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自动当选特首,曾荫权坐上三煞位/艾克思
(博讯2005年7月10日)
    艾克思

     仅仅是两个星期的“选战”,曾荫权就以绝对胜利的姿态出任特首。因为这只是八百人的小圈子选举,因为这是北京钦点下的选举。

     今年三月,在北京一手策划下,香港特首董建华突然宣布辞去职务,由政务司司长曾荫权署理特首,北京通过公开或半公开接见曾荫权故意显露属意由他继任这个职务的迹象。五月二十五日,曾荫权宣布“请假”,六月二日获准即投入特首选战,成立竞选办公室,开展活动。六月十六日递交提名表宣布“自动当选”。 (博讯 boxun.com)

     根据基本法的规定,这场特首选举戏由八百人组成的选举委员会来完成。候选人必须有一百个以上选委联署提名。由北京界定选委会,由诸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立法会议员,以及以爱国工商界为主的各界人士组成。所以民主派与同情民主派人士只能拥有几十个席位。除非中共暗示亲共选委可以提名民主派候选人,否则民主派毫无参选的机会。既令如此,由于中共的封杀与媒体的转向,民主派的活动舞台越来越缩小,所以本来反对小圈子选举的民主派,也被迫有意参加特首选举这场游戏,以便借这个舞台宣扬普选理念。对北京来说,有人“陪跑”,可以为这场小圈子选举涂上若干“民主”色彩,理应欢迎才是,何况曾荫权的威望在现有政治人物的民调中,一直高举榜首。只要北京让若干爱国人士出来参加提名联署民主派人士,那么一场“竞争”就会出现,不但“好玩”一些,最后民主派也必然大败下场。对这场小圈子选举,民主派中也有些人反对参与,因此也会加剧内部的分歧。

     但是中共衡量利弊,让民主派参与,还是不妥,也许对自己毫无信心而担心出现“意外”,也许不愿民主派有任何参选的资格而鼓励香港的民主运动,也许也不想民主派扩大活动空间施放民主资讯而荼毒香港市民,总之,中共的一党专政就是不容许被任何人挑战,哪怕你是一只小蚂蚁。所以民主派的选举参与被全部封杀。

     本来最早有意参加特首竞逐的民主派人士是前线召集人刘慧卿,接着四十五条关注组的汤家骅大律师也有意。在这个情况下,最大民主派政党的民主党新任主席李永达也表示出来竞逐。虽然相对来说,李的民望远不如前两位,但是为了避免“内战”,他人只有“让李”。后来表示愿意出来竞逐的还有代表金融界的立法会议员,无党无派的詹培忠。在这个情况下,人们密切观察北京与曾荫权本人有没有度量容纳异己,让他们一起来“玩”特首选举游戏。但是结果证明北京与曾荫权还是喜欢“一元堂”,全部包办下来。曾荫权不但要拿光亲共人士的票,还去分化民主派,比董建华还狠!

     于是本来是民主派大票仓的社会福利界四十张票,竟被曾荫权拉走三十九张。三位立法会的民主派议员也去为曾荫权联署提名。结果,曾荫权获得六七四张提名票,另有四十名递交“支持同意书”,合共七一四票而自动当选。李永达的提名人五十一个,詹培忠二十一个。

     曾荫权为自己强势拉票所做出的解释是,可以减少他的对手因为参选而败选的“痛苦”。曾荫权这种志得意满奚落他人的言论,使原来对他还不那么反感的人也产生反感。

     二○○三年北京要董建华连任时,虽然没有对手,但是当时董的声望已经很低,为了避免投票时票数太低而难看,所以董建华一个个拜票,要他们签署提名,那些亲共人士与商界人士在北京的压力或碍于面子,不敢当董建华的面表示拒绝,因此董建华也取得七一四个联署提名。但是董建华担心真正投票时,那些勉强参加联署提名的选委不投他的票,以致支持他的票数比提名数少而很难看,就宣布自动当选而取消投票的程序。这等于把秘密投票改为公开署名的投票。没有想到号称民望很高的曾荫权竟也如法炮制,不但显露他们对任何有一丝丝的民主气息怕得要死,而且是一种独揽一切的独裁心态。

     然而曾荫权在分化了民主派之后,为甚么只获得与董建华一样的票数呢?而且有四十个是“同意”而不是“提名”,那就是在亲共阵营中也出现分化。这些敢于“不听党的话”的人,引起人们的好奇。这批人多数不是传统左派,也就是号称“土共”的中共外围组织的民建联与工联会成员,而是零零散散的“爱国人士”,主要是中共的统战对象。但这不是说传统左派就支持曾荫权,他们视曾荫权是“港英余孽”,初时的噪音更大,这不但是意识形态上难以接受,在利益分配上也有矛盾。但是他们有中共的“组织纪律性”约束,在公开“闹事”质疑曾荫权后被上级阻止,就不敢再闹了。后来由民建联前主席曾钰成出面,在报章撰文要求在政府部门的各局设立“政治顾问”,等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早期容纳“民主人士”担任部长时,由党员副部长出任“党组书记”,架空非党部长。曾荫权接受了这个建议,只是将“政治顾问”的敏感名词改为“政务助理”。这样既可保证“党的领导”,也可“利益均沾”,才使矛盾冲突变成“和谐”。此外,在闭门会议里,曾荫权认同法轮功问题“很麻烦”而会“想办法”处理,得到他们的认同。即使如此,六七年左派暴动领袖杨光还是拒绝联署,坚持当年“反英抗暴”的正确性。

     但就在六月十六日曾荫权“令人振奋,刻骨铭心”宣布他出任特首,并且声言要充当全职的“政治家”的第二天,立法会内务委员会开会时,当年杨光的属下,三名工联会议员神秘失踪,以致被民主派突袭成功,表决后迫使特区政府押后至十月后才向立法会提交讨好有钱人的撤销遗产税修订条例草案。曾荫权还没有正式出任特首,已经初尝败绩。

     在曾荫权宣布竞逐特首前后,四月初有民建联立法会议员蔡素玉在电台节目里炮轰曾荫权亲英、个性傲慢、蔑视爱国价值,他能稳坐下任特首宝座,只是因为运气。六月初又有人大代表邬维庸指曾荫权没有为董建华过去的错误承担责任,公关技巧肯定一流,但道德水平就差一点。这些都表明曾荫权未来要讨好亲共阵营,还需要做许多事情。

     曾荫权公务员出身,人们以为他一定会得到公务员队伍的支持,其实不尽然。五月底,有人透露曾荫权为提拔旧爱将朱曼铃由署理乙级政务主任转正,涉嫌滥权去信高官晋升委员会帮她讲好话。一个多星期后,又爆出曾荫权任医生的媳妇莫蔚淇,于三月中参加外科院士考试前夕,当时已出任署理特首的曾荫权在山顶官邸,宴请其中一名主考官英国爱丁堡皇家外科医学院院长史密斯。莫蔚淇在是次考试取得及格成绩。尽管一位考官不可能决定不及格或及格,但曾荫权应该避嫌。两个公务员团体的头头黄河、苏肖娟没有参与联署也说明问题。

     曾荫权在与媒体人谈叙时,畅谈参选的感受与上述问题的感想,声称知道谁是敌人,谁是朋友。这难免使人连想到“毛泽东选集”中第一篇文章“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一文的第一句话:“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曾荫权这样快就吸收了中国共产党的政治斗争文化,实在担心他会把香港带上邪路。

     曾荫权能够出任特首,在香港最有力的支持者是工商界人士,几位工商大亨出面极力挺曾。曾民望也很高,这些都是市民对当年港英高官的信任。加上曾荫权有一定的工作能力和多次向北京表达忠心,包括到山东祭祖,认曾子为他的祖先。为了稳定香港政局,北京不能不做出妥协而接受他。

     但是在曾荫权表示会入住特首官邸的礼宾府,也就是当年的港督府,以“港英特色”来营造“复辟”形象后,近日在翻修整建礼宾府时,居然发现里面遍布窃听器。香港一直传闻礼宾府内装有窃听器,因此董建华出任特首时拒绝入住。特区政府保安局在香港一九九七年回归中国后,曾彻底检查及搬走所有的窃听器,这次发现的窃听器材是一九九七年以后所安装的。可见不论是董建华还是曾荫权,北京都不会信任的。这才是曾荫权上任后最需要面对的问题。

     如何取信北京,如何讨好土共,如何不得罪香港市民。这是香港特首的“三煞位”,缺乏广阔胸襟与谦卑态度的曾荫权要做出政绩,不是容易的事情。(争鸣)

     _(博讯记者:凌锋)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