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和印度有必要争雄吗
(博讯2005年6月19日)
    

    ● 谭中

     最近国际舆论掀起各种各样有关未来世界的探讨。曾任里根政府官员的普勒斯托维茨(Clyde Prestowitz)在新书《30亿新资本家:财富与强力向东方大转移》(Three Billion New Capitalists: The Great Shift of Wealth and Power to the East) 认为,中国、印度以及前共产国家的30亿人会崛起,“世界上像中国和印度这种国家”正挑战“以美国为中心的全球化结构”。这反映出美国人当前有一种“阿拉伯人和骆驼”寓言的心态(帐篷中的阿拉伯人让骆驼把头伸进帐篷取暖,骆驼得寸进尺,最后把阿拉伯人赶出帐篷),好像繁荣的资本主义世界就像阿拉伯人的帐篷一样小,容不得新资本家进入。 (博讯 boxun.com)

    看好印度或者看好中国

    这一课题又引发了许多有关中国和印度争夺未来领头羊地位的设想。6月9日《印度时代报》刊载了密歇根大学印裔教授瓦尔摄(Ashutosh Varshey)文章和《华盛顿邮报》同日文章《亚洲世纪属于谁?》都是同一论点:即中国有许多体制上的制约,印度将来有可能超过中国。

    瓦尔摄根据他对新加坡内阁资政李光耀较早前一次讲话的理解,引申出中国只有短期优势、印度拥有长期优势的看法。

    《华盛顿邮报》文章则引述了印度现任工商业部长卡马尔·纳斯(Kamal Nath)所说“短跑中国会赢,马拉松印度会赢”的话。

    瓦尔摄指出,虽然印度的“噪音民主”往往使经济学家感到头疼,但却是对长远未来的“投资”,中产阶级永远不会闹事。中国多年以7%至8%的快速增长,将来有了4亿至5亿中产阶级以后,就有不满中共专制而产生动乱的可能。不过,他又补了一句:“中国共产党却不是那种垂死挣扎、泥菩萨过江的庞然大物。”

    《印度快报》6月10日刊载一篇以《印度将以亚洲超强加冕》为题的文章来回应《华盛顿邮报》文章,认为“印度和中国正在为赢得亚洲盟主而竞跑”,究竟谁先到终点取决于“西方国家的需求”与印中两国各自对此需求的“供应能力”。文章认为印度占有三点优势:印度是开放与民主的社会;资本主义和印度“本国思维”融为一体;中国依然走不出毛泽东等领袖倡导的陈旧体制框框。

    我认为,中国统治精英应该注意这些言论,不要一笑置之。

    中国塑造和平形象不够力度

    《华盛顿邮报》文章引述了助理国务卿伯恩斯3月26日在布鲁塞尔的讲话,强调人口、经济发展以及外交政策等因素将使“印度成为东方的崛起强国”,并且道出今后三四年间美国政策会向印度倾斜,并和它建成“战略伙伴”。

    我们应该看到,当今的布什政权在骨子里非常注重加深对华关系,但表面上不说,主要是避免反对派无谓抨击。当然,也要看到美国以及其他国家舆论对印度的好感大大超过中国,这和印度一贯推行和平外交、广交友、少树敌不无关连。

    从另一方面来看,中国无论在外交姿态和国内言论中都有好强、逞强的趋向,使人望而生畏。上面引的印度会超过中国的论调,不一定是建立在扎实的理论基础上,却是反映主观愿望的想当然,间接说明了中国在“德不孤必有邻”这点上没有重视,或者说没有狠下功夫。

    西方“凯撒夫人避嫌疑”的俗话说出:一个人不但行为要端正,而且要使人感觉到你行为端正。当前为什么许多国家觉得中国“威胁”,一方面由于人们对中国的和平意向缺乏认识,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中国自己在国际上造成了这样的感觉。

    2004年5月25日,笔者在本栏发表了《论中国的和平崛起》,认为崛起是一个和“强力”、“竞争”、“对抗”、“慑制”等旧观念不可分割的概念,加上“和平”两字并不能打消邻国对中国的恐惧感,因为“崛起”这个词实际上内化了中国威胁论。当时我不知道,中国领导人已经把“和平崛起”改变成“和平发展”了。

    还未走出旧体制框框

    光是字面上温和仍然不能解决问题,所以我在最近一篇拙文中又借中国“和谐社会”概念提出“和谐外交”(参见本栏6月3日《和谐外交与中日关系》)。现在我觉得中国“和平发展”应该具有三位一体的内容,即和谐社会、和气外交与和睦相处,以和谐社会促和气外交,以和气外交促和睦相处,以国际和睦相处促国内和谐社会,这样形成良性循环来和平发展,屹立于未来的新世界。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舆论高唱中国和印度“争雄”,印度统治精英中有两种不同的看法。一种是被西方舆论牵着鼻子走、颇带阿Q式的洋洋得意,另一种是看透了西方总把中国和印度的发展看成“相互对着干”,并且想方设法鼓励这种“对着干”的恶毒意图,认为把中国当作印度发展的障碍是不明智的。印度国大党少壮派领袖、国会联邦院议员拉默施(Jairam Ramesh)在指出这点以后说,探讨印中两国各自复杂的进化过程才更有意义。

    中国以和气外交与和睦相处不跟任何国家争雄,避免刺激美国,更何况印度呢?与此同时,中国统治精英应该认真研究印度,一方面以他山之石攻自己的玉,另一方面和印度统治精英的绝大多数团结一致,积极建设新的国际秩序。

    ·文发自芝加哥 原载于联合早报

    ---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经济争雄 京津有隐忧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