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一丁:马克思也整合不了欧洲
(博讯2005年6月21日)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本月16日,备受关注的欧盟首脑会议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开幕。来自欧盟25个成员国的领导人在这次会议上齐聚一堂,讨论欧盟目前面临的重大问题。

     会上,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说,欧盟现正处于黑暗中。在这个黑暗的时刻,欧盟首脑会议有两个主要问题迫切需要解决,即欧盟宪法条约问题和2007年至2013年的欧盟财政预算。从目前看,没有一个议题取得了广泛的共识。后来并在专门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就当前面临的这两大难题警告说,欧盟各国领导人必须在这次会议上弥合分歧,化危机为机遇。否则,欧盟就将陷入“永久的危机与瘫痪”。巴罗佐同时还呼吁欧盟各国不要在这一关键时刻只顾打自己的小算盘,而忽略了欧盟的整体利益,云云。如果我们用类似法律的“官腔”来形容,就是“事实描述准确,结论合乎客观发展趋势”。 (博讯 boxun.com)

    应该承认,这位前葡萄牙总理的表现,还算是一个头脑清醒的明白人。或者说他目前所处的位置,不允许他只说不负责任的“好听话”(如中国官员作报告时喜欢说的“前途是光明的,挫折(或困难)也是不可避免的”之类,不着边际却左右逢源、永远正确的套话),以免将来面对历史不好交待而“吃不了兜着走”!

    但是,他没有进一步预测:他的正确呼吁是否能够得到各国的响应、一起努力付诸实践、并取得成功吗?因为他自己也没有把握。或者说他自己其实也很清楚这只是一种“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行动罢了。果然是次会议以事与愿违、没有取得共识的不欢而散告终。

    笔者本来是想接过他在会上说的话来继续说下去,仗着“新(人类社会学)理论”和科学认识论提供的理论(武器)强势,以“事前诸葛亮”的方式,向那次会议泼一盆“注定失败”的凉水。虽然由于力不从心而没有赶上,但也可以有更多时间来探讨这个对人类社会有普遍性价值的问题。因为笔者坚持认为有着根本方向性绝对错误的社会理论,是制造和产生人类社会所有灾难和困惑的罪魁祸首,只要不从这样的认识高度来检讨或纠正,就不要指望自己的社会(指包括欧洲在内的所有社会),会有什么真正的希望或起色。最多只能靠强行牺牲一部分人的利益来取得某种妥协,维持长一点的苟延残喘时间,就算不错了。

    这其中的道理也是明白无误的。因为肯定受过高等教育的世界各国领导人,理应具备起码的科学或逻辑常识(除非他们自己承认就是和猴子一样不可理喻的“高等动物”),懂得进行下面这个简单的逻辑判断,那就是:指导实践的理论和实践结果之间,有着必然的因果联系,只有以正确的理论来指导社会、并正确地加以实践,才有可能达到预期的目标、并产生理想的好效果。所以当一个被认为是正确的努力,总是得到事与愿违的结果时。就应该去怀疑现有理论的正确性,否则岂不是说明自己的智力和“走迷宫的小白鼠”相当了?何况欧洲的世界伟人马克思,早就把“怀疑一切”作为座右铭(后来又被中国的毛泽东,进一步通俗地解释为“凡事都要问一个为什么”)。说明他们的哲学家称号都是当之无愧的(和尼采之流的所谓“超人”、实际则是连正常人生活都不会过的、不折不扣的疯子相比)。可惜今人舍马克思(或毛泽东)理论(尽管笔者认为他们的理论,也有一些不完善甚至致命的缺点)而选择当达尔文(进化论)的“跟屁虫”,本身就注定了人类整体未来没有希望的宿命!

    笔者在《马克思理论的软肋或死穴 》一文中,指出『马克思理论的“致命错误”,就是马克思提出的那句“无产者联合起来”的著名口号。因为这句口号违背了宇宙大自然安排下,巧妙的生物学规律,理论上就注定永远没有真正成功的可能。前苏联不可能,毛泽东的中国也不可能,而且可以断言以后任何类似的尝试也都不可能成功。』(原文请去网站新里程碑查阅http://www.newmilestone.0rg/05/czl50521.html)

    这也是判断巴罗佐的上述“呼吁”不可能成功的理论根据。其判断逻辑也是浅显明白的,那就是如果接受自己是仅仅是“高等动物”,那人类就得具有一切生物都具有且不能被消灭的,如自私、贪婪之类、符合逻辑判断中的普遍性原则的“天性”(事实正是如此)。那么巴罗佐“不要在这一关键时刻只顾打自己的小算盘,而忽略了欧盟的整体利益”的要求,就明显地违背了生物天性自私的客观规律,当然是不可能做到的。否则全世界的猴子和老鼠们,光凭生物天性,岂不是也可以“联合起来”,成功对付人类给他们造成的生态破坏性侵犯了。怎么会有这样悖论出现的呢?

    其实,如果不是西方现有错误的社会科学理论的误导,人类早就应该从对比中国文化的判断中,发现是自己犯了一个分类学错误,完全不顾上帝的偏心和“美意”(比较一下先人为我们保存下来的上帝形象,跟自己和猴子之间的长相就知道了),简单无知而迫不及待地,就把自己归到动物层次,彻底忘记掉逻辑分类中最重要的“特殊性”原则,这种错误除了“愚蠢”外,找不到更准确的形容词!这绝对不是欲加之罪,而是客观早就存在的事实。因为总结这种理论的西方学者,根本就是已经生活在非自然生态环境--社会中,而不是穿着兽皮吃着生肉、在原始丛林大观园中,靠东张西望完成的。理应考虑到笔者在“论社会”一文中,结合中国文化的解压缩得来的启发,知道社会是人类理性集体分工合作、而不是竞争的产物。才让人类走进了一条高等动物绝对走不出的“死胡同”。

    据说在欧盟公投前,以法国总统希拉克为代表的“精英们”,信心满满地以为稳获通过。结果却落个失败被拒的“灰头土脸”,除非他和他的精英班子承认自己是不会读书的“低能或白痴”,否则只能作出他们是用了错误理论进行思考判断的结论。不知道总统先生此时此刻的心情或感想如何?

    笔者一向对以欧洲为代表的西方文化抱有和中国文化同样的希望,认为一种能够产生文艺复兴时代,以及拥有黑格尔、马克思这样伟大的思想家、哲学家的文化,一定也是一种勇敢而有自信的文化,即使走过一段“歧路”,也应该有能力加以纠正挽回,这只要比较一下西方德国和东方日本对二战历史的态度、行为就知道了。

    但是这次要否定的东西(社会理论),无论深度和广度,都远非自然科学理论或宗教观念的变化可比,可以说是到了决定这一轮人类到底何去何从,从而也考验一个文化真正“含金量”成色的时候了。

    笔者曾于去年年底,主动通过法国驻华使馆,请他们翻译、转交一封给希拉克总统的信件。在信中希望他为笔者创造或提供一个在文化上“有比较才有鉴别”的机会。可惜结果如石沉大海,连礼节性的回执都没有(笔者是用挂号邮件以及电子信件方式同时寄出的),不知问题出在哪一个环节?是否那位大使先生(或他的秘书助手)忘记了早已今非昔比的年代?还以为自己是代表当年至高无上(其实狂妄野蛮至极)的“优秀民族”组成的“八国侵略联军”,驻在北京呢!

    所以笔者要在这里,把附在这封信件前面的、给大使先生的信先发表在这里,立此存照。作为以后针对欧洲(包括法国在内)的所作所为,主动评论(如拙文“黄鼠狼关心鸡的“崛起”)、挑战错误社会理论的“精神战争”的一个“伏笔”!

    原文:致法国驻中华人民共和国大使馆

    尊敬的大使先生:

    这是一封给伟大的法国总统的信件,想烦请翻译后、转呈总统阁下。虽然初看起来,有点冒昧或唐突,但是如果能仔细阅读、并了解其真正要表达的含意后,就会知道这封信件内容的价值和重要性,对包括法国和中国在内的、全世界未来前途可能发生的决定性影响,是怎么形容都不会过分的。因为我在探讨和要解决的问题,正是困扰全世界却根本看不到希望的问题。而我之所以将如此重要的问题,先行提交给法国总统,希望获得他的支持和帮助,完全是因为通过包括我在美国期间实践的全部事实经历,让我认识到,这样一个创造性地继承和发扬(请注意!绝对不是什么所谓的“复兴”)中华文化的成果和促成全人类文明升级(Update)的计划,只有像曾经孕育出许多伟大的思想家、哲学家的法国等、这样具备了悠久历史经验和丰富的文化底蕴的国家中的杰出人士,才有可能(也仅仅是“有可能”)认识并接受,而不会像猴子般地、以“高等动物”的肤浅功利立场和眼光,对我的努力和所作所为,加以嘲笑或嗤之以鼻(就像当初有人自以为是地去嘲笑坚持“地球是园的”的人,讥讽他们要“头朝下般地生活”一样)。可以肯定的是,当前社会发展的趋势,将会很快证明,让人类良知受到羞辱的,一定不是我和最后将会站在我这一边的所有有识之士!

    此时此刻,回顾两段有趣的历史故事,对慎重考虑处理我的这封信件,也许是会有所启发的。

    一是说中国古代楚国有个叫卞和的人,获得了一块璞玉,准备拿来献给楚国皇帝厉王,却被不识货的专业工匠,误判为石头,被厉王以诈骗罪名,截去卞和的左脚作为惩罚。后来另外一个皇帝武王继位,他又去献璞(玉),再次被误判为石头而受到截去右脚的惩罚。直到第三位皇帝文王继位后,听了卞和的申诉,命人剖开这块璞,果然发现藏有宝玉,就是后来被统一了中国的秦始皇,加工成为传国之宝的著名“和氏壁”。现在如果拿我准备献给法国总统的“建言”,对全人类前途产生的影响价值相比,“和氏壁”的确就只能算一块石头!

    第二个真实故事发生在七十年代。说的是当美国的国务卿基辛格要访华的消息,传到英国传媒集中的“舰队街”时,被那些“大编辑”们,主观地当成是“无稽之谈”而不屑一顾,忽略了一条当时最有价值的新闻。后来发生的事实,终于让他们狠狠吃了一记耳光,留下一段尴尬的历史笑柄。但是和忽略我这封信件的后果相比,那段新闻也只配当成茶余饭后,用来娱乐消遣的、不起眼的历史“花边”!

    我衷心希望大使阁下,能够睿智地把握这个时代赋予的机遇,充分发挥您和您的属下的全部智慧和能力,促成一段21世纪最有意义和价值的“美谈”。对此我是有足够的信心和实力的。愿意配合你们的工作,提供所有必要的的材料(我没有、也不需要任何一个国家的"国家机密"),并愿意解释、回答任何方面的问题或质疑。

    但愿我的这次尝试,结果不会重蹈上面提到过的两个故事的覆辙。尽管中世纪伽利略和布鲁诺、以及我本人在西方(美国)期间遭遇经历的事实,让我的确没有十分的把握。但是21世纪开始已经具有的网路高科技手段,却可以提供足够的可能条件,让我把包括这次努力在内的全部事实,公开呈现在世人面前,并留给我的子女,让历史用事实来评说!

    顺致崇高敬意!

    潘一丁2004年11月8日 于中国北京

    --------------------------------------------------------------------------------

    注:该信件除直接发往北京法国驻华使馆的信箱 ([email protected] 并作为旁证抄送 [email protected])外,还于2004年11月13日以书面挂号形式,寄往北京北京朝阳区三里屯东三街3号,请法国驻华大使先生“亲启”。挂号收据:北京大兴区兴华路邮局第0227号。

    (其它相关文字,请浏览网站《新里程碑》,从同名文字的链接中查阅。http://www.newmilestone.0rg/05/czl50618.html)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潘一丁:黄鼠狼关心鸡的“崛起”
  • 潘一丁:害怕“竞争”的西方叶公
  • 潘一丁:马克思理论的软肋或死穴
  • 潘一丁:两岸共识的基础和起点
  • 潘一丁:王道、霸道和人道
  • 潘一丁:中国人要摒弃亲者痛仇者快的行为
  • 潘一丁:如何打精神战争
  • 潘一丁:“精神战争”三原则
  • 潘一丁:绝对真话:今天是愚人节
  • 潘一丁:谁才害怕真正的“言论自由”?
  • 潘一丁:“精神战争”和目前论坛的本质区别
  • 潘一丁:论“精神战争”
  • 潘一丁:我们的确在自食其果
  • 潘一丁:中国人不要“自废武功”
  • 潘一丁:正确的“新思维”从哪里来?(为“两会”的召开而重新发表)
  • 潘一丁:“和谐社会”只能靠“精神战争”打出来
  • 论经济/潘一丁
  • 潘一丁:起来,不愿做跟屁虫的人们
  • 潘一丁:集巨人和侏儒于一身的毛泽东--另类纪念毛泽东诞辰111周年
  •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