关起来的导师,这次抓进去的时候把这个老帐也翻出来了,您知不知道这位导师是哪一位?是不是有一位叫陈琦伟的,现在做得很好的一位交大博士生导师?
    
    小乔:当时我们华东师大的情况呢我也可以简单介绍一下,就是我们后来有三位青年教师被抓进去,一位是经济系的您提到的陈琦伟老师。据我所知,那时候他30多岁吧,已经是副系主任和副教授了,当时他在学术上的发展是很好的,那么因为64当中5月中旬吧,他站出来对学生发表了一些演讲,据说那三位老师后来被抓进去的原因都是因为拒不认错,就是说他们的态度比较强硬,拒不悔改吧就是说。一位是陈琦伟老师,另外两位是中文系的,当时在中文系的学界也都比较有名,象一位是青年诗人宋琳;还有一位是做文艺评论的李劫,现在在美国。宋琳后来也出国了,到了法国。但是我不太清楚师涛他去看望的是哪一位?因为我那时候离开了。师涛他入学的时候一开始在经济系待过,后来转系转到政教系了,有可能是经济系的陈琦伟老师,另外师涛去看的我觉得有可能是宋琳老师,因为宋琳老师是他们夏雨诗社的指导老师。应该是跟师涛关系很密切的。
    
    成功:我们再换个话题。刚才我们说的师涛的这样一些很难能可贵的品格啊,就是不顾自己个人的安危站出来到一个很危险的地方去看望自己以前的一些老友或者导师,这样的现在来说是很稀有的一种品格,那回忆起来师涛在您的记忆里面最优良的品格是哪几方面?
    
    小乔:他是一个很率真很纯真的诗人,包括他这次的所谓“非法提供秘密”事件,他也是出于一腔热血一种血性吧,是一种为他人着想的那种信念出发做这件事的。当时他听到那个文件,他认为海外的一批流亡异议人士他们如果冒险闯关回国的话可能会发生危险,所以就把这个消息传递进去提醒他们不要做冒险的事,但是他自己现在呢却为此付出了惨痛代价。
    
    成功:您在文章里也提到1990年夏季的《夏雨岛》的内容啊,完全涉及到6.4而且非常大胆,让您感到极度的震撼。您可以谈谈当时读了这一期的《夏雨岛》里的一些内容好吗?
    
    小乔:那期我记得是一种黑色底色的封面,就是非常沉重的色彩,然后中间呢,用了包括师涛等好几位同学在内的…..因为当时肯定不能点出来,就是明确的写这个事件,可是他们那些诗的字里行间就能看出来是在说那件事情。那时候都是的,象80年代朦胧时代,那种诗句里印象化的东西,就是让人可以感觉到的。
    
    成功:愿意借我们电台对师涛说几句话吗?
    
    小乔:我认为师涛他没有任何违法的行为,更谈不上犯罪了,一审的审判完全是不公正的!从我内心的心愿来说,我希望二审能够给出一个公证的结论,推翻原判,能够让他获得无罪释放。但我个人对此并不乐观,我只能是祝福师涛和他的家人吧。
    
    清华大学文学院博士生导师,夏雨诗社指导教授之一,小说家格非
    
    
    格非:当时还有一份杂志叫《散花社》,做散文的,我是负责那个做散文的杂志的。那我们这个影响跟夏雨诗社比那就小得多了。我是81年进校85年毕业的,毕业以后当老师吧。那以后夏雨诗社还存在,但是我的那个社团散文社已经不存在了,又搞出一个社团叫小说社,我是他们小说社的指导老师。我和那个夏雨诗社吧,一直没有太大的关系,他们几个人跟我很熟的,比如宋琳啊,后来的张小波啊,宋强啊…..
    
    成功:接下来还有一个叫师涛的名字您记得吗?
    
    格非:当然当然。
    
    成功:您知道师涛目前的情况吗?
    
    格非:不太知道。
    
    成功:他被扣上了一个向境外媒体提供国家机密罪吧被判了10年刑您知道这事情吗?
    
    格非:我不知道不知道!师涛我知道他是四川人,当时有一些诗歌朗诵会,他会朗诵,然后我的印象他是一个能力比较强,经常组织一些朗诵啊活动,比较聪明的一个人,做事情比较投入。
    
    成功:您对这个有没有感觉比较意外?
    
    格非:我非常的意外!如果说这个事情很其实当然表明一个态度,从前碰到过类似的事情,比如说诗人啊,其他的你刚刚说的,实际上我觉得需要了解这个事情,大家有些看法,这个二审,大家做一些呼吁,如果情况确实,法律界,作家出来谈一些这个问题我觉得这个是没什么问题的,应该都可以的。你今天跟我说,说老实话我很吃惊。当时我还记得他长什么样子,他因为说四川话,说话很激动,虽然说话不是很标准,他一直不用普通话说话。我这个人在大学基本上不和人交往的,可能他们都不一定认识我,我是跟宋琳联系比较多,师涛他不一定知道我,当然现在他可能知道,但是在大学里他不一定对我有印象。
    
    成功:当时在大学里他是比你名气大。
    
    格非:当然当然当然厖.
    
    
    夏雨诗社指导老师,中国青年政治学院访问教授,诗人宋琳
    
    宋琳:师涛是一个非常纯真的人!非常纯真!我跟他交往中就是这样。师涛他给我的印象就是愤世嫉俗,对这种阴暗的东西,对这种社会中的坏人,他深恶痛绝!他身上有一种强烈的正义感!读书时代就已经是这样的了,当时感觉是特别清楚的,你看到他….呵呵….你看到他这个人的样子,就能够猜想到他有着怎么样的一个内心世界了。那么就从诗歌本身来讲,他也是个很出色的诗人。大学毕业多年以来在西安吧,更多的时间在独处,思考诗歌,所以他的诗歌有一种品质的,一种形而上的品质。他学哲学,同时呢他的笔触,都触及到日常生活的各个方面中,诗中也透露出一种对黑暗事物的强烈的….一种…..不知道哪个词比较准确,就是诗歌呢,不一定都是要象金斯伯格那样的吼叫,但是他有一种沉稳的,一种沉稳的嗓音,在师涛的诗歌中通过阅读我们能够感受到的。我不知道我这里现在能不能找到他的那本诗集,他送给我的。因为我是参加过89年的学生运动,这个我当时是作为老师,曾经对我的学生说厖我…..我声援他们!我作为老师,我当然也有义务要保护他们。所以我也尽量和学生在一起探讨什么的,那么,师涛是其中之一吧,因为他是夏雨诗社第六任还是第七任的社长吧,在他周围也云集了一些主要是写诗的同学,在那次广义上的民主运动中他自己也是参与者之一。后来的事情呢,我是听说他在山西和湖南写了一些文章,触及到当地的一些官员的利益还是怎么样厖
    
    成功:但是对他最后作出的致命的一击却不是和这些文章有关。一点都没有提到他的文学活动----他的那些论文啊,随笔啊,比较激烈的对官员有所指的那些随笔一点都没提到厖
    
    宋琳:这可能是指控他的一个理由----关于什么是国家机密这个是作为老百姓来讲,就是一个普通的记者,一个党外人士普通记者,能否能掌握到国家机密这个我们就不知道了,至于说他所触及到的这些内容,文章里面写到的,是怎么样流露出来的,我们也不清楚。我认为法律界的人士他如果关注这个案件,应该是能够作出法律的解释,比如他的律师或者指控他的一方,检察院等等,从公众舆论上来看呢,我也听说有不少对师涛的同情吧,我认为作为一个记者,他触及到的某些事情,这些是不是国家机密,这在法理上要先说清楚,当他要指控一个公民,对不对?
    
    成功:64民运的时候华师大有三位老师被抓起来了厖
    
    宋琳:对,我是其中之一。当时我们是没有判刑,我们是在看守所里面,我们叫作收容审查吧。师涛他当时反正也是作为一个学生吧,参与了一些游行活动厖反正我们私下里交谈还是比较多的,那时候我们因为….也是比较激动嘛,所以会说到各种问题,探讨诗歌,但是我觉得师涛本人当时和别的学生一样的,我是觉得他表现在参与感比较强这方面,这是我印象比较深的。
    
    成功:对师涛最后有没有什么寄望?
    
    宋琳:我表示关注!我表示很惊讶!他被判了10 年徒刑我表示非常大的震惊!我希望有关人士出自对人权的关心,能够呼吁师涛能够减刑,释放。希望你能够把这个事情促成,通过媒体方面能够对师涛作出一种声援吧。有文字,有他自己的生活经历,有他周围的朋友们作为一种见证吧厖我们多少是知道他这个人的为人的。
    
    
    夏雨诗社社长,国林风文化企业负责人,诗人张藏藏
    
    
    张藏藏:师涛不是特别熟,我毕业了他才进去(华东师范大学)。但是我知道他!
    
    成功:您知道师涛最近碰到了一些不大好的事情吗?
    
    张藏藏:我听说了,但是我不是特别清楚。判了多少年?
    
    成功:10年啊。
    
    张藏藏:哪儿判的?
    
    成功:湖南长沙判的。他妈妈当庭就昏过去了…..满惨的事情。作为师涛至少前后期的夏雨诗社的厖您当时也是负责人吧?
    
    张藏藏:嗯….
    
    成功:能不能稍微回忆一下见过一两次面的师涛,他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张藏藏:我确实呢,对师涛不是特别熟悉,但是这人呢我是很清楚的…..我是知道。因为我知道我走了以后呢夏雨诗社….师涛是不是也做过负责人吧?
    
    成功:90年以后当的社长。当了1年就毕业了好象。因为夏雨诗社的成员,大家都觉得丽娃河,夏雨岛,在他们的人生记忆中是很难忘的,我想您离开了以后还是会常常回去,故地重游一下,那应该有时候还是见到师涛?
    
    张藏藏:我这么跟你说吧,宋琳当时是留校做老师,格非也是做老师,我是从84年毕业以后呢,虽然我也回去过几次,但是我现在想说一句----我对我这个母校华师大,并没有多少留恋,印象是很不好!我是吃过她的亏的!吃过她的苦头的。所以你要让我讲唉呦“你是因为留恋母校啊,不时的回去啊….”我并没有这样!准确的说你希望我对华师大作出回忆,可我是不愿意作出回忆!他们曾经啊,华东师大对我啊,作出一些陷害的举动!对于师涛本人来讲,我也听说过,前些天听说师涛是被逮捕呢还是收审呢,不是特别清楚,我也曾经打听过到底是什么原因,但是所有被打听的人都是语焉不详。但是这一次呢,如果他判了10年啊,或者是在二审当中呢,我还是觉得作为我的一个师弟啊,特别提作为曾经都是写诗的,曾经在一个诗社里面有过传承关系的,当然我觉得是非常可惜。
    
    成功:您知道师涛在他的很短的自传里面就提到了你的名字,他讲他的初期的诗歌创作活动受到宋琳和张小波极大的影响。也就是说师涛在心目中把你们还是视为很神圣的。
    
    张藏藏:是是是,包括后面….因为不光是师涛啊,还有很多人我都知道,如果说师涛他所谓的自传里谈到我们对他的影响,我是觉得很惭愧,这一点,我觉得还是要向他致意吧厖
    
    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90届毕业生,《新京报》编辑,当代诗人吕约
    
    成功:我想有一个朋友您大概认识,叫师涛…..
    
    吕约:噢,师涛我认识。
    
    成功:您知道他最近的事情吗?
    
    吕约:我听说过一些在网上,就是讲被安全部带走了是不是?
    
    成功:不仅仅是带走,因为和海外通了一两封EMAIL,以“泄露国家机密”判了10年徒刑啊。
    
    吕约:是吗!
    
    成功:我不想让您对这个案子说什么,请您谈谈在华师大日子里您印象比较深的对师涛的…..
    
    吕约:啊师涛的是吗?可以。夏雨诗社的时候,师涛是个很活跃的校园诗人。80年代末90年代初,那个中国校园诗歌也是比较生机勃勃的时候。他在华师大的夏雨诗社应该是个中坚分子。那么师涛后来离开学校以后,和其他的校园诗人一样,就一度大家听不到他的声音了。到了前两年我才在网上看到他的名字,他写的一些诗歌,但也一直没有联系。
    
    成功:不止一位受访者讲师涛在学校里还是算个风云人物吧,好象是有一些女孩子围绕在身边的,远远的看过去,你们当时对师涛是怎么样的一个印象呢?
    
    吕约:永远是站在舞台上…..呵呵,然后旁边有一些女孩子跟他一起朗诵诗歌。是典型的浪漫主义校园诗人的那么一种形象吧。
    
    成功:师涛当时名气大到怎么样的一个程度呢?好几个人讲师涛的名气相当的大,包括刚才格非讲,他在那个时候根本没什么,师涛比他有名的多了。
    
    吕约:也就是在校园里有名。校园里他的名气大概就相对于当时的校园卡拉OK大赛的校园歌星之类的那种,属于校园明星吧。但是你说他在全国大学生诗歌界里面有多大名气这我就不是很清楚,可能也有些名气吧,因为当时还是出了一些这种刊物,就是校园诗人的。我记得当时最有名的一个叫旺秀才丹,西藏的,还有师涛,这些都是当时比较有名的校园诗人吧。感觉师涛也比较热爱表演,夏雨诗社搞很多活动,当时还是在全国的大学生诗社里面是比较有影响的。
    
    成功:夏雨诗社越来越接近64的时候,她的一些活动内容是不是也跟着越来越温度升高呢?
    
    吕约:对对。因为他们当时一个是游行,第二个也到当局去请愿。我想师涛应该也是在其中,因为我听说他们夏雨诗社的几个比较活跃的诗人都是这些活动的组织者吧。
    
    成功;刚才您甚至还不知道师涛被判了10年重刑,刚刚知道这个事情你现在怎么想的?心里的直觉是什么样的?
    
    吕约:我看到他的家人在呼吁签名。现在在中国的互联网上,如果有一个人受了不白之冤,签名是一个重要的营救方式。但是具体的内幕我并不清楚。可是我想在这样的一个环境里面,可以猜想吧。如果我想说什么,我就想说:政治不要把诗人看得那么…..诗人没有那么大的能量,诗人事实上是非常卑微的,在这个社会里面。
    
    成功:讲到签名了,我知道你们为陈益中介入了一,二次签名活动,当然是你们的老总,这是个比较特殊的情况,但是您还是介入一个这样的至少在中国是属于异议签名的这样的一个活动。今后位你的这位学长啊,这个签名运动你会不会签?、
    
    吕约:你这倒提醒了我,我要先详细了解一下师涛的这个案件的真实的情况,因为现在他这个声音我好象只是在网上看到一点,看到的不是很多,先要了解一下。因为陈益中的这个签名呢,我们是非常清楚的,对于南都这个案件的真相,背后的这个动机吧,都是非常清楚,而且陈益中的这个人品,在事件中的表现,也是非常清楚的。所以当时《南都》《新京报》的同事都联名签名了。其他的这个我想如果真实的情况是您刚才讲的这样呢,我想我们诗歌界文学界,应该做一些事情吧。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祖桦:现代版“莫须有”师涛案
  • 师涛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案二审辩护词
  • 师涛:本人获“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一案的自我辩护
  • 卫子游:历史会记住杨正午这个恶名----哭师涛!
  • 请大家捐款帮助师涛的诉讼!
  • 程益中不能自由领奖,师涛被判刑
  • 綦彦臣:由师涛案想到湖西肃托事件
  • 田晓明:顶师涛(图)
  • 维护人权 支持师涛
  • 任不寐:师涛案与中国特色的法西斯主义
  • 彭小明:从德国明镜历史公案观察师涛冤狱
  • 任不寐:师涛案与中国特色的法西斯主义
  • 邹洪复:给诗人师涛先生
  • 蒋品超:英雄之歌----给师涛
  •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关于会员师涛被判重刑的抗议声明
  • 陆文:师涛阶下囚,连战座上宾!
  • 杨天水:除夕时刻的惦念—惦念师涛、王金波等等
  • 茉莉台北中央广播电台谈师涛其人其案
  • 洪哲胜:请中共政府立即无条件释放师涛
  • 浦志强:向师涛和朱久虎道歉
  • 湖南省高院对师涛案的裁定书
  • 师涛在美国获中国青年人权奖
  • 莫少平律师为记者师涛二审辩护
  • 师涛不服被以国家安全罪名判刑10年上诉,披露被捕黑幕
  • 师涛提出上诉,呼吁大家予以救援(图)
  • 从师涛案看司法专横 ——对师涛案一审判决书的法律分析
  • 刘路:对师涛案一审判决书的法律分析
  • 山西记者师涛被判重刑家人将上诉
  • 这样的审判只能用荒谬来形容—六作家抗议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师涛十年徒刑
  • 师涛被判10年 家人将继续上诉(图)
  • 中国记者师涛被判泄露国家机密(图)
  • 张林、赵昕、师涛近况 家人呼吁援助
  • 师涛案庭审结束,等待判决(图)
  • 卫子游:郭国汀失律师证,师涛失辩护律师
  • 记者无国界吁欧盟关注师涛遭遇
  • 小乔:怀念我的同学师涛
  • 辩护律师获准会见师涛/郭国汀
  • 郭国汀:长沙国安局无理拒绝辩护律师会见师涛
  • 国际笔会就师涛遭正式指控发出补充紧急行动通报
  • 人权灾难中的师涛、姚福信和肖云良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