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周易成:刘亚洲的《甲申再祭》说明中共是吴三桂汉奸政权
(博讯2005年6月26日)
    =刘亚洲的《甲申再祭》文章的思路很不清晰,拉拉杂杂上万言,没有明确的主题,前后思想也不连贯,逻辑也不清,读完后不知道文章要表达的是什么。用了大篇的篇幅谈英雄、领袖和机遇,充满了个人偏见和感情,不象一篇祭文,倒象一个愤青的指点江山、点评历史、抒发豪情的激扬文字,根本不象一位将军在理性的借鉴历史、审视现实,最多是个文痞在自我卖弄。

    一 刘将军祭的是什么?

     要说这是一篇祭文的话,那它祭的就是多尔衮的亡灵、满清的僵尸。 (博讯 boxun.com)

    这位将军以谦卑和崇敬的心情说:“甲申年明清鼎革战争中,中国唯一合格的领导者是多尔衮。”“多尔衮就是振兴中华的功臣。多尔衮是中华民族的骄傲,”“满清入主中原,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是拯救了中华民族,”。当谈到满人灭了大明朝建立了满清王朝时将军说:“我为中华民族的幸运而欢呼。”欢呼什么?欢呼满人打败了汉人!

    将军接着说:“中国已成死水。死水只有一个发展方向,就是变臭,变烂。一切都逼近绝境。”然后就开始吹捧的让人肉麻:“就在这个关头,英姿勃勃的多尔衮登场了。满族人具有极大的进取心。他们在关外的日子过得挺滋润:沃野千里,牛羊成群,政治清明,军队剽悍。但他们没有满足于此,把目光投向中原。中原到手后,他们的步伐仍没有停下来。他们一次又一次地注视着远方。和成吉思汗一样,八旗铁骑几乎把冷兵器时代的征伐演绎到了完美的极致。”

    就连清军在进攻北京前吃了几个肉包子,将军也吹的津津有味:“战前吃的是菜肉包子。即将投入一场决定民族和国家命运的大决战,当是饱餐士卒,肯定拿最好的家当,却不过是菜肉包子,可见平时他们吃些什么。但就是这些视菜肉包子为佳肴的人,竟有气吞宇宙的气概。”在读了刘将军的这些话后,我以后在吃肉包子时就肯定要恶心了。

    下面就是拍马屁了:多尔衮“几次入关,他的马首都曾叩北京。八旗士兵们肯定不止一次在北京灰色的城墙下咽下口水。许多臣属都劝皇太极拿下北京,但皇太极谆谆开导他们:明朝是一棵大树,根深叶茂,现在以我们满清的力量,还一下砍不倒它。取了北京也没有用。我现在带你们所做的事情,就是把这棵大树的枝蔓一根根砍掉。今天砍一根,明天砍一根,天长日久,它就成了枯干。最后轻轻一推,便轰然倒地。皇太极这一番充满哲理的话已和他的英名一同载入史册。” “多尔衮的每一个举动都闪烁着睿智的光芒。甲申年,这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签收的是怎样一个巨大的摊子呀。你看他,不慌不忙,从容不迫。帷幄中迭出妙策。” “多尔衮及其后代对中国历史做的最大贡献就是国家的完全统一。直到今天,我们还享受着睿亲王留给我们的这一笔丰厚的遗产。清朝接手明朝时,明朝只剩下三百五十五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如果没有多尔衮,今天我们出山海关就出国了。出嘉裕关也一样。中国领土在满清人手里翻了三倍还多。清朝留给民国的领土是一千一百万平方公里。”

    最后就差没有说: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多尔衮永垂不朽!伟大的满清祖国永垂不朽!

    二 继鲁迅、柏杨、张承志之骂技 承李敖、王朔之文风

    在骂中国人、中国文化中国历史方面与鲁迅、柏杨、李敖没有什么大区别,只是跟在别人后面,骂的也没有自己的特点。鲁迅骂中国文化是“吃人”的文化,刘将军骂中国文化是“杀人”的文化,首先是杀天才:“中国文化是扼杀天才的文化。中国两千多年的历史本质上就是一部扼杀天才的历史。”文字中透露出一股怨气,可能是刘将军自己的天才没有被发现、发挥甚至差点被扼杀的怨气。进而他干脆否定中国历史,就走入了对民族和历史的虚无主义中去了:“中国的历史,从本质上讲是没有历史的,” “中华文明一经成熟就丧失了活力,开始衰朽。” 不仅如此,在将军看来,连中华文明也不是汉人的:“为什么中华文明能延续至今?恰恰是少数民族一次一次给汉族输入新鲜血液。” “在朱元璋家族手里,汉民族已经烂透了。”满人本来是很优秀的就因为沾上了中国文化才失败的:“不幸的是,鸦片战争偏偏发生在满族已经被汉文化彻底同化之后。满族最后全盘吸取了中华文化,继承了中华文化,因此结局也最糟。”“中国亡在满清手里是中国的幸运。满清统治了汉族则是满清的不幸。”甲申年汉族人 “被开除过一次“球籍”了”,汉民族“在心灵上已经死了,虽然在肉体上还活着。”“汉民族的的繁殖力特别强,有数量没质量,这种繁殖是以退化作为代价的。”最后将军与鲁讯把中国“吃人”的文化归罪于礼教一样,把儒教拉了出来:“在中华民族所遭受的任何一次重大挫折后面,都可以看到一只黑手,那就是儒教。”

    至于文风从“宽衣解带”、“云雨巫山”到“干”、“操”等反复出现:“崇祯把房间打扫干净,李自成把床铺好,张献忠替人家宽衣解带,最后多尔衮兴冲冲地云雨巫山。”这不是下三滥的人才在谈论严肃的历史问题时才用这样的口吻和比喻吗。“一百多个大臣被摁在丹墀下,露出一水的白花花的臀部”。“从军营中拉出近百名妇女,穿红戴绿,指着说:“这些都是你们的姐妹母亲,都被我们操了!”说着就真在光天化日下干起来。”

    刘亚洲是将军吗?

    刘将军说:“一个大国亡于一个小国,怨谁?军队不可谓不多,武器不可谓不精,地域不可谓不广阔,为什么只会望风退?满清入关的时候,满八旗、蒙古八旗、汉八旗、兵力加起来才十七万人。李自成就有百万大军,更遑论明军正规军。汉人上亿。可就是这十七万人,竟斩关夺将,一路凯歌。他们创造了世界军事史上最大的奇迹。谈及此,作为军人,我几乎忍不住要对八旗军膜拜和顶礼。”我要说如果作为一个老百姓,你顶礼膜拜谁都无所谓,但是刘亚洲是位将军,就这样轻易的对强敌顶礼膜拜,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中国军队中有这样的将军就要担忧了,如果中国军队今后真要与美国、日本等对阵,他却顶礼膜拜起美军来了,那战还有个打?

    刘将军还指责:“中国人是一盘散沙。一盘散沙的典型场景如下:一群人站在一起黑压压一片,走起路来整齐划一,喊起口号来震天价响。他们最爱喊的口号是“爱国”。他们对爱国还是卖国的敏感程度要比对专制还是民主的敏感程度高出百倍。”作为军人对爱国还是卖国没有敏感度,倒要对民主有敏感度,那遇到民主国家的军队,除了赶紧投降还能干什么?

    清人写的明史是可信的吗?刘将军是汉人吗?

    清朝的文字狱是很残酷的,清康熙编《四库全书》就是为了把所有的书销毁,只按一个口径说话。刘文用的资料都是从清朝编的书上来的,把明朝贬的一无是处,把汉人贬的猪狗不如,把满族人赞的上了天,特别在说到满清残害汉人和汉文化时的那种欣赏的态度,是汉人都难以忍受的,听这口气:“对汉人,那就不客气喽。汉人远没有蒙古人和藏人那般幸运。多尔衮对汉人用了两手,两手都很硬。一手是把汉族的儒教神圣化。多尔衮进关不久就演了一出祭孔的剧目。接着兴科举。他知道汉人有个毛病,就是好做官。我给你做官的希望,你就会服服帖帖的。另一手是镇压:杀人,剃发,换衣冠。这又是对儒教的强奸。儒教的先师讲过,头发肢体受之父母,不可动。我偏动。满人剃发,前额不留发,为的是在纵马奔驰和射箭时避免散发遮住视线。而颅后一条粗大的发辫,露宿时可做枕头。汉人剃发,则纯粹是亡国,不,纯粹是亡种的象征。最彻底的征服是心理的征服。外表的变化对一个人的心理有着重要的影响。对一个男人来说,剃发近乎于阉割。在某种意义上远甚于身体的死亡。多尔衮的剃发令实则是一种精神凌迟。在中国境内,只有一个民族必须剃发,那就是汉族;只有一个民族必须改换衣冠,那还是汉族。多尔衮敌视汉族人的心态与他崇拜汉文化的心态同样强烈,却又出色地统一在一起。今天,汉族成了全球唯一没有民族服装的大民族。前不久在上海亚太经济组织会议上,全部领导人都按东道主的服饰穿着,被称作“唐装”。那是什么“唐装”?那分明是满洲的马褂嘛。旗袍和马褂是多尔衮留下的纪念碑。” 我不禁要提出:刘将军是汉人吗?如果刘将军是汉人,那就是十足的汉奸,正如刘将军自己说的:“汉奸在哪里?汉奸在我们心里。”对,就在刘亚洲心里。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从刘亚洲、流氓燕说开去
  • 沫若祭/刘亚洲
  • 刘亚洲:甲申再祭(全文)
  • 张伟国:中国政改谁来主导:胡锦涛?刘亚洲?
  • 我眼中的刘亚洲/成一功
  • 陈永苗:《深刻解析刘亚洲政委》不是我干的
  • 易大旗:网事并不如烟——金敬迈、刘亚洲
  • 朱学渊:评《深刻解析刘亚洲政委》
  • 陈永苗:深刻解析刘亚洲政委
  • 朱学渊:刘亚洲是林立果更好
  • 王怡:刘亚洲和大陆的军国主义危险
  • 柳孚三:“战争赔偿”和刘亚洲们的呼声
  • 骑在哈利波特扫把上的刘亚洲政委
  • 对“刘亚洲成空报告”的批判和议论
  • 刘亚洲:信念与道德
  • 刘亚洲如何将军
  • 刘亚洲将军谈美伊战争-2
  • 刘亚洲将军谈美伊战争-1
  • 刘亚洲论信念与道德 美关注
  • 空军中将作家刘亚洲呼吁中国及早政改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