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打倒邓家王朝,建立民主中国!/莫巨烽
(博讯2005年6月20日)
    文/莫巨烽 MSN: [email protected] SKYPE:M7273639M

     政治民主化问题,是困扰了中国人民一百多年的老大难问题。众所周知,今日的中国政权,是禀承上世纪前半叶轰轰烈烈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而产出的,如今,经过几十年的风风雨雨,苏联及中东欧的共产党(社会主义)国家早已纷纷改弦易辙、另谋出路,迅速融入世界社会发展主流去了。面对如此严峻的形势,中国该怎么办,是积极跟上、顺势而变,还是因循守旧、苦撑硬顶?这是一个无论如何也回避不了的重大问题。显然,守旧是没有希望的。那么,该如何抓住机会跟进,即怎样才能走上民主政治的道路呢?

     为这个问题找到正确的答案,也就成了今天中国社会的迫切需要,是先进阶层的首要任务。 (博讯 boxun.com)

     中国社会(政治)的根本问题,是存在着双重(双层)的专制的问题:第一层是共产党的政治制度是专制的(这一点人们是看得很清楚的);第二层是骑居在共产党之上的邓家王朝(对于这一点,很多国人是不清楚的,但清楚的人又不敢说)。

     对于有具十三亿人口的中国来说,如果对共产党的专制还可容忍(或者说是无可奈何)的话,那么,对骑居在共产党之上的邓家王朝却为什么又能百依百顺呢?中共整整做了二十六年的傀儡啊!不要说反对、打倒邓家王朝,就连中国最高层的有职的并无实权、掌权的并不任职,邓家搞幕后操纵、垂帘听政的真相都没有人敢揭露出来(即使有,也是羞答答的借古讽今,如《走向共和》)。中国有那么多的共产党员(号称七千万),全都装聋作哑、熟视无睹;而且,还要助纣为虐、为虎作伥,这到底是为什么?

     面对专制,今天的中国人绝大多数已经是极度的麻木、冷漠、畏惧;极端的软弱、自私;极其卑鄙的奴颜媚骨----纯粹是一群人类垃圾。

     众所周知,我们中国是世界上最早进入封建制社会的国家之一。按照人类社会发展(进化)的一般原理,在没有断代的前提下,中国应该是世界上最早或较早进入资本主义社会的国家。但是,在西方社会已进入资本主义的高级阶段(如欧盟)的今天,中国在政治上仍然停留在封建专制的陈腐泥沼里。自晚清至今的一百多年间,为了推动古老的中国的社会进步,曾经有过许许多多俊彦豪杰、志人义士为之奋斗,然均以失败告终(台湾例外)。这个艰巨而神圣的任务,现在就直直地摆在我们这一代人面前。

    ----同是中华民族,我们比不上台湾;

    ----同是亚洲人,我们比不上日本、韩国、印尼、菲律宾;

    ----在西方世界文明社会面前,中国人更是无地自容:无论是当官的还是平民百姓全是一群废物!!!

     这到底是为什么?

     答案,就在我们自己的身上,在每一个中国人的身上。

     不过,换另一个角度看,这却又恰恰是历史遗留给我们这一代去建功立业、施展才干的大好机会。

     一、 当前中国社会的根本问题----民主

     当前,对于中国社会的根本问题,有人认为是发展经济,有人则认为是兴办教育、提高科学技术水平,即所谓科教兴国,等等,似乎都有道理。其实,民主问题才是最根本的问题,因为,没有民主,公民就没有自由,更没有社会的公平和正义,专制强权的结果,必定是将国家推向深渊,大部社会成就都会毁于一旦。

     1、先从腐败现象谈起

     最近的十多年来,中国的腐败现象层出不穷、多如牛毛,且愈演愈烈:陈希同、王宝森、成克杰、胡长清、李纪周、李嘉廷、王怀忠等等,省部级的严重腐败分子就有一大串,厅级以下的则更是如恒河沙数,数不胜数。从沿海到内地,从基层到中央,从党、政、军到各行各业,就连维护社会公正的最后一道防线即司法机关,也是腐败得令人失望,这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再也找不到一寸净土了。那么多的贪官污吏,个个心狠手辣,权小的暴敛,权大的豪夺,你刮三、五千万,他剥二、三个亿,活生生的一场抢夺社会财富的大比赛,令那些心地善良、勤劳俭朴的平民百姓惊呆了:共产党的官员不是说是人民的公仆么,怎么普遍都变成了豺狼虎豹呢?这个政权可是我们民众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啊,问题到底出在那里呢?

     这些触目惊心、随处可见的腐败现象之所以象洪水泛滥那样铺天盖地而来,是因为国家防范腐败的纪检、监察制度松软无力,犹如牛栏关猫形同虚设。此外,苏东剧变对中国产生了严重冲击,社会主义国家的大面积坍塌,结合自己国内的实际情况(政治领域的极端虚伪),各级官吏预感到这种局面已是落日黄昏、气数将尽,在绝望(即信仰崩溃 )之余横下一条恶心,放开手脚大肆以权谋私,将巨额赃款转往国外为自己安排后路。

     从极其严重的腐败现象可以看出,中国社会正是缺乏有效的民主监督、约束制度。

     2、探索民主之路――从孙中山到毛泽东

     “民主”一词,对中国人民来说其实并不陌生,一百多年的苦苦追求,为此付出过巨大的代价。按历史教科书划分,“五·四”运动以前至第一次鸦片战争(1840年)为旧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五·四”运动至1949年为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在旧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以孙中山领导的资产阶级民主主义革命,成功地推翻了腐朽没落、顽固不化的满清王朝,建立了中华民国。孙中山吸收了近代西方民主国家的民主政治精神,结合当时中国社会的实际情况,提出以三民主义立国,但是,由于缺乏强有力的外力支援,加上当时中国的民族资产阶级的力量尚未能在政治舞台上发挥坚强作用(能左右政治的主要势力是旧官僚和买办),至使三民主义在当时未能得到有效实行,旋接而来的是地方割据,军阀混战,全国一片火海、民不聊生。

     之后,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中国进入新民主主义革命阶段。由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高涨,以毛泽东为首的共产党人,借助苏共势力,利用第二次世界大战(尤其是日本人大肆侵略中国)的机会,针对蒋介石搞独裁、专制,高举“民主”大旗,以共产党的理想主义骗取了广大工人特别是农民的大力支持,赶走了蒋介石,夺取了全国(大陆)的政权。但是,毛泽东领导的革命一成功,“民主”就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中国人民刚刚赶走了旧的独裁者,立即又迎来了新的专制头子,中国民主政治的希望再次成为泡影。对此,有一首民谣,道是:“新中国,毛泽东,泽狗不泽侬,革命一胜利,民主便成空”。

     如果说中国的旧民主主义革命是不彻底、不到位的话,那么新民主主义革命则是太超前、太不现实了,正是这样的结果,给中国在争取民主的同时继续留下近百年的民主空白。“第一棍子打不到底,第二棍子又打过了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很多中国人都被弄得懵然无知了。

     3、民主问题是当前中国社会的根本问题

     当前中国社会的根本问题,是有效的民主制度建设问题,而不是发展经济或其他问题。因为,专制社会的本质就是强权通吃,即统治阶级和剥削阶级互相利用、狼狈为奸,并使用暴力(军队、警察等)来维持这种弱肉强食的社会局面。这样,就必定会导致社会的弱势群体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铤而走险,用刀枪、炸药来讨回一点社会公平(自身利益),如此以暴对暴、以暴易暴,恶恶相报,循环往复,结果,国家的资源必定会遭到周期性的严重破坏,社会财富大部化为灰烬。一个国家如果长期地在这样的恶性循环的怪圈里徘徊,那么必将长期地被世界列强盘剥,劳动大众就要承受双重负担,因此,反抗也就越激烈。可见,只有解决民主问题,才能跳出这样的恶性旋涡,国家才能走上健康发展的良性轨道,近代以来的日本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有人强调,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中国应该先发展经济,待资产阶级的力量发展到一定程度时,就会自然地登上政治舞台实行民主政治,这种观点是片面、机械的。虽然,社会发展客观规律要尊重,但不能完全听任自然而放弃主观努力。以今日的中国社会条件(即生产力水平),比起二百多年前华盛顿时期的美国、明治维新时期的日本以及民主革命获得成功时的法国、英国,中国不知要成熟多少倍了,看来关鍵还是如何发挥作用力的问题。须知,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是以螺旋型方式进行的,在个别的情况下,这种曲线竟然大且多得惊人。例如,世界上的文明古国,在近现代普遍大大落后,主要原因就是自身缺乏作用力。可见,在尊重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前提下,作用力越大,曲线越小、越少(即社会发展的速度越快)。

     基于以上几点理由,将当前中国社会的根本问题归结为民主制度建设问题,应该说是恰当的。

     二、关于民主的标准问题

     近代以来,民主问题是一个国家的根本问题,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认同了这一点。关键的是,有的国家对民主的具体标准还存在着较大的分歧。

     近、现代所称的“民主”,是相对于封建专制而言的。其核心内容,就是为了能够充分体现公民的基本政治权利,就必须设立一种制度来保证。所以,西方国家普遍认可的“民主”标准,就是将国家的立法、司法、行政三方面权力分开,各自独立对宪法负责,互不隶属、互相制衡,以防止掌握社会公权的人以权谋私和践踏、出卖国家、民族利益。在实行这种民主制度的二三百年以来,经西方多个国家的实践证明,这种民主制度的效果是显著的:国家在政治上实现了科学决策,公民能充分享受到基本的政治权利,社会秩序稳定,国家实力迅速提高。到目前为止,世界上还没有发现比这种民主制度更先进、更科学、更合理的另一种民主制度。

     应当老实承认,用暴力的方式来消灭剥削阶级是严重违反社会科学的。但是,用适当的方法在一定程度上限制、约束危害社会最严重的两个因素即统治阶级和剥削阶级却是完全可以的,就是实行三权分立的政治制度。

     而在所有的共产党(社会主义)国家中,则全部存在着对民主制度在认识上和具体操作上严重脱离社会实际的情况,以致其国家的政治制度全部成了封建专制的翻版。以中国为例,当年毛泽东领导革命的目的,既然是为了实现国家民主(不然也就不能称之为新民主主义革命了),当革命获得成功、掌握了国家政权的时候,按理说,要建立多么民主的政治制度都是可以的,但是他认为,制定了宪法、建立了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就是民主的体现了。可实际上,由于是一党专政且党领导一切,人民代表大会必须接受党的领导,体现党的意志(党的意志实质上又是个人的意志),加上强调党对国家司法方面的绝对领导,这样,就将国家的立法、司法、行政三方面权力高度集中于一身,试想,这种政治制度与封建君主制度有何区别(仅仅是多了一个执政党的名称而已),宪法、人民代表大会、政治协商会议等等全部成了专制统治的工具。造成这种令人失望的结果的主要的原因,是共产党(社会主义)的政治理论其一存在着巨大的缺陷:想象力极其丰富的革命导师们只对社会主义社会的经济制度如生产资料公有制、按劳分配等略作描述,而对政治制度即党与政府、党与军队、党与立法机构、党与司法机关以及执政党与其他党派之间的关系等等或只字不提、或避重就轻、或模棱两可、或轻描淡写、或片面强调、或抽象空洞……总之缺乏系统性、合理性和可操作性,导致了在实际执行当中只能由各国的信徒们任意、自由发挥了,而自由发挥的结果,无一不是朝着当权者个人最为有利的方向倾斜发展;其二严重脱离社会实际:如共产党的宗旨、性质、目标、任务等等,用那种理想性的、貌似崇高的标准来自我标榜,由于缺乏有效的措施来保证,且与社会生产力水平差距太大,结果全部成了一纸空文;其三严重互相矛盾:如既坚持一党专政、党领导一切,又强调国家的最高权力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如此严重互相矛盾,既指鹿为马,同时又指牛为鹿(谎称中共执政),没有统一的标准,为个人意志决定一切提供了广阔的空间。

     在这种情况之下,加上中国有着深厚的封建土壤,导致了毛泽东得以大权独揽终身专制。以后的夺权者邓小平,更是贼胆包天,竟然在全国民主人士的强烈反对之下(如六四事件),无视世界人类文明,倒行逆施,将专制发展到了极端。即不但自己终身专制,还来个世袭,“父传子,家天下”----自己躲到后台,雇佣一班奴才(任党政军的各种职务、有职无权),利用“共产党”的旗号镇压全国:既掌握最高权力,享受最大的利益,又不负任何责任。天底下再也找不到如此美妙的事情了,这是当代中国特色的专制伎俩,可谓千古巨奸。

     可见,共产党、社会主义这面鲜艳的大旗的最大作用,就是可以包裹、掩盖人世间最丑恶最黑暗最肮脏的东西。中国如是,苏联如是,世界上所有号称共产党(社会主义)的国家莫不如是(有的是任期专制,有的是终身专制,有的则是世袭)。

     正是由于共产党(社会主义)国家在政治上普遍存在着民主的缺陷,经过几十年的实践证明,严重地阻碍了国家的发展、民族的进步,是行不通的,是死路一条,所以苏联、中东欧诸国纷纷倒戈易帜、回归现实,自觉地接受人类社会文明成果,跟随世界发展潮流去了。虽然曾误入歧途,走了一段冤枉路,然而能迷途知返,悬崖勒马,弃謬求真,亦不失为明智之举,相比之下今日的中国,也就显得非常猥琐、劣拙了。综上可见,民主的标准只有一个,即实行三权分立的政治制度。那些强调民主有多种标准、形式的人,无非是找籍口掩盖其搞专制的实质罢了。

     三、中国实现民主的必由之路

     关于中国如何才能走上民主政治道路的问题,是当前国内外所有关心中国前途命运的人议论的焦点。最近,有一种很强的声音,提出先实行党内民主,以此带动整个国家的民主。这可能是温和(改良)派的主张,与之相对的则是激进(革命)派的意见,此外,也有人认为应该走苏东的路子。其实,只要分析一下苏东转轨的过程和中国目前的实际情况,以及当前的国际形势,是不难找到正确的答案的。

     苏联、中东欧剧变的情况大家都比较清楚,那是由他们的当权者一手操作完成的,当然,前提是获得了社会公众的认可和支持,所以基本上都是以和平的方式顺利转轨的。而中国的情况比起他们要复杂得多:

     一是封建意识深厚,即掌权者的主子思想顽固无比,各级官吏及民众的奴才观念浓郁。 二是人口多、经济发展极不平衡、贫富悬殊、文化差距大,以致步调难以统一。 三是民众对共产党(社会主义)制度的弊病认识不足,尚有崇拜、依赖、观望的心理。 四是当前中国的专制形式较为隐蔽、专制的手段又非常残酷、狡猾,民众难以识别,找不到问题的关键,造成无的放矢,而进步人士又遭到严重的打击、压制或者收买,无法发挥应有的作用。五是中国人普遍比较保守、自私、软弱,缺乏进取精神和社会责任感。六是中国与西方国家长期隔阂,受外力的作用小。等等,所有这些情况,也就决定了中国不可能像苏东那样干脆利落、一蹴而就。

     温和(改良)派的主张,跟清末的维新运动在形式上颇为相似,都是指望统治集团作出让步,其实并不可行,且肯定无效。理由是: 1、共产党不但强调一党专政、党领导一切,而且党内又是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其本身就是强烈排斥民主的,在这种情况下主张搞党内民主,不但亵渎、歪曲了“民主”的真正含义,而且从理论上说根本不存在这种可能性,从逻辑的角度看又相互矛盾,在具体的实践中亦无法操作; 2、目前(自毛泽东之后)中国的最高权力,并非由共产党的最高领导人掌握,共产党的名称、组织、机构、人员已经完全成为了专制头子统治中国的的工具,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搞党内民主,充其量只能是一场政治游戏,遑论带动整个国家民主; 3、中国是中央高度集权的国体(即所谓的共和制,与苏联的联盟制不同),专制的势力又非常顽固,如果不触及专制体系本身,则无论党内如何民主,均不可能带动整个国家的民主。

     从另外的一个角度来看,提倡或实行党内民主,一则是要奴才们互相监督、牵制,以便及时发现图谋不轨者,利于专制头子的操纵控制。二则往“共产党”这尊菩萨身上涂抹鲜艳的颜料,增强辉煌耀目的形象,以减消民众对共产党制度的怀疑,庙主可以延续专制统治。三则搬出“共产党”这尊菩萨当众鞭打惩罚,以满足、抚慰民众渴望民主的心理,转移矛盾,代己受过,而庙主却毫发未损继续坐收香火钱。如此一举多得,专制头子的奸诈狡猾由此可见一斑。

     但是,中国要走向民主社会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大势所趋,是任何人、任何阻力也抵挡不了的。关于中国怎样才能走上民主政治道路的问题,根据国内外的实际情况、环境,大致可以得出如下结论:

     1、抽丝剥茧,辨别是非,找出操纵中国政局的“黑手”。那些已经觉醒了的志人义士,应以各种方式,一方面昭告共产党、社会主义制度根本不适应社会实际,且其政治上的实质就是专制,中国应象苏联、东欧那样对此予以坚决抛弃,使专制头子不能继续利用“共产党”的旗号招摇撞骗。另一方面将中国最高层的有职无权、掌权的并不任职,搞幕后操纵、垂帘听政的真相揭露出来,使民众看清楚中国政治的黑幕; 2、抓住典型,宣传学习先进。中华民族并不是排斥民主、甘愿做奴隶的民族,台湾的国民党人在几年前就为大陆做出了民主的榜样,开了中华民族民主政治的历史先河。对此应大力歌颂、赞扬并借鉴其成功的经验;

     3、寻求外援,借风启航。积极寻找、依靠外部(主要是台湾、旅外华人及美国)力量,里外配合,共同推动中国民主化进程;

     4、择优先行,逐步推进。目前,要在全国同时实现民主,难度较大,应该采取由边及里、以点带面、区域渐进的分步走的方式来逐步实现。香港、澳门两地的条件最为成熟、有利,应当争取在近期内首先实现,为推进内地的民主打开突破口,以此带动沿海发达地区按先城市后农村的顺序进行,然后逐步向内地扩大发展;

     5、学习前辈精神,勇于斗争,用适当的方式实施适度的革命活动,用强硬措施逼使专制势力必须在局部地区作出让步。中国当代专制的复杂性和顽固性,就在于不但披着冠冕堂皇的“共产党”外衣,而且主要是有一群超级厚颜无耻、张牙舞爪的狗奴才表面上担任国家或地区党、政、军的领导人,实质上是对专制头子死心塌地的支持拥护、效忠卖力。因此,民主斗争必须具备策略性和坚决性,革命的主要矛头,应当毫不留情地对准这些卑鄙的狗奴才,坚决扫除这些阻止中国社会进步的直接障碍,这样,既可达到实现民主的目的,又避免了社会发生大的动荡造成国家资源的严重破坏和浪费。此外,也能防止产生新的专制头子;

     6、建立民主事业组织,领导开展民主运动。从历史的角度看,目前的民主革命条件最为成熟、有利。理由是:

     1)、专制集团的势力现阶段最为薄弱; 2)、共、社的主流阵营苏东各国已崩溃,且已顺利转轨(型); 3)、国内的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之间的矛盾已经非常尖锐; 4)、中华民族谱系的分支——台湾,已完全、稳定地走上了民主政治的道路,为大陆树立了榜样,也有能力推动大陆的民主进程; 5)、港、澳两地有充当大陆实现民主的排头兵的作用; 6)、当代世界文明的发动机——美国的战略重心已经东移; 7)、国民的民主意识空前提高; 8)、资讯发达; 9)、统治集团内部(包括邓家与中共之间)的矛盾已激化; 10)、民主革命籍以依靠的力量广泛、强大。

     中国人最缺乏的,就是追求进步的勇气。十几亿人的国家,专制头子的几条狗就给镇住了,这是世界奇迹。归根到底,就是大家都热衷于做奴才,争抢着去为主子服务(做了奴才就可以吃人),“文明古国”所带来的,是现代的极端野蛮,是十足的闻名苦国。

     面对专制的肆虐,你可以麻木、冷漠、无动于衷,也可以落井下石、幸灾乐祸,更可以助纣为虐、为虎作伥,甚至替贼杀父。但有一点请记住:专制的社会必定是非常黑暗的。到有一天自己被强权蹂躏得活不下去时,不要怨天尤人,就恨自己吧,苦难的同胞!----即使你是象彭德怀刘少奇、胡耀邦、赵紫阳那样的高官,亦一样跳不出专制头子的魔掌。有时,对他自己的父母子女,兄弟姐妹也下毒手,因为,专制的特征,就是残暴。

     其实,民主距离今天并不遥远,只是大家谁都不愿意丢弃幻想----仅此而已。

     该是实现百年民主梦想的时候了!。 自毛泽东之后,那些声称中国是中共执政的人其实是中国最大的骗子。其实质就是要拿中共做工具(做面具)、“封、挟天子以令诸侯”,做挡箭牌(让社会矛盾集中到中共的身上),以掩盖其垂帘听政、幕后指挥的真相。

     自毛泽东之后,解放军已不是共产党领导指挥的军队,而是私人(邓家)的武装,是专制头子的护身符。

     骗子的真正目的,就是要继续实行封建专制统治:自毛泽东之后至今,中共政治局上有个邓家(邓小平、邓小平子女)掌握的政权局,中共政治局只是个执行局、奴才局、遮羞局。中共全完是个傀儡。

    ----打倒邓家王朝!建立民主中国!!! 附页:

    说明一:

    关于对当前〈毛泽东之后〉中共是个傀儡的解释

    一、华国锋、胡耀邦、赵紫阳曾是中共的最高领导人,但任职期间均遭遇非正常结果,可见掌权者必定另有其人;

    二、自华国锋至江泽民任中共领导职务时期,〈七六年至九六年〉,公然宣称邓小平是“中共第二代领导人”,此即昭示:出任中共最高领导职务的人其实并不是“中共领导人”,而真正的“中共领导人”是不用担任中共最高领导职务的。按此惯例,以后的实际掌权者亦应是“中共第三代领导人”;

    三、中国从未建立国家权力和平移交机制,即每次政权交替均以武力争夺为前提,江泽民、胡锦涛上台任职未发生过武力事件,称其已掌权不符合中国的政治逻辑;

    四、江泽民、胡锦涛任上言行拘谨,事事照本宣科,与真正掌权者的潇洒自如、雷厉风行之形状相背,且声称江泽民为“中共第三领导人”与上述二、三项的惯例、逻辑相悖,显属有意张冠李戴、转移视线以欺骗民众;

    五、中国官场上层及国际社会对所谓的中共领导人反应冷淡;

    六、中共十六大召开时,中共媒体盛传解放军代表(将校)强烈要求江泽民留任军委主席。显然,这是邓家王朝导演的闹剧,这叫“嫁祸于人(江),但却欲盖弥彰;

    七、2004年8月1日建军节的招待会上,中共中央军委主席、副主席(胡锦涛)、政治局常委无一出席,而邓小平的女儿邓楠却出席坐阵指挥(人民网发有照片),显属有意“摆谱”。可谓“此地无银三百两”。

     由此可知,中共与专制集团的关系是:

     1、毛泽东掌权时期:专制集团(毛党)与中共混(同)为一体,专制集团与中共是同属一个概念(毛泽东掌握实权,出任中共最高领导职务);

     2、邓小平掌权时期:先行夺权,然后另封“天子”以令诸侯,中共成为傀儡。专制集团开始从中共中分化,专制集团(邓党)与中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邓小平掌握实权,但不出任中共最高领导职务);

     3、邓二世(邓小平的子女)掌权时期:专制集团从中共中分离出来而骑居于中共之上,继续封“天子”以令诸侯,中共只是工具。专制集团(邓二世党)与中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邓二世掌握实权,但不出任中共最高领导职务)。

    说明二:

    本文所指出的民主革命措施(区域渐进式),是与以下几种方案分析、比较后选定的:

    一、先退后进式:先让专制头子(邓小平子女)称帝,然后立即实行君主立宪制<如英国、日本那样>;               二、自内后外式:先推翻专制集团(邓家王朝),使国家最高权力重新回归到中共领导人手中,再实行党内民主,以此带动整个国家民主;    三、自下而上式:先在基层<市 、县>实行民主,然后逐步向上延伸;

    四、一步到位式:推翻上层,全国同时实现民主。

    ——作者。

    [敬请网友广泛转贴。谢谢!!!]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