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颜色革命”对俄国与中国的启示
(博讯2005年7月01日)
    房宁、李亚洲

    房宁:“街头政治”不同结果的启示

     今年1月,在美国策动的新一轮“颜色革命”和“街头政治”的冲击下,又一个政权吉尔吉斯坦政权被颠覆了。这是2003年11月以来中亚地区继乌克兰、格鲁吉亚之后第三个被“颜色革命”击垮的政权。但是,面对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敌对势力分化和西化的猛烈冲击,也有些国家,如委内瑞拉等经受住了“街头政治”的考验,在力量对比悬殊的斗争中多次取得胜利,顽强地生存下来。“街头政治”应引起我们高度警惕,它的不同结果值得我们深思,必须总结其中的经验教训。 (博讯 boxun.com)

    一、改革和社会转型期是执政党丧失阶级基础的危险期

    改革和社会转型国家的经济社会结构的变化往往导致执政党的执政基础、执政资源发生变化。一方面,原来的阶级基础即普通劳动者阶层并非改革的最大受益者,逐渐与党疏远。另一方面,在改革中成长起来的新阶级,在经济上具有一定实力后,希望独立发挥作用,与执政党的历年和政策发生冲突。结果,执政党就可能面临既失去原有阶级基础,又未能建立新的基础的危险局面。执政党表面上代表全社会利益,而实际上并没有与某一个主要的社会阶级结成利益共同体,党的执政基础就会空洞化,其社会表现就是社会各个阶级阶层无论受益多少都普遍存在不满情绪。

    二、依靠人民群众是巩固政权的根本

    反观委内瑞拉的形势,则与那些发生颜色革命的国家截然不同。委内瑞拉上的查韦斯政权,外有美国强大的压力,内有强大的经济界、政界反对派,军队内部也有分歧。但查韦斯政权不畏艰险,敢于斗争,一次又一次地战胜了外来干涉和内部颠覆。这种在异常复杂恶劣环境中巩固政权的“委内瑞拉现象”非常值得我们分析总结。从根本上看,查韦斯之所以能够一再地化险为夷,最主要的原因在于他得到了委内瑞拉人民的支持,特别是占委内瑞拉人口70%的中下层劳动人民群众的坚定支持。

    委内瑞拉自80年代以来深受新自由主义政策的荼毒,阶级分化严重,社会矛盾尖锐。在经历了长期的动荡之后,持有民族主义立场的和具有左翼倾向的查韦斯掌握了国家政权。查韦斯上台之初,政权基础薄弱,社会形势动荡。面对错综复杂的社会形势,查韦斯采取了中左的社会政策,积极而又慎重地进行政策调整,什利益分配格局向社会中下层倾斜,以争取占人口大多数的劳动阶级的支持,建构政权的社会基础。在调整经济政策的同时,查韦斯及时地利用新自由主义在委内瑞拉的其他拉美国家造成严重社会危害的事实,用爱国主义思想教育广大人民,争取进步知识分子的支持,在继承进行组织训练,进一步从思想上和组织上什国家政权在基层扎根。

    美国为首的国外敌对势力视查韦斯及其政权为眼中钉,不遗余力地使用各种手段进行破坏颠覆,“街头政治”是他们使用的主要手段。近年来,敌对势力发动了多轮政治动乱冲击委内瑞拉国家政权。查韦斯政权能够在极大的压力和及其限额的政治环境中坚持下来,靠的就是广大劳动阶级的支持:反对派发动抗议示威,就有声势更为浩大的支持查韦斯的游行示威;反对派征集社会签名要求全民公决,查韦斯就能在全民公决中胜出;企业主和高级管理人员发动大罢工,企业在经济上摧毁委内瑞拉及其政权,查韦斯就乘机发动工人和技术人员接管企业,把更多资源掌握在国家手中,给予人民群众更多的利益,进一步树立政府威信,巩固政权基础。

    尽管在力量对比悬殊的政治格局下,委内瑞拉现政权处境仍然十分艰难,未来风险很大,但能在如此限额的环境中坚持到今天,说明查韦斯政权的路线是正确的,其经验具有启示意义。

    三、街头政治不同结果的三点启示

    观察和比较街头政治的两种不同结果,其背后的规律值得注意:

    面对社会矛盾和冲突,不怕有人反对,就怕没人支持。改革和社会转型必然带来社会利益割据广泛而深刻的变化,相应地社会进入矛盾的多发期。在这一时期,执政党将面对更多的矛盾和利益冲突。存在一定程度的社会不满情绪,甚至出现反对派,这是正常的。有反对派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人坚定地支持政权、执政党和政权没有可靠的社会基础。

    中亚地区的一些政权面对的反对派势力并不十分强大,政权却一触即溃,总统孤家寡人,仓促出逃。而查韦斯从容面对美国的重压和国内连续的冲击,坚持不倒,得益于广大劳动群众的支持。没有群众的支持,很难想象查韦斯能坚持下去,而没有查韦斯的阶级路线和政策调整,群众就不可能支持查韦斯。

    有了群众支持,国家机器才是政权的可靠柱石,才能有效发挥作用。格鲁吉亚、乌克兰和吉尔吉斯坦发生动乱时,原政权在形式上也控制着军队、警察等国家机器,但它们在强大的反政府游行示威冲击下,不敢使用军警,军警甚至出现临阵倒戈的现象。而委内瑞拉的查韦斯政权,在关键时刻得到了军队的支持。虽然这与查韦斯是军人出身与军队有密切关系有关,但从根本上看,军队之所以支持查韦斯政权,与得到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分不开。委内瑞拉军队是在多数人民支持查韦斯的情况下,站到政府一边的,毕竟军队的基层官兵基本上来自从查韦斯政策中受益很大的下层劳动阶级。

    必须重视群众工作,进行利益调整,加强宣传教育,构建新的基层组织体系。原苏东社会主义国家以及近来垮台的独联体国家政权在组织上脱离群众,表现为执政党高高在上,缺乏宣传教育,组织发动的基层网络和体系。吉尔吉斯坦的动乱中,总统已经逃到俄罗斯避难,支持总统的势力才在其家乡组织了千人声援,简直是贻笑大方。反观委内瑞拉政府,近年来在调整社会政策,向劳动人民实施利益倾斜的同时,非常注重基层工作,派遣大批支持政府的进步知识分子、大学生深入厂矿、乡村,进行爱国主义宣传教育,组织发动群众。正是由于事先有如上大量深入细致的群众各种,在社会动乱面前,查韦斯政府才能一呼百应,依靠人民支持度过险难。

    李亚洲:颜色革命与俄罗斯的应对

    从2003年开始,在美国的推动下,一场震惊世界的颜色革命开始在独联体国家蔓延。美国这样做的主要目的是在后苏联空间建立亲西方联盟,控制独联体国家,挤压俄罗斯的地缘政治空间,最终实现美国称霸世界的战略目标。美国公开宣称:“钱是美国人出的,这是美国外交政策的组成部分。无论是商业组织,还是社会团体,它们都是政府的左膀右臂。”

    一、颜色革命对俄罗斯的挑战

    颜色革命震动了俄罗斯社会。同发生颜色革命的独联体三国相比,目前,俄罗斯已经处于全然不同的发展阶段,即俄已经实现了从“人心思变”到“人心思定”的转变,政治精英掌控政权的能力亦非其他独联体国家领导人能比。但是,据俄舆论基金毁005年4月2-3日所做的社会调查显示,对于俄罗斯是否会发生颜色革命的问题,回答是是占38%,回答否的占41%,两者相当,这充分说明了问题的严重性。可以说,颜色革命对俄罗斯的国内形势及其政策产生了重大影响,使俄罗斯的国内形势及其内外政策产生了重大影响,使俄罗斯再次面临严峻挑战。

    1,俄罗斯社会稳定面临严峻挑战。在格鲁吉亚、乌克兰和吉尔吉斯坦政府更迭之后,突然间,俄罗斯所有人都在谈论革命。克里姆林宫及其政治对手似乎都感觉到了爆发一场革命的可能性。

    在乌克兰的橙色革命之后,俄罗斯数以千计的退休人员拥上街头抗议削减他们的津贴,各反对党派下属的青年组织也加入其中,普竟总统的政府受到出人意料的动摇。近几个月,“波拉”“保卫”和“不与普竟同行”等组织相继成立,目的是反对它们所称的日益猖狂的独裁专制。由此可见,随着这些激进青年组织的建立,社会不稳定因素骤然增加,不排除俄罗斯发生社会动荡的可能性。

    2,普竟的治国方略面临严峻挑战。普竟进入自己的第二个总统任期后,抛出了社会领域和政治体制改革计划。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当属福利制度改革。改革措施出台后,引起了城市低收入者和社会弱势群体的强烈反对。他们的理由是所发现金不足以抵偿原有的优惠和通货膨胀,同时也不相信补贴能及时足额发放。于是人们走上街头,抗议政府的决定。

    同样颇具正义的是选举制度改革:俄罗斯各联邦主体的领导人将不再由民选产生,而是由总统提名之后,由地方杜马投票确认;国家杜马代表也不再象以前那样,一半按照国家杜马中各政党得票比例分配,一半由单席位选区选举产生,而是改成了全部根据政党的得票率来分配。这样一来,政权党的优势将更加突出,有利于总统通过政党来控制一会。此举遭到国内反对党和右翼力量的攻击,批评普竟压制民主,恢复独裁。面对这些挑战,普竟能否成功实施其治国方略,尚有待于时间来验证。

    4,俄罗斯的独联体政策面临严峻挑战。随着苏联接替和北约不断东扩,俄罗斯在全球战略上的分量已今非昔比,但美国为了保住自己的世界霸主地位,仍将遏制俄罗斯复兴作为自己的战略目标,并移植奉行打压俄罗斯和挤压俄战略空间的政策,通过军事和经济等多种手段加紧拉拢独联体成员国,引导它们向美国和西方靠拢。而俄罗斯为了复兴全球性大国地位,加强独联体的巩固成为它的战略抉择。面对独联体的不断弱化趋势,俄总统普竟精心谋划“统一经济空间”计划,希望借此展开经济互动,进而推动独联体内部的安全和军事一体化。

    然而,尽管莫斯科竭力保持对独联体成员国的影响,但已力不从心。格鲁吉亚、乌克兰发生颜色革命后,两国相继建立了亲西方政权。格、乌加上实现了所谓“自我革命”的摩尔多瓦最近积极致力于复活“古阿姆”集团,形成抗衡俄罗斯的同盟(还有阿塞拜疆)。

    4月22日,“古阿姆”联盟召开峰会,会议通过的声明宣布,与会成员国愿意在政治经济和军事方面包括在维和行动方面进行密切合作,并坚决要求俄罗斯尽快从该组织成员国撤出其军事基地。由此可见,“古阿姆”作为在后苏联地区出现的政治和经济集团,不仅与还没有启动的“统一经济空间”对立,而且还将与整个独联体对立。正因为如此,俄媒体称,亲西方的“古阿姆”峰会的召开意味着独联体将“一分为二”。

    二、俄罗斯应对颜色革命的措施

    自独联体成员国相继发生颜色革命以来,有关“俄罗斯橙色革命”的话题已充斥俄罗斯媒体。这不能不引起俄罗斯当局的警惕。目前,俄罗斯当局正在采取措施以防止这场“革命”波及俄罗斯。

    1,取缔非法组织,对社会团体赞助人实施监督。最近,俄罗斯破获了一个被称作“声音”的非法反俄组织,它与在乌克兰“橙色革命”期间十分活跃的组织“波拉”有密切接触。它的行动方案也与格鲁吉亚和乌克兰颜色革命大体相同,准备在2007年一会选举时采取行动,宣布选举有打规模舞弊行为,并以此为借口组织民众上街游行。

    此次事件给俄罗斯敲响了警钟,俄罗斯当局拟采取措施清理整顿社会团体,对各种非法反俄组织坚决予以取缔。与此同时,俄罗斯修改了法律,限制赞助人在俄罗斯境内的活动,并且规定国家有权监督赞助人能否资助社会团体。因为去年春天俄罗斯司法部就发现,俄罗斯的一些人权组织从别列佐夫斯基的“自由俄罗斯”基金会获得资金,而西方或亲西方基金会的煽动是促使颜色革命发生的重要因素之一。

    2,组织“青年近卫军”阻挡“颜色革命”入侵。为了防止俄罗斯成为颜色革命的下一个受害者,名为“我们”和“欧亚青年联盟”等亲政府青年组织在总统办公厅副主任苏尔科的支持下建立起来。“我们”组织的新闻秘书伊万在接受采访时说:“在我看来,乌克兰发生的一切动摇了俄罗斯,年轻人开始讨论和思考俄罗斯的前进方向。我们这个组织的主要目标是现代化、民主体制和爱国主义。”

    莫斯科新社会学和实用政治研究中心专门研究青年运动的主任塔拉索夫说:“要抵挡波拉那样的青年激进组织,你需要拥有同样激进但支持政府的青年团体。‘我们’这个组织有着明确的目标,他们明白自己必须抗击那些意欲改变普竟政权的人。他们的理念是,凡是反对现政权的人都是祖国的敌人,必须用武力与之斗争。”

    据俄罗斯媒体称,“我们”这个组织受到了普竟总统的支持,将按照克里姆林宫的计划,将主要以18到22岁的年轻人作为发展对象,重点是大学生等知识分子,从而成为保卫俄罗斯的一支青年近卫军,保卫俄罗斯免受颜色革命的威胁。

    3,开展“为了诚实选举”的活动。2005年4月5日,俄罗斯国家杜马通报了3月中旬成立选举监督委员会的消息。尽管委员会多数成员来自亲总统党“统一俄罗斯”,但主席却是独立议员尼古拉·贡恰尔。对选举舞弊的抗议成为最近各种颜色革命的主要借口,俄罗斯当局集中开展为了城市选举的活动,以免授人以柄。普竟总统本人在与强力部门人员的一次会议上说:“就算我们选举失利,也不能允许任何人利用对选举舞弊的怀疑使邻国发生的事情在俄罗斯重演。”

    4,俄白患难中重新牵手,共同对付颜色革命的入侵。在叶利钦时代,俄罗斯和白俄罗斯是独联体各国中关系最为密切的伙伴,当时俄不惜经济代价加强同白俄罗斯的关系。但是,普竟就任总统后,侧重于同西方建立新型伙伴关系,白俄罗斯在俄对外政策中的重要性下降。另外,俄外交政策日趋务实,不愿为白俄俄罗斯背上新的经济包袱。由此,俄白两国矛盾不断,关系逐渐冷淡下来。

    然而,颜色革命改变了俄罗斯对独联体尤其是对白俄罗斯的看法。2005年4月4日,普竟在索契会见了来放的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双方在一系列重大问题上达成共识。2005年4月21日,美国国务卿赖斯会见了白俄罗斯反对派领导人,面授改变白俄罗斯政权行动的四个主攻方向,声称“白俄罗斯实行变革的时刻到了”。

    俄白此次再度牵手,同双方目前承受的外部压力密切相关。在西方政治军事势力不断向独联体地区渗透的背景下,白俄罗斯的战略地位日益突出。俄国防部长伊万诺夫曾公开表示,国际形势要求俄罗斯与白俄罗斯在军事政治领域进一步协调行动。

    5,独联体联合军演对抗颜色革命。为了显示独联体的集体力量,从2005年4月4日起,俄罗斯主导的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成员国“边界—2005”联合军事演习开始在塔吉克斯坦境内举行。演习方案临时增加了武力对抗颜色革命的科目。主要目的是吸取吉尔吉斯坦“革命”的教训,提高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成员国军队对抗颜色革命的水平。

    6,以“软实力”应对独联体国家的颜色革命。俄罗斯总统办公厅最今增设了一个新机构----对外地区及文化合作局。凭借它可以对邻国的文化、人文合作产生深刻的影响,用美国学者约瑟夫的话说,这是一种软实力,文化和教育是俄罗斯能够有效影响独联体国家屈指可数的工具之一。它不会招人嫌怨,也不会被指责为帝国复辟野心。该局实际上真正的任务是打击颜色革命,帮助亲莫斯科的势力参加并赢得竞选。

    ——中央编译局《国外理论动态》杂志

    作者: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房宁

    山东大学政治学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李亚洲

    来源:新世纪 www.ncn.org _(博讯记者:张君)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