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阿衍:我遇到一位也准备从政的人
(博讯2005年7月06日)
     在少林古刹里,我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瞻仰着这些神佛,许多的善男信女们一拨接着一拨地跪拜着,还象神佛乞求着什么,我只是平静地看着他们的那森严的姿态,并不渴求什么,而周围的和尚亮着那狡黠的余光、审视着信民会给多少钱,而我是不拜神佛的,也不愿意把钱给予其实是和尚消受的钱,因为我本身也没有钱了,只是依靠同志的赞助才能生计,旅行,所以,我无权空耗每一块硬币。

     同时,我看到了一位右手拿着一本《中国宰相传》的他,此刻,他两手扣着,一架墨镜看不到他的眼神——他也正在观察神佛,想着什么,恰好,我也买了这本书,只不过放在旅馆里了,看来他也是在进口处的书店里买的,这里的书,除了佛类的多,名人传记也有不少,就因为这里应该是高人出没的地方吧?我就抱着侥幸的心思来这里寻找,我无心于对佛们的叩拜,也无心与对佛们乞求些什么,无为的境界让我懂得了,只有依附自然,顺应潮流,才能大事有望。

     我便与他搭讪,并一同坐在几百年历史的古柏下,天南地北地闲聊,并且互换了个人的身份证,也就证实了对方不是狗类。他是湖南郴洲人,乌黑的络腮胡子寸多的长短,黎黑的面皮,不难告诉我,也是个常在外边行走的人。 (博讯 boxun.com)

     他问我业余爱好做什么,因为我们都谈到了政治信仰,并对中国的左派有相同的看法,自认为对方不可能是特务,也就随便地谈了自己的所见所闻,和自己的打算。是的,过于紧张,怎么能与自己的同志交流呢?就这样,我们认识了。 晚上,旅馆里,他推开了门,见我在写作,就要退出去,我叫住了他,招呼他先坐下,我便放下笔记本,给他倒了一杯茶,就对国家的未来争论起来。

     他说:“中国没有剧烈的暴动是摇撼不了中共邪恶暴政的,只有一切敌对的力量能够联合起来,然后在引导对独裁政权不满的人们,才能使中共早日地退出历史舞台,才能彻底消除中共的结党营私、贪污腐化的社会顽疾。”

     这一点,我们能达成共识,因为我知道,没有暴力,中共是不会缴械投降的,他们的贪婪自私、依靠谎言执政的嘴脸,中国还没有一个人能够使其受到实际的重创。而大陆人民,早已枕戈待旦了。

     《九评共产党》我们都看过,它完全地否定了共产主义是不科学的,而用现代的眼光看过去的问题,就不是正确的了,还要说明什么吗?我认为,马克思的主线——思维纲领,是为广大人民的,而不是为少数人服务的,这一点,任何思想理论是不能取代的,至于用暴力结束敌人的生命的具体方式我也不赞同,而我们,却又处在共产党的淫威之下,苦度日月,谈马克思主义似乎与我们的现实又有些矛盾,或不合实宜了。其实,一分为二地看问题,我们不能因为中共仍在采用镇压与残害的邪恶手段就完全否定马克思主义,因为,在资本主义的开初,采用暴力是符合当时情况的,也利于人民的实际利益。因为,广大的劳动人民为了消灭欺压在他们头上作威作福的恶人采用一些暴力手段,有什么不可以的呢?而在今天,如果共产党是理性的党体,在获取政权以后不是堕落到资产阶级阵营里去,又能实现公有制下全面政治民主的发展程序,那么,人民怎会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呢?可是,他们没有这么做,才导致广大的人民会有新一轮的革命,而在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里,这种革命已不需要暴力,而在我们中国,没有暴力,或完全否定暴力,就不能更好更快地解决了中国的所存在的一切没有解决的社会问题。

     矛盾的心,使我们忧郁着,但他还是坚定地说:“中国革命只有我们左派是最激进和能产生实际效果的,也只有我们,才能把犯罪的政府,递交给真正由人民组成的人民法庭去审判。”

     对于左派,过去,我真的没有多少接触,通过近些年来与文化界里的笔手交流,我的确弄明白了所谓的左派就是欲恢复毛泽东时代走社会主义道路、彻底铲除邓路线的人们。而我的主题思想也在这里,因为,彻底消灭共产党已没有了实际的意义,因为共产党即使被消灭了,他们在人民当家作主的将来,完全可以合法地从新组建共产党,这在国外,共产党存在的还少吗?

     我认为,共产党也好,其它的什么党派也好,都可以合法地存在,但是,在我们中国大陆,共产党的存在模式是该有所变化了,首先,应该让共产党失去一些手中的权力,才能对中华民族的未竟事业有益。我们不能感情用事,应该展望将来,从总体思想思考问题,当然,鄙人并没有完全否认暴力的重要性,因为中共对人民还在使用暴力甚至更加疯狂,只有强劲的人民力量,才能消除暴力。“我们已与许多的同志已经达成了共识,关键是谁领导中国革命?只要有人挑旗,我是第一个踊跃者,没有人挑旗,我就挑旗!”

     好象这个话我听过,是一个狂热的共产主义战士说的,他也曾经办过毛泽东网站,宣传毛泽东思想。可是,不到四个月,网站就被查封,而且,他也联络过毛泽东的信徒们,结果,皆用各种理由推委,他不得不潸然泪下了,因为那些只能依靠毛泽东保护的人们,怎能捍卫毛泽东思想呢?

     我就问他,中国这么多年了,我们的左派,有谁能站出来,第一个向反动的势力开火呢?他道:“多的是,郑州的张正耀、张仟夫!”我知道,郑州的二张就是因为宣传毛泽东思想、批判邓路线而被判了三年徒刑,也是中国左派代表的激进者之一。还知道,中国确实有很多的这类的激进分子不能以试身手,正在懊恼呢?目前,还没有谁能把他们组织起来,再加上警特无孔不入,刻意地破坏,所以至今还没有形成强大的规模。

    记得在网上看过一篇文章,介绍了某某搞民主运动刚开始就被一男一女出卖了,被中共抓进了监狱,而且,我们看到,中国的民运总部都在国外,没有一个能在国内公开的亮旗角逐,也就无法让人民支持、拥护、做马前卒。

     民运之所以没有进展,不只是中共的暴力遏止在起作用,还有民运的领导者没有切合中国实益的斗争策略。象张林、黄金秋、张正耀、张仟夫、李建平、等等,哪一位都可以成为冲锋陷阵的民主英雄,可是,哪一位都得在监狱度过黄金时期,其根本的原因不能只怪罪中共邪恶,还有我们的谋略确实存在着问题。以我看,最起码,能推动中国政治事业发展的任何形式都是可行的,也没有必要分清是什么派别什么风靡,或是什么人来搅动。开初就是需要不同信仰的人都能展开攻势,而不是还没有行动就先弄明白对方的终极目标、只因为与自己的目标不一致就排斥在斗争序列之外。

    他仍对我说:“如今的政府已经构成了流氓犯罪形态,你看,镇压89学潮,和镇压法轮功,哪次不是违背国家宪法?违背国家宪法的政府你说能不是犯罪吗?关键是,没有人抗旗,一旦旗被抗起来,人民的大多数会自动的站在旗子下、与现政权进行你死我活的斗争。”

     我道:“即使有人挑旗,还未等人民聚来,就会被闻味而至的暴警铲掉了,因为他们也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这样做的。仅天安门一例,他们对不服管教的人民能动用坦克大炮,就说明了他们在对敌对势力时更不会心慈手软。所以说,让人民无谓的牺牲不仅是中共犯罪,我们也是犯罪。所不同的罪行就是把人民推到敌人的炮口下。”

     他说:“是的,该夹尾巴就夹尾巴,该咬人时再张口。不过,没有暴力,中共的独裁统治是不会动摇。只要人民团结起来,瞬间暴动、上街,有一个正确的纲领和口号,就能使利益集团内部分裂,我们的人能够积极渗入,就足以使中共做出第一步退却——接受人民的舆论监督和对政府适宜的监督的合法诉求。”

     眼下,中共的腐败官体已经烂透,到了连他们自己也没有信心再坚持下去的程度。它们的内部,象刘亚洲似的军界人物,也不会甘心今日的腐败,完全能成为军队的突破口,与左翼联盟。他们需要显赫,需要建功,需要更多些的权利,而左派,没有力量去成为国家的主宰者,就只有组织起来,打响反腐的第一枪。问题的症结是:谁能给腐败的群体敲响丧钟?所以,确实是,谁又能在大陆挑起大梁呢?鄙人认为,依靠民运的领导者确实不行,因为他们从本质上就是推翻共产党和消除公有机制的,这在今天,革命的初期,是不具备实际条件的,而能使中共丧失权力的政治谋略就是要分几步走,而且还要做长期的准备,不要急功近利,也不要盲目地获取什么,只要能走一步是一步,没有必要事不成反被害。

     我个人认为,台湾势力虽然比中共势力小些,但它将是推倒顽固右翼势力的导火索的制造处。而台北应该调整对中共的战略步骤,不再搞独立运动,而是能配合中国大陆人民进行必要的支持与工作,特别是,左翼思想的人,在大陆很多,他们没有系统地组织起来,也没有自己的培训基地,他们大多是书生气浓,有胆量气魄,有大干一场的信心,可他们没有经费,没有合法的言论场所,只有合法的外衣,更未具备系统的发展时机。

     在大陆,发展经济是允许的,真正操办某种公司是合法的,而能以公司的外壳、使左派的人聚集起来,并不太难,这要比仅能在网上交流要实际得多,当然,一旦提出政治口号,中共是会坚决镇压的,问题是什么口号才能使中共不能镇压呢?这也是关键之重。而在中国,宣传毛泽东思想是合法的,而现实的政府的政治纲领又与毛泽东思想对立起来了,还不敢承认。这也就给了左派一个反击的机会。我们有义务扶植左派势力与现实的官吏做斗争。

     与他交流到这,他说:“恐怕台北不支持,民运也不支持。因为台北与民运的思想是资产阶级思想,大陆左派思想是无产阶级思想,本来就不能相溶的,怎能有先决条件呢?”我说,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在政治领域,就是这样,当年二战时,斯大林说过这样的话:“只要能打败希特勒,我愿到地狱与魔鬼握手;”丘吉尔也说:“只要能打败希特勒,我能到下院替魔鬼讲几句好话。”难道,新潮的人们,不重主干而偏重枝叶吗?只要能推倒腐朽的中共政权,我说,弱势力怎么不能握手共做大事呢?现在陆台两岸虽然还没有实现合作,可早就有人说能了,而且,北京当局的致命弱点就是怕有人在大陆有所行动才布满了特务网系,到了只有依靠镇压才能维持的程度了,一旦台湾与大陆实现了第三次合作,我认为,也是中共加速下滑的时候。

     而在这之前,如果盲目地让大陆人民去做而不能保护他们,试想,岂不给中共立于不败之地的条件了么?

     说回来,打败中共的应该是中共自己,理由就是他们的内部已经不能产生新的生机了,只有贪污腐化才能存在,你说这怎么长久?我们只要具备了法官的位置,就足以使中共自己垮台;我们的人能进入他们的管理领域,也就更能加速他们的腐败的进程。

     若使人民从根本上不再依靠中共的恩遇也能生活甚至生活的更好,那么,又有什么不可以敲响中共死亡的丧钟呢?

     现在,中共是用利益引诱人们成为他们的利益集团的一分子,我们也能用利益构成我们的阵营啊?

    斗争的策略是多种多样的,政治的旋涡是狡诈的计策构成的,我们不能只寻求直到精神,不敢做卑鄙的事情,只要对革命有益,你就应当积极地促动,只要在国内形成了星星点点,各个地方都有我们的人,那么,在对中共进行斗争时,就能保证有所进展和不断地进化社会,关键是,我们还没有强大的后盾,没有权威的支持者,没有后勤保障,没有训练基地,没有尖端技术,没有各色各样的老师来辅导我们的群体……

     说到这里,他点头赞同,因为他只有坚定的信念,但看不到中共的软肋,更不要说能能摸着中共的软肋了。而中共的软肋就是他们自己对自己的信仰已经彻底地背叛了,而又不敢承认,而我们为什么不用合法的手段去捅一捅中共的软肋呢?

     当然,这些年,我们的人只有被捉、被害,而我们却不能使害人者受到应有的惩罚,怎能使后继者无后顾之忧呢?只有消除了后顾之忧了,才能产生更多的后继者。

     他听到这里,陷入了深思之中。并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的确,能使中国局面动起来,不象中共希望的这种损害公益的稳定,就须我们采取具体的战术,可没有通盘的考虑的政治谋略,就会什么也干不好,干不成!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阿衍:想一下吧,国人
  • 大陆士子给臺北總統府的信/阿衍转帖
  • 阿衍:浅谈《陈水扁的三条道路》
  • 阿衍:张高丽是不理睬你们的,不要太好的感觉
  • 阿衍:没有理由把减免的农业税看得有多好
  • 阿衍:我观中国的未来出路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