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颜色革命,地缘政治和石油管道(上)
(博讯2005年7月08日)
    
    
     全球几乎已经默认,石油已成为了世界政治和军事战略的中心主题。5月落成的巴库-杰伊汉(土耳其)输油管道,打开了 “潘朵拉盒子”。美国和俄罗斯在有关问题出现潜在利益冲突,现在双方的博弈已暗中展开。在这场能源博弈中,中国也成为美国要围堵的目标。 (博讯 boxun.com)

    
    国际石油价格短期经历了每桶低于50美元的价格后,最近迅速反弹,冲破了每桶60美元的大关,并呈持续上升趋势。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可能认为,宣布开辟一条新的石油管道,把里海的石油输送到世界各地,可能有助抑制石油价格飙升的趋势。
    
    然而,尽管石油输出国家组织在6月15日一致同意提高石油生产指标,每天增加生产50万桶,但纽约商业期货交易所的原油期货却表现上涨,并非下滑,估计是因为2005年下半年石油需求量将比上半年大幅增加,平均达到每天至少300万。
    
    全球几乎已经默认,石油已成为了世界政治和军事战略的中心主题。
    
    里海石油管道打开了 “潘朵拉盒子”
    在这种形势下,值得一看的是5月落成的巴库-杰伊汉(土耳其)输油管道的总体意义,这条全长1,762公里的石油管道提前了数月竣工。
    
    经过四年激烈的国际争议,巴库-第比利斯-杰伊汉管道(BTC)工程终于在2002年开工,耗资36亿美元,是史上最昂贵的石油工程之一。主要资助者是 “英国石油”,该公司总裁布朗勋爵是英国首相贝理雅的亲密顾问。英国石油建造该管道的合作伙伴包括中国提出收购的美国优尼科公司和土耳其石油股份有限公司等。
    
    至少直到九月底,BTC石油管道才能启动输送,把足够的输送量,即1,040万桶石油送往地中海的杰伊汉港口。杰伊汉港口靠近美国的因斯里克空军基地。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早在1998年就支持兴建这条石油管道,该管道成为了美国的一个战略优势。 而在今年5月,美国能源部长塞缪尔·博多曼参加了管道的落成典礼,并传达了美国总统布什的个人祝贺。
    
    中亚和里海地区的政治局势相当复杂,尤其是随著苏联的解体,外界对石油丰富的里海地区展开了争夺战,首当其冲是美国,而随之出现的主要利益集团成了影响地区局势的关键。
    
    主要的利益集团有两组。
    
    一组是美国-土耳其-阿塞拜疆联盟,还有 “玫瑰革命”后的格鲁吉亚,这个关键小国直接成为了输油管道路在线重要的一站。
    
    就石油管道输送里海石油抵达的目的地而言,另一个利益集团是俄罗斯。直到1990年,俄罗斯掌握了伊朗海岸以外的整个里海的控制权。今天,俄罗斯和伊朗以及亚美尼亚建立了一种不稳定而又明确的联盟关系,对抗美国的利益集团。这两组利益集团成为了1991年之后,影响里海地区局势发展的重要因素。
    
    既然BTC输油管道工程最终已完成,这条途径格鲁吉亚的路线很明显是对美国有利,它也是完成该项管道工程的必要前提,那么问题是:俄罗斯将作出什么反应?除了最后的核武选择,普京总统还有何种选择呢?
    
    一个清晰的策略
    在过去数月,地中海地区的地缘政治版图变得越来越清晰:美国的前苏联国家新盟友,在美国秘密或公开的支持和资助下,一个接一个地被放置在适当的位置,因为,这些国家对里海输油管道产生战略性影响。
    
    乌克兰现在或多或少地掌握在受美国支持的、由维克托·尤先科及其亿万富翁总理尤利娅·季莫先科领导的“民主”政体手里。季莫先科在乌克兰素有“天然气公主” 之称,据说,她的财富是她当上了政府高官之后,通过与能源部长巴夫罗·拉萨恩科以及俄罗斯天然气公司之间的交易,累积起来的。据报导,尤先科政府的国内诚信度开始下降,因为人们对"橙色革命"的狂喜开始向国家的经济现实低头。不管怎样,在6月16日,尤先科在基辅就“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召开了一次特别会议,讨论有关投资 “新”乌克兰的问题。
    
    在基辅会议上,季莫先科政府宣布计划建造一条新的石油和天然气输送管道,该管道将从里海出发,贯穿乌克兰,最后到达波兰。这条管道将缓减乌克兰对俄罗斯的石油和天然气的依赖。季莫先科同时声称,政府已就该项工程与美国雪佛龙(Chevron)石油公司展开积极谈判。美国国务卿赖斯曾担任过雪佛龙公司的总裁。
    
    毫无疑问,这项工程将与俄罗斯的地区利益背道而驰。美国去年强烈支持尤先科的原因之一,就是反对库奇马政府改变布罗迪-奥德萨管道从黑海港到波兰的路线,最初的奥德萨-波兰路线将把乌克兰和西方国家连在一起。现在,乌克兰与雪佛龙就开辟新管道展开谈判,正是为了达到同样的目的。乌克兰目前80%的能源是从俄罗斯进口的。
    
    第二项工程是,乌克兰政府联同国家油气公司,与法国天然气公司展开商讨,建造一条从伊朗到乌克兰的天然气管道,用伊朗的天然气代替俄罗斯的天然气。这项工程一旦落实,俄罗斯与伊朗、以及俄罗斯与法国之间的相互利益关系将同时受到削弱。
    
    在基辅会议当日,哈萨克斯坦政府在阿拉木图市(Almaty)举行的国际投资者会以上,宣布它正与乌克兰进行谈判,把哈萨克斯坦石油经乌克兰计划修建的新管道运到波罗的海。雪佛龙是哈萨克斯坦坦吉斯油田开发商的主要合作伙伴。基于美国 “大石油”的本性,美国国务卿赖斯、副总统切尼以及华府势必干涉乌克兰这次的管道谈判。
    
    美国支持发起的 “橙色革命”,与真正的民主根本挂不上钩,更多的是与军事和石油地缘政治有关。
    
    管道工程与美国-阿塞拜疆关系
    巴库-杰伊汉输油管道最初被英国石油(BP)和其它公司宣布为“世纪工程”。在克林顿时代,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布里辛斯基是英国石油的顾问,他敦促美国政府支持这项管道工程。实际上,早在1995年,布里辛斯基就前往巴库,代表克林顿与当时的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会晤,讨论新的巴库独立管道的路线问题,当中包括现在的巴库-提比利司-杰伊汉管道。
    
    布里辛斯基同时是引人注目的美国-阿塞拜疆商会(USACC)的成员。该商会的美国方主席是埃克森美孚石油勘探公司总裁添.瑟克。其它的商会成员还包括亨利.基辛格和詹姆斯.贝克三世,后者曾在2003年亲自去到第比利斯,告诉谢瓦尔德纳泽(Eduard Shevardnadze),美国希望他退位让贤,支持美国训练的格鲁吉亚总统Mikhail Shaakashvili上任。老布什政府的国家安全顾问斯考克罗夫特(Brent Scowcroft )也是商会成员之一。切尼在出任美国副总统之前,也是该商会的成员。华盛顿这支地缘政治智囊团的强大阵容令人难以想象。这群杰出人物当然不会浪费他们一刻的时间在某个地方上,除非这个地方对美国的地缘政治战略具有重大意义,或具有重大的权力利益。
    
    既然BTC输油管道工程已经完工,第二阶段的海下管道建设正在考虑中,可能将里海与哈萨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连接起来,输送丰富的天然气资源,这将导致在美英控制的管道路线下,能源远离中国,流向西方。
    
    在这种情况下,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总统布什在5月10日的第比利斯之行。布什在自由广场发表演说,推销其最近在该区发动的反暴力战争。他赞扬席卷乌克兰和格鲁吉亚的“颜色革命”,同时他批评美国前总统罗斯福1945年在雅尔达敲定的协议, 导致欧洲大陆陷于分裂状态。他奇怪地宣布, “我们将不会重蹈错误的覆辙、姑息或原谅暴行,也不会徒然地追逐稳定而牺牲了自由。” “我们已经吸取教训,人的自由是不可以牺牲的。 归根结底,我们的安全和真正的稳定取决于其它人的自由。” 布什继续说, “现在, 穿过高加索, 在中亚和更广的中东地区, 我们看见了年轻一代同样热切向往自由, 他们正在争取自己的自由-他们必将得到自由。”
    
    阿塞拜疆的革命将以何种颜色上演?
    布什的讲话激起了高加索反对派组织的反弹,在阿塞拜疆,四支年轻组织—“不”、 “新思想”、 “时候已到”和 “阿塞拜疆橙色运动”,组成了新兴反对派,影响遍及格鲁吉亚、乌克兰和塞尔维亚等国家,在那里,美国大使馆和受过特训的非政府组织的工人,在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 、自由之家和索罗斯基金会的支持下,精心策划了这些有利于美国的政权更迭运动。
    
    据巴库的记者说,阿塞拜疆的四个反对组织赞扬乌克兰的“时候已到”、格鲁吉亚的 “足够”和塞尔维亚的 “抵抗”组织是运动的楷模。布什2月在布拉提斯拉瓦与“时候已到”组织的领袖会晤,反对组织视这次会晤为美国支持他们的运动的一个信号。
    
    最近发生了多次 “颜色革命”后,美国的“政权更迭专家”似乎瞄准了阿塞拜即将到来的11月大选,伺机发动另一场 “颜色革命”。
    
    2003年,阿塞拜疆前总统阿利耶夫去世,其儿子伊尔哈姆在一场明显受操纵的选举里继承了总统之位。美国承认了这场选举的合法化,因为阿利耶夫是"我们的暴君",美国同时以此染指巴库的石油。
    
    伊尔哈姆是阿塞拜疆国家石油公司的前度总裁,他能够上位,与其父亲建立的权力基础有莫大关系。很明显,伊尔哈姆在新管道上的政策并不讨好美国。他希望在管道上能够分到更大的一杯羹。 不管怎样,英国的贝理雅政府和美国国务院的“国际发展协会”已向阿塞拜疆的反对派组织提供了大量资助,就像资助乌克兰的抵抗组织一样。美国大使里诺(Reno Harnish)声称,美国政府准备资助阿塞拜疆选举的 “投票调查”,乌克兰的“投票调查”是导致反对派成功的主要原因。
    
    俄罗斯正在密切注视阿塞拜疆的局势发展,5月26日, “俄罗斯商人日报”写道, “石油管道将把东方的石油输送至西方,而“颜色革命”的精神将随之背道而驰。”这篇评论还说到,西方政府企图通过实现阿塞拜疆的民主化,以保护在这条石油管道上相当大的投资。但这只是战略竞赛的一部分,另一部分是五角大楼战略家所称的 “战略性否定”。
    
    美国对阿利耶夫独裁统治的支持直到最近才结束,因为阿利耶夫家族打乱了美国在该地区的地缘政治计划,尽管阿利耶夫是戈尔巴乔夫时代,苏联国家安全局的一名高级军官。4月12日,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访问巴库(4个月内的第二次访问),讨论有关在阿塞拜疆建立美军基地的问题,这是美军在欧洲、中东和亚洲地区进行重新战略部署的一部份。
    
    实际上,五角大楼已利用美国特种部队操纵格鲁吉亚军队,格鲁吉亚也提出了加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要求。现在,美国希望在阿塞拜疆建立接近俄罗斯和伊朗的军事基地。
    
    五角大楼花了1亿美元建立起一支由特种部队组成的里海护卫队(Caspian Guard),表面上是保护BTC石油管道,尽管这条管道是在地下建造,以免遭攻击,真是它成本昂贵的原因之一。五角大楼还将拨出部分资金,在巴库兴建一座雷达指挥中心,监控里海的海上交通。美国希望在阿塞拜疆建立空军基地,此举将被伊朗和莫斯科视为战略性挑衅行为。
    
    在美国和英国政府的一系列行动中,争夺欧亚地区地缘政治的控制权,所引发的战略问题,正显得越来越严重。 很明显,普京领导的俄罗斯已成为了美国 “反暴力战争”的目标之一。形势变得越来越清晰:美国在欧亚地区的宏图大计,并非是对拉登及其 “山洞人”实行 “先发制人”。
    
    美国今天的战略目标包括多个欧亚地区的前苏联成员国,这些国家本身并没有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但他们对美国将来控制欧亚地区,具有军事战略和地缘政治上的重要意义。
    
    美国的政策以中国作为地缘政治、经济和军事的支点。综观欧亚地图以及美国支持发动“颜色革命”的国家,这一点变得更加明显。在里海以东地区,美国在某种程度上已控制了巴基斯坦、阿富汗,潜在的控制目标还有吉尔吉斯、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这些国家将成为美国控制的、在中国和俄罗斯之间,以及里海和伊朗能源之间的屏障或缓冲地带。美国正力图阻止中国涉足俄罗斯、中东和里海的油田和气田。
    
    (本文版权由作者拥有)
    
    
    亚洲时报在线 F William Engdahl撰文(05/07/2005)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崇美主义、民族主义和地缘政治
  • 东亚地缘政治与亚洲人的悲哀(1-2) - 平可夫(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