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一丁:历史周期律和错误社会理论的因果关系
(博讯2005年7月05日)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现在网路论坛上一些标榜自己是“理工科思维”的人,完全无视笔者针对这种对认识或企图以此来找到解决社会问题的办法的,绝对“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思维方式的批评所写的文字“论理工科思维的先天不足”(原文请去网站《新里程碑》查阅。http://www.newmilestone.org/04/czl40130.html),甚至还主动将其贴到炒得最凶、影响力也很大的“强国论坛深水区”去“讨骂”。以期跟那里相对算得上高水平的网友切磋,争取统一认识,省得一而再再而三地、去“误人子弟”!

     可惜的是,这篇文字贴出以后,不但点击者不多,而且连一点反驳声音都没有。也许按“理工科思维”考虑,这应该是“不得(读者)人心、坏人雅兴”的信号,明示笔者应该“知难而退”,转而写一点投其(民主大众皇帝)所好的文字。只是笔者从文革开始到结束,坚持先有理后“造反”(注意,跟那种“造反有理”是有原则区别的),尝到“没有害人,也没有被人害”的甜头。后来又把“反”造到了海内外各种论坛、网站上,不知天高地厚、横冲直撞地经过这么多年。虽然吃过不少“堑”(如稿件或发贴经常被扣,已经贴出的又被删除,连上贴记录都删掉。更有甚者,还被混出点“名堂”来的某内部论坛围剿不果后,直接踢出了他们的小圈子),却反而长了“有理打遍天下”之“智”,看穿了某些人“错误观点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以及“只要大家不理你,你就自动变无理”的厚黑学伎俩。何况笔者已经清醒地认识到,自己能够起的作用有限,充其量是一块活动“试金石”。虽然没有金子般价值,却能对比检验出金子的成色,而且无论对方(论坛或网上知名人士)愿不愿意,都会主动蹭上去,迫使他们(在笔者自己或海内外其它的网站上)留下将来可以交由历史作结论的证据和“痕迹”,以便一旦错误的现有社会理论被否定(这只是迟早的事),可以避免或起码减少一些人快速“转肽”继续打文字官司搅浑水的机会。 (博讯 boxun.com)

    现在,由于考古学的研究,发现了很多足以反驳甚至推翻达尔文生物进化论的新证据。因此有人认为,地球上曾经先后不止一次地存在过远比现在的文明水平高得多的“史前文明”,而这些文明的消失,可能是地球突发的灾变(小行星碰撞、地震、洪水、冰河气候等因素)所造成。并由此推测存在某种规律性的“周期律”(有关资料可以参阅本文的资料附件《史前文明对当今科学信仰的冲击》)。这应该值得我们这些因一点物质文明的标量成就,就自视甚高,以为现在已经可以取代大自然去做这做那,却连自己生活在其中的社会都搞不定的这一轮人类去认真思考、检讨,从中获得一点积极的启发!

    笔者是一贯坚持不接受那种和中国文化有抵触的“进化论”,并认为这种只配和说“孙猴子(悟空)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神话“西游记”相提并论的荒诞观点,如果不是因为这实在是西方社会理论牵一发动全身、动摇不得,需要硬着头皮“死保”的立论根基,早就应该被他们自己国家内势力强大的宗教界人士,强行扔进一文不值的垃圾箱了。

    由于学识和掌握的资料有限,不足以对自然“周期律”论点下肯定的结论。但是觉得相对于那个“纯属虚构”、强行拿人类和猴子“拉郎配”的进化论而言,却情愿相信这种起码还拿得出一点考古实物证据(除非最后能证明这些人也属于当年发生的“日本考古丑闻”一样的弄虚作假)、合乎一点科学逻辑、更和中外宗教、文化(尤其是古老而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传说相呼应的推测。更认为应该成为检讨当代被自以为是“高等猴子”的一帮中外读书人搅得惨不忍睹、只能跟“原始野蛮”的丛林法则“接轨”作联想的所谓“文明”的一个契机!

    但是,作为公开宣称自己是没有特定(上帝、真主、菩萨之类)信仰的“广义有神论(认为哲学上认识“无所不在、无所不能”的“神”,可以跟数学概念中的“无穷小”作某种联想的理解)的笔者,完全不同意、并坚决反对某些有政治意图的宗教,利用这种越来越可能取代“进化论”的推测,把人类引向“进化论”出现之前的另外一个错误极端(如欧洲中世纪由“宗教裁判所”掌权,实行“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式,同样专制独裁,却更无知愚昧的政策的年代)。这种可能性不是什么耸人听闻的信口开河,而是绝对存在的。这只要和媒体(如中文凤凰电视)做的一些关于美国社会宗教力量重新兴起、壮大的特别报道去作些联想就知道了。因为一个被认为是科学发达、教育普及,而且被世人公认为(或自誉为)有高度文明的现代化国家,其国民中的大多数都保持有世俗的宗教信仰,事必称“XX保佑”的国家或社会的存在,本身就是代表国际主流社会的理论界(权威机构或学者)所沿用、鼓吹的社会科学理论的羞耻,足以证明这些理论的绝对错误,以及因为坚持错误必然导致的瞒顸和无能。这也是作为解决国际纠纷的领袖的联合国内部,都不断地要遭受“窝里斗”的困扰而束手无策。联合国的秘书长更不得不像中国两千多年前战国时代的“周天子”那样,只能嘟嘟囔囔地“和稀泥”,屈辱地去面对“强权就是公理”的现实,却拿不出有效的解决对策。而这种尴尬的处境,只要具备起码而简单的“理工科思维”,就知道它完全要归咎于因为指导我们行为的社会理论的错误,才导致面对不合理的国际现状,理不直气不壮、根本无理可据、当然无力可争、只能接受霸权用“武器批判”的肉体战争,来取代用“批判的武器”打精神战争的现实!

    不过,笔者在完全不质疑某种“(宇宙)自然周期律”的客观存在,更认为它和“新(人类社会学)理论”以及科学认识论并无冲突或矛盾(甚至有某种相通之处)的同时,却对当前出现的那种大谈社会(国家)历史会重复的所谓“历史周期律”不以为然。认为它的出现,在本质上和当达尔文提出“生物进化论”后,跟着出现的“社会进化论”一样的庸俗无聊,更对社会未来进程的影响有害无益。有必要提出来加以分析批判,通过“精神战争”来“以绝后患”。

    可以认为,“进化论”的被接受,是当时社会对物质文明的追求,因为自然科学取得的进步而快速提高而得到暂时的满足,从而产生了想寻根的迫切心情和对“科学万能”的迷信,就不假思索、轻易地接受了达尔文以科学理论名义提供的这块包括三叶虫(所谓进化的始祖)在内的“祖宗牌位”。接下来一发不可收拾地,更被无知甚至别有用心的人加以套用发挥,依样画葫芦地炮制出一个“社会进化论”,以便名正言顺(实际是“禽兽不如”)地,把丛林法则作为杀戮、掠夺自己同类的借口。现在有人又将错就错地,提出什么“历史周期律”的说法,非但无助于正确解决人类社会的问题,反而可能误导社会在面对新出现的灾难或问题时,不去积极探讨研究,设法从表象中找到问题的本质,从而得以对症下药地加以解决、克服。却误以为这是某种“周期律”的必然,以至于在面对社会的某种不公平、不合理时,不是积极主动去争取纠正,反而表面上装出“忍”和“难得糊涂”,私底下却期盼靠“周期律”来改变现状。既迎合了多数人由于错误社会理论误导,在做着可以不负责任地“想说什么说什么”的“(大众)皇帝梦”同时,面对社会现实却只有听之任之的无力感;又让另外一部分人获得可以乘机“浑水摸鱼”的机会:总之,事与愿违地“重蹈覆辙”,好像成了人类社会躲不过去的历史规律。这不,现在有人索性提出了“历史周期律”概念,要将其合理化成为理论了。

    如果从表象上来看人类历史,的确应该承认它有一定循环、重复的规律。在现实中出现的许多现象,总是可以从过去的历史中找到类似的记载或描述。所以伟大如毛泽东那样的领袖,就总结出“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这样在表象上绝对正确的结论,并且身体力行地,想通过发动所谓的“文化大革命”来防止他所担心的历史(“资本主义复辟”)重演。不幸的是,他没有能够赶上科学“认识论”所能够提供的理论参考,只能以自己在“只知其然”的层次上对社会的认识和判断所找到的解决方法,来一个矫枉过正。又进行了一次“事与愿违”的失败实践(文革)。他本人也只能为证明科学认识论的正确,“贡献”出一个有说服力的反面事例。所以在这里理应提醒另外一批能力或水平比老毛差得多的人,面对中国这种毛所不愿意看到、却偏偏“噩梦成真”的现实,在考虑因应解决之道时,务必“三思而行”,不要一厢情愿地“轻举妄动”(除非他们本来就是口是心非地,以对社会有利为借口,打着为自己谋一己之私的小算盘),以免自己因为根据科学认识论,从理论上就已经注定了的失败,最后被迫无偿地义务成为科学新理论拿来“示众”的“反面教员”!

    当前还有一些人,打着“复兴中华文化”的旗号,翻出老子的“义经”、孔子的“儒教”之类的陈芝麻烂谷子来鼓吹(或打文字官司窝里斗)。想人为强行推动被他们认定的,某些看起来似乎也有点道理的理论或观点 。认为只要如法炮制(或稍加修改),就可以重现那个年代的“盛世”。事实真是如此吗?当然不是。他们完全不知道 ,其实在历史的长河中,同样没有完全相同的一滴水(时代或社会形态),历史纪录描述的,只是一些社会的表象,并不能正确地反映本质。我们为什么不去试试运用那种“逆向思维”,从哲学“存在即合理”的命题,倒过来思考一下,这些理论观点之不能成为现实,是否本身有其“不合理”、所以不可能长期存在的一面?事实正是如此。

    以有比较长的历史记载的中国为例。那里总是呈现出(国家)统一--分裂:(领袖)开明--独裁:(政府)清廉--腐败:(社会)安定--动乱等;交替出现的事实。就是因为一种被认为是成功的政策或策略,其实背后有着远比本身的正确与否重要和复杂得多的因素在影响着。要是以在自然科学领域理擅长于面对静态事务时得心应手的“理工科思维”,来面对理论上每一个人就是一个“变数”的社会问题,实在是有点难为了他们,因为他们无论用多高阶的数学方程或超级电脑,都不可能测算出当时还是“社会痞子”的汉高祖刘邦,或调皮捣蛋的放牛娃明太祖朱元璋,以及年轻时公开嚷嚷要“分裂(分治)中国”的共和国主席毛泽东,还有那个在蒋经国面前只敢把半个屁股放在椅子上的共产党叛徒李登辉总统,最后会成为影响中华民族一段历史走向的强势帝王或领袖。更不用说今天被部分读书人吹嘘成“万能灵丹”的法律或制度,早就成为那个社会现实的一大讽刺的事实。证明他们的自以为是从客观表象看上去,也的确比同时代大多数人相对高明的计划或策略,肯定存在某些致命的缺陷,而无法千秋万代地延续下去。那么这种“致命的缺陷”,怎么会有这么大和普遍的影响力,而成为“罪魁祸首”的呢?

    产生这种致命缺陷的罪魁祸首,就是本身还没有能爬到“知其所以然”认识高度的中外所有社会理论(当然包括老子、孔子等,以及后来陆续出现的“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等中国的社会理论在内)。以至于受这些理论熏陶出来,又具备影响一个时代的国家、民族或社会走向的个人能量或才干条件的领袖、伟人,总是自觉或不自觉地,按照科学“认识论”揭示的规律,走上“事与愿违”的结局。而且所造成社会灾难性后果的严重程度,也和这个人“伟大”的程度成正比。所以可以认为,由于有权决定社会走向的领袖、政府和为其出谋划策的权威学者或精英集团,在认识自己社会面临的一切问题时,受到长期以来习惯形成的、认识方法上的先天性局限,永远只知道去拼命设法认识、掌握事物的表象(从实践中来),然后通过掌握的表象再根据自己或前人的实践经验,去设法找出因应之道(到实践中去)。而根据科学认识论理论的结论,凡是从表象层次上来认识事物,并以由此找到的解决办法来付诸实践,最后一定只能得到“事与愿违”的结果。这种结论几乎可以和自然科学所能达到的水平相提并论(所以敢在这种理论前面,冠以“科学”二字,以示区别),绝对“放之四海而皆准”,可以套用,没有例外(不服气者可以自己举例试试看)。现在我们可以轻易地用这种科学认识论来认识和解释“历史周期律”。

    可以认为,“历史周期律”的出笼,是错误社会理论造成的必然结果,本身更是认识层次不到位的典型事例之一。理由也是极其简单明了的,那就是迄今为止的错误社会理论,实际就从来没有达到过“知其所以然”的必要层次,所以自始至终都只能“只知其然”地、认识或解释社会和社会所产生的问题的表象,再根据主观、自以为是地提出各种对策和方案,提供给政府和领袖去实行。而按照科学认识论理论,明确地认为,在这种表象层次得到的认识,绝对接触不到事物的本质。要是再据此提出什么解决问题的方法或对策,最后一定只能得到“事与愿违”的结果。人类社会的历史,就是周期地由于对社会表象认识自以为是的判断和不当“纠正(其实是越纠越不正,而最后走向无可挽回的反面)”,造成周而复始地犯同样错误的事实纪录。所以可以说,错误社会理论在客观上已经成为给科学认识论提供对比鉴定条件的,最恰如其分、最有说服力的“俊友”!

    正因为在科学认识论没有出现、所以也不可能被接受运用之前,历史上所有地区和国家的统治决策者或领导集团班子,在认识、面对自己社会的各种问题时,总是只能看到其表象(如天灾引起的饥荒、疾病,或贪污腐败、道德不彰等人祸引起的社会动乱,以及地区、国家之间因利益争夺产生的矛盾、冲突),所采取的对策,无非是“兵来将挡,水来土坉”之类,如发救济粮赈灾,惩办贪官污吏,武力镇压民间暴乱,外交谈判和妥协等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治标手段。这些手段就像“止痛片”或“退烧针”一样,可以起到暂时的效果,却不能解决天性和人性之间对立的本质问题。因为自然的天性总是有膨胀的趋势,要靠社会提供的道德或法律,通过人性来控制、约束。一旦这种约束能力,由于某种社会原因而被削弱,更不要说现在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为了解决自己的社会经济问题,正在以保护人权、提倡自由的名义来全世界“拉偏架”,让天性放开手脚地和美元财富一起“与时俱进”。而包括他们自己在内的所有社会,就会同步产生令人担忧的灾难性恶性循环的结果,最后还是要在表象层次上,通过使用各种暴力、强制手段来让自己或他人改朝换代,一切从头来过。国家就像现在实行的“破产”制度一样,由于各种原因把社会搞得支持不下去了,就只有自动或由他人强迫宣布“破产(下台)”,在损失由社会“大众皇帝”买单认赔后,换一批人再来“重组”。可惜后来上台接班的人,也一直受错误社会理论的熏陶和习惯势力的影响,还是只能站在同样的认识层次上来认识和解决社会问题。所以注定解决不了而只能不断恶化,直至再次宣布“破产”,不自觉却绝对是人为非自然地、一再犯同样的错误,形成了现在所谓的“历史周期律”——一份证明自己本质上毫无长进的历史记录!

    这是人类因为受错误社会理论的误导,继续表现自己无知无能的证明和耻辱。说明今天的人类并没有认识自己在宇宙客观中的特殊地位,和因此获得主宰地球命运的权力、同时要承担后果的不可推卸责任,反而以为自己是“(高等)动物”,非要自贬身份,挤到禽兽堆里去实行什么“丛林法则”。动物般不顾一切地去享受自己有限的生命所能够得到的物质刺激,却不愿意花力气去探讨一下大自然赋予人类所特有的精神思维能力的价值和意义,从自然周期律关于史前文明的兴衰中,获得某种应该“改弦易辙”的启示。

    如果说今天的人类可以这样继续下去的话,倒也不失为一种合情合理的“民主”选择。但是需要提醒、并立此存照的是,事实上这种人为“历史周期律”的重复频率以及造成灾难的烈度,会因为物质文明发展的速度而加快和提高。长此以往下去,所谓的“稳定、和谐”或“可持续发展”等国家或国际口号,都将成为自欺欺人的“痴人说梦”!

    佛教有禅曰”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如果用这句话来指点人类当前“迷津”,是最有现实针对性不过的了。我们由于现有社会理论的误导,走上错误方向的“进步”(其实是朝历史发展的坐标上,向原始野蛮的出发点的倒退,详细阐述,请参阅拙文“文明图解”)而坠入苦海,身在其中,沉浮争扎却看不到边。但是一旦认识到这种错误并加以抛弃,再转过身来朝着真正文明进步的方向看看就会发现,只要放下导致我们自相残杀的错误社会理论“屠刀”,自己离“立地成佛”的距离,的确就只有“一步之遥”。

    正所谓“天堂有路偏不走,地狱无门硬要闯”。就看今天的人类愿意不愿意放弃这“一念之差”了!

    

    (其它相关文字,请浏览网站《新里程碑》,从同名文字的链接中查阅。http://www.newmilestone.0rg/05/czl50702.html)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悲歌重唱献“七一”/潘一丁
  • 潘一丁:马克思也整合不了欧洲
  • 潘一丁:黄鼠狼关心鸡的“崛起”
  • 潘一丁:害怕“竞争”的西方叶公
  • 潘一丁:马克思理论的软肋或死穴
  • 潘一丁:两岸共识的基础和起点
  • 潘一丁:王道、霸道和人道
  • 潘一丁:中国人要摒弃亲者痛仇者快的行为
  • 潘一丁:如何打精神战争
  • 潘一丁:“精神战争”三原则
  • 潘一丁:绝对真话:今天是愚人节
  • 潘一丁:谁才害怕真正的“言论自由”?
  • 潘一丁:“精神战争”和目前论坛的本质区别
  • 潘一丁:论“精神战争”
  • 潘一丁:我们的确在自食其果
  • 潘一丁:中国人不要“自废武功”
  • 潘一丁:正确的“新思维”从哪里来?(为“两会”的召开而重新发表)
  • 潘一丁:“和谐社会”只能靠“精神战争”打出来
  • 论经济/潘一丁
  •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