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颜色革命,地缘政治和石油管道(下)
(博讯2005年7月08日)
    
    
     中国存在唯一一个致命弱点,就是石油。这一点,美国再清楚不过。在最近几个月,中国积极开展能源外交,也提升了已成立四年的“上海合作组织(SCO)”的重要性。在美国,华盛顿的政策正围绕一系列的“民主”或软政变而展开,从战略上切断中国与里海石油和天然气资源的联系,包括哈萨克斯坦的能源资源。 (博讯 boxun.com)

    
    吉尔吉斯的颜色革命在哪里?
    
    2005年初,吉尔吉斯爆发了一连串的反对派抗议行动,抗议政府在2月和3月间举行的议会选举存在舞弊行为。吉尔吉斯随之成为了中亚多个共和政体中,面临政权更迭和颜色革命威胁的其中一个。
    
    前吉尔吉斯总理库尔曼别克·巴基耶夫在所谓的“郁金香革命”中,成功取替了前总统阿斯卡尔·阿卡耶夫的位置,成为临时总统,直到7月的总统选举。这难免引起外界把这次革命与乌克兰的“橙色革命”和格鲁吉亚的“玫瑰革命”相比较。
    
    华盛顿的自由电台竭力为政府辩护:美国政府并没有支持吉尔吉斯的反政府运动,这完全是吉尔吉斯的平民百姓自发的运动。
    
    但事实似乎并非这样,根据美国主流记者,包括《纽约时报》的克瑞格·司密斯和《华尔街日报》的菲力浦.施士肯,吉尔吉斯的反对派 “得到了美国朋友的大力支持”。
    
    在美国国会颁布的《自由支持法案》下,吉尔吉斯这个贫穷小国在2004年获得了美国政府共1,200万美元的支持民主建设资金。对于吉尔吉斯这样一个经济落后、杳无人烟的国家来说,这笔钱可以买到很多民主了。
    
    埃迪尔.贝素洛夫评论到2月和3月间发生的反政府抗议行动时,承认了美国政府的援助,他说, “假如没有支持,反政府抗议行动根本不可能发生。”《纽约时报》记者司密斯认为,贝素洛夫的组织“民主联盟”和“公民权利”,受到“美国全国民主国际事务协会”的资助,后者是一间由赖斯的国务院提供资金成立的非营利机构,总部设在华盛顿。贝素洛夫告诉自由电台,他亲身到过乌克兰,见证了当地的“橙色革命”,并深受鼓舞。
    
    还有,在吉尔吉斯首都比什凯克,一群民主人士正忙于支持美式民主,并反对 “反美国暴动”。美国的民主组织“自由之家”慷慨地向比什凯克的一家出版社提供资金,该出版社为反对派出版报纸MSN,在场人士麦克.史东说。
    
    “自由之家”名字优雅,历史悠久,它是在20世纪40年代为支持创立北约而建立起来的。该组织的主席是美国前中央情报局局长詹姆斯·沃尔赛。沃尔赛称最近在阿富汗和伊拉克发生的政权更迭为“第四次世界大战”。其它成员还包括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布里辛斯基、前克林顿政府商务部部长埃森斯塔特和国家安全顾问安东尼·雷克。资助自由之家的机构包括:美国国际开发署、美国新闻总署、 索罗斯基金和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
    
    在众多支持吉尔吉斯民主运动的非政府机构当中, “反腐败文明社团”是其中一个,该组织由美国 “国家民主基金会(NED)”资助。全国民主基金会和自由之家在近年发生的多次颜色革命中,发挥了中心主导作用。 NED创立于里根政府时代,事实上是一间 “私有化的中情局”,以此开展更多的自由行动,又或者是中情局习惯所称的 “似是而非的否认行动”。
    
    NED的主席是前共和党参议员文.韦伯, 他与新保守派比尔班奈特关系密切。 自1984年以来,前自由之家学者卡尔·格许曼一直担任NED 的总裁。 曾在1999年引领美国轰炸塞尔维亚的北约军官韦斯利.克拉克,也是NED的成员之一。 协助撰写成立NED立法草案的阿伦·威斯坦,在1991年曾经说过, “我们今天所做的事情,25年前中情局就已经秘密地做过了。”
    
    不要忘记,吉尔吉斯“郁金香革命”的最后一位支持者,要数索罗斯的 “开放社会研究所”,该机构同样资助了塞尔维亚、格鲁吉亚和乌克兰的颜色革命。吉尔吉斯的“反腐败文明社团”领导人是托利肯.伊斯梅洛瓦,他组织了塞尔维亚、乌克兰和格鲁吉亚等国家使用的革命手册的翻译和发行工作,这本手册由金·夏普撰写,金·夏普是波士顿艾伯特·爱因斯坦研究所的创始人,他写的书《从独裁到民主》,成为了颜色革命的的 “入门手册”,内容包括非暴力抵抗运动的信息。
    
    夏普的书简直是一本颜色革命的圣经,是一种 “无声的政权更迭”。在哈佛大学的支持下,夏普于1983年创立了艾伯特·爱因斯坦研究所,该研究所由索罗斯基金和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提供资助。训练人们学习“非暴力的战争方式”的理论,多年来。夏普一直与北约和中情局合作,从事训练特工的工作,这些特攻遍布缅甸、立陶宛、塞尔维亚、格鲁吉亚、乌克兰、台湾、 甚至委内瑞拉和伊拉克。
    
    总而言之,在过去20年,在美国支持下所发生的所有“软政变”,几乎都与金夏普及其同僚罗勃特·赫尔维有关,后者是一名退休的美国军队情报专家。值得注意的是,1989年北京天安门广场发生六四事件前两个星期,夏普正是在北京。五角大楼和美国情报机构已经把这种“软政变”提升到炉火纯青的程度。 RAND策划者称之为 ‘蜂拥而致”,指的是年轻人通过发放短讯或互联网互相联系,蜂拥聚集在一起,听从更迭政权的命令。
    
    下一场革命发生在乌兹别克斯坦?
    
    很早以前,乌兹别克斯坦暴君总统卡里莫夫就摆出大力支持美国反恐战争的姿态,他向美国提供了一个前苏联空军基地,支持美军开展军事行动,包括2001年底美军向阿富汗塔利班发动攻击。外界普遍认为,卡里莫夫讨好华盛顿,所以不至落入危险境地。在华府眼里,他是一名 “好暴君”。
    
    但那不再是肯定的事情。最近,乌兹别克斯坦安集延市的费尔干纳峡谷地区发生监狱暴动,随后引发群众大规模抗议运动,卡里莫夫的军队被指枪杀了数百名手无寸铁的示威者。5月,美国国务卿赖斯要求卡里莫夫进行“政治改革”。卡里莫夫强烈反对就枪杀事件进行独立质询,他坚称,暴动是由 “外面的"激进穆斯林原教旨主义者发起的,他们与塔利班组成联盟,并计划在邻近吉尔吉斯的费尔干纳峡谷成立一个伊斯兰哈里法辖区。
    
    卡里莫夫何时下台,目前仍不得而知,这使得支持卡里莫夫进行“民主改革”的华盛顿政客,纷纷调转枪头。就像一名美国评论员所说, “考虑到乌兹别克斯坦的战略作用,卡里莫夫政府的角色已不容忽视。”卡里莫夫已成为了美国“反暴政战争”当中,另一个进行颜色革命的目标。
    
    6月中旬,卡里莫夫政府宣布改变美军使用乌兹别克斯坦Karshi-Khanabad海军基地的条件,包括禁止晚间航班等。很明显,在最近争夺欧亚地缘政治控制权的这场激烈竞赛里,卡里莫夫正在向莫斯科靠近,也可能向北京靠近。
    
    安集延事件发生后,卡里莫夫恢复了与莫斯科的 “战略伙伴关系”,并在五月底得到了北京的“红地毯”接待。6月,在布鲁塞尔举行的北约会议上,俄罗斯国防部长谢尔盖-伊凡诺夫出面支持卡里莫夫,宣布不需要就安集延事件展开国际调查。
    
    邻近阿富汗和中国的塔吉克斯坦,是唯一一个至今还没有经历美国颜色革命的中亚共和国家,这不是因为美国没有尽力去做。多年来,美国一直游说塔吉克斯坦政府与莫斯科疏远关系,包括向塔吉克斯坦提供经济援助,支持其加入世界贸易组织。
    
    北京也正在采取积极行动。最近,中国加大了对塔吉克斯坦的军事援助,并加强与所有的中亚共和国家,以及从俄罗斯到伊朗的欧亚西部能源丰富的国家发展关系。对于依赖进口石油的中国来说,风险是非常大的。
    
    华盛顿打中国牌
    
    在中亚,能够有潜力构建战略性联盟、击败美国全球霸权的国家,是中国。但是,中国存在唯一一个致命弱点,那就是石油。这一点,美国再清楚不过。10年前,中国是一个石油净出口国。今天,中国已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石油进口国。
    
    中国的能源需求每年以超过30%的比率递增,中国正竭力保证石油和天然气的长期供应,尤其是伊拉克战争爆发后,北京清楚知道,美国力图要控制全球大多数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查找石油这种黑色金子,出现了一个令人担忧的事实--数据清楚显示:全球许多大油田正在不断衰退,而新发现的油田却未能取代大量失去的石油,这必然导致战争的爆发,唯一的问题是:使用什么武器?
    
    在最近几个月,中国与委内瑞拉和伊朗就石油和经济贸易达成了重要交易。北京还向加拿大一家主要的能源公司提出收购,最近,北京更大胆地提出收购美国的尤尼科公司, 这家公司是里海BTC石油管道的投资者之一。雪佛龙随即加入收购行列,以阻止中国的收购。
    
    北京最近也提升了已成立四年的“上海合作组织(SCO)”的重要性。SCO由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组成。不足为奇,这些国家大多数是美国企图发动软政变或颜色革命的国家。上海合作组织计划7月举行会议,届时将邀请印度、巴基斯坦和伊朗以观察员身份出席会议。
    
    今年6月,俄罗斯、中国和印度外交部长在乌拉底沃斯多克召开会议,会上强调了联合国的作用,很明显,此举是在针对美国。印度在会上讨论了其投资和开发俄罗斯远东的库页岛的项目,印度在那里投资了大约10亿美元,开发石油和天然气资源。会上,俄罗斯和中国解决了两国长达数十年的边界争端。两星期后,中俄双方在北京讨论有关开发俄罗斯西伯利亚资源的问题。
    
    仔细观察欧亚大陆的地图,不难看出欧亚对中国,以及企图控制这里的美国来说,是何等重要!美国的目标不仅是通过北约的一连串基地—从科索沃的Camp Bondsteel美军基地,到波兰、格鲁吉亚,甚至乌克兰和白俄罗斯,对俄罗斯实行战略性包围,这些国家还可能使北约控制俄罗斯和欧盟之间的能源关系。
    
    现在,华盛顿的政策正围绕一系列的“民主”或软政变而展开,从战略上切断中国与里海石油和天然气资源的联系,包括哈萨克斯坦的能源资源。早前,亚洲丝绸之路的通商路线贯穿通被山脉包围的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甚干,以及哈萨克斯坦商业城市阿拉木图市,很明显,是出于地理原因。
    
    在地缘政治上控制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和哈萨克斯坦,将有效地控制中国和中亚之间可能出现的管道路线,就像战略上包围俄罗斯,将有效控制俄罗斯与西欧、中国、印度和中东之间建立管道和发展其它关系一样。
    
    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布里辛斯基在1997年9月/10月发表的有关外交事务的文章,值得再次回味:
    
    全球大多数在政治上果断、有魄力的国家都聚集在欧亚大陆,所有企图夺取全球霸权的妄想者都起源于欧亚大陆,全球人口最多、企图夺取地区霸权的国家是中国和印度,他们都位于欧亚大陆,也是美国首要的政治和经济挑战者。继美国之后,全球最大的六个经济和军事强国都是在欧亚,几乎所有公开或隐密的核大国都集中在那里。欧亚大陆占世界总人口的75%,占全球国民生产总值的60%,占全球能源的75%。 总之, 欧亚大陆的潜在力量甚至是超越美国的。
    
    欧亚大陆是世界的轴心,是一个超级大陆。能够控制欧亚大陆的国家,将对西欧和东亚产生决定性影响,这两个地区是全球三大经济区中的其中两个。从地图上可以看到,以个国家如果控制了欧亚大陆,就等于同时控制了中东和非洲。由于欧亚大陆现在成为了一个起决定性作用的地缘政治棋盘,欧洲和亚洲两套不同的政策已不能并存。欧亚大陆的权力分配, 将对美国的全球首要地位产生决定性影响…
    
    这篇文章刚好是在美国轰炸前南斯拉夫,以及发动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或BTC石油管道落成之前写的。它使华盛顿最近发表的 “清除世界暴行"以及 “传播民主”的公告,与布什总统通常发表的公告区分了开来。
    
    
    F William Engdahl:《战争的世纪:英美石油政策和世界新秩序》的作者, Pluto Press出版。
    
    
    亚洲时报在线 F William Engdahl撰文 (06/07/2005)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颜色革命,地缘政治和石油管道(上)
  • 崇美主义、民族主义和地缘政治
  • 东亚地缘政治与亚洲人的悲哀(1-2) - 平可夫(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