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阿衍:浅谈《陈水扁的三条道路》
(博讯2005年6月28日)
    
    在时事新闻里,看完了陈水扁先声的“一战二和三拖”后,鄙人便不以为然地想谈谈个人的看法,以供政略家们在尚未睡着觉的时候参考。
     (博讯 boxun.com)

    也可以说,台北政府自己认为今日所采用的最佳政治战术就是“拖”,因为独立与按照台北的意愿得到和平,是中共不会答应的,若战,就今天的政治势力、军事势力来看,明显也是最愚蠢的抉择。除此以外,鄙人认为,台北政治上的大手笔根本就不是拖,最好的选择应该是:能与大陆人民团结起来,共创未来。
    眼下,大陆的腐败体系已明显伤害着大陆人民的感情与根本利益,从哪个角度讲,胡锦涛们也没有能力使这个自身也讲不清楚的腐败体系早日地终结。
    
    笔者认为,尽管如此,中国应该铲除腐败势力和实现公有制下的全面的政治民主是该拿到日程中来了。而仅仅利用西方的自由民主最起码暂时是行不通的,虽说大陆推行的经济模式给一些认为做得很好的人一些理由,可也不能不看到,广大的人民早已深恶痛绝了。所以,不论是谁,出至什么目的,来至什么地方,都应当切合中国大陆实际地早日使大陆的独裁专制和腐败透了管理体系迅速消亡。而在这个问题上,台北的陈水扁们却至今没有思考过、未免不入时了吧?
    
    现在,陈水扁有了“和战拖”的三种说法,却没有其它的好办法未免太小看了自己的条件和拥有的中国情节、以及欲开拓中国新局的其它党派与大陆人民的力量了。鄙人说,大陆有许多虽有不同见解、却有相同变化意愿的人们早已翘足以待了。至于谁能更好地带领他们进行这以最后的中国革命,实现社会主义公有制下的全面民主政治早已不是几年的问题,可为什么这么多的政治家就看不到这一点呢?因为,大家以谈到“社会主义”、“公有制”、“共产党领导”就只是憎恶,并没有细致的加予思考或新的领会。
    
    目前,中国的民主运动是做了一些工作,但对腐败体系来讲,却只能动其皮毛却不能动其筋骨,尽管有了“九评共产党”和“退党热”,可是,只能使中共更加疯狂外我们得到了什么呢?因为,我们所采用的政治谋略根本就不能切合中国大陆的时宜,没有按照大陆的实际情况和大陆人民的意愿设局,或思考问题。我们看到了,共产党若再这样下去,长持以往,灭亡并不是奇怪的事情,不外是时间早晚而已。
    
    原因:“外科手术”决不能治理内脏的病变!更解决不了大陆人民处在水深火热的危难之局。
    
    不仅如此,陈水扁们也看不到使中共独裁理念彻底终结的窍门在什么地方,怎样才能套牢中共就范?无奈之下,也就只好按照自己的传统思维去做不切合台湾实益、更不切合大中国实益的事情。只能利用美日集团的空头纸票来存在自己,却不能利用大陆人民的广泛支持未免太蠢了些,更不能拥有正确的政治主张来引导中国人民进行合法的、有益的斗争。
    
    连宋的大陆行,除了不忘祖,在政治上的影响依旧平平,除此以外,也没有能令自己的政党再有起色的、新的政治谋略让世人看到,更不要说会有让大陆人民也能接受的新的政治斗争的理念了。到是引来台湾的许多民众不屑与此、与中共的窃喜。并且,由于台湾当局几十年的反共宣传文化的影响,至今台湾人民还在与大陆人民具有抵触的情绪,闹腾到了两岸对骂的程度,实在是我民族的不智。
    笔者认为,不管什么时代,只要是独裁专制的政体,人民与政府就是对立统一的组合体,而智者都会把两个营垒统一起来,愚昧者却做对立的工作。毛蒋时代,毛们就是极力地统一,蒋们却是不屑地统一,结果蒋们所继承的国民党不得不躲到台湾至今不能使国民党返回大陆,而且国民党的继承者仍然是不能改弦易辙,关键就是不能与大陆人民统一起来,虽已与台湾人民有些统一了。如今,大陆上,邓的继承者已经使中共与大陆人民对立起来了,使大陆人民看到了公有制下的淫为者是这么的无耻凶残霸道和贪婪,可就是没有人能够理性有效地领导大陆人民从新使管理体系与人民统一起来,岂不是那些在野派别的政治失策是什么呢?民运分子们,至今还在盲头瞎马地也在仿效蒋们的过去作为、而不是放下架子与大陆人民走在一起,抱怨大陆人民太奴性,试想,面对凶残、邪恶的统治者,你们让一盘散沙的人民能做好什么呢?能被无益地杀害而又与事有补吗?八九学潮时,死了那么多人,刽子手眼睛也不眨一下,你说,就连你们也不得不引颈被杀或悄悄地溜到国外去,人民能躲到哪里去?所以说,不在自己身上寻找原因,一味说人民低智是不对的。
    
    而不在大陆生活些年的人,不可能真正的了解大陆人民是何等的感受,并且,生在中国地域的人们,与西方社会的人民也自然会有不同的想法与做法,因为毛泽东时代过来的大陆人民,曾经享受到了公共化的福祉,而在邓时代,人民一步一步地被变成了受害者,只有极少数人与官体联袂或官体本身才才能是受益者,导致了大陆人民回忆起毛泽东时代共产党员做公仆是多么地自豪啊?并以拥有自己的共产党而自豪,而且还以加入共产党作为十分光荣的事情。在当时,生活尽管是艰苦了些,但在社会里被当人看,今天由于共产党人的大量蜕化变质,人民不仅以入党为耻,而且早就静待着有一个更新的人民的党来替代它了。
    
    是的,西方社会的人民是有各项基本权利,能够与任何侵害他们利益的人或部门上法庭打官司,但是,从本质上来讲,西方社会的制度模式并不具备解决中国实际问题的基本条件,西方的民主政策只能是在发达国家里似乎看不出多少破绽,而在不发达的中国就已看出了许多破绽,所以说,中国人民并不欣赏西方的那种社会体制,特别是在没有公平竞争权力的中国,就更讨厌邓小平的经济理论了,而许多的政略家分明看不到这一点。
    
    是的,西方社会的民主程序之所以能存在,在中国大陆却不能存在,不仅是腐败官体之需要,也是大陆人民的被教育后而不乐观地看待这种制度。
    
    我们看到,中国还处在家长制时代,经济越开放搞活,越不利于人民的切身利益,例如农民工得不到《劳动法》规定的合法待遇,公民受不到〈宪法〉的保护等等,大家也都清楚。但是,我们没有改变这种不良现象的基本权力。在中国,只要不影响腐败体系自身的利益,腐败体系为了自己所谓的发展自然也就牺牲了广大人民的利益,哪怕是撒一些谎,说一些胡话,也不会轻易把公共利益归还给人民。还例如,生活在最低层的人们,他们不仅要受到管理者野蛮制约,还拿着管理者不屑看的一点点收入,他们买不起较好一些的房子,有了大病就要倾家荡产,孩子考上了大学就要拼上一切积蓄,否则,孩子就不能顺利地去上。
    
    所以,如今大陆所运用的经济手段就是大陆腐败体最不得民心的泉源之一,其次就是没有公平的竞争各项权利也是不得民心的之一之泉源。
    
    再回过头来我们看看台北,他们就今天大陆表面上强大骨子里衰弱、自己却仍没有迎时的对策,并悲观地认为台湾惟有独立拖延或投降才是唯三的出路,怎么不悲?鄙人认为,这种见地未免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理由是:北京其本身每每大陆有了某个游行示威就心惊肉跳,已如惊弓之鸟了,还不及时地出台相关的政策,不免守旧了吧?上海有抗议日本的爱国游行,其结果游行者成了被警告的人群,人民为了国家的利益主动的走上街头、却成了扰乱社会秩序的违法活动,并被威胁,并用投入监狱为恐吓。而作为台北当局,怎么就看不到大陆人民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程度了呢?若看到了,为何不能够认真研究大陆人民与北京政府所变化的是些什么关系呢?由于大陆腐败的官体是让大陆人民当牛作马而决策的,他们不得民心的嘴脸还要再用事实论证一番吗?为什么在已知的现局中、台北不能展开新的政治攻势而只用老套的、并不能被大陆绝大多数人愿意接受的政治理念和夹杂着一些诽谤来做那无益的挣扎呢?历史上有个魏孝文帝改革的故事或说有个胡服骑射的典故、就不能给大家一些根本上的启发吗?明明知道过去的政略只能是摆摆样子、做做姿态,根本就不能使自己的未来更加宽宏、就不再从新设局、能说是理论大家吗?我们已知中共已是腐败透了的腐体,台湾为什么就不能借助大陆的民力而发展自己、壮大自己呢?我看主要是决策者们根本就没有逆向思维过,只能是按部就班地从复着从来就行不通的陈旧政略,或只会搞窝里斗,加上连大陆人民这个政治大市场都不能主动的挖掘潜力,再加上几十年的对大陆封锁(现在不只是台湾封锁,大陆封锁的更严重),就很难不脱离大陆民众的所思所想了。而今天的大陆人民,正在无所适从的道路上徘徊,正希望有人振臂一呼啊?最起码,大家要清楚,北京政府在原则上的确代表着人民的一切,而人民的心目中,北京政府仍在丧失着领导人民的、合法的、资格与权力。这一点,中国所有的政略家们,都该看得很清楚。而且是,广大人民早已视这个政府是犯罪违宪的政府,事实上,近二十年来,北京政府的行为,已充分地体现了人民的判断是十分正确的。
    
    于是,鄙人认为,台湾的政治攻势,很能从中国的内部产生大地震,更能让那些连胡锦涛们也不敢太维护的腐败分子们心惊胆颤了,逼其不得不与人民妥协,做其让步。并能采取适宜的战略,使大陆人民完全倒向新的领导群体。台北这样做,才能有条件发展与壮大自己的体系,更不会象陈水扁先生所说的三点才是解决问题的至上结果,它只能暂缓或逼亡台湾的民主政体,却不能鼓动与帮助大陆人民与腐败政体进行有效的正义斗争,又能因为有效的支助而得渔翁之利。是的,这个问题台北当局曾经想过,但没有系统地做好,只是在大陆上有些风潮,其在后边起到一些并没有多少试销的作用,更不能够实效地帮助大陆人民积极地行动起来,促动中国政局朝着有利于台北政局的方向发展——也朝着中国更完美的道路发展。
    
    这些年来,也不知道中国反政府的组织者们窝里吵够了没有?互相不服的劲头过去了没有?现在又从新思考了没有?自我检讨了没有?有人再闹疆独藏独跟着还起哄否?这些志士仁人,似乎真的懂了只要能打败共产党如斯大林、丘吉尔先生所说,能下地狱与魔鬼握手或在下院替魔鬼讲几句好话。其实,问题不是所面对的腐败体系当我们大家一旦合作起来、形成一个阵线就能势力均衡了,更不要说比之强大了,而是腐败体系比我们还是强大一些,还能利用窃取的权力对人民对我们血腥地绞杀,所以我说,仅从外部,或光明磊落地对阵,是不行的了。
    
    但是,中共本身由于不能自我振兴,不能克服自身上的绝症,已经走上了自取灭亡的道路上去了,胡锦涛们即使想为人民做些好事,体恤民情,因为不能用猛药下重手,再加上目前还没有更科学的妙方使腐败的群体能够束手就擒,也就只能是哗众取宠,仍然由腐败体系控制着中国的一切,你让胡锦涛们这个把人怎能不亦步亦趋、顺水推舟呢?否则逆流而上,除了船翻人亡已没有第二条路子可走。
    也是说,中国的政治民主之路,必须我们这些在野的人士来引导国人去走,不外就须利用可行的、合法的手段走好开初,才有可能有所进展,直到变化。
    
    大陆只有产生新生力量,才是解决中国政治实际问题的基本源泉,是各种信仰者,从新洗心革面,早日归拢起来,团结在为中国实际利益的领导群体下,才是逼迫共产党自然地、早日地实现公有制下的全面民主政治开放的基本政策,才能从根本上帮助人民得到本来应该得到的实际权力,使中华民族真正地走向更文明的国度中去。
    
    而台北的陈水扁们,以及欲取代扁政府的在野党系,是该思考在“第四条”道路——与大陆人民结合起来,积极有效地带动大陆人民站起来与腐败势力的一小撮们进行实际的斗争(这就需要剥去腐体合法的画皮,使他们完全暴露出他们的邪恶本质),也只有这样,才是台湾新政的出路,而战而和而拖,三则虽精要,都不利于台湾政治事业的蓬勃发展,不利于整个大中国政治事业的蓬勃发展,不知道陈先生们以为然否?民运主导者们以为然否?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阿衍:张高丽是不理睬你们的,不要太好的感觉
  • 阿衍:没有理由把减免的农业税看得有多好
  • 阿衍:我观中国的未来出路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