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由副省长杀妻想到海归们的堕落
(博讯2005年6月28日)
    杨莉藜/先是背着第一任妻子上了小保姆的床,接着是弃旧迎新,将小保姆扶为正室,再接着便是买通杀手,于月黑风高之夜(也许是光天化日之下)把这位第二任妻子大卸八块——听起来像前朝古代纨绔恶少们的罪衍,又像是黑社会匪帮的行径。然而,故事的主人公却是河南省的副省长吕德彬,有着教授、博导头衔,而且还是长期留学美国的海归。

    共产党官宦群体为了权势、地位、美色而大开杀戒,这样的故事如今已经平常得没有了卖点。“吕省长杀妻记”里唯一值得思索的是他多年的留美经历。一个长期受民主自由的气息濡染的海归,怎么会在几年间沦落为一个野蛮凶残的杀人恶魔呢?这群从文明世界归来的所谓第十代海归究竟怎么了?

     问题的答案很复杂,其实又很简单,简单到只有一句话——在共产党官场文化的酱缸里,这群曾经被人们寄予厚望的海归,已经沦落为土生土长的蛆虫,蠕动、吞噬和器官的扩张成了他们生存的方式和生存的目的。 (博讯 boxun.com)

    26 年前,中国通向世界的大门终于随着毛时代的结束而重新打开,中国学子们通过官方派遣和自费留学等方式纷纷踏出国门。这批学成归国的留学人员被称为第十代海归,据官方统计约有16万人。而且,海归的数量还在以平均每年13%以上的速度递增。倘如去掉那些从专制国家和无赖国家回来的海归——如毕业于金日成综合大学的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之类的人物——中国现有的海归有十几万人应该不会太错。相对于十三亿来说,十几万还不够撒芝麻盐的分量,但是如果与清末民初的早期海归的数量和当时的全民受教育程度相比,这十几万人又不算太少。可是很遗憾,这群翅翼上曾经闪烁着自由光芒的鸟儿,扑入长城后面的村落,就再也没有响动。在这万马齐喑的中国大地上,我们听不到他们的声音。

    面对暴政的饕餮,我们听到的是刘晓波、余杰、王怡……这些土生土长的知识分子正气凛然的呐喊;看到的是高耀洁、浦志强、郭国汀这些医生和律师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一点一滴地为民众维护权利。当然,海归中也曾经有王小波对这个社会鞭辟入里的分析,有过陈丹青对于中国教育制度的愤怒笞挞,但是相对于整个海归群体的人数来说,他们的数量显得那么微不足道。

    人们戏谑地把海归叫做“海龟”。这个谐音比喻不幸言中了这代人最普遍的特质:像龟一样悄无声息地面对世界的喧嚣。然而他们的沉默和龟类的沉默并不同质,西方人常把龟类的以静待动,冷眼寡言看作是达观的智者的表现,而这批“海龟”的沉默很少是由于超然物外的生存哲学,而是一种明哲保身的自私自利。为了自己的金钱、地位和既得利益而在腥风血雨里选择沉默,希望于暴政相安无事以期自保,这不啻是一种极端丑陋的罪恶。

    如果说群体的沉默还不足以证明海归们的堕落的话,在这批海归中大面积存在的追腥逐臭、助纣为虐、与共产暴政同流合污的现象,当有更强的说服力。在中共的权势和金钱的利诱之下,这批人纷纷放弃自己的专业,自甘堕落为中共权力酱缸里的蛆虫。据粗略统计,海归们官儿做到省部级以上的已达近百,副省部级的可以千计,副省部级以下的则可以万计。弃文从政,以在发达国家学习到的新观念新视野逐步改变中共,如果抱住这种想法去中共那里做官这种选择也无可厚非。但严酷的现实是,许多人涉足政坛本来就是盯上了中共手里无所不能的权力,所以他们甘心自废武功,磨掉棱角,很快被中共体制的绞肉机绞成了血肉模糊的一团,与土鳖贪官已经毫无分别。由于这个原因,这批海归中出了吕副省长这类痴迷花街柳巷,不惮草菅人命的败类一点儿都不稀奇。

    除了进入权力黑道儿外,还有一批海归则被中共的孔方兄夺去了灵魂,成了暴政的技术奴仆。这批人里最为臭名昭著的就是为中共谋划、实施所谓“金盾工程”的海归IT人员。他们利用从发达国家学习来的技术进行网络封锁,使中国的敏感网站封堵技术、敏感词语追踪技术、甚至为正常国家所不齿的黑客攻击技术等在几年间迅速提升,成为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封网大国、网络异议人士囚禁大国。

    像吕德彬那样夺一人之命固然罪不可赦,但是用自己的知识和技能帮助暴君封堵千万人之口,使人民动辄得咎,使暴政大行其道,其行径并不比吕海归光彩,其罪恶并不比吕海归更可宽恕。

    最后,我们不能不提及近年来主要从美国回流的“半海归”群体。说他们是“半海归”,是因为他们的子女家产都留在美国,美国绿卡或美国公民的身份自然也不会放弃。他们回国只是为了短期的淘金、圈钱。这批人大都是拿了六四血卡,才得以在美国站稳了脚跟,在这里生儿育女,享受着自由世界的空气和阳光。十多年来,他们对大洋彼岸国人的痛苦呻吟不闻不问,近年来却在金钱和地位的诱惑下,跪倒在屠刀上血迹未干的中共脚下,拿良知和道义做交易,巴望着从中共那里分得一杯羹。

    第十代海归的堕落是中共的成功、中国人的悲剧,也是西方国家对华文化政策的失败。五月十九日,美国民主党领导人南希·佩罗西发表演辞激烈的讲话,批评政府对中国的政策 “失败得一塌糊涂”。佩罗西的指责主要集中在两点:一其是美国对中国贸易赤字不断飙升,二是美国未能限制敏感高科技出口到中国。可以肯定,如果佩罗西对于曾经留学美国的中国海归的现状有所了解,她也会毫不留情地批评美国的留学政策。二十多年来,美国不知为多少中国留学生提供了高额奖学金以及科研和生活的便利,而培养出的人才却纷纷成了中共的红顶商人、帐中幕僚和御前打手,美国通过留美学生影响中国政治生态的希望并没有实现。中共依然是蹲伏在东方的一头怪兽,由于新鲜科技血液的注入反而显得更加鬃发如芒,獠牙森然。

    五月二十五日,民主党参议员乔.李伯曼和共和党参议员拉马尔.亚历山大共同发布了《美中文化交流促进议案》,要求联邦政府在2006年到2011年的五个财政年度里共拨出13亿美元,用于扩展和加强美中两国的文化交流,特别是美国的中文教育及与中国的初等、中等及高等教育留学生交换计划。看来,美国国会高层依然对通过文化交流促进中国走向政治文明抱有坚定信心。但是,如果不对二十多年来的中美文化交流政策进行认真的检讨,花费巨额资金却难保不会重蹈为中共输血的覆辙。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